(全章节)不可名状游戏记录楚海安九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1-08 14:01

今天为大家推荐一本叫《不可名状游戏记录》的小说,这本小说情节设计吸引读者,一环扣一环,而楚海安九的故事核心又将如何开展,在本站可以阅读到这本小说。不可名状游戏记录第20章 “幸福”都市,神之晚宴 4。KP:“你最好跟我解释一下,否则我真得要去举报你作弊了。”“淡定,这都是基本操作。”

不可名状游戏记录

推荐指数:8分

《不可名状游戏记录》在线阅读全文

不可名状游戏记录第20章 “幸福”都市,神之晚宴 4

KP:“我能淡定个毛线啊!”

没管自己炸毛的KP,楚海直盯着被自己指证为罪犯的两个人,除了一开始就被楚海认定为是杀人犯的学生之外,还有一个就是最后走进来的那个警察。

“你这人是神经病吧!”听到楚海的举报,学生皱着眉头说道。

没等楚海回答,他又补充了几句,似乎要好好解释一下自己的观点:“明显这位警官和我们都不认识,也没有任何关系,怎么可能会是杀人凶手,你吓疯了所以瞎说的吧。”

说出了部分自己认为是真相的事情,这样就不存在说谎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的确是很好的选择,不过这位似乎有一点看不起神话生物们的智商。

相比于对方,楚海却有些不慌不忙,说道:

“我可以肯定你们两个就是杀人犯,不过我可从来没说出这里只发生过一庄命案。在隔壁这个房间里面,就有着你们两个无法否认,更不可辩解的罪证。”

一屋子的人都愣住了,只有狇妙深深看了楚海一眼之后,从自己的背包里面拿出来一件东西,偷偷放到楚海的手上。

“那个,不用太紧张,那怕这个支线任务并没有成功,也没什么关系,一个月的时间足够我们行动的了。”

连你也认为我因为紧张而变得不正常了吗?楚海有些无语。

【喜】

【类型:那怕有些缺陷也是很珍贵的复活道具】

【复活道具都只能在特殊副本里面使用,而且都有一定的确定。本道具在玩家死亡之后自动使用,会随意在副本内一处绝对安全的地点复活(本次副本中,该类型地点只有各个玩家的出生点),复活之后,玩家将会失去所有与喜相关的情感。】

在这个死亡现实中就会同步死亡的特殊副本里面,这样道具可以说是弥足珍贵。

通过狇妙的举动,楚海又知道了很多信息。

把这道具放进背包,楚海轻轻挣脱了狇妙环在自己手臂上的手,向前走两步,来到一个正好能看到隔壁屋子里面的地方,轻松地说道:

“凶手是你们两个已经是毫无疑问的事情,那么接下来我们就从第一个案件说起。”

“有什么好解释的,直接交给那位……大人审判不就可以了吗?”那位不知道姓名的女同学有些诧异地看着楚海。

“展示我们的价值而已。”对于这位女士,楚海回以微笑。

“额,好吧,请你继续。”还好,这位并没有让楚海继续给予关爱智障人士的眼神。

楚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处的蝴蝶结,继续说道:“第一庄案件的死者就是隔壁这个寝室的学生,这里有四位是他的室友,包括我们的一号犯人先生。”

“哼,怎么可能,”学生用手掸了掸自己衣服上的灰尘,冷笑着说道:“先不说我是听到我室友的电话才回来的,我的钥匙可是一直放在寝室里面的,关于这两点,我的室友可以为我作证,而且警察们也确定这件事情了。”

学生的一位室友看了学生一眼,眼神里面有些不解,也有些疑惑。

随后他平静地说道:

“没错,我们可以作证,而且我们也从来没有配过这门的钥匙,这些公安局是有记录的,还有你不应该是安子的不在场证明人吗?”

侦探动漫的爱好者……说得不全,但都在点子上,也没有说平时这两位关系很好之类的废话。

还有这位应该就是之前警方最怀疑的人,毫无疑问,这位应该是所有人里面唯一带钥匙出门的人。

楚海用同情的眼神看了这位同学一眼后,问道:“我可以问一下,在发现室友的尸体后,你们四个都干了什么吗?”

“大海是被人从后面勒死的,我当时在尝试给大海做人工呼吸和心脏复苏。”背锅侠第一个说道。

“我们三个都出去打电话了,报警,叫救护车,告诉我们的辅导员。”被室友称为安子的学生替其他人说道。

这位还真是奔走在背锅的最前线啊。

“那你们是否知道你们室友真正的死因。”

“警官说是被人割开手腕,失血过多而死。”回答楚海的是安子的另外一个室友。

“如果他真得是这么死得话,那你们就没有感觉到什么问题吗?除非有血友病的人,那怕是手腕上的动脉被割开,也会在一段时间之后自动止血,出血量根本无法让一个人死亡。就我所知,死者并没有被人束缚过的痕迹,也只有这一处外伤吧。”

楚海环视一圈,最后把目光停留在安子的身上。“我想,辅修药剂学的你,一定会知道一种叫做,蓖麻毒素的东西吧。”

这次没等其他人说话,楚海就继续说道:

“蓖麻毒素,一种剧毒蛋白质,7mg就能使人死亡,可以通过水源与消化道传播。该毒素的初期临床表现为恶心,呕吐,之后就会出现脱水,昏迷的症状。重点是这种毒素使用高纯度酒精和乙酸铅就可以制作,并且使用一般的检测方法无法将其检测出来。”

“都是废话,就算犯人使用了这种毒素,也不可能证明人是我杀死的吧!”

安子的话语里面带有些许不安,以至于他完全没有在意楚海是从什么地方知道自己除了本专业外,还在修药剂学的第二专业的事情。

“别跟我说这房间里面有我的指纹,毛发什么的,我就住在那里,怎么没有这些东西。”

殊不知,此时此刻他越慌乱,越能证明他就是凶手。

楚海笑了笑,说道:“证据还是有的,高纯度酒精很容易找到,但乙酸铅,或者制作乙酸铅所需要的氧化铅就没那么容易得到了吧。只要进行调查,很容易就能线索。不过吗……”

楚海伸手从隔壁拿过来一套警服,放在这边的床上。

“不过这又不是推理小说,我们不需要这么麻烦。”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