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狭陆相逢挽挽胜陆衍梁挽小说第13章_狭陆相

发布时间:2018-11-08 13:31

火爆女频小说狭陆相逢挽挽胜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是陆衍,女主是梁挽,是作者玄宓最新原创的小说,陆衍梁挽小说精彩节选:梁挽带好舞裙和足尖鞋,六点多的时候,在左晓棠的强烈要求下去她公寓那儿穿着便服先行跳了一段。没有伴奏音乐也没有太多空间舒展动作,梁挽跳得很随意,不过沙发上唯一的观赏者依旧看直了眼。“你不说话安静跳舞的时候……”左晓棠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有种让我变成回形针的魔力。”

狭陆相逢挽挽胜

推荐指数:8分

《狭陆相逢挽挽胜》在线阅读全文

狭陆相逢挽挽胜13 邪念

梁挽比赛参加过不少,面试倒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不过即便没吃过猪肉,她也知道这猪跑步的姿势相当古怪。

哪有人公司把面试的地点设在歌剧院的?

她可以理解陆氏控股作为大企业的严谨性,想要考验一下培训老师的舞蹈基础也无可厚非,可用得着安排在临市最具标志性的文化建筑里吗?那可是包场一晚快接近六位数的地儿。

如果真的拿来来面她这只小虾米,只能说明这家集团的人力成本预算太随意了。

不过梁挽还是很有诚意的,既然对方精心准备了这么好的舞台,她也不能辜负这良宵美景,曲目筛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节选了《卡门》的片段。

比起其他经典曲目,这支舞或许没有过多技巧难度,但它所能呈现的表现力绝对是毋庸置疑的。换句话说,只要你跳得足够大胆奔放,哪怕外行来看,都会惊为天人。

梁挽带好舞裙和足尖鞋,六点多的时候,在左晓棠的强烈要求下去她公寓那儿穿着便服先行跳了一段。

没有伴奏音乐也没有太多空间舒展动作,梁挽跳得很随意,不过沙发上唯一的观赏者依旧看直了眼。

“你不说话安静跳舞的时候……”左晓棠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有种让我变成回形针的魔力。”

梁挽一阵恶寒:“别,我不喜欢百合大法。”她交叠了双腿坐到高脚凳上,捧着柠檬红茶喝了一口,冲好友挑了挑眉:“我已经满足你的愿望了,记得一会儿车借我。”

“你那兰博基尼呢?”

这话一问,梁挽心情倏然变差,她的帖子被池瑜给黑了,后来连IP都给禁了,美其名曰外校学生没资格上Z大BBS。

不仅如此,他还发消息威胁她,要是哪天看到车主非她本人,他一定会报警。

看看,这世上竟然有这样的神经病,管得比黄河还宽。

梁挽很无奈:“哎,被我那便宜兄长盯上了,再说也加不起油,先放一阵子吧。”语罢,她看了眼时间,直起身来:“我得走了。”

左晓棠把小奥迪钥匙丢给她,笔记本电脑已经打开了CAD软件,回头抱拳道:“我就不多此一举过去替你摇旗呐喊了,等你凯旋归来!”

“必不辱命。”

伊莎大剧院临江而立,外形肖似三面扬帆的大船,是曾获得过普利兹克奖的肖大师退隐前的最后一件作品,除开建筑本体,泛光照明和景观灯效也都特别设计过,远远望去,静谧优雅,叫人心生叹服。

梁挽到了一楼歌剧厅,正门紧闭着,唯有后台通道专用的一扇侧门虚掩,她轻轻推开,发现里头已经有人在等了。

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脸很瘦,柳梢眉单眼皮,个儿不高,穿着西装套裙,外头罩了件驼色大衣,很干练的样子。

梁挽发现不是左晓棠形容的那位苹果脸的人事总监,怔了一下。

对方很快伸出手,微笑道:“梁小姐,您好,我是负责您本次面试的林慧珊。”

“啊,林经理好。”梁挽立刻弯腰,礼貌地和她握手。

她当然是没见过林慧珊的,也不知其就是陆氏控股八面玲珑的总裁办秘书,和范尼分别为陆衍的左臂右膀,林主控集团行政流程,范则更偏外界商务应酬。

“梁小姐现在可以把背景音乐给到我这边,然后换衣服的话可以去走道尽头的那个化妆间。”

梁挽点点头,走了两步又回头道:“面试官只有您一位吗?”

林慧珊笑了一下:“为了让梁小姐避免紧张尽情发挥,这次打算让高速摄影机来记录您的舞姿,后期会和另外几位老师的录像一起筛选。”

不知怎么,梁挽觉得那笑容有点怪。不过她的重点显然放到了后半句上,迟疑道:“您的意思是说其实今晚并没有真正的面试官?”

“是的呢。”

“……”

梁挽实在不明白这公司到底有什么毛病,但为了一个月六千块的诱惑,她选择闭嘴,安心去做前置工作了。

红色舞裙是去年在迎新会上表演穿过的,高开叉裹胸式的款式,前短后长,布料相当轻薄,转圈的时候尤其飘逸。

考虑到自己的五官特色,她不打算弄那种常见的深色烟熏,眼妆很淡,只在眉骨处细细缀了点金粉,反倒口红用了最浓烈的红,既娇媚又惑人。

等到把一头浓密微卷的长发放下来后,梁挽盯着镜子里的姑娘,满意地笑了笑。

林慧珊在外头轻轻敲了两下门,询问是否已经准备好。

梁挽绑上舞鞋,拉开门,成功看到同性眼里的惊艳,她唇边勾着的笑愈发自信起来。

舞台非常宽敞,足够他们芭蕾舞系两个班的人在上头跳群舞,灯光也布置得异常完美,她甚至还看到了一束追光,非常专业地笼罩着她的周身。

站在高处,下头一片漆黑。

整个一层大厅都被巧妙地隔离开来,沿着观众席前三排为界限,前边到舞台都是明亮的,而后头则幽暗没有视野,就像坐在电影院里的感觉。

梁挽心想,大概今晚的观众就是二楼那台摄像机了。她也没多在意,虽然没人看,依旧自娱自乐行了个宫廷礼。

而等到第一幕主旋律《哈巴涅拉》音乐响起来的那一刻,那个原本还带着几分稚嫩的少女就不见了,转而代之的是大胆奔放热情如火的吉普赛女郎。

女郎樱唇灼灼似焰,舞步轻盈似雪,当她踮起脚尖不停旋转时,那红裙子就像有了生命,如海水波澜,又如潮汐涌动,轻抚着不经意间露出的白嫩肌肤。

这是怎样惊心动魄的美丽。

第一段曲子划下句号,她舒展开身体,右腿慢慢往上抬,裙摆顺着动作一点点下滑,修长笔直的长腿一览无遗。

还没给人喘一口气,塞吉迪亚舞曲又变奏,来到附近小酒馆里最热情如火的夜晚。

女郎仰起脖子,长发散开去,勾引着下士,同他贴面热舞,眼神挑逗又放肆,根本没有任何男人能抵抗那种诱惑。

她扭着身子,腰身盈盈一握,柔软到不可思议。听到下士同意偷偷放走她时,笑着给了他一个飞吻。

最后一幕,是城墙边,那美丽到不可思议的吉普赛姑娘拎着裙摆奔跑,黑发在空中飞舞,她边跑边回头,再看一眼魂不守舍的男人,冲他勾了勾手指。

下一刻,音乐戛然而止,整场表演结束了。

可空气中那躁动的感觉似乎还在,叫人恨不能捉了她回来,撩开碍眼的裙子,再好好看看那双腿,又或者抬高她的下巴,狠狠咬住红唇,尝一尝甜如蜜的滋味。

一切都美好到不真实。

直到舞台的灯全部亮起来,这叫人意乱情迷的旖旎氛围才烟消云散。

梁挽拢了拢汗湿的长发,看一眼依旧黑漆漆毫无动静的观众席,不免有些遗憾,作为舞者,她相当清楚,方才自己发挥得有多棒,甚至比过去每一次的比赛更为出色。

哎,可惜了,没有观众。

她捡起角落里的外套披上,从左侧楼梯下到地面上,重新从进来时的走道出去。

林慧珊还等在那门口,姿态依然得体:“梁小姐,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有消息了我们会立刻通知您。”

这句话就很让梁挽伤心了,她还以为能得到当场录取的喜讯,熟料还是那么一句客套的场面话。压下失落的情绪,她礼貌地同对方告别,随后去停车场取了小奥迪,直接朝着左晓棠的公寓开去。

林慧珊注视着少女离开,匆匆回到大厅,门开后,外面的光亮透入,映照出后排的某个人影。

她尝试着轻唤了声:“陆总?”

“恩,你先回去。”

男人一动不动,半边脸隐在黑暗里,睫毛低垂着,表情有一点复杂,带着隐忍还掺了些诧异。

他回家途中,脑子里再也没想过其他的事儿,全是那个勾魂噬魄的笑容,简直快魔怔了。

本来只是闲着无聊,想刺一刺那只小野猫,计划在她跳到一半时就把灯全打开,叫她看到自己,叫她恼羞成怒。可眼下看来,简直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回去后甚至做了一场难以启齿的春.梦,梦里的少女如此贴切他的身躯,细白的长腿挂在他的腰侧,他压根控制不住暴戾的心,就想弄坏她,听她呜咽。

翻江倒海,鞭挞入巷。

那快意充斥着毛孔的滋味,在身体里的每一寸炸开,寸寸销魂。

这滋味太他妈叫人惦记了。

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醒来,陆少爷还有点云里雾里,只是当他意识到腿间的粘腻后,脸色阴沉下来,暗骂了声操。

是不是清心寡欲太久了,竟然看一个女人跳舞看到有了邪念。

他在深秋的季节洗了个冷水澡,围着浴巾出来后犹豫很久,喉结滚了滚,压着眉眼给林慧珊发消息:

【叫她来上班。】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