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语沐莫珩小说目录免费阅读《诺言已老遇你恰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8

苏语沐莫珩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诺言已老遇你恰好全文在线免费阅读,诺言已老遇你恰好是作者一棵油麦菜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苏语沐莫珩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这个男人,叫做莫珩,是我所谓的债主,我是他的情fu。我和莫珩的相遇,说来荒唐。那是去年的十月份,我陪表妹去M国找她男友,却意外撞见表妹男友和外国妞偷情。两人在酒店房间里面狂吵了一架,没多久表妹双手是血的跑出来找我说,她杀死人了!表妹被警察抓走,一切来的突然,让我措手不及。就在这个时候,莫珩突然怪异的出现了,说看上我了,还说要我做他的情fu。只要我答应他,他就会帮我把表妹从局子里面弄出来。为了养育我长大的舅舅,不管怎么样我必须要保全他的女儿。我答应了他莫名其妙又荒唐的要求。毕竟,表妹若真的坐牢了,舅舅舅母会非常伤心。想来,我和他第一次做就是在这座别墅,这个房间。

诺言已老遇你恰好

第1章 第八号别墅

漆黑的夜。。。

“求你,放开我。。。”双手捶打着身上意图侵犯我的男人。。。我不敢大声呼救,小声哀求着他。

“放过你?哼,下辈子吧。。。”绝冷沙哑的男音从耳边传来。

衣衫被无情撕裂的时候,我再次从这个熟悉的梦境里醒来。。。

坐在大床上,整个人有些余惊未了。又是这个缠了我七年,莫名其妙的噩梦。

身上早已是冷汗涔涔,冷静下来,深深的叹息一声打算去浴室里面洗个澡。就在这个时候床边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脚步顿了下来,心中一动,电话响了!而会打家里座机的永远只有那个男人。

在电话面前停了两秒,我才装出慵懒困乏的态度拿起电话:“莫总?”

“马上来第八号别墅。”简短冷漠的声音传来。

我刚要开口拒绝,他又道,“你想要的东西到了。”

一听这话我激动了起来:“你等我,我马上就过去。”

挂掉电话,去浴室洗了个香喷喷的澡。

二十分钟之后,我出现在第八号别墅门口,看着这座模样复古黑暗的阴森老别墅。我不禁咽了咽口水,据我所知这座别墅是一座死过人的凶宅,可莫珩每次约我见面都会选择在这个地方。

别墅里面没有开灯,一片漆黑,我小心摸索着上了二楼。

“啊!”人才在楼梯口站稳,一只手忽然将我一扯,身子立刻被一具炽热的怀抱拥住,我吓得惊叫一声,可闻见那熟悉的淡香又慢慢平静下来。

“动作这样慢,让我等你这么久。”他不悦,声色低沉的令人迷醉身上带着淡淡的酒香。缠在我身子上的手臂收紧了一些,大掌带着惩罚性的狠狠的握住了我的腰肢,令我痛得低吟了一声。

害怕他生气,在心中叹了口气,主动吻上了他的唇,这无疑是在取悦。

这个吻有些僵硬,可他却十分的受用,当我气喘吁吁的放开他时,男人终于满意:“这还差不多。”

紧接着,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整个人就被他迫不及待拖进那间漆黑的房间里面。

男人身上的火焰被这一吻彻底点燃,他直接粗鲁的将我推倒在地板上,将我困在地板和他的胸膛之中占有了。

我疼的掉眼泪,紧紧咬着自己的唇。

本应该是抗拒他的,可这男人就好像能控制我一样,我不由自主的抱住他精壮的身体。在这场风雨中咬着唇,闷闷的哼着。可身体却像是堕入了大海的一叶扁舟,在惊涛骇浪中翻滚飘摇,不能自己。

房间漆黑一片,唯有一抹从窗帘缝隙投入进来的清冷月光,能让我勉强能看见身上的男人。

可以往一样,男人的眸子里面依然只有冰寒,不带一丝温情。

这个男人,叫做莫珩,是我所谓的债主,我是他的情fu。

我和莫珩的相遇,说来荒唐。

那是去年的十月份,我陪表妹去M国找她男友,却意外撞见表妹男友和外国妞偷情。两人在酒店房间里面狂吵了一架,没多久表妹双手是血的跑出来找我说,她杀死人了!

表妹被警察抓走,一切来的突然,让我措手不及。

就在这个时候,莫珩突然怪异的出现了,说看上我了,还说要我做他的情fu。只要我答应他,他就会帮我把表妹从局子里面弄出来。

为了养育我长大的舅舅,不管怎么样我必须要保全他的女儿。我答应了他莫名其妙又荒唐的要求。毕竟,表妹若真的坐牢了,舅舅舅母会非常伤心。

想来,我和他第一次做就是在这座别墅,这个房间。

只是这个男人特别怪,他不喜欢在床上,每次都是把我压在地板上进行这样的运动。

“为,为什么每次一定要在这座别墅这个房间,还要在地板上?”一边哼唧一边疑惑的问着身上的男人。

莫珩邪笑像个暗夜修罗,阴森道:“这别墅发生过特大凶杀案,一家七口惨死,七个人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就在这个房间,血肉模糊,我们现在和他们一样,躺在同样的地板上。这里经常闹鬼,我便买下了这里,跟你在这里寻欢作乐,你不觉得很刺激吗?”

这话一出,我整个人不寒而栗,我知道这别墅是凶宅,但不知道凶杀案的现场就在这个房间。而莫珩非但不忌讳膈应,还觉得刺激。

“莫珩,你真是个变态!”我又害怕又无语的喊着。

“变态又怎样。”他嗤冷的笑:“苏语沐,你现在还不是被我这个变态弄得很舒服?你喜欢我的变态不是吗?”他变得更加邪魅,用力的掐住我的腰身。

语落,他更加快速用力起来。我本想反驳,可莫珩根本就不给我反驳的机会,支离破碎的吟哦在唇齿间不受控制的流淌着。

莫珩平常对我很冷漠很粗鲁,可却很舍得给我花钱。加之他替我摆平了表妹杀人案的事情,我对他也实在是讨厌不起来。更何况,莫珩还是一个英俊潇洒又多金,钻石级别的男人,先不说有没有钱,光是那张颠覆容华的俊颜,就足以让所有女人都对他趋之若鹜。

我也是个正常的女人,自然也会对这样优秀又有魅力的男人吸引。可我也深知,这个男人我惹不起,情fu还带个爱情的‘情’字,可现实中,我顶多算是他消遣的工具罢了。既然两人只是交易关系,我也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清楚。

以往每一次和他做完,他都会像丢垃圾一样对我说,‘滚!’

虽然在一起半年多了,也在一起很多次却没有同床共枕过,因为每一次他直接就在地板上把我办了。可这一次莫珩却破天荒的把我抱到了浴室里面洗澡,然后一起躺床上睡觉,让我今晚留在这里陪他。

虽然我苏语沐是一个无神论者,可住在一个曾经惨死了七口人的房间里面,还是有种阴测测的感觉。

最终我还是抵抗不住内心的恐惧,翻了个身,往莫珩怀里钻去,他也没有推开我,只是任由我抱着他。

-

第二天一睁开眼眸就看见莫珩从浴室里面走出来,他身穿白色的浴袍,露出来的麦色胸膛,还勾人的挂着几滴水珠,分外的性感。

加上他纹理好看的胸肌和俊美无俦的脸庞,这样一副美男春色的别致画面,让我不禁咽了咽口水。

不得不说,莫珩还真的是人间难得一见的绝色。

第2章 这个男人惹不起

别开眼睛起床去了浴室,用里面的一次性牙刷洗漱完,便出去换上了衣服。

而莫珩也穿的差不多了,正在扣西装的纽扣。看着他宽厚的背影,我嘴角微微扬起,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的疯,竟然悄悄走到他身后,伸出自己的手臂圈住了他精壮的窄腰,踮起脚尖在他的宽肩上轻轻一吻。

嗅着他身上特有的那股淡淡的冷香,我哼笑一声。

莫珩身子略微一僵,我眼中闪过一抹狡黠,轻柔的道:“莫总,我怀孕了,你是不是要负责呢。”

下一秒,莫珩直接无情决绝的将我推倒在身后的大床上,眼中满是噬骨的寒意,他蔑视冷笑:“你不可能怀我上的孩子。”

我闻言,媚气的笑了笑,慢慢从床上爬起来:“为什么?难不成是莫总不孕吗?”

莫珩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悦,俊美的容颜也冷了几分,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我很正常,没有不孕。”

我闻言收起了调戏他的心思,正了脸色:“你很正常,那是我不孕吗?”

这话一出,莫珩很是无语的看了我一眼:“你生理课是体育老师教的吧,我没有把那些东西弄进去,所以你不会怀孕。”

这话一出我才恍然大悟,这个男人每次虽然要的很凶猛,可却没有一次是把那些种子弄进来的。我闻言,谄媚的笑了笑,从床上坐起来正面抱住了莫珩的腰身,踮起脚尖在他的喉结上轻轻的吸吮了一下:“莫总原来这么的为我着想,我好感动,你对我这么好,就不怕我爱上你。缠上你吗?”魅惑的说着,我将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面,食指指尖隔着白色的衬衫在他的胸膛上面打着圈儿转。

莫珩冷灭的看了我一眼,再次用力的将我推倒在床上,转过身,冷硬道:“苏语沐,你只是我的一个情fu而已,给我生孩子你还不够格。”

紧接着,莫珩厌弃冰冷的看了我一眼,声音变得低沉:“那东西我已经派人送到你的住处了。”话音落下,他留下了一抹无情的清影,离开了。

瘫在床上的我,深深的叹息一口气。

我还真的不敢,刚才的所做作为只是想要试探一下他的底线,这个男人真的是如我所料,是我惹不起的。

对于莫珩,我是真的不能动情,他就像是个冷血没有感情的人似的。

蓦地,我忽然感觉脊背一冷,想起昨晚莫珩说得七人惨死案,立刻将衣服穿好离开了这座恐怖的别墅。

-

许是真的是我触怒了莫珩,过去的半年里面,他每隔两个星期都要找我去别墅里面zuo一次。

可这都过去三个月了,那个男人却从未再联系过我,只有每个月银行卡那五十万的进账告诉我,我还是他莫珩的情fu。

这一天我如常去房地产销售中心上班。

因为在国外的舅舅是做房地产事业的,所以大学毕业之后我随舅舅到房地产公司工作三年。

有过留洋和不俗的工作能力,半年前回到国内,我便直接坐上了销售中心的总经理位置。

“语沐,今天有没有空闲,我们一起去吃个饭怎么样。”这边才和售房人员谈完工作,后面便响起一抹令我头疼的声音。

我回头,就看见那张长得有些痞帅的俊脸,正笑眯眯的看着我。

跟我说话的男人叫唐子墨,是这里出入最随意悠闲的销售员,没人敢约束他。因为他是老板的儿子来这里体验生活的。因此,公司里面的年轻女孩都想跟他勾搭上,想要跟这个有钱的太子爷在一起,这样就能嫁入豪门了。

可他对那些送上门儿的女人都不屑一顾,每次见我都要跟我搭讪。还几次三番的暗示,可我对唐子墨这样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没有兴趣,也知道他只是想得到我的身体而已。

“不用了,我今天挺忙的,而且我最近减肥就不吃了。”我笑容可掬,婉拒道。

“你每次都拒绝我,我可不喜欢女人拒绝我。”他的脸上还是挂着微笑,深邃的丹凤眼中有一抹失落。

“唐公子,真的不用了,我还有工作要忙失陪了。”我点头笑道,许是走的有些急了,脚上是七公分的高跟鞋,地板又有些滑,差点就要滑到。

却在要摔倒的时候,身子被唐子墨眼疾手快的拦腰抱住。唐子墨抱住我的瞬间,还对我温柔的笑了笑,两人之间的动作甚是亲密。

“这里是卖房子的,还是tiao情俱乐部?!”

就在我刚站稳身子的时候,一抹清冷平淡到没有情绪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听见这抹熟悉的声音,我的脑子立刻浮现了男人英俊的脸庞,抬头一看,和他目光相撞的那瞬间,我心跳加速。立刻推开了还在抱扶着我的唐子墨。

看见莫珩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的手臂被一个打扮十分明艳的女人亲密的挽住。看见那女人的脸时,我一愣心中意外,这女人竟然是我的老朋友,白露露。

竟然这样巧,遇见熟人了。

关于这个白露露,我想我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她是我在国外读书时的同学,挖我墙角,抢了我很喜欢的初恋男友。最后又勾搭上我舅舅的儿子,玩腻了之后就把我表哥给甩了,导致我那个痴情的表哥,因为被她抛弃变得忧愁,得了抑郁症,差点自杀死掉。

在我眼中这个女人简直是十恶不赦,但是我没想到,她竟然和莫珩搞在了一起。这个世界还真小。

“先生女士,你们好。”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带着自己的职业素养和得宜的微笑,走到他们跟前恭敬道。

我当然,也是假装不认识他们。

而莫珩的脸也是阴寒到了极致,似乎很不悦的样子,他向来如此我也没有在意。

白露露看见我的那瞬间,美艳的脸也是失神了一下,随即,她的脸上挂上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温温柔柔的道:“这位小姐看起来好专业,那就由你带我们去看房子吧。”

白露露表面很温婉大气,可眼中还是藏着得意和刻薄的骄傲,在我看来特别的趾高气昂。

和莫珩白露露一起去看实体房子的时候,我的眼神不着痕迹的在莫珩身上划过,对他轻笑一下。

心想,怪不得这男人三个月都没有找过我,原来是有新欢了。莫珩肯定很喜欢这个女人,我们公司卖的都是独门独户的高档住宅别墅。尤其是莫珩选的这栋别墅更是价格不菲,他对我可没那么大方。

带着身后让我极其不舒服的一男一女看完了房子,这时候,白露露突然接了一个电话。

见她脸上不好的表情,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阿珩,我家里发生了一点小事,我要马上回去一趟,婚房你定就好。”白露露挂上了电话,来到莫珩面前撒娇道,还在莫珩的脸颊上印了一个吻。

听见白露露的话,我的心,蓦地疼了一下。

我没听错吧,婚房?

这个男人要结婚了。

第3章 十七岁以前

白露露离开之后,我就定定的看着莫珩,最终对他嫣然一笑,迈着步子靠近他。

“这么久都没有找我,本来以为你是有了新欢,没想到,莫总竟然要结婚娶老婆了。”说话间,我两条白皙的手臂已经攀上了莫珩的脖子,朝他抛了个媚眼儿。

“哎。。。”我惊呼一声,下一秒直接被莫珩紧紧的攥住了手臂然后将我抵在了墙壁上:“哼,这段时间没有我,你过得挺滋润,刚才和那个小白脸有说有笑,他还亲密的抱了你。这些日子,可浪死你了吧!”他单手挑着我的下巴,冷漠着眼神看着我,咬牙切齿的道。这样粗鲁的话,还真的和他风度翩翩的优雅绅士形象一点都不符合。

我闻言,也是傲娇了一下,对他眨了眨眼,调笑道:“你都有老婆了,我和谁有什么关系,你何必在意呢?”

这话一出,直接让眼前的男人暴怒,纤白的脖颈被他握住:“别忘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不放你,你永远都逃不了我的手掌心。”莫珩面目僵硬,声色冷漠,唯独眼中那簇火让我知道他很愤怒生气。

他虽然是握着我的脖子的,可手掌并未用力,我轻而易举的就将他的手推开。

我摸了摸被莫珩捏过的脖子,解开了衣领的两个扣子冲莫珩娇笑一声:“我这么漂亮的脖子,你也下得了手,也不怕捏断了。”

下一秒,我双眼迷离的看着莫珩,伸手圈住了莫珩的脖子,一想到这个男人是白露露那个女人未来的老公。我的心中便燃起了胜负欲,踮起脚尖蹭了蹭他的麦色脖颈,唇凑到他耳边:“这么久没见,想我吗?我可是很想莫总啊。”

语落,纤白的手落在他的皮带上,‘啪’的一声,皮带的扣子便松懈了。

这是我鲜少主动这样纠缠莫珩,看着他被我吸引动情的样子,倒是有种征服的快感和刺激。毕竟在我面前的,是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况且,他还是白露露的未婚夫。

莫珩冷笑一声,深沉邪魅的望了我一眼,直接将我打抱起来大步流星的去了别墅的洗手间。

我本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引诱他,他倒是把持不住,看来白露露那个女人在他心中的分量也不过如此。

等我从别墅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双腿都发软了,莫珩倒是好心了一次,将我送回了小公寓。

拖着疲软的身子去了浴室洗澡,休息前我看着墙壁上挂着的那幅画。

这便是三个月前,我去第八号别墅从莫珩那里得到的东西,一幅画着百合花的油画。上次陪莫珩去国外看画展我对这幅百合图一见如故,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不知道这画的作者是谁。

当时的莫珩似乎看出我喜欢这油画,便要买下来送给我。

“叮铃铃----”包包里面的手机传来了一阵来电铃声,我边擦着头发,边接听电话。

“喂,苏小姐,我是心理医生安一辰,我们今天约好的心理咨询您没有来,是不是临时出了什么事?”

听着电话听筒里面的那抹清冽的声音,我才恍然大悟,连连道歉:“抱歉安医生,我这有事情给耽搁了,您现在忙吗,我可以过去吗?”

安一辰笑了一声,道:“今天是星期六,不是工作日,你现在若是没事就过来吧,我等着你。”

“好,谢谢,再见。”

放下电话之后,用吹风机将长发吹干,便驱车来到了安一辰的工作室。

这个安一辰是很厉害的心理医生,我废了很大的功夫才约到他,倒不是心理有什么疾病,只是想要破解那个纠缠我多年被男人侵犯的噩梦。

和安一辰见了面,我将困扰自己多年的事情告诉了安一辰。

他思索了一会儿,便得出了结论。

“你说你在梦中是感同身受那种被侵犯的痛苦感觉,七年以来一直被这个梦纠缠。我想,或许是你曾经真的经历过被强暴的事情,才会因此备受困扰。”他蹙眉深深思虑推断着。

安一辰的一番话让我陷进了沉默,其实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奇怪诡异的人,因为我没有十七岁以前的记忆。这么多年任我怎么回想,都想不出以前的任何事情。莫不是真的就如这个安医生说得这样,我其实真的被人强暴过,这件事情或许发生在十七岁以前?

思及此,我猛地抬头道:“安医生,实不相瞒,我从记事以来就只有十七岁到现在记忆,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我道。

安一辰闻言,眼眸中闪过一抹微光,清俊的脸多了一抹肯定:“就像我说得那样,你在少女的时期应该被男人强爆过。或许是受了刺激,或者是有人给你催眠抹掉了以前的经历,你才会不记得曾经的事情,只不过那件事情给你留下了深刻的阴影,时不时的,它还会像放电影那样出现在你的脑海中,似朦胧似真实,让你分不清。”

蓦地,安一辰清隽俊逸的容颜上闪过一抹尴尬,轻咳一声,问道:“苏小姐,冒昧的问一句,您成年之后和恋人第一次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流血。”

这话一出,我整个人浑身一僵。

回想起自己去年被莫珩拽进第八号别墅,他第一次对我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我是没有流血的。那个时候的我像个贞洁烈妇似的抗拒。等莫珩做完以后,还嘲讽我,‘明明不是处女了,还装什么清纯贞洁。’

“没有,我第一次没有流血。”我有些失神,悠悠回道,双手的手指不禁拧巴在一起。

安一辰听了我的回答道:“我这么多年一直研究怎样给失忆的人唤起回忆,你若是想要记起以前的事情,倒是可以在我这里试一试。”

“我愿意。”我想也没想就应声,安一辰虽然年轻可却在心里医学界非常的有威望,我很信任他。况且,我心里真的是抓狂的想要记起十七岁之前的回忆,没有记忆的感觉太痛苦了,就好像人生之中丢失了什么一样。

第4章 找他借钱

“好,从明天开始,你每周六下午三点来我这里,我给你进行第一疗程的治疗。”

我重重点头:“就这么说定了,谢谢你安医生。”

从安一辰的工作室离开之后,我的心情满是沉重,坐在车子里面,给舅舅打了个电话。

“喂,语沐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听着舅舅无力慵懒的声音,我才想起,国外现在是夜晚,可电话已经打了,我索性也就问了那个一直都疑惑我的问题。

“舅舅,我爸爸妈妈是谁?他们在哪里,我为什么没有十七岁之前的记忆?”

这话一出,舅舅沉沉的叹息一声似乎清醒了许多:“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你爸妈不要你了,你也别惦记他们了。你十七岁那年生过一场大病,高烧了一个月,好了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又是这样的回答,想着自己从舅舅那边也问不出什么,只能无奈回道:“舅舅你休息吧,晚安。”

挂上电话之后,我驱车回自己居住的公寓。

今天的公寓似乎有些不同,楼下徘徊着两个看起来有些突兀的黑衣人。那面相有些凶恶,看看样子像是保镖打手之类的人。

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我在这里住了半年之久从来没见过这两个男人。

走过这两个男人的身边,乘上了去五楼的电梯。

‘叮’的一声之后,电梯的门便自动打开了,开门的时候我发现一个浑身伤痕累累穿着白裙子的长发女生蹲在我家门前。

我先是愣了一下才认出她是谁,这女孩儿是我表妹,苏烟儿。

上次就是为了救这个表妹,我才和莫珩扯上关系的。

“烟儿?”确定是她之后,我万分的惊讶,连忙上前关心问:“烟儿,你怎么搞得这么狼狈,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伤成这个样子。”

“姐姐,呜呜姐姐你终于回来了!”苏烟儿一见我回来了,便委屈的抱着我哭着,娇俏的脸蛋上满是泪水。

苏烟儿被我带回了公寓里面,她了个澡换上了我的睡衣,我又给她煮了碗面。她吃饱之后才将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

“我昨晚在酒吧玩儿,被一个有钱的花花公子看上了,他硬是砸钱想让我陪睡。我没顺从他,还不小心把他刚从拍卖会上买来的古董,给砸坏了。价值五百万,他说我要是不赔钱,就把我丢去国外的淫窟让我做ren兽表演的妓女。下面有两个花花公子的打手在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连跑的机会都没有。”说着,苏烟儿又开始哭了起来。

“表姐,我上哪里有五百万啊,爸爸公司也出了问题。我也不敢告诉爸爸,只能来找你了,表姐,你救救我,救救我。他们说,后天不把五百万一分不少的给他,他们就要抓走我。”苏烟儿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眼里写满了恐惧和害怕。

我现在既震惊又心急,原来公寓楼下那两个奇怪的男人竟是和表妹苏烟儿有关系的。

心中很想救苏烟儿,可我上哪儿去找五百万,这可是笔不小的数目。舅舅在国外的公司出了问题,资金周转不灵,我的钱也全部给舅舅拿去救急了。

没钱,又必须救苏烟儿。

叹了口气,我安慰苏烟儿:“烟儿,你先去床上睡一觉,姐姐想想办法。”

苏烟儿点点头,临走前还可怜兮兮的抓着我,让我一定要救她。

已是深夜。

身边是已经熟睡的苏烟儿,在床上思来想去,最后我的脑子里面冒出来那个男人的名字。

‘莫珩!’

那个男人身家那么富裕,五百万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我虽然不想去求他,可是为了保住表妹,我想试一试去跟他借钱。

第二天一早,我做好了早餐给苏烟儿留了字条,便出门了。

楼下的那两个打手依旧还在,看来表妹这次得罪的不是个小人物,对方也是步步紧逼的样子。

以前我从未去过莫珩的公司,说来,莫珩才是我的债主。

半年前表妹的事情就是莫珩帮忙摆平的,而我付出的代价就是做了他的情fu,他每个月还会给我五十万。

如果不是表妹的事情紧急,我是真的没有脸去找莫珩借钱。

来到了莫氏企业,本想打电话告知莫珩我来找他,可电话拨出却是关机的。

走进莫氏企业的大楼,我刚要去前台便看见了莫珩的助理,麦克。

“苏小姐?这么早,你怎么在这儿?”麦克也看见了我,他有些意外竟然在这里碰见了我。

“麦克,我现在有要紧的事情要见莫珩,你能带我去见他吗?”我问。

“总裁昨晚去香城会见一个重要的合作方,要在香城呆上三四天呢。”麦克正色回道。

心中顿然沉甸甸的,怪不得莫珩电话关机,原来他是去谈一个很重要的生意。

可是,明天就得赔偿五百万,表妹的事情根本就等不了三四天的时间。

第5章 你不值五百万

许是见我是真的着急,麦克又道:“苏小姐,您先去会客室,我试着联系总裁,也许总裁会提前回来呢。”

麦克这话一出我的心中是没有底的,莫珩现在正谈一个很重要的合作,他怎么可能会因为我的事情而专程赶回来呢。

可当下的情况,我还是要和莫珩取得联系,先试试那男人到底是什么态度。

和麦克来到了位于十六楼的会客室,麦克拿出一只专用联系手机给莫珩打了一通电话,我本想和莫珩说几句。可到电话挂断,手机也没有落到我的手里。

麦克收起手机,同时也将莫珩的态度转达给我。

“总裁那边的工作还在继续,如果今天能结束工作就会提前赶回来。”

一听这话,心中又燃起了一抹希冀,我道:“既然如此,我就在这里等他回来。”

麦克也是有工作要忙,他吩咐工作人员给我送了份茶点心之后便去处理事情,我一个人独坐在休息室。从早上坐到了晚上,看着落地窗外面的夜空,都已经这么晚了,他今晚还会回来吗?

才这样想着,包包里的手机变开始响了起来,是苏烟儿打来的。

“表姐,你现在在哪儿,怎么还不回家,我好害怕啊。”苏烟儿颤抖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烟儿,你不要怕你再等等姐姐一定会救你的。”

挂上电话之后,我起身想要离开,墙上的钟表已经十点钟了。

我想,莫珩今晚是不会回来了。

可表妹还一个人在家,还钱的期限已经快到了,万一楼下那两个打手按耐不住去伤害烟儿怎么办?

想到这点,我按耐不住等不下去了,打算回家。如果债主真的找上门来,就请他们在宽限几天,我在另想别的办法。

当我来到门前想要开门的刹那,会客室的门却从外面被人打开了。

我十分诧异的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莫珩竟然真的回来了。

面前的男人淡淡的看了眼我有些怔的样子,一边扯着领带一边走进了会客室。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莫珩似乎是有些疲惫,他倚在沙发上捏着自己的眼角,声音带着慵懒的性感十分好听。

我一个激灵,立刻回过神来到莫珩的面前。

他闭着双眼,那张颠覆容华的俊颜没有任何防备,相比以往我见惯的冰冷难以靠近的模样,这样的莫珩没有攻击性。

“莫总,我家里人出了点事情,需要很多钱,你可不可以借我五百万?”我不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或许这样太过直接,想着我又道:“这钱我会还给你的。”

正在假寐的莫珩终于睁开了眼眸,他的嘴角不着痕迹的勾起一抹弧度,深邃的眼眸很是平淡,看不出任何情绪。

此刻,我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只是心中忐忑,因为对于莫珩我心里实在没底。

“怪不得你这次会主动想要见我,竟然是为了钱。可是苏语沐,五百万并不是一笔小数目。再说,我还是你的债主,你以前欠我的还没有还完,现在又想债上加债?你拿什么偿还?”莫珩的声音有些轻,口吻不似那样迫人,可还是让我有种压抑感。

是啊,我的确没有资格再问他借钱了,而且还是这样一笔大数目。

“我有工作啊,绝不会赖账的,慢慢还总是会还完的。”我回道,并不想放弃,只是这话说得心底直发虚。

“我毕竟是个生意人不会做赔本买卖,和你在一起也完全是因为消遣而已。你只是我的一个物品,我对你的新鲜感也许明天就消失了,所以,你现在根本就不值五百万。”他的声音逐渐的低冷透露着无情,修长的手指转动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莫珩的话让我十分难堪,他的意思是不借,并且已经对我厌倦了。心里不知为何有些失望和失落,许是只有在莫珩面前才会出现的自卑心和恐惧,我终究只是她玩弄的女人。

既然如此我也不想在这里被他侮辱,便面带得体微笑的道:“莫总,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当我抬起步子要离开的时候,后面又传了一抹声响。

“等等!苏语沐,你什么时候这么不听管教了,我允许你走了吗?”这是莫珩不悦微怒的声音,那么的霸道不可置否。

我骤然停下了脚步,而在转身的刹那一道猛力将我往后拉甩在了真皮沙发上。

“啊!”我猝不及防的惊呼一声,整个人陷进一片身影之中,身子也被身上的男人死死压着。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