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漓纪桥笙小说全网独家免费《婚情不渝》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8

顾漓纪桥笙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婚情不渝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婚情不渝是作者白生米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顾漓纪桥笙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错爱渣男八年,却不知也被人爱了多年,离婚后某高冷男穷追不舍,顾小姐冷漠开口:“纪先生,我们不合适。” “我看挺合适的。” “哪里合适?” “哪哪都合适!生辰八字,五官看相,样样匹配!要不你说,哪里不合适?” 顾小姐:“……”

婚情不渝

第1章 豪门,大戏

顾漓以为和程铭的婚姻,她早已从激情昂扬到麻木淡漠,百毒不侵。

可看到对面刚坐下的温暖心,她还是做不到心如止水。

“不好意思,阿铭非要带我挑首饰,来晚了。”

温暖心甜甜一笑,温良无害,可话里话外却无不在炫耀。

顾漓凝视着她,等待下文。

虽不言不语,可上位者的姿态还是让温暖心避开视线。

“顾漓,和程铭离婚吧。”温暖心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个世界上好男人很多,你没必要缠着程铭不放,你这个样子,我和程铭不幸福,你也不会幸福!”

顾漓这才明白温暖心约自己出来的用意。

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语气淡淡,“觉得不幸福就分开,没人逼着你们在一起!”

话落又问,“程铭不是说你不在乎名分吗?”

温暖心秀眉一拧,小脸憋的通红,许久才耐着性子继续苦口婆心,“顾漓,你何苦呢?!”

顾漓看着眼前娇小可人的脸,嘴角闪过一抹讥笑,反问,“那你又是何苦呢?!”

她不温不火的表情惹的温暖心烦躁。

“顾漓,程铭她不爱你!你死缠烂打有意思吗?程铭愿意给我买几千的衣服上万的首饰,百万豪车千万别墅,也愿意花小心思制造浪漫惊喜讨我开心,你说,他愿意为你做什么?”

顾漓自知,程铭什么也不会为她做!

他的温柔,从不会分给她丝毫。

可她还是冷笑,“这又如何?!只要我想,这些让你骄傲的东西我通通都可以收回来!你以为程铭买给你了,就是你的?”

温暖心猛的抬头,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顾漓。

顾漓敛了笑容,姿态高傲,“我是程铭的妻子,这婚我没打算离。你若高兴,就跟着程铭继续厮混。你若不愿意,就跟程铭分道扬镳。程家少奶奶这个位置你高攀不起!这辈子你都不用想了!”

她说完拿起黑色手包,将餐点钱掏出来放在咖啡杯边儿上,转身就走。

温暖心红着脸终是坐不住了,她站起来吼道,

“程铭至始至终都不爱你,你硬要缠着他不放,非得搞的大家都不痛快你才满意吗?!顾漓,人不能太自私!你自以为是南城第一名媛,可哪个不知道你就是顾家收养的野种!你一个豪门弃妇,有什么资格这么嚣张?!”

野种!弃妇!

这两个词语足以让顾漓甩温暖心一个耳光。

她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

“顾漓,你……你……”温暖心捂着小脸满脸惊讶,她怎么也没想到顾漓会动手打人!

更没想到下一秒钟顾漓端起喝剩下的咖啡浇了自己一身。

“啊——顾漓!!!”温暖心吼叫,声音凄惨。

顾漓的表情没太大变化,抽了张纸巾轻轻擦拭掉手上的水渍,瞥了温暖心一眼,“想嫁豪门,先去提升提升素质!”

顾漓话落,姿态高傲的走开,周围人群一阵唏嘘。

二十六岁的顾漓是美丽的。

美在知性,高贵典雅。

美在肤好,天生丽质。

可即使这般,今天还是冲动了一把。

“顾漓,你会后悔的!程铭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你!”

顾漓已经走到门边,推开玻璃门,把温暖心诅咒似的话语封锁在玻璃门中。

门外,阳光甚好!

今天是十月一号,国庆节。

普天同庆的日子,也是顾漓和程铭三周年结婚纪念日。

没有浪漫惊喜老公陪伴,却和小三上演了一场豪门大戏。

街头喜气洋洋,顾漓内心却一片涩然。

她抬头看着天空,分开五指,让阳光穿过指缝照在脸上,轻声呼唤,

“顾漓,顾漓……”

似要唤回迷失的自己。

第2章 责任使然

一道人影从顾漓身旁掠过,撞的她差点儿跌倒。

顾漓微微蹙了蹙眉。

回头,咖啡厅内已经乱作一团。

落地窗前,一个男人正拿着手枪对着温暖心的太阳穴冲人群嚷嚷,情绪异常激动。

顾漓秀眉一拧,握着提包带的手也紧了几分。

第一反应,拿出手机报警。

正要离开,却顿住了脚步,隐约间,她听见了程铭的名字。

转身,逆着人群往咖啡厅里挤。

她还是做不到对他的事不管不问。

“我真的不是程铭的老婆!你快放了我。”

顾漓挤进咖啡厅,听到的就是这么一句。

“都不许动!蹲下!蹲下!”绑匪怒吼,朝着天花板开了两枪。

咖啡厅里人不少,顾漓身旁的幼童吓的哇哇直哭,她的心突突直跳。

蹲下,伸手把身旁的幼童揽入怀中,挡住他的眼睛,不让他看到咖啡厅里的场景。

“你特么的别想骗我,我已经观察你们好几天了,整天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不是夫妻是什么?!赶紧给程铭打电话要钱!否则我就要了你的命!”

话落又看着人群怒吼,“他不给我钱我就杀了他老婆!”

温暖心吓的小脸煞白,眼泪刷刷刷的往下流,连解释的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电话我打!我打!我这就打!”

可是话落看见顾漓,眼角闪过一抹狠厉,犹豫几秒钟,指着顾漓吼道:

“她!她!顾漓!她才是程铭的老婆!我没有骗你,她是程铭的合法妻子!你在网上随便一搜就能看到详细资料!”温暖心说完颤抖着双手快速点开网页,拿着手机放在绑匪面前。

顾漓的心扑通扑通跳动的厉害。

温暖心这是要把她往死里整,她打电话给程铭,程铭肯定会飞奔过来,想尽办法让她脱身。

可是自己打电话,程铭压根不会接,最后就是自己死于枪下!

温暖心是要跟她玩借刀杀人的戏码!

偏偏这次温暖心赢了!

矛头在三秒钟之后指向了自己。

顾漓两条好看的秀眉拧成了一条直线,她轻轻拍了拍怀中幼童的后背,起了身。

努力压制住颤抖的双腿,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镇定。

“我是程铭的妻子!你有问题找我,先把其他人放了。”

绑匪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松开温暖心,枪口直对顾漓的额头。

他双眸通红,怒火中烧,走过去扬手就是一个耳光。

抽的顾漓眼前金星乱冒,口腔里全都是血腥味儿。

顾漓蹙眉,这一巴掌,算是她替程铭挨的!

绑匪把枪口往她太阳穴处猛戳,似要戳进她脑门里,嘞着她脖子的手也十分用力。

“你给程铭打电话,让他赶紧带钱过来!不来老子就杀了你!”

顾漓喘不过气来,她的双手紧紧攥着,指甲陷入肉中都不知道疼。

遇到这种事情,说不害怕说不过去。

警察已经开始和绑匪交涉,听了许久顾漓才明白,原来绑匪是农民工,做的是程铭的项目,程铭没按约定给开发商拨款,开发商就拖欠着农名工工资。

而绑匪的孩子正等着这笔钱救命。

顾漓身旁的幼童仰着小脸看着顾漓,又开始大声哭泣。

绑匪烦躁,冲幼童怒吼,“闭嘴!再哭老子毙了你!”

幼童哭的更厉害了。

眼看绑匪的矛头要指向幼童,顾漓赶紧开口,

“电话我打,你先把其他人放了!”

“不行!”

顾漓蹙眉,“你想要的是钱,不是人命!”

绑匪犹豫两秒钟,冲人群吼,“只能走一个!”

顾漓欣慰,刚准备让幼童先行离开,温暖心却快一步冲了出去。

咖啡厅内再次乱作一团,“其他人都蹲好!我拿不到钱你们都得死!”

顾漓看着温暖心仓皇逃脱的背影,只觉得世态炎凉。

顾漓给程铭打了电话,没人接听,意料之中的事情,她也不觉得奇怪,最后发了求救短信。

顾漓以为,三年夫妻,无论如何程铭都不会至她生死于不顾。

可三个小时过去,程铭还是没出现。

枪声响起,她应声跌倒地的那刻,心是空的。

她宁愿相信程铭没有看到她的求救电话和短信,这样自己走的会好受些。

顾漓闭上眼睛,只觉得四周异常安静,身子轻飘飘的,像是要飞起来了。

“你没事儿吧?”

低沉的男音突然在耳畔响起,顾漓猛的睁开双眸。

第3章 劫后余生

四目相对,她的心砰砰直跳。

男人五官端正,气质俱佳,全身上下透着冷峻和儒雅。

他看着她,长眸淡薄潋滟,优雅如斯,唇角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笑容,一度让顾漓觉得他是要带她去天堂的使臣。

顾漓忍不住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小声抽噎,终于哭出声来……

纪桥笙不语,任由顾漓抱着。

“四哥!”蜀风匆匆跑来,神色紧张。

耳旁脚步声顿起,顾漓的心咯噔一下,松手,怔住。

她没死?!

纪桥笙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双肘撑地支撑着身体,尽量不把自身重力放到顾漓身上。

两人贴的很紧,可又像是在礼貌范围。

看纪桥笙没事儿,蜀风这才长出一口气,换了语调,“以为你死了,没死还压着人家不起来,占便宜呢?”

劫后余生,顾漓闻言微微蹙眉。

纪桥笙起身,蜀风看到他肩膀处大片血迹责备道,“你这是在玩命!”

“擦伤而已。”纪桥笙说的云淡风轻。

顾漓这才明白,她是被这个被唤作四哥的男人救了。

她试着站起来,却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她左右不过一个女人,经历这场浩劫,没当场晕倒已算不易。

纪桥笙友好的伸出右手,手指修长白皙,手腕处……价值不菲的棕色表带手表若隐若现。

顾漓看了他一眼,他的容貌,不是帅到爆表让人一看就犯花痴的那种,但是身上却有着让人念念不忘相见恨晚的魅力。

顾漓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她也已经过了矫情的年纪。

把手放在纪桥笙手心借势起身。

旁边有医生护士跑过来,着急的催着他们去医院检查。

顾漓身上没受外伤,只有脖子处有一道嘞狠,去医院也无济于事,于是摇头拒绝。

她把视线放到纪桥笙身上,感激的同时又觉得凄凉。

她和他素不相识,他都能舍命相救,而程铭……她的丈夫,她爱了八年的男人,最终还是没出现。

“还好吗?”纪桥笙醇厚温润的声音再次响起。

顾漓看着他,言语真诚,“我没事儿,今天谢谢你。”

一旁的蜀风早已把纪桥笙的眼神悉数尽收眼底,他这位四哥,什么时候用这种眼神看过女人?

在他看来,这叫含情脉脉!

即便夸张了些,总有点儿意思。

“别只嘴上说说,若真要感谢,就陪着去医院看看呗?他单身,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也没人照顾,多可怜!”

蜀风说的阴阳怪调。

顾漓看向蜀风,若说容貌,蜀风才是那种能让女人尖叫型的。

可她不太喜欢他,觉得他不正经。

即便如此,她也没办法反驳他的话,毕竟眼前受伤的男人的确是因为她。

她不语,算是默认要陪着去医院。

谁知蜀风突然就松开了纪桥笙,看着她道,“来,掺着。”

话落吹着口哨大步走开。

顾漓蹙眉,有种被调戏了的感觉。

纪桥笙也没说不让她掺着的话,反而很自然的把手臂搭在了她的肩头。

纪桥笙比顾漓高出大半个头来,看在旁人眼里,与其说是他被顾漓掺着,倒不如说是顾漓被他搂着。

即便纪桥笙姿势礼貌,没有占便宜的嫌疑,顾漓还是尴尬。

同时,内心深处对纪桥笙的好感也莫名其妙削减了几分。

第4章 冤家,路窄

救护车在路上奔驰,顾漓和纪桥笙沉默一路,到博爱医院时,蜀风早已安排好一切。

因为是子弹擦伤,需要看外科,顾漓搀扶着纪桥笙直接上了四楼。

可刚出电梯,顾漓就怔住。

有个词叫,冤家路窄!

其实只能怪这个世界太小。

程铭很明显也看到了她,目光放在二人接触的肩头,眉头微蹙。

温暖心正挽着程铭的胳膊跟程铭有说有笑,看见对面的顾漓也是一怔,随即就想把胳膊从程铭臂弯处抽出来,像是怕极了顾漓。

却被程铭禁锢住,“怕什么?!有我!”

他紧握着温暖心的小手,呵护至极!

温暖心感动的看了他一眼,又看向顾漓,还是以往的温柔,“今天事发突然,我被吓到了,阿铭非要带我来医院看看,你怎么了,也受伤了吗?”

她说的小心翼翼,像是又怕又关心着。

可她这寥寥话语里,却表述了太多意思。

顾漓没搭理温暖心,目光直视程铭,眼底有了伤意。

程铭和温暖心的事她早就知道,可听说过,看过照片,毕竟比不上亲眼所见来的痛快。

此刻她看着别的女人挽着自己丈夫的手臂秀恩爱,竟无言以对。

有句话说的很对,不是你的男人不温柔,只是他不愿意对你温柔。

结婚三年,程铭一个正眼都没给过她,更不要说好好说话。

今天……她在鬼门关走一遭,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身上。

可他却给了她绝望!

她在和绑匪斗智斗勇生死一线等着他救护时,他却在陪着其他女人挂号看病。

她的命,还没有其他女人一句‘被吓到’来的重!

他钟情于温暖心的爱情,叫情有独钟;他不爱她,叫心有所属;可他把一群人的生命推到风口浪尖不理不顾,就叫人心泯灭,自私自利!

她多渴望他能给她一个理由!

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岂料,他比她的火气还要大,松开温暖心,往前迈了一步,瞪着她质问,

“顾漓,你有什么资格打心心?!”

没有只言片语的关怀,上来就是这么一句。

顾漓皱眉,瞪着他,内心一片凄凉。

看顾漓不语,程铭更加恼火,分贝提高了几分,“顾漓,我问你话呢!你到底有什么资格打心心!”

他一字一句,像是要吃人。

顾漓鼻翼微微发酸,资格?他在质问她的资格!

难道她这程家少奶奶的身份就是个摆设?

不等顾漓问出口,程铭已经给了她答案,“你别以为霸占着程家少奶奶的位置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在我这儿,你什么也不是!”

“呵!”顾漓突然冷笑出声。

纪桥笙眉头微蹙,把顾漓护在身后,面色平静,

“小三人人喊打,打了就打了,还需要理由?”

程铭眉宇间的川字瞬间供起,他拳头紧握,仿若被触碰到了底线。

他看着纪桥笙,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你特么的说谁是小三?!”

纪桥笙却给了他一个帅到爆表的笑,抬眸看了看温暖心,意思很明显。

程铭紧攥的拳头瞬间拎起。

顾漓的心咯噔了一下,她知道程铭的身手,南城武科大毕业的学生,都是练家子。

且不说纪桥笙身上有伤,就只看他这细嫩肉的就不是程铭的对手。

顾漓想上前挡住,却被纪桥笙护在身后。

纪桥笙一手护着她,另外一只手直接扣住了程铭的手腕。

拳头近在咫尺。

程铭想砸下去,却被牢牢禁锢,一点儿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两人对视,互不相让。

不过很快程铭就有点儿招架不住。

纪桥笙的气场太过强大,一言不发,只一个眼神就足以甩他十丈之远。

温暖心见势头不对,上前拉了拉程铭的胳膊,低声细语,“阿铭,我饿了,我们回家吃饭吧。”

程铭这才收回目光,点点头,愤恨的想抽出手臂。

可纪桥笙却并没有要松手的意思,狭长的眼眸微眯,看的程铭全身发毛。

第5章 守好,妇道!

“你没事儿吧?”顾漓怕纪桥笙吃亏,担心的问了一句。

纪桥笙闻言松开手,冲顾漓笑笑,“没事儿。”

程铭手腕通红,男人的自尊心受到到挑衅,再看顾漓担心的模样,心里恼火,说起话来更是难听,

“外面都已经有了男人,就别再霸着程家少奶奶的位置,趁早离婚!”

顾漓闻言本该解释,可她发现连跟程铭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原来她对他已经淡漠至此了。

谁会知道她曾爱他爱的轰轰烈烈!

心被揪的生疼,却不肯表现出来。

同是女人,她不愿被温暖心怜悯嘲笑。

她的倔强不允许。

顾漓不温不火爱答不理,程铭的火气一点都没消减,他瞪着她像是在诅咒,

“顾漓,天天端着你不累吗?!相信我,这辈子你都不会幸福!我不会给你任何幸福!如果老天让你这种女人幸福了,那就是瞎了眼!”

顾漓的眼眶微红,若不是被纪桥笙撑着,她可能会倒下去。

这就是她爱了整整八年的男人。

她以为八年来她早就被磨的百毒不侵,可被自己爱着的人诅咒,心还是很疼。

纪桥笙蹙眉,抓住她的肩膀,带着她的身体往自己怀里搂了搂。

顾漓赶紧咽下那一腔怒火,警惕的后退了一步,跟纪桥笙保持一个礼貌距离。

可纪桥笙欲要搂顾漓的动作还是被程铭看在了眼里,愤怒,却又不敢轻易招惹,都是豪门圈子里的人,他懂得在不了解这个男人之前应该克制自己的情绪。

于是攥了攥拳头,黑着一张脸对顾漓说道:“想立贞节牌坊就守好妇道!”

顾漓看着程铭,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一句话来,她暗暗咽了一口唾液,倔强的不让泪水流下来,主动忽视掉程铭跟温暖心的存在,抬头看着纪桥笙道:“先去看医生吧。”

她怕停的越久越难堪。

程铭冷哼一声,呵护着温暖心与顾漓插肩而过。

却被纪桥笙挡住了去路。

“弱者总会找各种理由为自己辩解,一个丈夫不能带给妻子幸福,叫无能!”

程铭顿足,回过头,一脸的嘲讽,“我不能,你以为你能?”

“我能!”纪桥笙姿态从容,看不出丝毫敷衍。

话落,低头看向顾漓,“离婚吧,我娶你!”

顾漓猛的抬头,恰好对上纪桥笙狭长的眼眸,那双深邃的眼部轮廓下,一双如墨的瞳仁倒映出她很是诧异的面容。

顾漓看着,仿佛那瞳仁里有一个巨大漩涡,她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心脏不受控制扑通扑通一阵乱跳,不知是因为惶恐不安还是诧异。

纪桥笙冲她笑笑,顾漓赶紧移开视线。

程铭的心像被什么戳了一下,他看着顾漓跟纪桥笙一起走开,脸色乌黑。

就像自己心爱的玩具被人抢了一般。

温暖心也是被纪桥笙的话惊到,可看向程铭时,秀眉不自觉的拧在了一起。

程铭眉头紧蹙,那墨色瞳仁里,不知道在酝酿着怎样的狂风暴雨。

温暖心隐隐不安。

“阿铭……”

程铭这才收回视线,一言不发……

诊室门口,顾漓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谢谢’。

她觉得刚才纪桥笙是在帮她解围,说娶她是为了打程铭的脸。

她和他素不相识,只有一面之缘,到现在连名字都不知道,无论如何也到不了谈情说爱的地步,更不用提婚姻。

而且看的出来,他是一个有身份地位,出身很好的男人。

这样的家庭,最在乎名声。

怎么可能会娶一个二婚女人?!

岂料,纪桥笙却笑着回了一句,

“我是认真的,如果你继续你的婚姻,我祝福你,如果你离婚,我娶你。”

顾漓的瞳仁瞬间放大好几分,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纪桥笙。

纪桥笙嘴角的笑意浓了几分,他继续说着,像是自我推销,

“我年纪不小了,家里催的紧,我会干家务会挣钱,不沾花惹草感情专一,不喝酒烟抽的也少,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前半生稀里糊涂,后半生我照顾你。”

纪桥笙说完诊室的房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拉开。

顾漓还处在蒙圈中。

蜀风和关辰早在诊室等候,看见两人,关辰先走上前,他是这家医院的主治医生。

关辰看了顾漓一眼没说话,扶着纪桥笙坐下。

蜀风斜睨着还在门口发呆的顾漓,调侃道,

“过来这么慢,我还以为你们太累,中途去酒店休息了呢!”

顾漓闻言,回过神,好看的秀眉瞬间拧成了一条直线。

酒店,休息!

蜀风这话调戏的意味十足。

顾漓虽不爱开玩笑,却也不是一个无聊至极之人,可一个陌生人这么说,还是让她恼羞成怒。

第一次见面就去酒店,这人把她当成了什么?!

纪桥笙的朋友如此,他又能好到哪里去?

虽然救了她,可是一个男人向已婚妇女表白,本身就不光彩。

顾漓压制着心中的不满,“我留下帮不了什么,先走了。”

她这话是对纪桥笙说的,只是不等纪桥笙回答她已经转身走向电梯。

纪桥笙抬眸,只看到顾漓消瘦倔强的背影。

关辰瞪了蜀风一眼,责备他这玩笑开过了头。

蜀风无辜的耸耸肩膀,他说话向来口无遮掩,没想到这次却捅了篓子。

可还没等他开口道歉,顾漓就突然倒了下去。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