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白霍言澈小说免费阅读《情在不能醒》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8

顾念白霍言澈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情在不能醒顾念白最新章节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情在不能醒里,主要介绍了顾念白霍言澈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纠葛,下面就去看看吧。跟随着护士把妈妈送到病房后,顾念白拜托王阿姨照顾一下妈妈。顾念白来的主治医生办公室门口,抬头看看门右上方挂着的牌子“许嘉,医学博士,肾病科专家。”“叮叮叮”顾念白很有礼貌的敲了三下门。“请进!”得到办公室内人的允许才推开门进去。

情在不能醒

第1章 你是这里的头牌?

帝都最奢华的酒吧内,昏黄的灯晕下,喧嚣的重金属音乐刺激着每一个人体内不安分的细胞。

“再来一杯!”吧台上醉的一塌糊涂的女孩,还没有尽兴,朝着调酒师大喊。

调酒师无奈的摇摇头,这已经是这个女孩第八次要酒了。

酒吧的门从外面被推开,一行人进来,走在最前面的男人,清冷俊逸的脸庞在灯晕下,带着一种说不清楚的王者般气场。

限量版黑色手工西装,裁剪得体,勾勒着他宽厚的肩膀以及两条完美的大长腿。

在男人还差两步靠近的时候,喝断片的顾念白端起酒杯,绕到男人跟前,扬起微红的小脸,花痴道:“好帅,你是这里的头牌?”

还未等霍言澈身边的人阻止,女人又自觉的挽上男人的胳膊,嘟着嘴:“今天晚上就你了。”

醉醺醺的女人指点江山般的指指男人。

霍言澈面无表情,眼眸不带温度的看向这个胆大的女人。

乌黑的秀发披散到肩头,巴掌大的下脸被几丝调皮的碎发挡住一些,半明半媚。唇角扬着好看的微笑,一身白色连衣裙,清丽脱俗。

原来是她……

霍言澈眸子微挑,俯身,在顾念白耳边私语:“女人,是你惹我的。”

因为离的太近,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可爱的耳朵上,滚烫,滚烫的。

顾念白迷糊的点点头:“嗯!”还挑衅似的,用手指在他的胸口处打着圈。

男人瞳孔紧缩,弯腰,在顾念白的惊呼声中横抱起她,走向电梯处。

“霍总……”跟在霍言澈身后的人及时发声。

霍言澈脚步停顿一下,扭头,鹰隼的眸子带着不可忽视的怒气:“告诉王总,今天我没有空!”

转身,迈着修长的大长腿走进专用电梯。红色数字不停的跳跃,电梯一路飙升,最终停在18楼。

一手抱着顾念白,一手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房卡。滴答一声,房门打开。

霍言澈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修长漂亮的手指,轻轻的划过她的脸颊。

女人迷醉朦胧间,朝他咧嘴一笑。

后来的后来,这个不经意的微笑,刻在霍言澈心里一辈子。

每每想起,他认为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微笑。

明媚柔软的微笑。

顾念白抬起手,轻轻的碰了一下他的脸颊,棱角分明,就在她打算收回来的时候,却被霍言澈一把捉住:“撩起来,就想退缩。”

男人把她的手压在头顶上,整个身体压向她,邪魅的眸子里,带着不可侵略的气息。

覆上她的唇瓣,香甜软糯。

蜻蜓点水般轻吻一下。

他的眼底泛起柔光,一手缠上她的细腰,一手压着她试图挣脱的手。

她生的很美,小巧精致的脸盘,20多岁的年龄,皮肤嫩白的像刚拨开的荔枝一样。

顾念白迷离中看清眼前的男人,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多余的赘肉,立体完美的腰部曲线。

感受到身上的凉意,顾念白忍不住打个哆嗦,脑袋清醒了许多:“停,停……”

男人好像没有听懂她的话。

第2章 求求你,放开我

她皱着眉,拼命的想挣脱,只可惜男女之间力量悬殊,她的手臂被他钳住纹丝不动。

“求求你,放开我,好不好,我不要特殊服务了,我给你钱,不会让你白忙活一场的。”梨花带雨的小脸,特别的惹人怜。

已经烧着的男人,岂能放过她。

“疼”

女人的指甲深深的印在男人的后背上。

男人看着女人因为疼痛拧在一起的小脸的时候,心纠结在一起。

长夜漫漫,温情脉脉!

一室旖旎!

******

早晨的阳光,透过浅蓝色的窗纱洒进来,刚好落在床上。

顾念白微微皱眉,缓缓的睁开眼睛。

掀开被子,看到自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吻,痕。

那些真实的画面在她的脑袋里频频闪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渐渐回笼。

昨天周六,早晨她和正在国外留学的男朋友宋明视频通话,没有等来男朋友接视频,等来的却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女孩,偎依在宋明的怀里。宋明闭着眼睛正睡的香甜,视频的可见范围内丢的乱七八糟的男式女式的衣服,刺痛了顾念白的眼。

傻子也能看出来两个人发生了什么。

“啪――”的一声,顾念白关掉视频,把手机扣在桌子上。

她忘不了那个女人向她发起的挑衅的眼神。

冲昏头脑的顾念白来到酒吧买醉,发生了后面的一系列……

“呜呜—――”

把头埋进被子里,不想在去回忆悲伤的昨天。

丢了男朋友,还丢了自己最宝贵的清白。

从小,妈妈就经常唠叨她:“念白,女孩子要自爱,自重!”

她从小和妈妈相依为命,再苦再累,顾妈妈都会尽可能的给顾念白提供最好的生活。

顾妈妈一直坚信:女孩要富养,要让顾念白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免得长大了被渣男随便一块糖就忽悠走了。

顾念白揉揉疼的难受的太阳穴,浑身酸软,像和人打过一仗样。

浴室里,哗哗的流水声,透过玻璃墙,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男人的身影。

顾念白没有丝毫的犹豫,捡起地上的衣服,匆忙的穿在身上,拿起沙发上的包,轻手轻脚的准备离开。

转身之际,想到了什么。打开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粉色的钱包,把里面的钱都拿出来,数数一共是两千元。

她有些肉疼,她只是一个贫穷的刚刚步入社会的小实习生。

从中间抽出一半,放在床头柜上,“也不知道这里的头牌什么价位?这些应该差不多了。”并用便利贴写了“后会无期”四个大字压在红票票下面。

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顾念白赶紧逃离现场。

只是,昨天晚上折腾的太累,她的身体就像被抽离了所有的力气,随时会倒下去。

走出酒吧的大门,顾念白下意识的裹紧身上的衣服,徒步回公寓。

她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近。

刚开始选这里的房子就是因为靠近商圈,地理位置好,坐地铁,公车上班方便。

房租贵点,好在她租的公寓很小,每天辛苦点,除了正常上班,做点兼职,赚点外快,房租还能负担的起。

第3章 得罪了最权贵的男人

回到家的顾念白衣服都没有换,直接把自己扔在床上,整个人成放空状态。

就在她放空的时候,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惹上了帝都最权贵的男人。

霍言澈从浴室出来,腰间只围了一块浴巾,上半身就这样裸露着。还未来得及擦的头发上时不时的有小水珠滴下,顺着肌肉的纹理缓缓的流下来。

那双勾人魂魄的黑眸望向卧室内,空空如也。

哪里还有那个女人的影子。

视线触及到床头柜上,几张红票票赫然的躺在那里,霍言澈冷笑一声,大长腿几步便迈过去,拿起和红票票压在一起的便签纸,娟秀的字迹:“后会无期。”

霍言澈顿时暴躁,眉眼之间有风雨欲来之势,把碍事的被子撩到一旁,下面露出一块干了的血迹。

霍言澈再次摩挲上面的字迹,字如其人,清隽秀丽。

“呵,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惹了他霍言澈还想躲。”

“砰砰砰――”玄关处传来敲门声。

霍言澈眉头紧蹙,很不悦的去开门。

“霍总,您的衣服准备好了。”

门外,助理何浩拎着一整套西装,恭恭敬敬的站着。

霍言澈接过衣服,砰的一声,把何浩关在门外。

无辜的何浩摸摸自己的鼻子:“禁欲系的大总裁开荤了,为什么还这么大的火气?”

难道是欲,求不满。

十分钟后,男人换好衣服。

黑色手工西装,白色衬衣领口最上面的纽扣未扣,随着身体的动作,健硕的身体若隐若现。

霍言澈不动声色的把那一千元钱和便签纸塞进自己的钱包。

“霍总!”

霍言澈一出门,站在门口等候的何浩赶紧跟在身后。

电梯内,何浩战战兢兢的站在霍言澈身后,明显的感觉到大总裁身上散发着很不爽的气息,气压低的让他呼吸困难。

“把昨天晚上那个女人的资料给我调查清楚。”霍言澈说的咬牙切齿。

惹了他,还敢跑的,她是第一个。

“是!”何浩恭敬的点头。

黑色的奔驰停在门口,霍言澈一出门,泊车小弟就赶紧上前开门。

车子平稳上路,缓缓的汇入车流中。

霍氏集团。

顾念白站在霍氏集团的大楼下面,金光闪闪的几个大字晃的她睁不开眼。

顾念白嗤之以鼻:“万恶的资本家,有这钱多捐几所小学不行。”

今天,她是来送合作合同的。本来应该不是她送的,恰好送合同的同事家里出了急事,今天休息了。这个重任就落到了顾念白的头上。

顾念白走进大厅,金碧辉煌的装修要闪瞎了她的眼了。

和她就职的那小破公司真的没法比,有生之年能来这里工作就好了。

顾念白在前台询问了项目部在几楼,便朝电梯走去。

霍言澈正好从外面走进来,一袭白色的娇小的身影闯进他的视线,还未来得及看清楚,这抹视线便消失了。

顾念白来的八楼的项目部,找到项目经理递交上合同。

顾念白所在的公司是建筑设计公司,霍氏集团刚好有一个项目对外招标。

她公司老总,找了各路人马,终于和霍氏建设部的相关人员牵上线。又召集公司所有的优秀设计师,连夜赶工,拿出了一份过人的设计稿,这才签下这个大单。

第4章 开荤的感觉好吗?

霍言澈在办公室批阅文件的时候,何浩拿着一沓资料进来。

“霍总,这是昨天晚上那个女生的资料。”

“放这里吧!”

“是!”

放下资料,何浩便转身离开总裁室。

直到门口传来关门声,霍言澈才把头从一堆资料中抬起来。

放下签字笔,揉揉太阳穴,拿起桌子上的那一沓资料。

顾念白,二十三岁,帝都大学建筑系毕业。

霍言澈翻了后面的几页,资料非常的详细,详细到有些细节,当事人自己都不清楚。

何浩的办事效率不错,加奖金。

看完顾念白的资料,霍言澈的心情很爽。

男人临窗而站,浑身散发着王者的气息。俯视,帝都的景色一览无余。

“澈哥哥……”那个软软糯糯的小女孩的声音又闯进他的脑海。

“顾念白……”男人又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沉敛深邃的黑眸中迸发嗅到猎物的精光。

“阿嚏!”刚刚回到办公室的顾念白打个喷嚏,是不是今天早上着凉了,晚上回去吃片感冒药吧!

顾念白权当自己昨天晚上被狗啃了,摇摇头,继续工作。

“念白,晚上一起逛街吧!”下班的时候,同事叶灵喊她。

顾念白保存好文档,关上电脑,揉揉酸痛的肩膀,“算了,今天太累了。改天吧!”

“好吧!”叶灵灵嘟着嘴离开。

看着她的孩子气,顾念白好笑的摇摇头。

顾念白回到家,在玄关处换好鞋子,灯都没有开,直接倒在沙发上,一点都不想动,浑身酸痛。

霍言澈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西装,穿好,衣扣还未扣完,办公室的门从外面推开。

不用猜,就知道是苏子寒。

出入他的办公室不敲门的只有苏子寒。

“听说你昨天晚上放了王总的鸽子。”苏子寒一进门,便随意的坐在会客的沙发上。

“嗯!”

霍言澈像奢侈他一样,只发了一个简单的音节,便不在搭理他。

“还听说,你昨天晚上和姑娘在一起。怎么样,开荤的感觉好吗?”苏子寒贼兮兮的逼问。

“你知道的太多了。”霍言澈厉声道。

苏子寒识趣的闭嘴,那颗八卦的心却未熄灭。

“走!”

苏子寒像小跟班一样跟在后面。

魅惑酒吧内。

高大植被遮挡的暗格内,两个男人随意的在沙发上坐着,浑身的气势,贵气显露无遗。

吧台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不停的往这边张望,谁都不敢轻易的靠近。

苏子寒流连花丛的花花公子,朝着吧台上的女人招招手,便有两个美女端着酒杯走过来。

左拥右抱。

霍言澈在沙发的另一角,神色淡然如水,眉宇间透着一丝不悦。

一个大胆的姑娘慢慢的靠近他:“帅哥,干杯!”

浓重的香水扑鼻而来,眉眼间满是厌恶。想到了昨天晚上顾念白身上淡雅的香气。

胳膊使劲一抬,女人一个趔趄,差点撞在桌角上。

霍言澈起身,铺展一下有些褶皱的衣角,转身便离开。

“你去哪里?”苏子寒在后面大喊。

霍言澈头也没有回,摆摆手,便离开。

第5章 我要告你私闯民宅

吱――”黑色的奔驰紧急刹车声打破了夜晚的安静,稳稳的停在某小区的公寓楼下。

缓缓的摇下车窗,抬头,敏锐的视线很快搜索到5楼顾念白的房间。

淡黄色的灯晕透过窗帘折射出来,很是温暖。

霍言澈毫不犹豫,从车上下来,直接走进楼道。

“砰砰砰”

刚洗完澡的顾念白还未来得及擦头发,就听到玄关处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微微皱眉,大晚上的谁啊?难到是夏珊来了。

以为是自己的好闺蜜回来了。顾念白裹紧睡衣,扔下准备擦头发的毛巾便去开门。

“来了!”声音中还带着雀跃。

打开房门,看清楚来人,顾念白一时间石化在原地。

“你怎么是你?”顾念白结结巴巴,紧张到找不到自己的语调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那天一千块钱不够?

顾念白真的觉得自己作死,赔了夫人又折兵。

霍言澈犀利的目光打量着她,出水芙蓉般,随意的穿着睡衣,带着淡淡的清香,让他心神镇定。

当视线移到下半身时,他唇线紧抿,浑身散发着幽幽的寒气,这个该死的女人,平时就这样穿着给别人开门。

真想把她抓过来打一顿屁股。

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直接拎起来扔到沙发上。

顾念白瞬间满脸黑线。

这个男人是有病吧!

“那天晚上我已经结账了,我们都是成年人,没必要这么小肚鸡肠吧。况且那是你的职业,我一个女人都没有给你计较,你一个大男人跟我计较什么。”顾念白一口气说完这些。

真的是见鬼了,她一个女生稀里糊涂的没有了第一次,她已经够伤心了。这个男人怎么还没完没了了。

顾念白脑子里想了乱七八糟的一大堆,发现这个男人根本不搭理她。

这让她很有挫败感。

顾念白从沙发上爬起来,做个请的姿势,言外之意就是,您哪里来,哪里去。

霍言澈起身,俯身靠近她。

俊美的五官在她眼前放大,男子身形修长挺拔,和她形成最萌身高差。

顾念白的脸胀的红通通的,带着一丝薄怒,秀眸惺忪,不服气的瞪着他。

男人薄唇紧抿,脸上的笑意更浓,眉眼间的柔光能把人溺毙。

从认出她的那一刻起,他对她的那种异样的情感就更加的深刻,他清楚的知道,这次一定不能放跑她了。

刚洗过澡,淡淡的清香传来,扰乱了他的心智。额头的碎发滑过脸颊,平添了几分风情。

霍言澈再靠前一步,把她揽到自己的怀里,在她耳边摩挲,声音有些沙哑:“女人,我想你了。”

顾念白深呼吸一下,男人独特的气息让她烦躁不安。

趁着男人不注意之际,顾念白抬起脚,朝男人铮亮的皮鞋一脚:“这个先生,脑子是个很好的东西,可惜你没有。”

霍言澈唇角一撇,不以为意。

他双腿交叠,随意慵懒的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杂志看起来。

“我要报警,告你私闯民宅。”顾念白跳脚。

第6章 着了她的魔

霍言澈挽起衣袖,走到顾念白跟前,顾念白握着手机的手发颤,把手机紧紧的护在胸前,报警的电话号码在屏幕上显示着,电话还没有来得及播出去。

“我到要看看,哪个警察局敢来抓我霍言澈。”

顾念白瞳孔大睁,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你是霍言澈。”

“嗯!”单音节的字从鼻腔里发出,充满震慑力。

霍言澈,帝都无人不知的大人物,却从来没有在电视报纸等等媒体上刊登过照片。

于外界来说,一切都是传说。

“那……你不是鸭子?”

霍言澈额头上已经青筋暴起。

这个女人,还把他当成鸭子!

真是该打!

察觉到他的不悦,顾念白拉耷着脑袋,低下头,眉心渐渐的拧成一个疙瘩。

她一个小平民,惹上这么一个商业大佬,该怎么办?

慌张的顾念白顿时没有了主意。

她的鼻息间全是他身上甘冽的古龙香水的味道,呼吸都乱了节奏。

“霍总裁,上次那是误会,误会!”

顾念白苍白无力的解释一下,干笑两声。

“做我女朋友!”

“什么?”

“做我女朋友!”霍言澈一字一顿,又重复了一遍。

“大总裁,您饶了我吧!帝都有大把的名媛排着队想嫁给您!”

“它只认你!”

霍言澈指指自己的二弟。

从遇到她以后,霍言澈反感所有的女人,偏偏钟爱她。

她身上淡雅的柠檬香,让他心旷神怡。想让他分分钟把她抱在怀里。

今天一天,脑海里全是她。

他的二弟只有在见到她的时候才有感觉。

“你要对它负责。”醇厚的声音让人听了耳朵要怀孕。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是……”后面的话,顾念白没有敢说出来。

霍言澈像是没有听懂她的话一样,径直绕过她,直接走进她的卧室。

温馨简单的装饰,让他感到温暖。

脱下西装,随手搭在衣架上,直接躺在她的床上。

顾念白紧跟在后面:“喂……啊!”

她惊呼一声,天旋地转间,被霍言澈拉进怀里。

宽厚的臂膀里,呼吸间全是他身上散发的阳刚气息,如此强大的存在感让她惊慌失措。

安静的空气中可以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

顾念白挣扎着想起来。

霍言澈紧紧的抓着:“让我抱会!”

简单的四个字充满了蛊惑,顾念白很没有出息的停止了挣扎,静静的趴在他的怀里,手掌炙热的温度摩挲着她的肌肤。

半小时后。

胸前传来匀速的呼吸的声音。

霍言澈低头看看怀里的小女人,露出欣慰的笑容。

如果这个笑容被记者拍去,肯定会上头条。

大家对霍氏总裁的传闻都是霸道冷酷,不带温度。

深邃的如同大海般的眼眸紧锁着胸前的女人,她的睫毛微翘,不听话的碎发悄悄贴在她的眼角。微微嘟着的小嘴,让他忍不住想去亲一口。

那萌哒哒的表情真的把霍总裁的心融化了。

月光透过窗帘的细缝,细碎的洒在两个人身上。

一室的安宁!

上一章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