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奕丁雪涵小说目录免费阅读《美御铁卫》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7

孙奕丁雪涵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美御铁卫孙奕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美御铁卫里,主要介绍了孙奕丁雪涵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你身边也不缺女人吧,我丁雪涵掌管蝶尔集团,遇到了不少你这样的人,要是他们提出的要求我都得一一答应的话,那你把我丁雪涵看成什么人了?”丁雪涵非常平淡的说道。“你说的没错,我李军在上都市不缺女人,但我缺的就是你这样的女人,我想有我这个想法的人,不光只有我一个吧?前段时间我听说莫家的人对你动手动脚,你也得体谅一下我们这些公子哥,没有谁会看着好菜不吃,光吃白菜。”

美御铁卫

第一章:小保安

七月,热浪席卷了上都市。

下午两点,日头正是毒辣,孙奕和其他几个保安守在值班室里。空间虽小,好歹有个空调,几人凑在一起,话题扯着扯着,就走向了只有男人懂的方向。

“最近又收了几部小电影,那女的身材简直没得说啊,怎么样,要不要?”

“切,片有什么好看的?跟你们说啊,咱们身边,就有个比那片上,更好看一百倍的女人!那胸,那腿……老子给你打包票,没有D我就吃土!”

“谁?”

“还用说,咱蝶尔的总裁,丁雪涵啊!”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瞄见了,真是惊为天人,我好几个晚上都梦见她!”

“唉,可惜,这种大美女咱只有仰望的份。别说娶回去了,就是能睡一晚,哪怕是躺在一起啥也不做,我死了也开心啊!”

孙奕没加入他们的讨论,私下却笑开了嘴。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跑回华夏,就是专门为了丁雪涵这妹子,不知他们作何表情。

肯定当自己吹牛。

孙奕倒真没瞎吹,他虽然悄无声息的回国,但在国外的名号,却是当当响。作为拳王,他打遍天下无敌手,以拳宗传人的身份游走在佣兵界。传说,只要出得起钱,没有他做不了的事。

却在几个月前,他最好的朋友丁军,身负重伤找到他,只剩最后一口气,求他赶紧回国,保护自己唯一的妹妹。孙奕追问他是谁害他至此,他却连连摇头,叫孙奕不要追究,最后断气在孙奕怀里。

孙奕是个守承诺的人,更何况这人是他出死入生的兄弟。当即回国,暗中保护他妹妹,也就是丁雪涵。

他倒不是不想大气甩手,摆出自己拳王的身份,然后将丁雪涵锁在自己身边。只是丁军临死前的话,让他不得不警惕。丁军虽然不及孙奕,但也是一流好手,能将他逼到这种境地,敌人绝非寻常。

加之他在华夏没有根基,白手起家,所以不如暗中保护。

“你们都干嘛呢?”孙奕正想着,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值班室的门被打开,一个身着队长制服的汉子站在门口,“给我滚到外面,站着!”

几人打住话题,想辩驳却又不敢开口。

孙奕瞥了他一眼,保安队长陈东,传说跟道上有点关系,身上刺了个青龙纹身。靠关系混了个队长的职位,天天仗势欺人,却又没人敢管。

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只要不过分,都忍了。

“你?”陈东的眼睛转了过来,盯着孙奕,“你就是新来的吧?很好,今天你站岗,现在两点,站到七点太阳落山,不准动!”

孙奕眉头一皱,这七月伏旱,外面少说三十度,要真站上五个小时,肯定虚脱。

况且,保安本没有站岗的义务,只要守着就行,有事才出动。

“东哥,这有点过吧?”一旁有人替孙奕说了一句。

“过?”陈东冷哼一声,“老子叫你站,就给老子站!否则老子直接给你开除!”

“那我,非不站呢?”孙奕偏了偏头,淡淡道。

“你!”陈东显然没料到孙奕这种反应,他看孙奕新来,就想立个下马威,凭他的身份,敢说不的人还真不多,“找打!”

说着,就抡起一拳朝孙奕打来。

其实孙奕虽是拳王,却没有浑身肌肉,属于那种穿衣显瘦的类型。所以陈东才以为他好欺负,伸手就打。

啪!

一声脆响,围观保安都连连叹气。陈东可是练过的,可怜孙奕初来乍到不知退让,被打了也只能吞着了。

但是,陈东这一拳并未落下,反被孙奕抓了手腕!

陈东瞪大眼睛,妄想讲拳头收回。但孙奕的手如同钳子一般,任他使劲浑身解数,都无法挪动分毫。

看陈东折腾的满头大汗,孙奕也懒得跟这种人多掰,便放了手,淡淡道:“我值班,但没人规定,我得去外面站着。如果没有其他事,您还是去别处巡视吧。”

陈东原本用了大力,现在孙奕忽然放手,他整个人便摔了出去,下巴咔嘣一声砸在地面上,摔了个狗吃屎。

一旁保安都憋着笑,他们早看陈东不爽,如今看他窘相,自然心里快活。

“笑什么!”陈东站起身来,气得浑身发抖,把气全撒在他人身上,“再给老子笑,信不信老子揍你?”

众人赶紧憋住,可越是这样,陈东越是气得厉害。他狠狠的剜了一眼孙奕,自己一个人是打不过你,但道上朋友多啊,就不信不能把你制服!

这么想着,他冷笑着离开。

孙奕也懒得管这种小角色如何想,见其他人又叽叽喳喳起来,便转身出了值班室。

外面日头正毒,孙奕站了一会儿,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个身着职业装的女人,匆匆忙忙的走来。

孙奕定了定神,这绝对女神级别。胸前两团傲人,撑的纽扣都快要裂开,包臀裙下一双美腿交错,白晃晃的惹人鼻血。那一张脸,更是美到无可挑剔,皮肤吹弹可破,一双妙目如水波流转,能把人魂勾了去。

值班室里几人,显然也注意到了美女,立马停下了讨论。

“这,这就是丁雪涵!”

有人叫道。

孙奕心里了然,真没想到,丁军那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能有这么绝色的妹妹。眼见丁雪涵离他越来越近,竟在他身前驻足。

“你会开车吗?”她开口道。

“会。”孙奕点头,不仅人是妖精,声音也动听之极。

“行,那你带我到汉骄夜总会。”丁雪涵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放到孙奕手中,“今天司机请假,我算你加班费。”

值班室里几人面面相觑,孙奕这是走了多大狗屎运,竟被女神点名开车?早知道有这福利,谁愿意拒绝陈东去外面站岗啊!

孙奕也不多说,他本来就要保护丁雪涵,打算找个机会认识一下,却没料到缘分在此,当即拿着钥匙,从停车场开出一辆悍马来。

“急吗?”孙奕打开副驾驶车门,丁雪涵便坐了上来。行动之间,孙奕隐约看到了包臀裙下的大腿根部,宛如葱剥玉雕,美得惊心动魄。

第二章:强买

十五分钟——行吗?”丁雪涵扯了扯裙摆,然后用手中皮包遮住大腿,无意间流露出的风情,让人大脑发热。

绝对妖精啊。

孙奕估算了一下,从蝶尔到汉骄夜总会,有十多公里的车程。一刻钟不算为难,但身在市区,又正直交通高峰,这就有些勉强了。

“没问题。”孙奕却没有推脱,“坐稳了。”

脚下油门一踩到底,快速挂挡,整辆车便如同一根离弦的箭飞驰而出。丁雪涵虽然已有准备,但还是大吃一惊,一双美目圆瞪,发出一声惊呼。

这声叫得孙奕心里一荡,差点拐弯不及。

接下来的十分钟内,孙奕驾驶的悍马在车流中穿梭,速度丝毫不减,每每擦边而过,只要失之分毫,就是车毁人亡的下场。

但孙奕显得无比淡定,一路飞驰,不过十二分钟,就到了汉骄夜总会。

“十二分零七秒,”孙奕将车停好,打了个响指,“完美。”

丁雪涵美目圆瞪,胸口上下起伏,显然有些受惊。见安全抵达,她终是松了口气,玉指按在胸口,仅是视觉效果就能感受到那胸器的弹性柔软。

她走出车门,原打算孤身进夜总会。但走了几步,她又折返回来。

“你叫什么名字?”丁雪涵问道。

“孙奕。”孙奕咧嘴一笑。

“你车开得很好。”丁雪涵道,“这样,你把车停好,陪我去一下今晚的会见。工资不用担心,继续算你加班。”

“谈钱伤感情嘛,”孙奕一边笑嘻嘻的将车停到位置,一边说道,“能为总裁大美女服务,没钱也心甘。”

丁雪涵微微一笑,这种夸赞之词她听了不少。不过女人是要捧的,说好话可别嫌多。

跟在丁雪涵身后,孙奕一路进了汉骄夜总会。这是上都极出名的销金窟之一,无论明面还是暗面上的服务,都是一流。

转进一间较偏僻的包厢,丁雪涵推门而入。包厢内,KTV已经打开,两个身着西装的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有个身材火辣的侍女在一旁帮忙点歌。而在角落位置,则还有几个肌肉结实的大汉,戴着墨镜,表情严肃。

气氛不太妙。

见到丁雪涵,那两个男人赶紧将目光从侍女身上移开,眼睛放光。

“丁总裁,”其中一人笑嘻嘻的凑上前,要拉丁雪涵的手,却被她躲开了,“我叫胡航,是莫氏集团的执行经理。那边的是莫诉先生,大股东之一。”

“嗯。”丁雪涵应了一声,自己找了个较远的地方坐下来。孙奕便亦步亦趋,站在她两步开外的地方。

“这位是?”胡航瞥了一眼孙奕,见他一身民工服饰,不由面露轻蔑。

“我的司机。”丁雪涵道,“孙奕,你也坐。”

“司机啊,”胡航眼睛一转,“丁总裁,今天咱们要谈的事很重要,这种小角色,不如出去等着。放心,他是蝶尔的人,我不会亏待,给他一个人订个房间?”

说白了就想把孙奕支走。

孙奕眉头一跳,他一开始就觉得这里情况不对,现在对方又几次三番的要自己出去,留丁雪涵一个女人在里面。要说没有歹意,三岁小孩也不信。

“不必了。”丁雪涵面色一冷,“他就陪着我。”

胡航碰了壁,尴尬的笑了笑,也不好在这种“小事”上多纠结。向身后使了个眼色,那侍女就识趣的出去了。不一会儿,换了个小哥进来。

“这是汉骄最出名的鸡尾酒,”胡航笑眯眯的递上酒杯,“丁总裁尝尝?”

丁雪涵象征性的抿了一口,讲眼睛转向莫诉:“莫先生,你约我来谈生意,就不要这么多花花绕绕吧。”

“哦?”莫诉眼眉一挑,典型游弋商海自如多年的老人模样,“没想到丁总裁是这么直接的人,那我就开门见山了。”

“我想,收购蝶尔最新研发的香水。”莫诉淡淡道。

丁雪涵瞪大眼睛,显然有些愤怒。但还没来得及反驳,胡航就又递上了一杯酒水,笑眯眯的表情让人难以拒绝。又勉强喝了几口,丁雪涵开口道:“你打算,出什么价位?”

“十万——不可以更多了。”莫诉伸出一根食指。

“你!”丁雪涵直接站了起来,“这香水蝶尔用三年时间才研发成功,如果推进市场,短期内收益都会超过千万。你居然……”

“丁总裁别急嘛!”胡航仍旧满脸笑意,继续给丁雪涵递酒,俨然想把她灌醉,“不是威胁你,蝶尔虽然有点底气,但毕竟是新兴企业。如果我们莫氏用点手腕,保准不出三个月,您就得退出市场……”

胡航笑着,又将丁雪涵手中的酒杯满上:“你说是不是呀?”

丁雪涵愣了一下,跌坐在沙发上,半天回不过神来。

“不行,绝对不行!……”她脸色露出了挣扎之色,随后变得坚定无比,“这香水是我们蝶尔上上下下的心血,绝对不不能卖!”

“不卖?”却在这时,角落里传来一声冷哼,走出一个戴着墨镜的打手来。他浑身肌肉,身形几乎是丁雪涵的两倍,如同一座山岳压在了她的面前。

他一只手推开眼睛,露出一双疯狂的眼睛,其中一只,还有一道横贯的刀疤,看来狰狞之极:“不卖的话,我把你打到残废,然后跟几个兄弟一起,快活几个晚上。怎么,十万块行不行?”

丁雪涵一身冷汗,嘴唇都白了。但她没有就此妥协,瞪着眼睛回道:“你试试看!”

“怎么,你觉得我不敢吗?”打手上前一步,语气中威胁十足。

“跪下。”

却在这时,一个淡漠的声音响起。

打手抬起头,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但下一秒,那声音又重复了一遍:“我说跪下,道歉!”

赫然是孙奕。

打手先是一愣,待看清孙奕之后,露出了极为不屑的笑容。他可不以为,以孙奕单薄的身形,可以是自己一合之敌。

“小子,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他眯眼道,“老子名叫张虎,人称人皮虎。跟我手有关系的人命,没有十个也有八个。我真的不介意,再多一个蝶尔的司机。”

“不过这么漂亮的脸蛋,直接弄死太可惜了。肯定要大家先快活一下,才不浪费资源……”他又补充了一句,眼里闪着贪婪的光。

第三章:暴打

他的脑子里,已经浮现出将丁雪涵骑在身下的场景,当即脑子发热,就要扑倒丁雪涵。

嘭!

一声闷响。

丁雪涵已经闭上了眼睛,做好了最坏打算。如果张虎真打算用强的,那她宁愿咬舌自尽!

但是,想象中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却而代之的,是张虎的惨叫。

有些疑惑的睁开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原本站在自己面前的张虎倒飞出去,砸在一旁的墙角,震得吊灯都晃荡起来。而自己身边,孙奕则保持着出拳的姿势,表情淡然,似乎还没用全力。

这……

“我这个人,最不喜欢重复。”孙奕开口道。

这一下,不仅是张虎惊呆了,就连胡航都差点把手中酒杯打翻。他们计划今晚,有威逼有利诱,有礼有兵,必然能把丁雪涵拿下。但谁能想到,最不受重视的孙奕,却成了最大的变数!

丁雪涵也瞪大眼睛,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他们蝶尔,怎么会有这么强的保安呢。

“先生,还请不要过分了。”胡航脸色一沉,“这是莫氏和蝶尔的商业会见,你想插手吗?”

“商业会见?”孙奕立马呵呵了,有些人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那我还真是孤陋寡闻了,商业合作,还附带出卖身体和强暴……”

“你!”胡航气得一抖,“先生,你真打算和莫氏过不去吗?”

孙奕冷笑一声,当初在国外,世界五百强他都不是没得罪过,又怎么会怕一个上都的莫氏?他将目光转向张虎,沉声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说着,他伸出两个手指:“第一,跪下,给丁雪涵道歉。第二,把这个杯子吃下去。”

他指了指胡航手中的玻璃杯。

张虎脸色一黑,这玻璃杯如果真吃下去,不死也是胃穿孔了。

“先生,卖我个人情。”见孙奕毫不退让,一旁的莫诉也开口了,“我是莫氏的第三股东,在上都说话也算有分量。今天这事你罢手,以后若有求于我,我会酌情。”

“呵呵。”孙奕看也不看他一眼。

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以为自己有个半斤八两,就超越无敌,所有人都得匍匐。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的优越感。

“不选是吗?”孙奕眉头一挑,“那我帮你。”

他猛然一拳挥出。

张虎根本看不清他如何出拳,更别提抵挡了。当即整个人倒飞出去,但还没落地,就觉得脖颈一紧,竟然又被孙奕提了起来。

孙奕二话不说,一只手抡起张虎,就像拎一只小鸡一般轻松,直接过肩摔在地上。张虎脸颊着地,三两颗牙混着一口血水吐出来,眼睛都翻白了。

“我跪,我跪!”

眼看孙奕还打算再给另一边脸也摔一下,张虎吓得菊花都紧了,赶紧讨饶。

孙奕松了手。

张虎脸色铁青,看了眼莫诉二人,还指望他们施救。但后者只是冷眼观之,他们已经发现孙奕软硬不吃,且战力爆表。毕竟张虎只是走狗而已,能救则救,救不了便罢了。

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他只得跪在丁雪涵面前,咬牙道:“对不起!”

“太不够诚意了。”孙奕打了个哈欠,一脚踩在张虎的背上,“声音大点!”

“丁总裁,我错了,请你原谅!”张虎吓得浑身发抖,他毫不怀疑,孙奕这一脚踩实了,自己下半身得全部瘫痪。

“行了。”丁雪涵摆了摆手,孙奕的强势狠狠震惊了她。今晚的回忆绝不算好,她迫不及待要离开这个地方。

孙奕一脚将张虎踹开,看也不看一眼。发现了丁雪涵的迫切,便拉起她的手,转身出了包厢。

倒在地上的张虎,露出极为怨毒的神色,盯着孙奕的背影。

待到丁雪涵坐上副驾驶,孙奕开动油门。反正回去也不赶时间,孙奕开的挺慢,多点时间跟大美女相处,是谁都会愿意吧。

“今天,谢谢你啊。”好久,丁雪涵主动开口。

“我的荣幸,”孙奕咧嘴一笑,“不过总裁,以后这种事要小心了,他们分明就是不怀好意,你还敢一个人来?至少要雇个保镖队,蹭蹭一排人一站,看谁还敢动你。”

丁雪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料到孙奕还挺幽默:“没关系啊,有你了。”

孙奕一愣,这话说的,怎么这么撩人呢!

“不过,你到底什么人?”丁雪涵正了正脸色,“以你的身手,怎么会来蝶尔做个保安……”

“我啊,”孙奕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就是个普通人,没啥厉害的。就是刚刚想保护美女,就感觉体内圣光普照,瞬间实力暴涨……”

丁雪涵翻了个白眼,知道他在瞎掰:“你是军人,还是道上的?”

“都算吧。”孙奕这才正经了一点,却也没打算掏出家底。虽然是来保护丁雪涵,但他还没打算,让对方这么快知道她正深陷危机之中,“刀口舔血的日子过多了,感觉累,而且年纪大了,就想找个安稳工作干着。”

“你也不大啊,”丁雪涵又笑了起来,“肯定没到三十。”

“二十七。”孙奕道,眼看已经到了丁雪涵家附近。那是上都市出名的洋楼区之一,小区环境良好,又处在交通要道,地理位置优越,是不少成功白领阶层的选择。将车停在小区门口,孙奕帮丁雪涵打开车门。

“晚安,好梦。”走的时候,孙奕说道。

丁雪涵觉得心里一暖,关心她的男人不少,但孙奕这朴实的话,却最能打动人。她点了点头:“你也好睡。”

一路将车开回蝶尔,孙奕心里跟猫爪子挠一样。大美女让自己好睡,怎么想怎么歪啊,虽然风光了二十七年,但孙奕也算个老处男……

从蝶尔出来,已是午夜。坐十四路车回到公寓,刚在楼下,却听到了一些不太和谐的声音。

孙奕的公寓位于闹区,楼下就是出名的小吃街,很多人来此大发宵夜,每到晚上,都热闹非凡。

但今天晚上,却不同于往日的热闹。有几个小混混,正拿在钝器,挨个店铺的打过去,惹得鸡飞狗跳,顾客全都逃开。

此刻,他们正站在一家便利店门口,冷笑的围着一名成熟美妇。

美妇穿着平常的居家服,却更显得慵懒,将成熟女人的魅力勾勒无疑。身材丰腴,肉感十足,容貌也是上乘。这也勾起了那几个混混的歹意,眼里都是淫光。

第四章:混混

孙奕本来不想多管闲事,但他愣了一下,这个美妇似曾相识,不正是自己的房东吗?

那房东名叫苏楠,三十出头,前段时间离了婚。为了生计,她就用一楼的房子,开了个便利店。却没料到,这里属于某个地头蛇的管辖,很快便被收保护费上门。

“一个月八百,否则砸了你的店!”为首的混混道,手中木棍挥舞。

苏楠露出为难的表情,她很怕这些混混,但八百块对于一个离异女子来说,不是笔小数目。

“给不起啊,没关系!”混混冷笑道,“如果你能陪爷几个快活一晚上,那就算你一半……”

“休想!”苏楠瞪大眼睛,她虽然离异,但绝不是随便的女人,尤其不能把身体给这些男人。

混混们一阵哄笑,挥起棍子就要砸乱店铺。

却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都滚出去。”

几人愣了一下,便看到门口走进一个民工装扮的男人,赫然就是孙奕。

“呵呵,”混混面面相觑,都露出了冷笑,“小子,你算哪根葱啊?怎么刘哥收保护费,还轮得到你插嘴?”

“我说,滚出去!”孙奕强调了一声,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倔呢,当初在国外,自己什么时候不是说一不二的,“再不动,我就报警了!”

混混们不以为然,他们敢明目张胆的收保护费,俨然就是不怕警察。不就是砸了几家店吗,顶多判个赔偿拘留。老大再找点关系,用不了三天,他们就安然无恙的出来。

于是,他们无视了孙奕,转头抡起木棍。

嘭!

一声闷响。

其余的几个混混,还以为是某人先砸倒了货架。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不对,因为有一道人影,正如同破布袋一般,直接倒飞到了店外的马路上!

这?

那是混混头子,在地上足足滑行两米才停下身来,衣服都破了,狼狈不堪。他瞪着眼睛望向孙奕,不敢相信对方真敢出手了。

“你,你居然敢打老子?”他气得浑身发抖,“兄弟们,给我打死他!”

其余混混面面相觑,立即抄起手中木棍,将攻击目标换成了孙奕。一旁苏楠眉头紧锁,她并不希望孙奕因为救自己而陷入麻烦,正打算出面阻止。

但是下一秒,眼前场景就震惊了她。

只见孙奕一个滑步,就躲过了一人的攻击,然后一手拎起那人胳膊,就一个过肩摔摔倒了背后,正好砸中了另一个混混。顿时,二人卷在一起,在惯性的作用下如炮弹一般砸了出去,又正好撞上了第三人。

砰砰砰!

不过一两个呼吸,三人都被放倒,躺在地上,一脸惊恐的看着孙奕。

这家伙,怎么这么强?

孙奕揉了揉手腕,居高临下的看着四人:“怎么,滚不滚?”

四人愣了一会儿,哪里还敢有一点脾气,赶忙捡起地上的木棍,连狠话都忘记放,屁股着火一般的逃了出去。

待到他们走远,苏楠这才回过神来。

“你,你是孙奕?”她不确定的说道。

孙奕点了点头:“我没来晚吧?”

苏楠几乎不敢相信,几个月前,孙奕来租房的时候,一副穷巴巴的模样,为了便宜几十块钱跟自己罗嗦了半个下午。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人,竟然能把四个混混打成狗?

自己真是看走眼了啊!

“没,正好。”苏楠擦了擦汗,但很快露出了笑容,她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动作之间,流露出一股成熟妩媚的美,看得人热血上冲。这和丁雪涵完全是两种类型,一个神圣高雅不可亵渎,一个肉欲满满。

毕竟是当过人妇的。

“你还不知道吧,他们是刘哥的人。”苏楠给孙奕倒了杯水,“刘哥在这一片很有影响,我怕他来报复你……而且,你今天把他们赶走了,下一次,他们就会加着倍的来找我要钱。”

“怕什么。”孙奕一口气把水喝完,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他们来一次我打一次,打到他们不敢来为止。”

苏楠抿嘴一笑,如果是以前孙奕说这种话,她会以为是在吹牛。但今天眼见为实,她还真信了三分。

“那你说,我该给你点什么好处呢?提前说明白了,老娘这身子是不送的。”苏楠笑眯眯的,还有意无意的摸了摸丰满的胸口。

她不会随便出卖身体是一回事,但在言语上调戏一下孙奕这种老处男,又是另一回事。

孙奕舔了舔嘴唇,表情有点失望。如果能上到这种有经验的美女,那爽的程度,和清纯妹子绝对不同。但很快,他就话锋一转:“那方面就算了,要不然这样,以后你就不收我房租了……”

苏楠差点喷了出来,这家伙什么脑回路啊,又扯回了房租?看来并不是自己记忆有问题,而是这家伙,根本就是抠门财迷啊!

“怎么,不行啊?”孙奕皱起眉头,“你看,他们收你八百的保护费,但我房租一个月就两百四。这是三折优惠呐,犹豫什么?”

苏楠真是哭笑不得,居然连三折优惠都说出来了,她哪有拒绝的可能:“好吧。但你要保证,我的小店安全。否则你要全盘赔偿!”

“没问题。”孙奕大手一挥,“已经很晚了,你早点睡吧。”

说着,就打着哈欠回到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孙奕一觉睡到正午。今天是夜班,四点钟才去,他完全可以享受床上生活。

“可惜没有女人。”他兀自嘟囔着,拍了拍空荡荡的床铺爬起身来,穿好衣服准备找个排档吃午饭。

路过苏楠的小店时候,他还伸头进去打了个招呼。苏楠则懒懒的坐在柜台后面,摸着抹胸衣领,颇具诱惑的笑了笑。

第五章:虎哥

而在孙奕家不远的小巷子里,陈东正拉着一个魁梧大汉,点头哈腰目光恭敬。

“虎哥,真是麻烦你了!”陈东笑嘻嘻的,“那个小子实在是可恶,您一定要给他点颜色,让他知道咱们不是好惹的!”

那被称为虎哥的大汉看了眼陈东,知道对方在蝶尔当保安队长,便开口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钱我就不收你了。等过两天,我去蝶尔找个实习女大学生,你给放行就行。”

“那是自然。”陈东连连点头。

陈东查了孙奕的信息表,登记的住址就在这附近。他今日晚班,中午时候必然出门,只要蹲守在这,不信弄不死他。

要知道,虎哥可是道上都出名的狠人,手上的人命不少,非但没进局子,还逍遥自在的很,可见有手腕。

陈东能请来他也是花了大价钱,知道他喜欢蝶尔一个实习生,便偷拍了她许多照片,还不乏一些卫生间的特殊角度,这才请动了虎哥。

一想到孙奕很快会被虎哥打得哭爹喊娘,然后跪在自己面前请求原谅,他就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叫你嚣张,马上就让你知道后悔!

不一会儿,孙奕就路过了这里。

“虎哥,就是他!”陈东眼睛一亮,伸手指向孙奕。

虎哥原本一脸无所谓,他可不觉得,陈东手底下的保安,能有多大能耐。但当他看清孙奕的时候,却吓得脸都绿了。

“他?”虎哥咽了口唾沫。

“对啊,”陈东不知死活的怂恿道,“虎哥,就是那个穿的跟民工似的,一看就穷光蛋一个,没钱没权……”

陈东说道这里,孙奕已经走到二人面前。他目光随意的瞥过,并没开口,就打算直接离开。

“你,跑什么?”陈东一下子神气起来,有虎哥撑腰,他感觉自己天下无敌,“呵呵,不认得本大爷了?快滚过来,跪下道歉,大爷我或许还能饶你一命!”

“哦?”孙奕露出笑容,停住脚步,“绕我一命?”

“呵呵,怕了吧!”陈东得意洋洋,尾巴都要翘到天上,“跟你介绍一下,这是虎哥,人称‘人皮虎’。小子,你要再不识趣,小心虎哥把你打成肉泥!”

“你妹啊!”

陈东还在耀武扬威,却忽然脸上一痛,整个人就栽在地上,一时之间眼冒金星,差点昏厥过去。

这一拳,赫然是虎哥出的。

“虎哥,你,你怎么打我?”陈东被一拳打蒙了,连叫疼都忘了。

“小杂种,”虎哥火冒三丈,又抡起拳头朝陈东打来,“你TM是想害死老子,啊?”

“虎哥,有话好好说啊!”陈东欲哭无泪,自己做了什么,就平白无故招打?“我只是让您来帮我报仇,您看我好处都给您了,我……”

“呸!”虎哥一口唾沫呸在陈东脸上,又打了几拳,似乎是解气了,这才转头朝向孙奕,哪有刚才面前陈东时的高高在上,瞬间如同哈巴狗一般。

“孙大哥,这就是个误会,您大人有大量,就别介意了啊!这个小杂种,我帮您解决了,不劳烦您出手!”虎哥说着,就抡起拳头又朝陈东砸去。

陈东瞬间脸都绿了,他之前分明查过,孙奕没有任何道上关系,更别提后台了。可是怎么,连虎哥都对他这么毕恭毕敬?

自己,难道真惹了个惹不起的人?

“不用了。”孙奕摆了摆手,陈东这种小角色,还不值得他放在心上。

这个虎哥,赫然就是昨天晚上,被孙奕打得跪地求饶的张虎。真是无巧不成书,竟被陈东请来对付自己,简直就是作死。

“还不快起来,谢谢孙哥?”张虎狠狠瞪了一眼地上的陈东,后者也算识时务者,当即丢掉尊严,就跪在地上磕起头来:“谢孙哥,谢孙哥!”

张虎真是擦了把冷汗,幸而孙奕没有继续追究。看陈东头磕的差不多了,就一把拉起他,准备逃开。

“我叫你们走了吗?”

却没料到,孙奕开口了。

既然孙奕这么说,他们也不敢走了。张虎嘴角抽搐,苦笑着回过身来,道:“孙哥还有什么吩咐?如果要赔偿,我们一定尽快凑齐,绝对不耍花招!”

“我就想问你,可知道刘哥?”孙奕直入正题。

“刘哥?”张虎愣了一下,“哪个?”

“嗯,就是管这片的。”孙奕指了指自己脚下。

“哦,你说刘三那家伙啊,”张虎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怎么,他惹到孙哥了?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孙哥你放心,我替你把他解决了!”

“嗯,不用下死手。”孙奕点了点头,他原本打算亲自走一趟,不过既然张虎都不把他放在眼里,那就更好说了,“他倒没有得罪我,不过收保护费的时候,收到了我一个朋友那里。你告诉他,把收的钱如数还回去,然后道歉,这事就不追究了。”

“没问题没问题!”张虎拍着胸脯保证,“孙哥的朋友是哪一位?我不但叫那刘三还钱,还要他连上利息!”

孙奕点头,指了指苏楠的店铺:“我希望明天我睡醒的时候,这事已经办好了。”

“孙哥放心!”张虎点头哈腰,哪敢半点违抗。

孙奕也不再多说,直接转身离开。

“虎哥?”见孙奕终于走远,陈东长舒一口气,试探的说了一句。

“别叫我哥!”张虎听见陈东说话就气不打一处来,“老子不认识你,有多远滚多远!”

陈东欲哭无泪,却哪敢违抗,吓得屁滚尿流,又不敢朝孙奕离开的方向跑,随便找了条小道,就一溜烟没影了。

而孙奕则大步走到蝶尔,若无其事值起班来。

整个下午,陈东都没来找几个保安的茬,不禁让他们有些疑惑。一边看着某人下载的“大片”,一边念叨着奇哉怪哉。

孙奕却知道,这家伙八成是被自己整怕了,脸都不敢露。

让他吃点苦头也好。

眼看到了蝶尔下班时间,公司门口人流涌动。不少身着职业装的女人穿梭,踩着高跟鞋秀大长腿。那几个保安立即进入了活跃期,对着个大美女指指点点,满脸憧憬向往。

这大概也是他们无聊的人生中罕有慰藉的事了。

第六章:吃饭

诶,你们看,那是不是丁总裁?”

猛然间,有个保安叫了起来。

“好像是啊,天,这胸,这腿!简直比传说中还要好看,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女人?”

“她好像朝我们走过来了!”

一时之间,几个保安都热血上冲。虽然知道丁雪涵不可能慰问他们几个保安,但只是走近一看,都是莫大福利了。

眼看丁雪涵越来越近,最后竟敲了敲保安室的门。

真是来找他们的?

争先恐后的打开门,望着近在咫尺的天仙,几人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倒是孙奕淡定的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丁雪涵。

“孙奕。”丁雪涵叫了一声。

这两个字,登时让其他保安如雷劈一般。这什么情况,堂堂丁天仙,竟然知道孙奕的名字?而且看样子,他们两个还很熟?

“有什么事嘛,总裁?”孙奕咧嘴一笑,站起身来。

“晚上陪我去吃个饭。”丁雪涵开门见山,丝毫没发现其他保安震惊的表情,嘴里几乎能塞进西瓜,“照样算你加班。”

孙奕立即上前,拍拍屁股笑道:“美女邀请,岂能拒绝。”

在其他保安震惊的目光里,孙奕跟在丁雪涵身后离开了。直到二人走出好远,那些人才回过神来。

“我草,这孙奕什么身份,竟然能让丁总裁看上?”

“就是小白脸吧,会哄人。”

……

照例孙奕开车,待丁雪涵坐稳,他开玩笑道:“去哪里吃?是不是想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嘿嘿,其实也不用吃饭这么麻烦,你只要以身相许……”

“贫嘴。”丁雪涵翻了个白眼,感觉孙奕过分,却又不很讨厌。

“去展瀚会所。”丁雪涵道。

这次不赶时间,孙奕便慢悠悠的开着。路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丁雪涵聊天,发现她虽然表面看上去冰冷,其实也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

“你知道李广射虎的典故吗?”孙奕忽然说道。

“知道。”丁雪涵点头,“他发现一只老虎,射箭击中,却发现其实是一块石头。后来又想把箭射进石头,却成功不了了。”

“嘿嘿,”孙奕露出颇有深意的微笑,“所以之后啊,他就换了一种方法‘射’石头。于是,就有了之后的孙悟空。”

丁雪涵先没听懂,而后脸红起来,故作矜持的坐直了身子,然后低声威胁道:“你就这么跟总裁大人说话吗?”

“啊,我只是讲了个历史故事,”孙奕做出无辜的表情,车已到了目的地,他便踩下刹车,“你想多了只能证明你不纯洁,可不怪我哩。”

丁雪涵语塞,却又不好再说,自己推开车门走下车去,将孙奕远远甩在后面。

傲娇起来了。

孙奕不禁好笑,赶忙追上,再跟丁雪涵讲话,对方却全然不理,只把目光看向远处。

直到菜都点好上了桌子,丁雪涵也只是闷着头吃饭,搞的孙奕坐在对面好生尴尬。

又吃了一会儿,孙奕已经打算道歉来挽回局面了,却在这个时候,一个不速之客凑了过来。

“哟,这不是丁总裁吗?”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出现在丁雪涵面前,看来不过二十出头,却是满脸老谋深算,即便挂着笑容,也给人一种不太友好的感觉。

“您是?”丁雪涵眉头一皱。

“听说您昨天拒绝了和我们公司的合作啊,真是好胆气呢。”青年似笑非笑,“哦,我是莫氏集团的少总莫宇。”

“莫少爷。”丁雪涵象征性的点了点头,“我在和朋友吃饭,您若是没事的话,还请不打扰了。”

“朋友?”莫宇眯了眯眼,看向孙奕,一身民工装扮,寒酸至极,不由心生鄙视,“丁总裁还真是平易近人啊,什么样的货色都当作朋友……不过,这位朋友应该不能帮您解决眼前的困难吧?”

“与你何干?”丁雪涵有些愠怒。

“其实,收购蝶尔香水,只是莫诉他一个人的主张。我若以少总的身份干涉的话,还是有回转的余地……”莫宇微笑着说道,眼里闪烁着精光,“我知道丁总裁在为此犯愁,只要你肯陪我一晚上,那我不介意帮你解决了这个棘手难题……”

说着,他就伸手,打算直接抓起丁雪涵的皓腕。

啪!

一声脆响,莫宇只觉手腕一疼,原本坐在对面一声不发的孙奕,不知何时一巴掌打在自己手上。

“把你的脏手拿开。”孙奕淡淡道。

“哟?”莫宇先是惊讶,回过神来之后,露出愤怒的表情,“给你点颜色,你就开染坊了?知不知道老子是谁,也是你能惹得起的!”

说着,他朝不远处叫了一声:“玉红!”

下一秒,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女人,就出现在莫宇身边。她带着墨镜,露出的小臂上绣着刺青,细看之下肌肉非常结实,并非一般人。

“少总。”玉红点头示意。

“抽了他。”莫宇指着孙奕的鼻尖。

“不要用手指着别人,这样很不礼貌。”孙奕微微一笑,猛然抬手,就抓住了莫宇的手指。只听得一连串喀嚓喀嚓的声音,莫宇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冷汗簌簌直冒。

就在那短暂的几秒,孙奕将他的指骨捏得错位,又给捏了回去。

虽然没造成什么实质伤害,但这一下的疼痛,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找打!”见莫宇吃亏,玉红露出愤怒的神情,一个拳头便朝孙奕面门袭来。

玉红作为女子,实际战力并不强。但她在道上却是大有名气,传说连地下拳王都败在她的手上。只因为她容貌上乘,举手投足之间魅力十足,让人根本不忍心下狠手。而她则狠辣无情,会钻别人战斗的空子。

此消彼长之下,她的战力就非常可观了。

这一拳孙奕并未硬接,而是一个侧身躲开,露出笑容:“打打杀杀多没趣,玉红美女,可有兴趣陪我跳上一曲?”

趁此,孙奕一把拉着红玉的嫩滑玉腕,一个转身来到红玉的身后了,两人紧紧贴在一起,红玉使出浑身力量想要推开孙奕,可无奈她的力量又怎是孙奕的对手。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