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青鸾萧天南小说免费阅读《只是怨君不识妾》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6

慕青鸾萧天南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只是怨君不识妾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只是怨君不识妾是作者燃烬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慕青鸾萧天南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慕王府密谋造反,欺君罔上,该株连九族!”“次女慕后私结党羽,蛊害妃嫔,应处以极刑!”朝堂之上,百官哗然,列出道道罪行。每一条,都足以令她和慕王府,万劫不复。她倔强跪在那,两眼通红,咬破嘴唇,目光坚定望着龙椅上的冷峻男子,字字含血,掷地有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笔直的腰身猛一挺,阵阵气势令百官心惊,沸腾。“妖后功力高深,当斩立决,以免乱世!”“应即刻斩首,游街示众!”满朝哗然,在这一刻,直达巅峰。毕竟,他宠她护她,大萧帝国,无人不知。

只是怨君不识妾

第1章 血溅斩龙台

“慕王府密谋造反,欺君罔上,该株连九族!”

“次女慕后私结党羽,蛊害妃嫔,应处以极刑!”

“……”

朝堂之上,百官哗然,列出道道罪行。

每一条,都足以令她和慕王府,万劫不复。

她倔强跪在那,两眼通红,咬破嘴唇,目光坚定望着龙椅上的冷峻男子,字字含血,掷地有声: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她笔直的腰身猛一挺,阵阵气势令百官心惊,沸腾。

“妖后功力高深,当斩立决,以免乱世!”

“应即刻斩首,游街示众!”

满朝哗然,在这一刻,直达巅峰。

她却不再反驳,只是目光仍然坚定,片刻不离地望着冷峻男子。

毕竟,他宠她护她,大萧帝国,无人不知。

然而这一次,男子却背过龙椅,冰冷绝情的声音,字字沉重:

“锁住琵琶骨,押入天牢。”

……

夜,极深

萧天南背手而立,目光落在死寂牢笼内,闪过不忍。

女人残破的凤袍,遮不住血迹斑斑的伤痕,凝血的青丝垂落脸庞,气丝游离地靠在石壁。任凭沉重的凤冠歪斜,她身姿却依旧笔直。

萧天南闷声道:“还不肯招?”

女牢头颤畏低头:“陛下,宁死不屈,又晕了过去!”

他冷哼一声,将复杂的情绪,强行压下。

当年九子夺嫡,慕王府便与太子勾结,若非白莲花相救,他早已身死。

而后,慕王府又以兵符相要挟,逼他娶慕青鸾为后。

他一直隐忍不发,甚至将慕青鸾宠上天。

直到王朝专政,他都想着息事宁人,可却没想到。

慕王府密谋造反,而她却私结党羽,蛊害他的恩人!

这个罪恶的毒妇,朕倒要看看她的钢筋铁骨能否硬过铁石心肠。

萧天南一声令下,八方而动。

死寂的牢笼内,女人的双肩被钉死,漆黑森冷的锁链如往常一般由下往上吊,火热的液体在她头上,猛地倾泻。

“啊!”

慕青鸾在恶梦中痛醒,下意识想躲避,可琵琶骨处的痛,却让她只能继续默默地承受,那熟悉的辛辣与酸痛,更使她浑身哆嗦。

竟是辣椒水!

慕青鸾疼得睫毛直颤抖,眼睛都睁不开。

萧天南面色冰寒,临近石壁。周围厚重的辛辣味瞬入肺腑,使得他冷峻的脸更为凝固:“慕青鸾,解开莲儿身上的毒蛊,并将勾结党羽之事坦白。否则,休怪朕无情!。”

无情?这还不够无情么!

慕青鸾嘴角苦涩,她到现在,都难以置信,亲手将她捧上天堂的男人,会狠狠将她摔入地狱。

朝堂之上,她以为他会信她,却没想到。

一道铁令,让她含冤入狱,受尽了苦头。

而如今,他来了,却是为了那女人!

可明明她才是受害者,是白莲花对她下蛊,失误后自己中毒,她如何解毒?

她更没有勾结党羽,又如何坦白?

慕青鸾任凭疼痛加身,却猛地抬头,睁开刺红地双眸,迎上萧天南阴寒的目光。

“我一直说过,不是我!”

她紧握的双拳带着倔强,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还狡辩?”

萧天南面沉如水,这个女人的倔强与坚决,令他失望至极:“朕给过机会,可你却不知珍惜。那么,需要付出的代价,将会大到你难以承受!”

望着慕青鸾凄美不屈的脸庞,萧天南面色闪过复杂,可当他的目光,落在慕青脖子上的刺青时,却变得决绝。

那是施蛊者的罪证。

更是直接定罪:“慕王府次女慕青鸾私结党羽,蛊害妃嫔,当株连九族,午时斩首示众。”

语毕,萧天南杀气腾腾,摔门而出,他的斩钉截铁,誓要碾碎慕青鸾所有的倔强。

慕青鸾无力的松开拳头。

原本,她内心还抱着一丝希冀,她不相信昔日的枕边人,会如此绝情。

可她,终究还是低估了他。

午后一过,牢门再次被打开,慕青鸾被押往斩龙台。

面无表情的侩子手,对着木桩上的人,手起刀落,血溅斩龙台。

第2章 少了一颗心

斩龙台上,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慕青鸾绝望地站在那里,浑身颤抖,面色惨白。

萧天南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

在他的示意下,一颗颗血淋淋的头颅,被先后送到慕青鸾的面前。

此时,映入眼帘的是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毫无生气、冰冷、苍白、污秽……

“姐姐,妹妹,爹,娘!”

他们,瞪大了双眼,死不瞑目。

“啊!”慕青鸾崩溃了,嘶声力竭,癫狂般想要过去,可偏偏琵琶骨被按住,不得再寸进。

“解开蛊毒,我就立刻厚葬他们!”萧天南耐心耗尽,节骨分明的大手掐住慕青鸾的脖子,更是狠狠地捏着那个黑色刺青。“无谓的反抗,只会让他们尸骨无存,而你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萧天南眸光沉沉,后来,他在朝堂之上,力排众议,将慕王府一家留到现在,已是仁至义尽。

“萧天南!你……不是人!”慕青鸾剧烈挣扎,双拳紧握,纤长的指甲深深地刺进肉里,但却不及她心中万分之一的痛。

“哈哈哈!”慕青鸾忽然惨笑,状若癫狂。

她想哭,却在笑,她想笑,泪已流。

她好后悔!当初拼尽全力舍身相救的人,竟成为此时株灭她九族的元凶!

岂止是痛不欲生,又岂止生不如死。

这时,侍卫跑来告急。

“陛下,不好了,莲嫔娘娘快不行了!”

萧天南本欲发作,闻言却顾不得其他,越过冷冰冰的头颅,临走前寒声道:“押回天牢,看好她,如果死了你们都要陪葬!”

净莲苑

萧天南在屋外来回踱步,屋内白莲花的痛吟每每令他心急如焚。

他恨不得入内取而代之,想进去可却怕打扰到天师,万一运治病过程出现意外,他承受不起。

萧天南虽心系白莲花,但也无可奈何,烦躁之余满心都是慕青鸾那倔强的面目,怒火再难抑制,当下传令。

“传朕口谕,罪人慕氏,如若再不肯招,则赐十大酷刑,十指连心,朕不信她的心不会痛!”

口谕传达后,萧天南取出贴身之物——鸳鸯琉璃匕

若非有它与莲花,自己早已身亡。

昔日九子夺嫡,他遭人暗算。九死一生之下,若非莲花及时出现,恐世间再难有他。

至始至终莲花以面纱遮容,未能有幸一睹芳容,也不曾袒露名号。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踏破铁鞋无处不觅,历时多年终得偿所愿。

此情思之甚切,难与外人述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他不敢忘怀,无论如何,即便倾尽所有,即便与世为敌。

他萧天南,在所不惜!

天光破晓,也难以驱散萧天南心中的阴沉。

此时门被打开,鹤发童颜的天师走来,叹出的气,更让他的心悬空。

萧天南内心忐忑,紧盯着他:“天师,莲嫔的身上的蛊毒……”

“回禀陛下,此蛊毒霸道强横,乃彼岸花蛊毒!”

“彼岸花,又称引魂花,能指引人通向幽冥之花。花开不见叶,叶在不见花,花叶不相存,生生相错。凡人中蛊毒者,必死无疑,实在无解!”

“无解?必死无疑!”萧天南心中盛怒,竟是如此恶毒之蛊,难怪他无所不用极刑下,她都不肯招,原来是无解之毒!

她就这么嫉恨他的恩人么。

“本来,以娘娘的特殊体质,彼岸花蛊毒不能伤她分毫,但是……”天师又是一叹,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萧天南焦急地问。

“但是……”

“娘娘少了一颗心!”

第3章 人肉炼丹

萧天南捂着胸口,那颗隐隐作疼的心脏,似时刻提醒着他,当年发生的事情。

三年前,他被毒箭穿心,是恩人用秘术给了他一颗心,才得以活命。

也是那时,他才知道慕族是上古凤凰后裔,族人天生双心脏,只要头不落地,甚至可以觉醒血脉,涅槃重生。

“痛!”

就在此时,冰玉床传来一声嘤咛,打断了思绪。

萧天南顾不得其他,焦虑不安地来到白莲花身边。

白莲花想行礼请安,却被免礼。

萧天南婆娑着她惨白的小脸,急切道:“莲儿,你哪里不舒服?”

“莲儿浑身都难受……”

白莲花的面色惨白,娇躯颤抖不停,香汗淋漓,冰凉的小手紧抓着萧天南。

“莲儿要死了,以后不能再伺候皇上了……”

萧天南目光落在她的脖子上,那黑色的刺青,此时形成了一朵妖艳花,又如同恶魔狰狞的爪牙,扼住白莲花的喉咙。

“不,朕不会让你有事的!”萧天南握紧她手,面色坚决。

“啊,陛下,莲儿好痛苦啊~”

萧天南急忙道:“朕叫天师过来,让他无论你用何种方法,都要救你!”

白莲花含泪摇头:“陛下,不用去找天师。天师之前就告诉过莲儿,若要活命,必须在一年内,将下蛊毒的人,跟药放炼丹炉,炼九九八十一天,每九天一次……才能炼得救命的仙丹吃。”

萧天南闻言沉默,剑眉拧作一团。

白莲花看他犹豫,眼里闪过抹狠毒,嘴上却楚楚可怜地说:

“陛下,还是让莲儿安心去吧!蛊毒之事虽是妹妹无心之失,但莲儿不怨她,更不愿意让她承受我的痛苦。都怪莲儿只剩一颗心,身体变差了,才让陛下这么担心,是莲儿不好……”

她的惨样,让萧天南惭愧,更暗自懊恼,莲儿如此善良,自己怎能怜悯那个凶手。

“莲儿,当年若非有你,朕早已命丧九泉。朕承诺过会护你一生周全,与你相比,她死不足惜!”

况且,慕青鸾两颗心脏还在,身体强壮,只要把几率提高,应该无恙。

“陛下,莲儿好害怕,莲儿睡不着,你陪陪莲儿好吗……”

白莲花一脸楚楚可怜,随时可能要死掉的样子。

萧天南内心一痛,朝政太忙,竟无暇顾她。

念此,萧天南坐在她身边,甚至还给她讲故事,这才慢慢哄她入睡。

离开后,萧天南便下令,尽早为活人炼丹做足准备。

而就在此时,装睡的白莲花睁开眼,下床时生龙活虎,哪有之前的病态。

她得意的朝着天牢而去,嘴角更是频频冷笑。

第4章 你说他信谁

昏暗的牢房中,脏乱不堪,血腥与辛辣经久不散。

慕青鸾浑身的伤痕,才刚结痂,又疼又痒。

地上零散的一颗颗血淋淋人头,让她无力地靠在石壁,双目紧闭,她不敢睁眼,因为她被定的罪名,导致慕王府被株连九族,死不瞑目。

她甚至想咬舌自尽,但无颜去面见九泉之下的族亲。

她只能倔强地,苟延残喘地活着。

她没罪,她不甘心!

就在此时,忽然一阵空灵的萧声传入耳间。

那声音,如月光下静谧的风儿,拂面而来。又如西楼下的情郎,在悄悄说着情话。述说着绵绵之意的同时,却多了一丝傲然与不屑。

“这曲《红绡》……”

慕青鸾始终紧闭的凤目,猛地睁开,抬头望去时,一位双十年华女子收下白玉箫,婀娜走眼前,一双桃花眼据高临下地睥睨着她。

“很熟悉是吗?是我偷学妹妹的呢,但是呢,陛下可是最爱听奏《红绡》呢。”白莲花讥诮地扬起下巴,眼中尽是得意。

“陛下爱听!?”慕青鸾情绪激动,这首曲子在她心中何其神圣,曾几何时能容得被这般玷污了?

“所以……你就冒充我!”

要不是被锁链死死攥住琵琶骨,以她大萧王朝第一女战神的实力,如今怎会虎落平阳。

“妹妹,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欲戴风冠,必承起重。”

女子伸出白玉般的手,钳制住慕青鸾,帮她扶正凤冠,又顺着她的脸庞划过脖子,最后狠狠地按在森森琵琶骨上。

痛!

慕青鸾攥紧拳头,痛入骨髓。

虽同慕晴儿一样是贴身丫鬟,但慕王府待白莲花不薄,慕青鸾更对她们情同姐妹,甚至无话不谈。

但谁能想到,昔日情同姐妹的人,为了取代自己,忽然在背后猛插一刀。

“莲嫔娘娘的这声妹妹,我可承担不起,从你对我种下蛊毒,失误后嫁祸给我的那时起,我们姐妹情义,早已一刀两断。”

白莲花拍着手掌,眼眸中满是嘲弄,“蛊毒之事只是其一,你恐怕还不知道吧?”

“其二,你慕王府功高盖主,陛下早已忌惮。恰好我暗中揭露慕王府的“野心”,陛下正中下怀,连根拔起。”

“其三,慕晴儿那个傻贱婢,虽出远门逃过一劫,但我已透露消息给她,很快,她就会带余孽来救你,来自投罗网!”

慕青鸾闻言,整个头像是轰的一下炸开了,胸口不断起伏。

难以想象,如此心狠手辣城府深厚的女人,过去自己是如何将她视为姐妹的,真是可笑。

慕青鸾血目通红,咬牙死盯着她,恨不得将她抽筋扒皮。

“还有其四!”白莲花毫不在意,向后走去,一脚踢开一个血淋淋的头颅。

紧接着道:“你以为你一家都死绝了吗?并没有,你还有一个小弟,虽然他通晓异术,死里逃生,但很快就会落在我的手中!”

“而你,也会被陛下练成丹药,给我吃!”

“当然,你也可以将这一切告诉陛下,但是证据确凿,施毒者的印记又在你身上,我才是受害者,你说他会信谁?”

“咯咯咯咯……”白莲花笑的得意,笑的猖狂。

第5章 蚀骨灼心汤

白莲花前脚刚走,萧天南后步而来,手中端着红色药汤,气味刺鼻。

望着她那满身血污,萧天南眉头紧蹙,这个女人向来爱整洁,而今却如此狼狈,心中不免生得一阵复杂。

慕青鸾刚见到他,便迫切将白莲花所作所为,全部诉说。

可这片面之辞,换来的,却是他的愠怒。

“慕青鸾,喝下。”萧天南语气平淡,却强硬。

慕青鸾纹丝未动,甚至未曾抬头看他一眼,“谢陛下,臣妾身体无恙,无需这些。”

这忤逆的模样,让萧天南极为不悦,冷哼一声。

“朕一生行事,何须他人需不需要。”

不管她愿意与否,直接攥住她的下颚,往喉咙里灌去。

气味呛鼻,令人作呕,她难以承受,想要挣扎,萧天南的手却猛地按在了她的琵琶骨上,阻止了她扭头的动作。

“别动!”

慕青鸾抬眸,陷进了一双冰冷的瞳孔中。

萧天南的声音不容置疑。

那一刻,慕青鸾不再反抗,一滴滴泪水顺着脸庞划落在药汤中,饮进她的肺腑里,蚀骨灼心,犹如她对萧天南的痴恋。

待到汤药一滴不剩,萧天南把碗摔碎,居高临下。

“可知此药为何物?”

慕青鸾只觉得体内有一股热力,在修复她的伤痕,同时让她身体燥热,脸蛋红扑扑的,有气无力。

她已知晓药性,可却依旧倔强道:“不…不知。”

萧天南蹙眉,本想告诉她,这是补药,可话到嘴边却:

“朕要将你炼成丹药,给莲儿解毒……”

萧天南按在她琵琶骨上的手,勾向衣裳,猛地扯开。

这一刻,她的一切,他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原本凹凸有致的嫩白肌体上,此时遍布伤痕,红黑紫青白错综复杂,却偏偏生出了一股另类的美感。

萧天南不知为何,他明明应该对她厌恶至极。

可在此时,他的视线,却被她牢牢吸住。

一袭五爪金龙袍被褪下,随意扔出,压盖在破败残碎的红色凤袍上……

慕青鸾的意识渐渐模糊,朦朦胧胧的,开始迷失自我。

模糊中,那双节骨分明的大手慢慢轻抚着她的身体,大手一路点火将遍布伤痕的肌肤一寸一寸慢慢的抚摸,从头发到脸蛋,再从脖颈到肩头,在怀中来回迷恋、渐渐地再侵向下方。

热气在耳边升腾,当那双手大手兜转到某处的时候,一股酥麻从身体涌出。

无论心中有多慌张,身体都无力挣扎,只能默默地承受着,在这一次次侵蚀中的异样感觉。

干涩,疼痛!没有丝毫的前言。

那种撕裂般的疼痛,如同一把锋利的刀!一寸一寸一点一点地袭击,在鲜血的洗礼中,来回凌迟。

可疼痛过后,却是更加异样的感觉,一波波如潮般将她淹没。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