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傲娇王爷的惹火娇妃免费阅读_傲娇王爷的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6

傲娇王爷的惹火娇妃沈凝香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傲娇王爷的惹火娇妃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古装小说,在傲娇王爷的惹火娇妃里,主要介绍了沈凝香穿越之后发生的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母妃有所不知,凝香无缘无故落水,幸得巧秀照顾,才存了半口气,可柳姐姐,带着丫鬟不由分说便闯入儿媳的闺房,那丫鬟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居然趁机框儿媳一巴掌,儿媳不是体罚她,而是在保全她,儿媳如今已是锦亲王府世子妃,那也算是半个皇家中人,岂是她一个丫鬟能打的?她框的,可不仅仅是儿媳,而是皇家的脸面,这…可是灭九族的大罪…

傲娇王爷的惹火娇妃

第1章:我不会是小老婆吧

简陋的茅屋间,微弱的烛火摇曳,仿似略微来一阵清风就能吹熄。

屋子里除了放着火烛的破败桌子和放在桌子底下缺了半截腿的凳子以外,就只剩下一张勉强能躺人的竹板床了。

而此刻,床上正躺着一名瘦弱的女子,脸色苍白,一头漆黑的长发洒在床榻上,与那苍白的脸色形成鲜明的对比,那唇瓣,更是没有一点血色,仿佛已然没了生气,可饶是如此,也还是掩盖不住女子的芳华。

片刻之后,从门外走进来一名女子,尖俏的脸蛋,圆圆的眼睛,竖着双环髻,手里端着一碗看上去就很苦的药汁,不时的低头吹着。

才走了不过两步,外面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不待女子转头,外面的人已至。

“哗啦~”

一声,那丫鬟硬是被推的后退了两步,一碗药全都洒在她的手背啊。

“啊…”

丫鬟忍不住轻呼出声,眼睛看着的却是那被打翻在地的药碗。

这是她跪了一夜,好不容易才求来的,又守了三个时辰的炉子,却就这么被打翻了。

“看什么看,自己走路不小心,难不成还要怪我。”

来人瞪着眼睛不屑的撇了端药的小丫头一眼,那眼神里,架势上,便带了三分霸道。

“翠儿跟个小丫头置什么气,快去把床上的那女人给我叫醒了,这地方,真晦气。”

后面走进一个穿着水蓝色长裙拖地的女子,嫌弃的拿手帕遮着口鼻斜眼打量了四周。

嗤,这地方真的能住人么?

“是,奴婢这就去。”

那被唤作翠儿的丫鬟立马跑到床边张望了一番,伸手去探了探鼻息。

“主子,没气了。”

“哪能那么容易就没气了,给我打,疼了就自然会醒了。”

“不,不要,我们家小姐已经这个样子了,柳侧妃,求求您手下留情,小姐受不住的。”

“滚开!”

柳侧妃双眸一眯,抬脚就踹了巧秀一脚,她恨死了这个女人明明不受宠,却还霸占着世子妃的位置,更嫉妒沈凝香的美貌!

“我们奉王妃的命来看看世子妃是不是真的没气了。”

“还不给我打!”

“是。”

那翠儿面上露出三分狞笑,撩起了袖子,抬手就是“啪啪!”两巴掌。

床上的人儿脸蛋生生的被打偏了去,白皙的脸蛋上很快便浮起鲜红的五指印儿,嘴角一丝血液流出。

“主子,没反应。”

柳侧妃面上露出些许幸灾乐祸的表情,捂着口鼻便上前了一步,俯身看着床上的沈凝香。

都这样了,还没反应,看来是真的没气了。

“母妃可说了,若真没气了,便让将军府的人来领回去。”

领回去?

既然嫁给了王府,那生就是王府的人,死也应是王府的鬼,领回去,岂不是死了也进不了宗谱!

这老太太还真是会羞辱人!

“所以翠儿你可得仔细着点,莫不然可就真叫将军府来人给领回去了。”

那翠儿是她多年的心腹,怎能听不出柳侧妃话里的意思。

立马将袖子卷了卷,说道。

“许是奴婢方才不够用力,没能唤醒世子妃,奴婢再试试。”

这张脸,看着就讨厌!

翠儿抬又是一巴掌呼过来,只是手还没碰到脸颊,手腕已经被人给抓了住。

愣了一下,就发现床上的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

那明亮的眸子里分明带了怒火,惊的她浑身一震,后背沁出了一层冷汗。

那眼神,分明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你…啊…”

才发出一个音,人已经被一脚给踹飞到了地上。

在地上滚了一个圈才止了住。

“大胆!”

那柳侧妃见状,眉眼一瞪,上前便要对沈凝香动手。

“…”

床上的人没吭声,只是猛地一把抓住那柳侧妃的手腕,略微皱眉,瞪着她。

“哟,我还以为你不会醒了呢。”

柳侧妃只是愣了一下,立马便压下那一瞬间的慌张,高傲的抬着鼻孔说道。

“你…”

沈凝香张了张口,想问她是谁,可才发出一个音节,嗓子里便灼烧的厉害,仿佛一把火哽在那。

这种程度的灼烧感,不是长期缺水,就是事前喂了毒。

第2章: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柳侧妃眼眸中闪过一抹精光,虽快,但却还是被沈凝香给捕捉到了。

毒不死你,难道还毒不哑你!

“既然醒了,那我也该去向母妃,啊…”

柳侧妃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沈凝香反手就是“啪!”的一掌,呼了下去。

她直觉,这女人该打!

“你!你敢打我?”

那柳侧妃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完全没想到今天居然会被这女人给打了!传出去,她的脸面何在。

越想越是气,猛的抬手就要去扯沈凝香的头发。

沈凝香却是微微后仰身子,双眸一眯,一把抓住那人行凶的手,手肘一拐,一个转身便将人压在了地上,膝盖抵在那柳侧妃的背上,整个手臂被她拧的向后翻起,疼的那柳侧妃嗷嗷直叫。

“疼疼疼…断了断了断了…”

“你们是谁?这里是哪?”

好半响才忍着嗓子里的灼热,沈凝香快速的扫视了一下房间,屋子里简陋的不像话,除了残破的桌椅,就只有身后那张一动就“咯吱咯吱”晃荡的勉强称得上是床的东西了。

“少装疯卖傻,这里是哪你能不知道。”

“少废话,说!”

“嗷…疼…疼疼疼…”

“小、小姐…”

沈凝香听着声儿,眯着眸子看向那有些胆怯的巧秀。

“小姐,您终于醒了。”

沈凝香的双眸中透着戒备,看向巧秀。

“你是谁?”

“小姐,你不要吓巧秀啊,奴婢是巧秀啊,您不记得奴婢了么?”

“世子妃,您这是做什么?快放开侧妃娘娘。”

翠儿被踹翻在地上,还不忘护主,作势要上来拉沈凝香,却被她抬眸一瞪。

美丽的眸子里满是杀意。

她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她本是海军陆战队的女教官,只记得是在训练一批小鲜肉的时候不慎落水的。

突然被人一巴掌给扇醒了,本来就够恼火的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这又是在什么鬼地方?

这地方是人住的么?

放,放你妹!

“翠儿,她是得了失心疯,你赶紧去告诉王妃,让人来抓了她。”

呸,你才得了失心疯呢!

“你说,她和她是谁,你是谁,我又是谁?”

指了指巧秀,沈凝香本能的感觉出,这里的女人,只有这个丫头是向着她的。

“小姐,她是柳侧妃,颇受世子爷疼爱…”

在这王府里,谁敢欺负柳侧妃,平日里只有她欺负人的份,莫说有王爷的撑腰,就柳侧妃的娘家,柳尚书府,在朝中也是有一定势力的。

眯了眯眼睛,侧妃?感情就是小老婆!

“那我呢?我不会也是小老婆吧?”

“小老婆?”

小老婆是什么?能吃么?

“就是侍妾。”

“不,不不不,您才不是,您是世子爷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世子妃。”

沈凝香嗤笑了一声,看来她这幅身子的主人很不受宠。

就算没吃过猪肉,那也见过猪跑,恐怕目前的情况跟自己猜想中的,是八九不离十了,她…太他妈幸运的穿越了!

冷哼了一声,连一个丫鬟都敢掀她巴掌!

她对这幅身子的主人,现在只有八个字,用鲁迅先生的话来说,那就是。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一提到这个,那柳侧妃便气的咬牙,沈凝香唯一的的孩子都过继到她的膝下了,除了世子妃这个名头,她几乎就是这个王府里正牌的女主人。

可偏偏,就是这个死不了的女人,霸占着这个名头!

“你放开我!”

柳侧妃挣扎了一下,发现不挣扎还好,一挣扎胳膊便更疼,想必已经是脱臼了。

沈凝香翻了个白眼,放开了那被自己拧着的胳膊。

“你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叫人来!”

瞪了一眼愣着的翠儿,一被放开便退了两步,与沈凝香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才揉着自己的胳膊说道。

沈凝香翻了个白眼,真是不识好歹的女人。

同情她?还不如把同情心拿去喂狗!

很快那翠儿便带了几个看上去就很强壮的男丁挤了进来。

第3章:帮她醒醒脑子

瞬间屋子里便显得挤的慌。

美眸在那几个壮丁身上溜达了一圈,上身看上去一个个都蛮发达,只是那下盘虚着呢,恐怕也就会几招花拳绣腿。

“快,给我拿下世子妃,她疯了”

柳侧妃见来人了,立马直起了腰板,使唤道。

“是!”

那几个壮汉立马扑了上来。

沈凝香摆出一个格斗的架势,对着扑过来的大汉踹出了一脚,可是连她自己都感觉到这一脚实在是软绵绵的,才是真正的花拳绣腿,连她自己都是一愣,看着自己那毫无力气可言的四肢。

一个愣神,沈凝香已经被两个大汉一左一右的给抓了住。

“你们要干什么?”

看来,在这里,他们更听那个女人的话!

“干什么?把她都给我摁好了!”

柳侧妃阴测测的笑了笑,活动了一下手臂,双眸一沉。

“你居然敢打我!”

抬脚对着她的肚子就是猛的一踹。

“唔…”

沈凝香闷哼一声,恨死了这幅无力的身子。

一旁的巧秀被那个叫翠儿的给死死抓住,哭着叫唤着“小姐…”,向那柳侧妃求饶。

“哼,你刚才不是挺能嚣张的么?再嘚瑟啊。”

涂着丹寇的手拍了拍沈凝香的脸颊,细长的双眸微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世子妃脑子不清醒,你们去给我打盆水来,我这个做妹妹的,帮她醒醒脑子。”

其中一个家丁应了一声“是。”

很快便拎着一桶水走了进来,在柳侧妃眼神的示意下,微微点了点头。

“泼!”

红唇方才微启,一盆冷水便对着沈凝香兜头淋下。

“侧妃娘娘,您就饶了我们家小姐吧,奴婢愿意替小姐受罚。”

巧秀跪了下来,对着柳侧妃不断磕头。

沈凝香咬着牙,心里憋着一口气,虽然知道巧秀为的只是这幅身子的主人,可她还是一阵感动。

“你?”

抓起巧秀的头发,左右看了看,露出一副轻藐的表情,说道。

“你还不够格。”

冷哼了一声,就算她侥幸没死,这个府里,也不能有她的容身之地了,万一,她将那些事都说来,那她将万劫不复!

“世子妃神经错乱,见谁就咬,应是得了失心疯,狂犬症,未免伤及他人,你们几个赶紧把世子妃送到疯人塔去。”

疯人塔?那里的人可都是疯子,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世子妃送进去,就别指望活着出来了。

“不要,不要啊,侧妃娘娘,求求你不要啊。”

“难道你也想一起去么?”

巧秀愣了一下,看了看沈凝香,忽然也不求柳侧妃了,她知道,她是铁了心的了。

“奴婢愿随小姐一同前往。”

沈凝香心里的某根弦一触,巧秀这样衷心的人实在是难得。

“好一个主仆情深,好,那我就成全你们,把她们两个都送去疯人塔!”

“是!”

“柳侧妃。”

突然沈凝香悠悠的开口,声音中冰冷而不带一丝情绪,那双美丽的眸子中,仿似带了冰刀一般,割开几个人的心脏。

“你既不是医生,又不是当家主母,你凭什么处置我?别忘了,我才是世子妃,而你,不过就是个小老婆。”

还真是反了她了,她不发威,一个个都把她当病猫了不成!

“你…”

“怎么?难道你想代替王妃行主母的权利?”

柳侧妃还没开口,沈凝香便低喝道。

“还有你们。”

凌厉的视线从那几个家丁身上一扫而过。

“我是主子,而你们不过就是个下人,居然敢对我如此无礼!”

又是一声低喝,震的在场的所有人具是一愣,尤其是那几个壮丁,吓的腿都软了三分。

那架势和摄人的气魄,跟以前所见到的任人拿捏的世子妃一丁点都不同。

好歹她也是世子妃啊,在这个皇权为尊的古代,她这个地位,难道还呵斥不住几个小小的家丁!

果然,那几个家丁被她喝的下意识的松了松手。

沈凝香已经乘机麻利的挣脱了几个人的束缚。

“谁让你们送了她的?还不都给我抓住她!”

柳侧妃尖叫一声,跺了跺脚,眼看着就要除掉眼中钉了,居然在这关键的时候,这沈凝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好相与了。

第4章:本妃是主人

“你闭嘴!这里还没有你说话的份!”

“沈凝香你…唔…”

柳侧妃瞪大了眼睛,沈凝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跨到她的面前,将一块合着异味的破布塞到她的嘴巴里,一手抓住柳侧妃的喉间。

扫视了一眼那几个想要上前的家丁和翠儿。

“怎么?还想对本妃动手?”

那几个大块头具是一愣,纷纷跪了下去,口中道“奴才不敢。”

这世子妃哪里是人传言中的好拿捏的主,但看那手劲和架势,就是个不好相遇与的,今个算是倒了霉了。

“巧秀是吧?”

“奴婢在。”

“去,去给本妃拿个勺子来,把这贱婢的眼珠子给挖出来,还有这十个指头,都给剁了!”

“啊?这…小姐…”

“怎么,你不敢?”

“不,不不不,奴婢这就去拿。”

巧秀抿了抿唇,但还是照吩咐去拿了勺子。

“世子妃你这是要做什么?我的丫鬟犯了什么错,要动如此大刑。”

柳侧妃咬了咬牙,饶是致命要点握在那人的手里,但她却笃定了,沈凝香不敢掐死她!

但是心里却莫名的有些慌乱,这绝对不是她认识的沈凝香,她是谁?

刚才是拧断了她的手,现在又要挖了她丫鬟的眼睛和剁了她的手指头。

“犯了什么错?”

“打狗也要看主人吧,您这样欺凌我的丫鬟,你就不怕传出去,大伙会说你心狠手辣么?”

柳侧妃说道,今天可算是吃亏了,这个女人,莫不是疯了,要是她到世子爷那里去说上一通,准没她好果子吃的。

心狠手辣?

沈凝香好笑的摇了摇头,她们还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心狠手辣!

像吕雉那样,把人割了舌头和四肢,塞到罐子里,单单的缝起你的眼皮,让你连眼睛都眨不了,活着,连寻死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吊着一口气!

生不得,死不能!

“本妃是主人,而她不过是一个下人,单就是她扇本妃那一巴掌就是大不敬,就是对皇家的冒犯,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砍她十根指头和挖了她的眼睛,已经算是对她仁慈了。”

“世子妃饶命,世子妃饶命啊,奴婢再也不敢了,奴婢再也不敢了,世子妃饶命。”

沈凝香知道,这丫头口里讨饶,实际上一点儿都不怕她,但从那柳侧妃和那个王氏的小妾就能看出来。

直到巧秀真的把勺子和刀给拿来了,翠儿才真的是怕了。

不断的磕着头求饶。

“不…不要啊世子妃,奴婢真的知错了,奴婢真的知道错了,求世子妃放过奴婢吧,侧妃,侧妃您救救奴婢,救救奴婢…”

“动手!不过,巧秀,你要记住,你的手可不能抖,扒开她的眼皮,动作麻利的挖下来,不然的话,非但挖不准,连眼珠子都给戳破了。”

“是…是…”

在场的人无不被她的话吓的反胃,想想那画面实在太血腥。

“谁敢动!”

那柳侧妃也急了,翠儿怎么也跟了她几年,几乎就是她的左膀右臂,没想到这次来本来只是想来看看这女人是不是真的死了,却没想到要折损去一条胳膊!

“你给我闭嘴!”

“左右你不过就是个妾,而本妃才是世子妃,本妃的面前,岂容你大呼小叫!”

那柳侧妃的脸色立马变的很难看,颤抖的手指着她“你…你…”

“给我挖!”

“世子妃饶命啊…”

今个要不立个威,那日后还是只有被欺凌的份。

“你…世子妃就算是要罚,那如此刑法,未免也太重了吧。”

“重不重本妃说了算。噢,巧秀,看你手抖的,确实你一个姑娘家的也是为难你了。”

说着便接过巧秀手中的勺子,那小丫鬟见勺子离自己远了,稍稍的送了口气,却又听沈凝香道。

第5章:你到底是谁

这位大哥应是不怕的,要不,你来吧。”

说着便把勺子塞到那其中几个家丁的手里道。

“怎么?本妃的话你们不听,还是你们只听柳测妃的话?”

“奴才不敢。”

“不敢还不赶快把人拉下去!”

“是!,奴才这就去。”

“世子妃饶命啊…奴婢再也不敢了…世子妃…啊…饶命啊世子妃,奴婢真的知道错了,这些都是柳侧妃指使奴婢的…奴婢冤枉啊…”

“真吵,再吵就割了她的舌头!”

这丫鬟无非就是一只替死鬼,却刚好让她起了一个杀鸡儆猴的作用。

那柳侧妃此刻的脸色刷白,有如吞了死苍蝇一般,甚至有些呆愣。

这真的是那个任人拿捏的沈凝香么?

“你到底是谁!你不是沈凝香,你到底是谁!”

“啊…啊…”

外面一阵凄惨的叫声,吓的她面色更白了,如一张白纸一般,刷白刷白。

“我是谁,你不是比我更清楚么?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过去的沈凝香死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沈凝香,是你招惹不起的,识相的,就给我滚远点,我看不见你,自然就不会找你麻烦,否则,我会亲手…哼~”

冷笑一声,威胁的话也说到点子上了。

“都给我滚!”

柳侧妃揉着脖子,却又不敢再动沈凝香,耳边还是那翠儿凄惨的叫声,带着几个家丁,哼了一声,一甩袖子便走了。

沈凝香抖了抖那破的不能再破的被子,瞬间变有几搓棉花掉了下来,又走到桌边,拿起那烧的只剩下一截的蜡烛,随手往哪破败的棉花被上一扔,火势立马便涨了起来。

“小姐,这…”

“走!”

沈凝香后来才从巧秀口中知道。

原来自己本是将军府的三小姐,之所以能嫁给世子爷呢,是因为她对他一见钟情,非要嫁给他,甚至还用了手段,让两人生米煮成了熟饭,将军府饶是再不喜欢这三小姐,可关乎脸面,自然是要讨个公道的。

这不,世子爷才不得不娶了她。

那顾慈娶沈凝香的同日,柳测妃也进门了,甚至还一同拜堂,这无疑是大大的甩了她沈凝香一巴掌。

成亲当晚起就没再进过沈凝香的闺房。

府中上下没有一个人待见她,到后来小小姐出生不过两年,便给抱给了柳侧妃,这三年来一直寄养在柳侧妃膝下。

每次沈凝香想见顾同硕一面都要偷偷摸摸。

“小姐,万一柳侧妃去王妃和世子爷那里告状,恐怕到时候小姐又要受苦了。”

沈凝香翻了个白眼“她爱说就让她说去,嘴长在她的身上,我还能把她嘴封起来不成。”

“那小姐,你烧了屋子,我们今晚睡哪?”

“这屋子是人住的地方么?你不是说我的丈夫是世子爷么?带我去世子爷住的地方。”

他既然娶了我,那不应该尽到赡养的责任么?

房子是夫妻共同的财产,为毛她要住的那么破旧,他跟他的小妾住的那么豪华。

所以说,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对敌人要狠一点,不然敌人就会抢你的房子,开你的车子,睡你的男人还抽你的娃。

“小姐,那地方不能去,世子爷会发火的。”

沈凝香挑眉,那么多小鲜肉还不是被她调、教的服服帖帖,她就不信,一个世子爷她就收服不了!

“巧秀,你要知道,你小姐我是世子妃!”

……

沈凝香带着巧秀闯入“静香轩”的时候,顾慈并不在。

只一个管事的嬷嬷、两个小丫鬟和几个修剪花园的小厮。

第6章:世子妃也不知是怎的了

一路进去,谁敢拦着,沈凝香便让巧秀一巴掌呼下去。

起初巧秀还有些怕,不敢动手,但在呼了两个不长眼的小丫头,明显感觉到院子里的人看着沈凝香如看到鬼一般的表情。

沈凝香最喜欢这种,既看不惯她,又干不掉她的样子了。

那管事的嬷嬷倒是有些个眼见,到底还是世子妃。

见了个礼,便问“世子妃何故来此?”

要知道,世子爷的“静香轩”没有世子爷的召唤,是任何人都不能随便进来的。

包括王妃娘娘都不一定能进的来。

“本妃是世子爷的妻子,来看看世子爷不行么?”

秀气的眉头一挑,单见那嬷嬷虽是低垂着眉眼,但却不见一丝半分的恭敬态度。

看来这嬷嬷在这院子里甚至是王府里,都还是有些分位的。

“世子爷现下不在,世子妃还是先回去吧,稍后奴婢禀了世子爷,再差人去唤了您来。”

言下之意送客的味道再明显不过了,顾慈不在,你走吧,等会我告诉了顾慈,反正我的职责是做到位了,顾慈见不见就不干我的事了。

嬷嬷话里的意思沈凝香听的再明白不过了。

巧秀见这嬷嬷不识好歹的还拦着,伸了手便就想像对待那两个小丫鬟一般的呼下去。

沈凝香眉眼一瞪,你小姐我是横,但也不能乱来!

那两个小丫鬟顶多是个二等丫鬟,被巧秀不由分说的呼上两巴掌,即使是有怨那也无处发。

可这嬷嬷就不一样了。

可以恩威并施,但现在可不能呼巴掌。

“不在?那没事,本妃之前住的院子一把火给烧了,反正现下也没地方去本妃就在这里等等他好了。”

她干脆就装听不懂那嬷嬷的话,眨了眨黑白分明的水亮眸子。

哼,不在更好。

“这…”

“嬷嬷您这是要拦着本妃?”

眉头一挑,那仪态端庄,不怒自威,完全与之前那软弱的沈凝香判若两人。

再怎么不受宠,在这府里,她也是个主子,岂是谁都能打骂阻拦的?

方嬷嬷一个愣神,沈凝香已经笑眯眯的带着巧秀步了进去。

“快…快去告诉王妃…今个世子妃也不知是怎的了。”

……

沈凝香舒服的往软软的木榻上一躺着,这床虽然比不上她柔软的席梦思,可比她刚醒来时的那张木板舒服多了。

屋子里还熏了香,颇有些凝神静心的功效。

半眯着眼睛,脸颊上还是有些**辣的疼,看来那丫头下手是一丁点儿都不轻。

巧秀踌躇的站在一旁,扭着帕子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姐,这样世子爷回来铁定要发火的。”

“等他回来再说吧,你别干站着,要不也来躺一会?”

小丫头可为她出了不少力,光呼那两个巴掌就声声脆响,是个可以用的人,只是不够机灵。

往旁边挪了挪,空出了个位置。

巧秀却瞪大了眼睛摇了摇头。

“奴婢不敢。”

沈凝香拍了拍脑袋,她怎么给忘了,古代的人,主仆观念很严重。

看了看巧秀和自己身上的衣服,粗布烂衣的,连外面的二等丫鬟都不如。

叹了口气,道“巧秀,你让外面那两个丫头打两桶水进来,就说是我要的。”

“哎,奴婢这就去。”

刚那两个丫头吃过了苦头,自然是不敢怠慢。

很快洗澡水便被抬了进来,只是沈凝香刚脱了衣服,泡入桶中,那方嬷嬷便带了个大丫鬟过来了,在门外说道。

“世子妃,王妃让你过去一趟。”

让我去我就去啊?

我不高兴,你就等着呗。

应了声“知道了。”

却没起身的动作。

巧秀拿着竹勺子,犹豫的看着沈凝香。

“小姐,肯定是柳侧妃去王妃那里告状了,咱们收拾收拾回将军府吧,好歹…”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