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严少的夜场娇妻免费阅读_严少的夜场娇妻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6

严少的夜场娇妻林黛 许还山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严少的夜场娇妻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严少的夜场娇妻里,主要介绍了林黛许还山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细思极恐,我自认在西河三年,也算得上性格沉稳心思缜密,我不过与他说了几个字而已,他便将我的心思看透了!在严耕转正准备离开前,我狠狠一咬牙,拉住他的手掌,他的手掌很冰,“如果,是相互帮助呢?”严耕淡淡的看我一眼,看似不经意,却看得我一阵心虚。

严少的夜场娇妻

第一章西河头牌

雨夜。

电闪雷鸣,瓢泼的大雨倾泻而下。

我几乎撑不住伞,看来要等公交是不可能了。

妈咪催得紧,好在出门不一会儿便等来了一辆出租车,坐上车的时候,我身上的衣服也湿了不少,粘粘糊糊的贴在身上。

本来这样的天气,我是不打算出门的,可是妈咪打来电话,说许总来了。

可以说,我每个月有三分之一的收入,都来自于这个许总,所以,我不得不去。

我叫林黛,当然,这并不是我的真名。

从我进入西河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几乎忘记了自己的真名是什么,因为从那刻开始,就只有林黛。

三年过去了,几乎整个江城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江城最大的娱乐会所西河里,有一位只陪酒,不出台的头牌叫林黛。

出租车师傅扭头看了我一眼,估计是看我一个人,天气又这么恶劣,眼神中带着一丝的友善。

“去西河。”

我简单的说,只见出租车师傅脸上的表情瞬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这样的事情我早已经习以为常,快速的从包里拿出化妆品熟练的上妆,整个车里瞬间都是化妆品的淡香,从镜中我能看到出租车师傅皱起的眉头。

“不好意思。”

下车的时候,我朝他抱歉的笑了笑。

毕竟,不是所有人男人都喜欢这样的脂粉味儿。

然而他并没有理我,甚至我刚下车,车门还未完全合拢,他便将车开了出去,仿佛是在逃避什么脏东西一般。

溅起的水花将我的裙摆湿透,还好出门的时候有准备。

路面上的水已经漫过小腿,索性脱掉脚上的高跟鞋,提在手里,勉强的撑着伞从后门上了楼。

虽然小心护着,但脸上的妆容还是有些晕开。

“我的小祖宗,你可算是来了。”

刚推开员工通道的门,妈咪便已经迎了上来,肥硕的手臂挽住我,“许总等你好久了,你怎么搞的,这一身的水,赶紧去换身衣服,许总那边已经不耐烦了。”

“哦,好的。”

我朝她轻轻一笑,不着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臂,朝化妆间大步的走去。

这许还山平时要来,都会提前打电话,今天怎么忽然没个招呼就来了?

“动作快点啊!苏蓉跟夏梦快要顶不住了!”

妈咪在背后朝我喊。

我假装没听见进了化妆间,她不仅是这里的妈咪,还是我的债主,所以,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让我挣钱的机会。

在这一点上,我和她的想法一直都是一致的。

快速的补好妆,看了看镜中的人,妆容很淡,不似其他姐妹儿的浓妆艳抹,但是却足以掩去本来的面容。

我不想,哪一日走在大街上,一眼便被自己的客人给认了出来。

收起思绪,推开妈咪告诉我的包房门。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昏暗的灯光。

苏蓉正紧身贴着一名中年男人唱一首知心爱人,那个男人我见过,姓曹,跟许还山一起开发北江那边的一个商业楼盘,也是圈子里比较出名的人。

苏蓉的嗓音一直很好,更是曾经凭借这一副好嗓子和还算精致的容颜,稳坐西河头牌的位置好几年,直到三年前我到了西河。

也正因为如此,苏蓉和我,向来水火不容。

当然,我是从没在意过这些,是不是头牌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只有一件事情。

那就是挣钱。

挣够钱,我就会毫不含糊的离开这里。而所谓的头牌名号,除了能够提高我的身价,让我挣得更多的钱之外,对我来说,别无任何用处。

“林黛!”

一进门,许还山便发现了我,朝我这边招招手,示意我过去,坐在他身边的夏梦也发现了我,表情有些不自在的看着我。

许还山是我的老主顾,从我到西河不久,第一次接了他的台之后,他只要来了西河,都会点我的台,从不吝啬,可以算得上一掷千金。

妈咪曾经给我提过,许还山出了二十万,要买我出台。

我想也没想便拒绝了。

我是缺钱,但是也有我自己的底线,不出台,就是我的底线。

第二章不对劲

妈咪劝了我几次,毕竟,在她眼里看来,我一个已婚的女人,不是清白姑娘,二十万那是给了天大的面子,怎么算,都值了。

我只是笑笑,告诉她,男人都是贱骨头,若是二十万出了台,以后,就真的不值钱了。

若是二十万我不出台,那么我的价值就绝对在二十万以上。

你想要多少?妈咪两眼冒着精光,面上却是堆着笑,仿佛打趣的问。

等他出到两百万再说。

我当时说这话的时候,真没多想。

但是我知道,为这个,在背后妈咪和其他人没少埋汰我。

只是我不在乎。

许还山是生意人,脑子也没被门挤过,所以他永远不可能出两百万买我出台。

而在西河的三年,我不出台的规矩也是众所周知,我也早已经学会,如何在男人之间周旋,即便是不出台,也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将自己口袋的钱放进我的口袋中。

“许总,这么久没来,还以为你把我都忘记了呢。”

我随手关上包房门,朝许还山款款的走了过去。

“现在才来,不会是我半个月不在,你就爬上别人的床了吧?”

我刚走到许还山的面前,许还山的手臂便已经横了过来,一把将我搂住,紧挨着他的身边坐下。

我假装不稳,整个身子跟着晃了晃,杯中的酒也晃了一部分出去。

当然,做这些的时候,我会避开自己的和客人的衣物,不管是泼到了自己还是泼到了客人,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许总这是什么话,即便要上,我也是上您的床,是吧?”

许还山的性子我早已经摸透,能占便宜的时候,绝不会装君子,哪怕是口头上的。

所以这三年的时间,虽然他是我的老主顾,但是面对他我却时刻都没敢松懈。

我的话显然很受用,许还山哈哈一笑,搂着我的手趁机在我的腰上捏了一把,“你这张嘴甜得,我都想尝一下是不是吃了蜜糖。”

许还山一边说,肥硕的脑袋一边就凑了过来。

我赶紧倾身躲开许还山,从茶几上端起一杯红酒。

“我来晚了,自罚一杯。”

我端起自己那一杯,仰头一口喝下。

“爽快!”许还山倒是没有因为我的刻意躲开而懊恼,即刻又招呼了包房里的服务生上来替我满上杯中的酒。

“我再敬许总一杯。”

我并没有搁下杯子,而是继续端起酒杯,顺道从茶几上再端起一杯酒,递到许还山的面前。“许总喝了这一杯酒,可不能再跟我计较来晚了的事情。”

许还山哈哈大笑着接过酒杯,与我碰了碰,却并没有喝。

我端起酒杯正要喝酒,苏蓉跟那个男人的歌也正好唱完。

“哟,总算来了,许总可是等你好久了,该罚酒。”

苏蓉斜斜的看了我一眼,面上是与我打招呼,但是暗地里,却是故意挑起许还山的情绪。

我不是傻瓜,自然知道苏蓉的用意,“蓉蓉说得对,我再自罚一杯。”

左右不过一杯红酒,我端起酒杯,毫不犹豫的就喝下一杯。

许还山向来喜欢红酒,从来都是将红酒当作啤酒一般喝,所以这三年,我也早已经习惯了他的喝酒方式。

“林小姐够爽快。”

我还未来得及放下酒杯,放下同苏蓉一起唱歌的男人便率先鼓起掌来,一边示意苏蓉替他拿了两杯酒过来。

到这里来的男人,大多不会吝惜这几杯酒,反而是小姐越喝,他们越高兴。而小姐则是,酒喝得越多,挣得就越多。

“这杯酒应该我敬曹总。”我接过酒,也没有扭捏,直接干了。

不多一会儿,我就连着喝下了七八杯酒。

许还山拉着我还要一起向曹总敬酒,一直在一边儿没说话的夏梦却是忽然将话筒递到我和许还山的面前。

许还山正在兴头上,看着夏梦递过来的话筒,脸上瞬间闪过一丝不悦。

“许总,你最喜欢的相思风雨中。”

我赶紧瞥了一眼频幕,从夏梦手中接过话筒。

不知道为啥,我总觉得今天夏梦有些不太正常,就比如像现在这样,在客人喝到兴头上打断客人的兴致。

第三章初识许还山

“啥意思啊你!”

许还山果然如我所料,顿时一张脸就拉了下来。

“许总,我让她点的。”

我赶紧圆场,好在夏梦也算是西河里数一数二的小姐,对许还山的那点儿爱好也清楚,许还山一直喜欢这首相思风雨中,每次必唱。

“你这么久不过来,这首歌我都好久没唱过了,许总就陪我唱一首吧。”

我一边说,一边向夏梦使眼色,夏梦却是一脸犹豫的看着我。

“夏梦,你没看许总喝得正高兴吗?”

苏蓉眼一横,娇嗔的抱怨道,许还山原本稍微缓和一些的脸色大概因为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又变得暴戾起来。

“夏梦,赶紧给许总敬杯酒。”

看到许还山的表情我就知道,这是他生气前的前兆。

许还山对我算是有几分客气,对其他人却是全无耐性,据说在我到西河之前,苏蓉在他这里也没有少吃亏。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刚到西河,还没来得及适应这里面的环境,酒量也不行,那一天已经喝了不少,吐了几次后实在喝不下了。

当时已经喝了不少的许还山非让我陪酒,我实在喝不下,他又提出,喝不下,就陪他睡,让我二选一。

话虽如此,他却并没有给我选择的机会,手便直接搂我,开始动手动脚。

“许总,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不能出台。”

在那之前,我从未如此求过一个人,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可以被人如此不当一回事的践踏,即便是我已经如此祈求,但是他的手却丝毫没有停下来。

我试着挣扎,却被他一把推倒在沙发上,满嘴酒气的凑到我的面前。

“你不是不能喝了吗?老子这是为你好。”

我挣扎着想要推开他,却根本无济于事。

他的手扯开我衣襟的时候,我只觉得眼前一黑,脑子里轰的一声,一阵阵的恐惧感将我淹没。

“我喝!许总,求求你放过我,我陪你喝!”

我不知道是什么驱使我在他的手要伸进我衣服的时候大声的吼了出来。

“喝?”

许还山眯着眼看着我,一脸怀疑的样子,大概是没有想到我已经醉到这样子了,还选择喝。

毕竟,在他的眼中看来,我们这样的女人,跟男人睡个觉什么的,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在喝垮自己喝出台之间,几乎是没有悬念的会选择出台。

“我……喝!”

我挣扎着坐起来,重重的点点头,生怕他没看到或者反悔。

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当时愣了两秒,大笑了几声说,“有种!喝,喝一杯老子给一万!”

当时我以为是啤酒,大不了红酒,谁知道许还山却直接让服务员拿了两瓶伏特加过来,呼啦啦就倒了三杯,虽然我不懂酒,但却多少知道一些,在夜场里伏特加也算得上烈酒了。

整个包房甚至连音乐声都被包房公主给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在看好戏,没有任何人上前劝阻,除了夏梦。

我到现在都记得夏梦当时的样子,哭着就端起桌上的酒,说她不要钱,她喝三杯给许总赔礼,让许总放过我。

许还山自然是不肯罢休的,推开夏梦,一杯酒便泼了过去。

夏梦想伸手去挡,却已经晚了,50度的烈酒不但湿了她的头发,也泼进了她的眼睛,夏梦自己赶紧抬起手去抹脸上的酒,虽然灯光昏暗,但是我能够想象也能够看到夏梦脸上的痛苦。

那一刻,我顿时就慌了神。

妈咪大概是从门外的服务生那里知道了情况,忙从地上将夏梦拉了起来,让几个服务生将夏梦扶了出去,拉着我给许还山道歉。

“林黛,咋这么不懂事儿呢,不就是喝酒吗?来,许总,我陪你喝一杯。”

妈咪自己倒了一杯,眉头也没皱的便一口干了下去。

许还山算得上西河的老客户,在江城也算是有些地位的,自然不可能买妈咪的账,一把就揪过我的头发。

头皮一阵剧痛,我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要被拉扯掉了一般。

“不是挺能耐吗?”

许还山满嘴酒气,朝着恶狠狠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哪里来的勇气,抬起眼,回瞪着他,“一杯一万,对不对?”

许还山大概没想到我都这个样子了,还会向他问出这句话。

一个眼神,他的随从便上来将杯子排开,哗啦啦,5杯酒便满上了。

我想也没想,端起来就开喝,我喝一杯,他们便再倒上一杯。

最后,50度的伏特加,我硬生生的喝掉8杯。

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因为害怕得罪这个金主,所以才豁出去了,毕竟在那8杯之前,我冲到员工厕所狂吐了几次的事情,好多人都看见了。

而事实上,当时我一心只想着,要是我不喝,夏梦就白白被泼了。

更何况,一杯一万,很合算。

第四章快走

若不是当时感觉胃里一股血腥味儿朝上蹿,然后直接瘫软在地上,我想我应该还会再多喝两杯。

当然,最后许还山很干脆的给了八万,并且还好心的将我去医院洗胃治疗的费用一起给付了。

从那之后,他倒是不再赌我喝酒,来得却是更勤了,看我的眼神也有些不太一样了。

好在三杯红酒对我来说并算不得什么,所以也没再讨价还价,反正许还山的性子我也算了解,想让他喝酒,我有的是办法。

喝完一杯,许还山已经将另一杯给递了过来。

我接过酒杯,便仰头喝下。

喝完,凑到许还山的耳边。“许总,我去趟洗手间,一会儿就来。”

我并不是真的想上洗手间,只是因为我总觉得,今晚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尤其是夏梦,因为我没有过来,所以夏梦一直陪着许还山。

我进来之后,夏梦的眼睛就一直停留在我的身上,我总觉得她又话要说。

“这才刚来,上什么厕所?”

许还山一把将我拉回去,跌坐在他的腿上。

“许总,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我转头看许还山,“刚才不是急着来见你吗?也没顾得上。”

许还山不太相信的看着我,“真的?”

“当然是真的,难道我还会骗您不成?”

我轻轻一笑,主动在许还山的脸颊亲了一下,趁机起身,拍了拍坐在许还山另一边的夏梦。

“亲爱的,替我先陪陪许总,我一会儿就来。”

说完,也在夏梦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姐,快走!”

我有些错愕的看着夏梦手中手机频幕上的几个字。

夏梦看到我脸上的表情,知道我已经看到她手机上的字了,借着我身子的遮挡,赶紧将字删掉,将手机放进口袋。

我不知道夏梦为何会给我说这句话,还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我。

许还山算得上是我熟悉的客人,虽然几次出高价买我出台,都被我拒绝,但是除了初见见面的不愉快,过后倒也没有特别出格的行为,顶多就是摸两下,亲两下。

做我们这一行的,不被客人占便宜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比他过分的客人也不是一两次遇上。

我不敢多做停留,夏梦是我在西河唯一的姐妹,也是我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亲爱的,记得帮我点一首心雨,等我回来跟许总唱。”

我拍了拍夏梦,又朝许还山笑了笑,这才起身,离开沙发。

夏梦赶紧自己倒了一杯酒,向许还山敬酒,我笑了笑拉开包房的门,朝员工洗手间走去。

包房里不是没有洗手间,但是夜场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小姐是不能够使用包房里面的厕所的,那是给客人用的,就如夜场里面的员工上下班一定要走员工通道,不能够从大门出入是一样的。

推开洗手间的门,忽然一阵晕眩袭来,我赶紧伸手撑住墙。

一阵阵的晕眩袭来,伴随着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

不好!

在夜场待了三年,此刻我就算再傻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许还山给我的酒里,有问题!

我想也没想,拉开洗手间的门,摇摇晃晃的便朝洗手间的门口奔去。

在夜场里,小姐被客人下药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但是我却从没想过许还山会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毕竟,我认识他也三年了。

晕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甩甩头,扶着墙壁大步的朝前走。

包房是不能去了,我相信等不到多久,许还山就会出来寻我。

夏梦既然传了消息给我,这会儿应该会替我拖住许还山,妈咪是不能信任的,她一早就恨不得我能够出台,只是碍着我的坚持,加上我即便是不出台,也一样不比其他人挣得少,所以她才没有为难我。

我必须离开这里。

我庆幸的是虽然晕眩,但此刻我的脑子还能够思考,还能够辨别方向。

扶着墙壁,朝大厅的方向走去。员工通道都是夜场里的人,谁都认识我,在这里,发生的阴暗事情不是一两件,而大厅则不一样,大厅来来往往的都是客人。

许还山的势力我是清楚的,他的脾气我也是清楚的,总得来说,除了第一次见面,他对待我算是客气的,但是对其他的小姐,却是暴戾得很。

我并不知道夏梦能够拖住他多久。

所以脚下,我一刻不敢停留,尽量让自己脚下的步子看起来正常一些,但却仍旧有些摇晃。

第五章脱身

走廊上的服务生谁也不会在意一个走路摇晃的小姐,而客人也对这样的情形见怪不怪。

我竟然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大厅,眼看着西河的门口就在前方。

只要出了这个门口,坐上车,我就安全了。

作为一个混迹夜场的女人,并不是我矫情,而是我从未想过要用我的人生来换取什么,不出台,不做任何对不起沈文昊的事情,就是我坚守的最后一点原则。

而事实上,这也是我自己心中最后的一点尊严。

我的脑子里回旋着这个念头,更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只是,就连我自己都清楚得很,我脚下的步子早已经不稳。

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迷糊中,一个男人将我扶住。

我挣开他的手,便大步的朝门口走去。

门外的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门口,我想也没想,拉开后座的门,便坐了上去。

因为,我的力气已经无法支撑我再走到公路边去招一辆出租车。

“拜托你,送我回家。”

隐隐看见驾驶室上有人,而我的意识已经近乎模糊,巴拉着副驾驶的靠背,朝驾驶室的人祈求到,我已经顾不得别人如何看待我。

我只想回家。

“严总……”

我听到副驾驶的门被拉开,而驾驶室上的男人有些迟疑的开口。

“求求你,送我回家,求求你。快走!”

我一心想要逃离这个地方,见前面的男人并没有回应我的话,心中更是慌了,不断的祈求道。

忽然,我感觉到有人坐上了副驾驶的座位,我能够闻到他身上淡淡的GUCCI香水的味道,是个男人。

“去哪里?”

刚上车的男人开口了,是低沉而有磁性额嗓音。

“XX村,XX巷。”

报完地址后,我整个人便瘫软在后座上。

迷糊中副驾位上的男人仿佛是迟疑了片刻,这才开口让驾驶室上的人按照我说的地址送我回家。

我住的位置很偏僻,因为这边房租便宜,所以便毫不犹豫的选了这边。

“好热……”

车开出一段距离后,我只觉车内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浑身都燥热了起来,而晕眩的感觉,反而好上了许多。

“车窗给她打开。”

那个被唤作严总的人开口了。

片刻,丝丝的凉意从窗口吹来,已经是晚秋,虽然江城向来有火炉之称,但到了10月中旬的夜晚,也多少有了几分凉意。

窗口传来的凉意稍稍缓解了我的难受。

不多一会儿,车便停下了。“你到了。”

副驾驶的男人开口,依旧是低沉的嗓音,带着一股冰冷的疏离。

“谢、谢谢。”

我勉强撑着自己的身子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走的时候,连包也没带,身无分文。

“我、我没带钱,所以……”

我有些尴尬的靠坐着,看着前面的男人的后脑勺。

“下车。”

男人淡淡的说。

我皱了皱眉头,“我、我回去拿钱,你等一下。”

我不愿欠人。

他将我送回家,已是难得的恩情。

在夜场的三年,早已今看惯了世态炎凉,熟悉的人尚且如此,更何况一个陌生人。

但是我不愿意欠人,欠了就是债,你永远不知道人家会朝你讨要什么。

跌跌撞撞的下了车,刚走出没两步,身后的车便调转车头离开了。

“钱……”

看着绝尘而去的商务车,我只来得及看清楚那是一辆捷豹XJ。

我下意识的扯了扯领口,吹了一路的冷风,身上的燥热感却一点也没有减退,晕眩的感觉虽然好了许多,但脑子里的意识,却在一点点的模糊。

虽然没有试过,但是我却知道,这是药效使然。

掏出钥匙,试了几次,才将门打开。

“你在家。”

看了一眼坐在电脑面前的沈文昊,我低声说了一句。

“今天怎么这么早?”

他侧眼看了我一眼,并没起身,而是继续看着他的电脑。

最近沈文昊迷上了炒股,每天都在研究,总盼望着有一日能够逆转乾坤,改变现在的情况。

我站在原地,直直的看着他,还有他的电脑,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慢慢的模糊了起来。

“文昊。”

我低声的开口,才觉得口干舌燥,身体仿佛要喷出火来。

而一股莫名的感觉在我的身体里面流窜,流过之处,仿佛被火烫过一般,更是燥热难耐。

心中升起一股熟悉又陌生的空虚感。

“怎么了?”

沈文昊兴许是发现了我的不对劲,这才转过头看向我。

“脸怎么这么红?”

沈文昊一边说着,一边起身走到我的面前,伸手就要抚上我的脸颊。

我一把紧紧抱着他。

熟悉的气息萦绕鼻间,仿佛所有的血液都因为这股气息而蹿上头顶。

“文昊……”

我推开沈文昊想要抚摸我脸颊的手,紧紧抱住他,身子不由自主的贴向他。

沈文昊回抱着我,“发生什么事了?”

我摇摇头,双手攀上他的肩,抚上他的脸颊。

我紧紧的贴着沈文昊,身体却是越来越燥热。“好热……”

我一边腾出手扯开自己的衣襟,因为穿着工作服被没有唤,本就低的领口被我这样一拉扯,直接便滑开了,胸前的束缚得到释放。

不知何时,我已经拉了沈文昊的手,放在我自己的胸上,他的手有些凉,贴着我早已经滚烫的胸,传来阵阵的凉意,从胸口传遍全身。

“嗯……”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发出这样的声音,但是,这却远远不够。

“沈文昊,要我……”

我的脸在他的颈项间厮磨,忍不住低声的开口。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