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夜夜笙歌夜湛宁瓷免费阅读_夜夜笙歌夜湛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6

夜夜笙歌夜湛 宁瓷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夜夜笙歌夜湛宁瓷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夜夜笙歌里,主要介绍了夜湛宁瓷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我追问他怎么赚钱,他冷脸睥了我一眼离开,当那个挺拔坚毅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时,我终于忍不住低头哭泣,是可怜自己,经过今晚这件事,自己在他的面前再无自尊心,不同于三年前他亲自退婚,这次是自己作践的,所以也算是自己活该。

夜夜笙歌

01.欠下巨额赌债

我有个闺蜜一直信奉女人如花,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天生该享受,要住最豪的房,开最野的车。

但她没钱,在干了两年销售之后受不了清贫的日子,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给有钱人做了小三。

从此她便走上人生巅峰,不用再到处拉人磨干嘴皮子介绍产品,也不用在商场为挑选白裙子或者黑裙子而发愁,成天不是买买买就是到处旅游。

每天见她在朋友圈里炫富,久而久之,说不羡慕是假的,但我有底线,绝不破坏别人家庭。

我耐得住清贫,但我闺蜜总想着要拉我一把,她一直劝我跟她一样,找个有钱人就把工作辞了。

我是一名外科医生,最初刚入行的时候对医生这个职业充满着使命感,但经过几年时间的消磨,我看到我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晋升,甚至比我后来的那个女医生现在都成了我领导。

我清楚内幕,那个女医生被科室主任睡过,至今他们都保持着情人关系,而我一直都是一名普通医生,每个月都是月光族,有时连房租都交不起。

这不,今天又有九千块要交给房东。

看着兜里空空如也,我没忍住给我闺蜜抱怨了一下,而她给我介绍了一门赚钱快的法子。

什么赚钱快?

赌博。

而且她还说她有门路保证我赚钱。

我说我没钱,闺蜜说借我。

我人生中最大的错误就是信了我闺蜜。

当我带着借的二十万赶到澳门,再一贫如洗甚至还倒欠三十万从澳门回雾城时,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澳门那边给我一个月时间还清债务,不然利滚利,而且他们还威胁我,更搬出了我的家人。

我心中充满了恐惧,打电话给我的闺蜜,她说她那点钱全都借我了,让我自己想办法还债。

我一个拿定时工资的医生能有什么办法?

难不成也跟我闺蜜一样……

我最开始拒绝,可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澳门那边的人又催的紧,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想到一个人,但让我去找他比让自己做小三更丢脸。

熬到最后一天我没忍住,我把自己仅剩的那点尊严给藏起来,然后裹上衣柜里最值钱的裙子回了夜家。

夜家赫赫有名,是雾城的权势之家,而夜家的掌权人夜湛年轻有为,更是雾城所有女人心中的钻石王老五,就连我闺蜜的终极梦想就是做他情人。

但偏偏那个男人天生无情,至今都没听过他跟谁传过绯闻,想要接近他的女人都没啥好下场。

我说回夜家,用了一个回字,算起来我和夜家还有那么一点破关系。

我爸是夜家的司机,这辈子没啥抱负只想混吃等死,但在七八年前夜湛他爸遇到仇人追杀时,一向贪生怕死的他脑子一热替夜湛他爸挡了一颗致命的子弹,而我和夜湛的关系就此建立起来。

老爷子在世时,为了报答我爸的救命之恩就擅自给我和夜湛定下婚约,那时我不过十八岁,而夜湛已然是成熟稳重的男人,况且性格冷,一看就是禁欲型的,这种男人对那时身为小女生的我来说简直是致命一击。

曾经的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他这一辈子也不会瞧见我的存在,所以我心里从来没敢妄想过他。

可当有了婚约之后我的心开始蠢蠢欲动,以为自己能成为他的妻子,但自从三年前他爸去世,他在葬礼上擅自宣布解除婚约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虽说从前他也没把我放在眼里,但起码没有羞辱过我,我至少还能自欺欺人,而那天隔着吊唁的宾客,他冷清的视线落在我身上,不轻不重的,像是讽刺我的自不量力,那般刺痛我的心。

那天,他让我彻底的看清了自己。

我就是一个司机的女儿,又穷又不讨喜,凭什么去奢望那个站在人上人上犹如神邸的男人?

可即便我是司机的女儿,我也渴望爱情。

想到这,我心里开始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既然做不了他的妻子,便做他的一夜情。

我回到夜家在后花园里找到我爸,他正在给那些花花草草修剪枝丫,见到我他很错愕,忙放下手里的剪刀,笑着问我道:“阿瓷,你三年没回夜家骨头不是很硬吗?怎么?是不是缺钱用了?”

我爸好赌,每月的薪水都拿去打牌了,所以我从不指望他,而是让他告诉我夜湛的下落。

闻言,他叹口气问:“你打听人家的下落做什么?其实我七八年前就猜到他会毁婚的。”

顿了顿,我爸看向我说:“我们配不上。”

我知道我不配,他没必要这样提醒我,我蹙眉说:“他在没在家?不在家的话把他下落给我。”

夜湛没在雾城,我爸给我了一个地址。

D市,锦州酒店。

我打电话给我的闺蜜,让她给我弄一包催情药,然后我立即在网上订了机票前往D市。

02.做他的一夜情

我从没想到我会拐夜湛上床。

但澳门那边逼的紧,狗急了都跳墙。

我记得昨晚我坐飞机匆匆的赶到D城,夜湛身边的人都认识我所以没有阻拦我,我先溜进他的总统套房给他的水里下了药,一个男人的兽欲惹起,再在他面前放个女人,哪怕他很看不起那个女人,他都会上的,而我和夜湛就是这般的顺理成章。

我昨晚初夜,痛的记不得具体情况,我记得昨晚自己手慌脚乱的抱住他,喝了情药的夜湛,犹如辽阔的草原上泛起一点星火,瞬间燎原,折腾了我一晚上,直到现在我的双腿都酸楚抽筋。

我拍了两张他的照片保存,刚收起手机他便睁开了眼睛,双眸沉沉的盯着我,犹如一块一块的冰坨子砸在我身上,我知道他现在恨不得杀了我。

我赶紧起身提醒说:“你睡了我。”

夜湛瞬间起身,“找死!”

他手掌带劲的掐住我的脖子,我呼吸困难的盯着他,开门见山说:“我要的不多,给我五十万。”

我赌博欠三十万,借闺蜜二十万。

见我张口明码标价,夜湛一阵冷笑,他像丢垃圾一样的丢开我,我趴在床上听见他嗓音残冷的问道:“宁瓷,你现在混到卖身的地步了吗?”

我偏过头望着他,白炽灯下的男人,光芒万丈,面容英俊,只是随意站着的姿势,也有一种颠倒众生的魅惑感。

挺直的鼻子在光线下显得更加硬朗,漆黑的双眸似两个深不见底的深渊,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漠,就是他,在三年前的葬礼上彻底的毁了我。

是他,击碎了我所有的自尊。

是他,成就了如今卑微下贱的我。

我忍下心中的酸楚问:“怎么?拥有雾城帝国的夜家总裁,还舍不得区区五十万?!”

见我说这话,夜湛眸心似聚起狂风暴雨,许久,他平静的问道:“宁瓷,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

夜湛眼睛微眯,我顿了顿说:“你的钱。”

那天,夜湛豪气的丢给我一百万让我消失在他的世界里,并且警告我忘了昨晚的事。

他冷冷道:“滚,昨晚的事,你敢说出去一个字,我让你爸立即消失在夜家。”

他用我爸威胁我就对了,因为我爸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在夜家养老,倘若要是让我爸知道他的命运掌握在我的手里,他非得打死我不可!

我点点头拿着他的支票,逃之夭夭。

03.走上歧路

在回雾城的飞机上我手里一直紧紧的握着那张支票,拿着这钱,心里却想的是十八年前。

十八年前初遇夜湛时在一个下雪的天,我第一次到夜家,还是一个乡下的土孩子,从没有收过新年红包,是夜湛把长辈给他的红包塞到了我手里,温润笑说:“喏,给你,也算我给你的见面礼。”

这辈子,夜湛就给过我这么一次温暖。

但就这一次,让我惦记了一辈子。

我想要钱没错,可我更想要他。

我长的漂亮,大可以去做别人的小三,可还是没忍住,想借着这笔债务逼迫自己去找他,以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心情勾引他上床。

想换的他一丝温柔,可现实……

我胡思乱想什么呢?

拿到了一百万有什么不开心的?

回到雾城之后我赶紧去银行兑现了一百万,给澳门那边打了三十万又还给闺蜜二十万。

她见我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伸手捂住嘴,惊讶的问:“我的姐,你去哪儿找的这么多钱?”

“我爸的棺材本。”我扯谎说。

闺蜜收起钱,问:“你以后咋办?还打算回去工作吗?阿瓷,你听我的,跟着我干吧。”

跟着她做小三吗?

我想住最豪的别墅,开最野的车,可一想到夜湛的脸,我心里犹豫不决下不了决定。

我还是不想搞脏自己。

我叹气说:“让我想想吧。”

见我松动,我闺蜜也没再劝。

同闺蜜分开后我联系中介,花了三十万首付了一套一居室的房子,往后交房租的钱都可以拿来还房贷,想到终于在雾城有个自己的家,不用再到处奔波苦受搬家的折磨,我终于尝到有钱的甜头。

我用剩下的二十万买了一辆二手奥迪,现在也算是有房有车一族,虽然依旧没有存款但至少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第一次有了归属感。

澳门事件之后我平稳的上着班,后面因为被那个上位的女医生欺负,她总是在工作中挑我的刺,我再也忍不了那个气,便辞职不干回了家窝着。

最开始还有钱给房贷,可这像个无底洞,每个月雷打不动的开销让我没法在家里继续消沉。

我收拾出门找工作,但跟撞了邪一般屡屡碰壁,恰逢那两天我闺蜜一直劝我跟着她干。

我想着自己已经不是处,夜湛又瞧不起,我一心动,索性破罐子破摔让闺蜜给我介绍有钱人。

闺蜜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几年,但认识的有钱人也有限,大多数都有自己的圈子,想要认识个肯舍得给情人花钱的几乎没有,除非托关系找资源。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潜规则,做小三也是,闺蜜请会所的公主吃了几顿饭,塞了几万块钱,人家这才给我们介绍,但万万没想到那个有钱人就是让我滚的夜湛。

那天我和闺蜜盛装出席,她细心叮嘱我,“里面的人非富即贵,都是我们惹不起的,哪怕他们让你做最下流无耻的事,你也得忍着,千万别吱声!”

说完,她抬手帮我理了理脖子上的项链,“宁瓷,干我们这行最重要的就是听话。”

我点头,心里开始打退堂鼓了。

这儿是雾城有名的红灯区,灯光璀璨夺目,到处都散发着情欲以及荷尔蒙的气息。

包括我们路过的几个包间里都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娇喘以及毫无掩饰的呻吟,听的我脸皮发红。

闺蜜拉着我在一间豪华的包间前停下。

她伸手推开门,里面糜烂不堪,有男女在现场直播。

我下意识想转身逃跑,但想着自己的房贷就强迫自己冷静。

门外灯光耀眼,门内暗沉无光。

包间里的几对男女旁若无人的发泄着最原始的欲望。

我心里暗叹他们在人前也真玩的开。

不过也有例外,在沙发的正中有个男人,他一身黑色的正统西装一丝不苟的穿在身上,正微微的垂着头把玩着手机,似对周遭的一切视若无睹。

不知道心里生了什么胆子,我径直的走了过去,跪坐在他笔直的腿侧,脸上笑的妩媚,更风情万种道:“这位先生,你需要我伺候吗?”

在包间里能坐正中且临危不乱的男人,定是这其中的Boss,我勾搭他准是没错的,但能不能被他看得起眼才是重紧的,不过来风月场所找乐子的男人无非就是想找漂亮听话能伺候自己的女人。

我穷归穷,比起夜湛身份也低微,但别的不说,就我这身材和模样,胸大臀翘,肤白腿长,男人见了都得眼馋,包括我以前的科室主任,他曾明言过,如果我愿意陪他一晚,他会在让我在一年之内升到科室副主任的位置。

那时我还是处,没被开发过,再加上他说的一年之内,重点是一年之内这句话,他开的是空头支票,如果我陪睡一晚上他要求第二次又该如何?

周而复始,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不是傻逼,自然不愿做这亏本的买卖。

扯远了,先说这边。

见我主动送上门,他伸出一只手指轻轻的抚摸我的下巴,又挑了挑我胸前的衣服,嗓音冰冷如寒铁一般,“说说,你想怎么伺候我?”

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我脸上错愕,男人却在这时缓缓的抬起了脑袋。

我吓得坐在地上,喃喃的喊着,“怎么是你?”

04.竟是夜湛

房间里的灯光很沉,沉到我快看不清他那张脸以及那双冷清的眸子,但就这么一个隐约的轮廓,我就能判断他是夜湛,毕竟太过熟悉他了,曾在我梦里一次又一次的出现,让我一直欲罢不能。

夜湛沉默不语,我清楚他此刻的心情很恶劣。

我站起来转身想跑,他起身抓着我的胳膊强迫性的带着我离开了包间。

夜湛没有带我回夜家,而是把我带到附近的江边。

他把我的脑袋狠狠地摁进冰冷的江水里。

正值冬日,呼吸被夺的一干二净。

我全身冷的打颤,奋力挣扎无果,我尝到了死亡的滋味。

极致的恐惧攀沿着我的内心。

我以为夜湛会杀了我,在感觉自己快要死的那一刻,他把我捞出来扔在了岸边的草地上。

他淡漠的问:“给我贱卖自己的理由。”

我咳嗽说:“我想要钱过好日子。”

这句话把我的自尊踩在了脚底下。

但在这个叫夜湛男人的面前,我本就毫无尊严可谈。

不过我明白今晚这事是我错了,我被我闺蜜一个劲的忽悠,再加上又不是处,一时鬼迷心窍。

我一个劲的喘息着,听见他冷冷的声音嘲讽问道:“宁瓷,贱卖自己,这便是你的生钱之道?”

我抬头望着夜湛,他的眸心毫无波澜,好像我在他眼中什么都不是,我又想起那年冬天他送给我的那个新年红包,瞧瞧,他给我的仅点温柔,让我这十几年不断的拿出来反复的温暖自己。

我苦笑问:“不然呢?我原本该是人人羡慕的夜太太,而你的悔婚让我变成了现在这样!”

他娶不娶我都无所谓,毕竟感情这事谁都做不了主,所以我变成什么样和夜湛是没有关系的。

但我心里就是气,是他们擅自给我订婚。

更是他们擅自取消的婚礼!!

从始至终都没有人问过我的意见。

他冷笑讽刺问:“说到底不就是因为钱?”

可能见我们两人之间的气氛太过紧张,跟随在夜湛身边的助理陈晓忍不住的开导我道:“宁小姐,你少说两句吧,别惹先生生气了。”

我笑了笑,心里苦不堪言。

我望着夜湛,他就负手站在那儿,面朝波澜起伏的夜色江流,远处的城市霓虹闪烁,而他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远方,神情冷酷无情。

我闭了闭眼,听见夜湛漠然的威胁我说:“下不为例,不然我会把你和你爸送出雾城。”

闻言,我好笑问:“你连我做什么都管?”

即使我真的搞烂自己的身体,又不是他的。

夜湛斜兜我一眼,忽而问:“真缺钱?”

我摇摇头,想了想又说:“算吧。”

“呵,你倒比想象中豁的出去。”

他默了默,嗤笑道:“你前段时间在澳门赌博的事我听说了,没想到你胆子挺大的,明天你到公司里找我,我给你一个赚快钱的机会。”

夜湛给我一个赚快钱的机会?

是做什么的?

05.模特合约

我追问他怎么赚钱,他冷脸睥了我一眼离开,当那个挺拔坚毅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时,我终于忍不住低头哭泣,是可怜自己,经过今晚这件事,自己在他的面前再无自尊心,不同于三年前他亲自退婚,这次是自己作践的,所以也算是自己活该。

我在这边哭的伤心,但却不知道夜湛并没有真的离开,他坐在车里,用手指疲倦的摁了摁自己的额角,听见助理问:“先生,夜晚天气寒冷,宁小姐全身湿透,要不要给她送一件先生的大衣?”

夜湛偏头,漆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在江边哭得委屈的女人,蜷缩着身子抱成一团的模样楚楚可怜,怪不得他生气,怪就怪她太挑战他的底线。

她竟敢作践到去卖了自己!!

助理陈晓心里摸不透,先生分明是在意宁小姐的,在听说她想勾搭有钱人之后,扔下所有的事务匆匆的赶回雾城,但两人一见面就这么僵硬。

夜湛闭上眼眸,吩咐道:“给她送件衣服。”

陈晓应着,“是,先生。”

“等等……”

陈晓侯着,看见自家总裁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柔情,他淡淡提醒:“用你的名义。”

……

我全身冻的发颤,正打算起身离开时,看见夜湛的助理从远处走过来,他把臂弯里的一件黑色大衣递给我,客气说道:“宁小姐,晚上天气寒冷,你身上又湿透了,赶紧把这件衣服穿上吧。”

我抱着那件厚重的衣服问:“夜湛的?”

助理说是,我希冀的问:“是他……”

助理打断我说:“先生不知道这事。”

我泄气,助理转身离开。

身边好不容易有件夜湛的东西,我贪恋般的穿在身上紧紧的裹住自己,瞧瞧,我就是如此的没出息,只要他的丁点温暖,我都渴望的要命。

刚回到家之后我闺蜜给我打了电话,她欣喜的问我,“你被带走后有没有发生点什么?”

其实闺蜜想问有没有上床。

我脱掉湿透的鞋子懊恼的说:“我们什么都没发生,他也没给我一分钱,小妖精,我后悔了,我不想做谁的小三,我宁瓷只想干干净净的挣钱。”

闺蜜的外号叫小妖精,其实我答应她的那一刻起便开始后悔,我心里虽然想的是破罐子破摔,可真到那一步,我还是舍不得搞脏自己。

更不想因为金钱而堕落自己。

特别是夜湛那双冷漠的视线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心里的难堪和卑微被无限放大,我可以没钱,可以不被他爱,但不想让他认为我下作!

可经过今晚这事……

闺蜜听见我说的,她劝我别跟钱过不去,特别是这次为了攀上有钱人还砸了几万块进去,别辛苦一场最后连本钱都捞不回来,我十分干脆的拒绝说:“我会想办法把那几万还给你,但不会再做那些事。唉,小妖精,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我好,但我真的做不了那些事,我心里始终……”

始终把夜湛放在心里的,正因为此,哪怕只是自作多情,我都想替自己留有余地……

见劝不动我,闺蜜也不再浪费口舌,挂了她的电话之后我脱下身上的湿衣服去洗热水澡,出来之后看见沙发上夜湛的衣服,心里一阵酸楚。

我过去把他的衣服紧紧的抱在怀里,脸颊埋在里面深深地呼吸,该是庆幸的,我爱的那个男人虽然冷酷无情,但从没和其他女人有过绯闻。

不过转念一想,夜湛做事从来都不知会他人,媒体也很少查到他的事,万一私下他有……

不敢再想,扔下衣服去卧室睡觉。

……

第二天我醒的很早,换了一身衣服去夜湛的公司找他,但前台拦着我问:“你有预约没?”

我摇摇头,她脸色突变,原本温柔的面孔立刻变的狰狞,骂骂咧咧道:“你以为我们夜总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没有预约你在这瞎凑什么热闹?滚开点,别耽误我做事,不然我让保安把你丢出去。”

我一脸懵逼,终于见识到什么叫作狗眼看人低,错愕的怼她,“你这是什么态度?是你们老板亲自请我来他公司的!我奉劝你,说话注意尊重人,别让外人觉得你们大公司的人就这等素质!”

闻言,她一脸无所谓,低头翻着自己手中的资料,冷笑说:“像你这种想接近我们夜总的女人,每天跑到这儿闹的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你算什么东西?”

我这人没啥优点,就是受不得气,特别是面对尖酸刻薄的陌生人时,更想一巴掌给她抡上,何况是在夜湛的公司,正抬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抹清冷的声音,“陈助理,把她辞掉重新换人。”

前台的女人恐惧的喊着,“夜……夜总。”

我惊讶的转身,男人依旧一身黑色正统西装,黑色的领带规规矩矩的系在颈间,他目光淡漠的望了我一眼,随后抬脚绕过我走进了专用电梯。

我赶紧跟上去,陈晓也没有进来,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忐忑的站在他身侧,从电梯里的反光面里能看清他锋锐的犹如刀削般的轮廓。

夜湛就是这样,不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冷冷清清,透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他单手插在西装裤里沉默寡言,我抿了抿唇,犹豫着说:“是你让我来找你的,你说有让我挣快钱的方法。”

夜湛依旧沉默,似瞧不起我,连话都不愿跟我说,估计还是因为上次给他下药的事生气吧。

毕竟和我有了肌肤之亲,他心里不爽呢。

到了他的办公室,他扔给我一份合约,我细细的翻看,惊喜的问:“你想让我做你旗下的模特?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