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都市情潮》小说阅读_都市情潮陈东刘

发布时间:2018-11-08 12:02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陈东刘月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都市情潮,本小说阅读网提供陈东刘月小说精彩内容阅读:本来她应该很痛的,偏偏觉着很舒服,他的脸庞是朦胧的,她虽然睁大了眼睛去看,却还是看不真切,会是…他吗,不会是他吧?如果是的话,那该多丢人,他可是秦雪的…

都市情潮

推荐指数:8分

《都市情潮》在线阅读全文

都市情潮第五章夜半

当天晚上,刘月做了一个旖旎的梦。

梦中,一个年轻健壮的男人紧紧地把自己压在身下,疯狂驰骋着,他是那样的用力。

本来她应该很痛的,偏偏觉着很舒服,他的脸庞是朦胧的,她虽然睁大了眼睛去看,却还是看不真切,会是…他吗,不会是他吧?如果是的话,那该多丢人,他可是秦雪的…

刘月猛然惊醒的时候,只觉浑身香汗,湿答答的,探手到下一摸,果然又是一片泥泞。

她幽幽叹了口气,下了床,摸黑走向洗手间,雪儿的房间就在洗手间的隔壁,从下面门处漏出的灯光可知,他们都还没睡。

三更半夜的还没睡觉,能在干什么,她不想去偷听,却偏偏忍不住把耳朵凑近了房门,里面陈东和秦雪的声音就透了出来。

“老婆,你跪起来好不好?”

“不要…我累死了,就这样吧,我喜欢看见你的脸。”

“可是这样容易压到孩子,还是我从后面来吧。”

“不要!痛死了,你那玩意儿那么大,每次都弄得我起不了,现在我好歹是孕妇,你也不晓得怜惜人家。”

“好好好,你说怎样就怎样,那还是弄前面的吧。”

刘月被两个人的情话刺激得不行,虽然是在黑暗中,她也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火烫。

哎,这两个人真是不知道节制,都这么点了还在做,不知道顾及下孩子,看到陈东正和秦雪在里面鱼水交欢,刘月就想起今天陈东救她时的英勇模样,就像自己男人一样。

叹了口气,秦雪蹑手蹑脚的进了洗手间,掩上房门。

刘月抬起手来,在灯光下细细打量着自己的手心手背。

虽则做了十多年的家务活,但毕竟这还是轻松的差事,加之本钱够好,所以她的手也还是细滑得很,通体白净,带着些许健康的红润。

她的指甲也修剪得很精致,虽然并没有抹指甲油,然而不带修饰的纤长手指本身就已经是极美的景致。

刘月看了一会,心里的愁闷略解,便伸手到背后去解胸罩的搭钩,小心翼翼地把两边的肩带从手臂间褪了下来。

眼看一双滚圆的酥胸了束缚,居然形状也并不如何变化,仿佛地心引力在这里完全失去了效用一般。

在黄澄澄的灯光下显得尤为动人,两颗雪瓜之间那道天然的沟壑也失去了胸罩的紧缚。

难道我不如以前那么美了吗,怎么会,以前这里还没有现在这么大…刘月对着镜子,轻轻摩挲着一对峰峦,默默地想道。

街口那个马杰,每次见到我不都是轻佻的吹口哨,出言调戏,若不是上回陈东整治了他一回,恐怕他也不会收敛吧?

刘月摇摇头,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开始清洗起下身。

第二天早上起来,陈东感觉精神很好,昨晚终于在女友身上得到了释放,厨房里传来了锅碗瓢盆的响声,秦雪小姨在做早饭。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课,正好可以好好的筹划一下将来。

肚里的孩子快四个月大了,听学校里已婚的教授说过,宝宝长大的过程就是烧钱的过程,若不能多赚点钱,以目前这点工资,到时肯定是捉襟见肘。

陈东思索着怎么多挣些奶粉钱,逐渐有了些眉目,此时忙里忙外的刘月已把早饭摆到饭桌上,柔声道:“陈东,先别忙着工作,吃过饭再做吧。”

陈东应了一声,走到饭桌边上坐下,秦雪也乖巧地走了出来,坐在了他的身边。

刘月看看两人如胶似漆的甜蜜模样,倒也欣慰,笑道:“陈东,今天是周末,又是一大清早的,不多睡会儿。”

昨天见陈东为了她大打出手,她对他的感观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向他的眼神里,自然而然地便有了些亲昵。

陈东对上她笑盈盈的玉脸,心里也是一暖,说道:“不了阿姨,趁着周末我想干些私活儿,给孩子提前攒点奶粉钱。”

刘月秀眉一皱,“不会是一些不好的工作吧,这就冒险了。”

“这倒不是。”陈东苦笑了下,解释道,“其实就是利用我的特长,把国内网络小说翻译到国外,我赚点翻译钱。”

“啊,这样还能挣钱,真的有人看吗?”

秦雪娇笑道:“小姨,你不知道现在中国网络小说有多火,都火到国外了,很多外国人天天等着翻译看,以前陈东就翻译过一些,赚的可都是美元!”

刘月美眸睁大,还有些疑惑道,“可是翻译小说,我听说本人要会写才行。”

陈东点点头道:“是的阿姨,一个优秀的小说翻译者,其实大多都写过一些小说的,我以前写过一些,所以做这个不算生疏。”

“对啊小姨,陈东写的小说可厉害了,我最喜欢他写男女恋爱类型的,比那些大作家写的都好看。”秦雪笑道。

一时间,刘月都不知该如何接话了,只是看着陈东俊朗的脸庞,心里越发好奇了。

哪个小女人心里没有一些浪漫情怀,刘月是看琼瑶的小说长大的,从小她就很佩服这些妙笔生花的作家们,现在得知陈东居然也是一个作家,怎不叫她讶异和惊喜。

吃完早饭,陈东便坐在沙发开始准备工作,刘月走了过来,说道:

“陈东,你长时间这样低着头看电脑怎么行,到我房间里去吧,我的梳妆台可以当电脑桌两用的,正合适。”

“这不太方便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那个房间里大,而且亮堂…”

刘月忽然说不下去了。她本来倒是没多想的,但被陈东这么一说,味道全变了,搞得好像她再坚持下去,就显得动机不纯了一般。

陈东见她闭口不言,娇嗔地瞪了一眼过来,也知道是自己出言不慎搞得不尴不尬的,讪讪一笑道:“那好吧,我到里面去。”

陈东捧起笔记本电脑走进了刘月的房间,果然如刘月所说,这个房间比秦雪的要大不少,当中靠墙摆着一张一米八宽的大,上面铺着素雅的淡蓝色单,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尾的位置。

梳妆台很大,上面还带着一面镜子,刘月的化妆品倒不多,整齐地摆放在一个角落上,正中空出了一大片的位置,正好可以安放笔记本电脑。

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陈东定了定神,便开始寻找可翻译的小说,很快进入了状态。

快到中午时分,刘月做好了中午饭,便来叫陈东,见他全神贯注地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便开声道:“陈东,别写了,先吃饭吧。”

陈东应了一声,不舍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在饭桌上他还在想怎么翻译更准确,匆匆扒了两碗饭,便又进了房间继续翻译。

秦雪吃完后,困得回房间补觉去了,刘月料理了饭桌碗筷,又看了一会电视,看看墙上的钟,已经一点多了,便自然而然地打了个呵欠,走向自己的房间。

刚进门口,陈东的身影便映入眼帘,她这才醒悟过来,糟糕,他在房间里我可怎样午休,有心让他也去休息休息,但见他一脸兴奋,又不忍打断他。

便在这时,陈东也发现了她走了进来,见她打了一个呵欠,心里明白过来,忙回头道:“阿姨,你要午休是吧?那我先出去了。”

“没事,我睡我的,你要写就继续写吧,不妨事。”

“那…那我再写一会,我尽量轻点。”

刘月本来只是客套客套,其实内心里是希望陈东出去的,不料这人还真的写高兴了停不下来,无奈之下,便自个上了床,背着他躺了下来。

听着身后陈东敲击键盘的噼里啪啦声响,刘月迷迷糊糊间进入了梦乡。

听着秦雪小姨的细细鼾息响起,陈东也有所觉,有意无意地朝镜子里看了一眼,谁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直了眼。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