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北元莫菲情似南絮缘随风_情似南絮缘随风

发布时间:2018-11-08 11:31

在这本《情似南絮缘随风》中,北元莫菲的故事正在进行中,看看墨鱼会为我们带来一个怎样精彩的故事吧,在本站可以在线阅读这本小说哦。情似南絮缘随风第19章 想要。“张小姐,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莫菲凑近她,夸张地皱起眉来,“你不是病发作了吧?”

情似南絮缘随风

推荐指数:8分

《情似南絮缘随风》在线阅读全文

情似南絮缘随风第19章 想要

“你半夜来医院,是不是故意的……”张晓爱忽然说不出话,惊恐地看了一眼莫菲,又看向站在莫菲身后的北元,不知道是不是她眼睛花了,她好像看到北元的眼中有阴狠的光芒,像地狱里的恶魔。

她的心跳急剧起落,快要发不出完整的音节:“周励,周……”

北元牵着莫菲离开的时候,周励正在抢救张晓爱。

张晓爱是名商的女儿,她心脏病发的事霎时在中心医院引起轰动,相比于周励的焦头烂额、张晓爱的生死挣扎,北元倒是一脸惬意,心情不错地和莫菲手拉手,像一对逛街的情侣。

莫菲心事重重,等上了北元的车才说:“周励是不是在撒谎,我看张晓爱的头发分明是干的,不像刚洗过澡。”

北元不知有没有听见她的话,只是径直上车,发动,他的视线直盯盯看着前方,之后他慢吞吞地说道:“坐好了。”

话没落地,他原地掉转车头,刺耳的摩擦声像一阵长啸,接着保时捷如同一条放射的长线,直扎夜幕!

“他们来了,我还没玩够。”路灯的光点缀在北元眼中,使他的眼睛更加明亮鲜明,他加速前行,一路领先不下,直到把他们远远地甩下,不见踪影。

保时捷开出市区,离开城市喧嚣后的公路无比宁静,莫菲也得到了难得的安宁。

北元一直开车到了海边,听汐水起落,依在车旁,看着莫菲在松软湿凉的沙滩上散步。

莫菲上次来海边是和周励一起的,到底是她解不开的心结,哪怕恨着,她对周励的那段感情也是难以释怀。

水浪刚褪,沙地又湿又软,莫菲避开上涨的汐水时不小心把鞋子陷了进去,她忙掉头去找鞋子,这时又是一波浪头赶来,淹没了痕迹。

见莫菲没头苍蝇似的找鞋子,一直不肯沾水的北元看不过去,走上前把莫菲往后一拉,然后弯下腰给她找鞋,莫菲几次上前都被他给挡了回去。

海水一次次冲刷,沙滩上的脚印很快消失,光线又很弱,连莫菲也忘了大概的地点。

可北元并没有放弃,在他的世界里很多东西都很单一,或者说专一,他有他想做的事,并且一定要得到结果。

北元的固执连莫菲看了都着急,“不要再找了,你会着凉的,我光着脚回去好了。”

北元嫌弃地侧目看了她一眼,继续低头找鞋。

为了断绝北元的念头,莫菲干脆把另一只脚上的鞋脱下,大力往海里一扔,听着鞋子入水的声音她痛快地笑了,无奈地摊着手说:“这下没得找了吧,我们可以回车里了吗?”

北元微微愣住。

“走吧先生,再晚了夫人会把我骂死,反正你也找不到。”莫菲自以为是地笑道。

北元动也不动地看着她,却在她转身的同时,他奋不顾身地向深水跑了过去。

疯了!

她怎么跟一个有病的人较真了呢!莫菲后怕地追上去,可她的动作哪有人高腿长的北元快,转眼他就下了齐胸深浅的水里,眼光在海面上四处搜寻。

莫菲没想到他会为了一只鞋子下深水,内疚感袭来,惹得她鼻头一阵酸涩,眼泪在眶里打转。

她游过去揽住他的腰,把他往岸边带,不知是什么样的情绪所致,她好想把这个孤单的男人抱在怀里,不为情,也不为爱。

“你怕我死吗?”他按着莫菲放在他腰间的手,不肯按她的意思回去,执意地问。

“我怕,”莫菲眼底闪过一抹黯然,没心没肺地笑说,“我怕你死了夫人让我陪葬,好了先生,你身体娇贵,别在凉水里折腾了。”

“你在担心我?”

莫菲很奇怪北元为什么执着于这种问题,身为北家少爷,他拥有无数人的关心和宠爱,可他的表现却像极了一个缺爱的小孩……莫菲没多想,实诚地回答说:“我是负责照顾你的人,当然担心你,我求你赶快上去吧,你让我好好活着行吗?”

他听后嘴角一弯,“好。”

两人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回车上后北元打开空调,坐在位子上一动不动,任由莫菲给他擦干头发。

“你衣服要不要脱了?”莫菲怕他着凉,没有其他意思。

北元费解地看着莫菲,迟疑三秒后快速脱掉外套、衬衫,解皮带卡扣时,他修长的手指突然顿住。

莫菲的脸不合适地烧了起来。

本来北元没那种意思,毕竟他嫌弃那地方丑,可当他看见莫菲羞红的脸蛋时,男性冲动一秒上头,身体迅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莫菲后悔让他脱衣服了,现在他呼吸杂乱双眼发光,除此之外,莫菲还无意瞥见北元身上某个不该看的地方。

她错了,她不该以为北元只是个喜爱嘴唇的男人,没准他口口声声说“丑”,一直是他在口是心非呢?

发现事情不妙,莫菲飞快地放下毛巾,打算先下车避避北元的风头。

“我要道歉,”北元扯住她的手,“你不丑。”

完了!莫菲怕不是掉进他的圈套了,就算她早做好陪睡的准备,可真当北元有这需要的时候,她又忍不住想退缩,而且爱华医院的惨剧她记忆深该,对男欢女爱有很重的阴影,她有点做不来。

北元把莫菲拉回原位,借着惯性,吻上她的唇,这一次他不只是品尝她的香吻,男人的躁动在莫菲湿身后被一一点燃,他要的会更深,更多。

湿衣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白衬衫下,若隐若现的轮廓诱惑无限,他的手只是从那里扫过,身上就像触电一样,从头麻到了脚跟。

他再也克制不住澎湃的情绪,冰凉的水伸进她的衣领,攻城略地,抚弄她美好的绵软,哪怕他因为受重伤导致精神出了偏差,也一直忠于自身的感受,他知道自已想要什么。

现在,他只想要她,狠狠地要。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