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是刘斌徐澜的小说在哪看_《密爱》小

发布时间:2018-11-08 11:31

小苹果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密爱,该小说的主角是刘斌徐澜,是一本现情小说,这本小说在本小说阅读网提供阅读了,刘斌徐澜小说精彩片段:感觉到刘斌并没有开车,将头抬了起来,发现刘斌正看着她,徐澜身子朝后挪动了一下,"小斌,你怎么这个眼神看着我,是我身手有东西吗?”

密爱

推荐指数:8分

《密爱》在线阅读全文

密爱第十五章 嫂嫂,你要干嘛

暴雨下了差不多十来分钟才停,徐澜将张青远送到家门口,将房卡偷偷的藏好,上了刘斌的车。

徐澜坐在副驾驶上,心还在砰砰狂跳,脑海里- -直回忆着张青远的话。

感觉到刘斌并没有开车,将头抬了起来,发现刘斌正看着她,徐澜身子朝后挪动了一下,"小斌,你怎么这个眼神看着我,是我身手有东西吗?”

刘斌将直视的眸子收回去,他很想知道刚刚嫂嫂和张青远到底做了什么,压根就不相信张青远什么都没对徐澜做。

徐澜这样的女人,是个男人看了都喜欢,都想得到,他就不信张青远是这个另类。

“嫂嫂,刚刚张哥和你都说了什么,他这个人可不好说话,你说他松口救哥了?”刘斌的语调带了一些试探。

徐澜有所察觉,将头低了下去,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发现并没有异样,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哪里那么容易,他只说并不是没得救,还说自己很忙,我也不好死乞白赖的去求人家。”徐澜半真半假的道。

刘斌暗自松了口气,徐澜口中所说的还真是张青远的为人,“那他没欺负你吧。

徐澜“噗嗤”笑出声,“你觉得你嫂嫂是那种会随意被男人欺负的人,好歹嫁给你哥之前我也是一个人生活的,也没将被谁欺负过。”

刘斌半信半疑,却又不好多言,可是那会明明他就看到嫂嫂的胸前通红一片。

“嫂嫂不是那样的人,一定不是,她只是喜欢我才不拒绝我的。"刘斌暗自想着,心底甜甜一笑,手紧握住了徐澜的手。

“嫂嫂,你也别太担心哥了,我会想办法救哥出来的,明天我就开始在公司坐班,我就不信出了张青远,没有第二个人肯救哥了。”将徐澜拥在了怀里,那柔然的身体让刘斌都不想松开了。

“小斌,开车吧,我累了,早点回去。”徐澜的内裤湿漉漉的,很不舒服,她想快点回去洗澡了换衣服。

刘斌松开徐澜,回到家里的时候太阳已

经出来了,徐澜进去洗澡,刘斌去厨房做午饭,他什么都不会,只会煮面条。

徐澜下午没准备出门,换上了居家服,看到刘斌在那煮面条,走了过去,笑了笑,“小斌,你煮的面条能吃吗?”

刘斌给徐澜腾出一个位置让徐澜看看,“不知道呢,这不心疼嫂嫂吗,嫂嫂说累,等会吃完了我替嫂嫂按摩按摩。”

徐澜笑笑,“小斌这么有心,嫂嫂我也就不拒绝了,只是你这面条"徐澜示意刘斌去帮忙切点小葱过来,她看着灶台。

锅内的面条都全部黏在了一起,徐澜将面条拨开,在锅里加了两颗鸡蛋,又将味道调好,最后撒,上小葱。

两碗香喷喷的面条出锅了,刘斌让徐澜

先过去坐^下,他将面条端了过去,先递到了徐澜的面前,然后在放到自己的面前。

骨瓷碗有点烫,徐澜不敢去端那只碗,一直低头吃着碗里的面条。

每次徐澜低头的时候,刘斌看看到了那深深的沟壑,徐澜起身的时候那对高耸的峰峦还颤抖一'下, 刘斌看的忍不住咽口水。

徐澜夹了一块面条放到嘴边,然后将那长长的面条慢慢咬断,开始慢慢的咀嚼,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优雅,刘斌看的入神,手一步小心将手边的碗给打翻。

整碗面条全都泼在了桌子,上,汤汁顺着桌面流到了刘斌的腿上,烫的他叫出了声音。

徐澜已经抬头看向了刘斌,“烫到没?”眉头紧锁,继而起身朝着刘斌走了过来。

刘斌被烫的位置很尴尬,就在大腿的根部,徐澜都有点担心刘斌的烧火棍被烫伤没。

抽了桌上的餐巾纸将桌面的汤汁给擦掉,然后在去擦刘斌衣服上的汤汁。

“嫂嫂,疼。”刘斌是真的有点疼,这面条出锅没多久,虽然经过桌面冷却了一下,还是很烫人。

"等会,我去拿医药箱。”徐澜家里有处理烫伤的药,要是刘斌伤的太重的话,等会在送他去医院。

刘斌的腿其实没那么疼,这点疼对一个男人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能够得到嫂嫂的

疼爱和呵护,刘斌还是愿意说自己很疼的。

想到等会徐澜给他.上药的样子,刘斌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他的心底美滋滋的,脸上却露着愁容,越难受,徐澜才会越关心他。

没多会徐澜就提着一个小药箱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放到了沙发那的茶几上,扶着刘斌往沙发上走。

刘斌搂着徐澜的腰肢,手故意在徐澜的身上摸了摸,慢步走到沙发上坐下。

徐澜跪在地毯上,将医药箱打开,伸手就去脱刘斌的裤子。

刘斌吓了一跳,伸手用手挡住,“嫂嫂你要干嘛

徐澜拨开刘斌的手,“你不让我脱,你就自己脱吧。

刘斌迟疑了一下,将挡在裤子那的手给拿开,徐澜这是要帮他上药。

“还是嫂嫂帮我脱吧,我现在不方便。”刘斌耍无赖,心底还砰砰跳,想着要是等会嫂嫂看到他伤的病不是很重的话,会不会收拾他。

徐澜忽然有点不好意思了,之前她只替刘成脱过裤子。

白皙的脸蛋.上露出一抹红晕,过去将刘斌的皮带解开,然后手慢慢的去解刘斌裤子.上的扣子。

徐澜对这些并不是很熟悉,她的手一直搁在刘斌的裤子上,而徐澜不知道她的手压

在了刘斌那个还没苏醒过来的烧火棍子上。

刘斌裤子.上的扣子好像很不好解开,徐澜的手在_上面不停的来回移动,哪怕隔着短裤和外裤,刘斌还是能够感觉到那双手的柔软度。

徐澜清楚的感觉到了手下的变化,一个很软很舒服的东西慢慢的变成了一个一个硬邦邦的庞然大物。

她装作不知道,继续去解刘斌裤子.上的扣子,呼吸有点紧张和急促,她的心思已经全部落在了刘斌的烧火棍上。

“嫂嫂,我来吧,这扣子是有点不好解

开。

徐澜正准备将手拿开,刘斌的手握住了徐澜的手,然后帮助徐澜将他裤子的纽扣给

解开了,顺手将裤子的拉链拉开。

那个庞然大物像是突破了束缚,将刘斌的底裤撑了起来,那里湿了一片。

徐澜深吸一口气,示意刘斌将身子撑起来,然后将刘斌的裤子给小心的脱掉。

大腿的根部还真红了一-片,半个内裤都是湿漉漉的,还能感受到汤汁的热度。

只有少许的红露在外面,徐澜有点尴尬,这要上药的话,还得将刘斌的底裤给脱掉,她有点犹豫。

“嫂嫂,我疼。”刘斌又喊了一声,手抓着徐澜的手就内裤那放,“嫂嫂帮我检查一下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