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纯禽总裁悠着点苏少承莫薇薇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1:01

这本连载中小说纯禽总裁悠着点讲述了主人公苏少承莫薇薇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夕羽落的倾心巨作,纯禽总裁悠着点精选篇章:男人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错了,你有一件东西可以给我,那就是你自己。”“不!”莫薇薇条件反射般地拒绝。显然她的反抗毫无意义,一阵剧烈的痛撕裂了她,她的脑袋一嗡,整个人像是被巨大的黑暗吸了进去,堕入了无边的深渊之中。

纯禽总裁悠着点

推荐指数:8分

《纯禽总裁悠着点》在线阅读全文

纯禽总裁悠着点第2章 契约

“爸……”

没等莫薇薇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莫安国就粗暴地打断了她:“你这个不孝女,你在哪里?还不快到艾雅酒店来!”

莫薇薇的心,随着父亲逐渐加快的语速而更加低落,她忍着心痛假装平静地询问:“去酒店做什么?”

莫安国[以后这种解说式的,不要用直白的说出来。女主爸爸或者后面的角色,见利忘义、见异思迁等等,你用言行举止以及对话和剧情来写就行了。

举例,一个人物贪财。你直接用一个剧情,这个人物不断的索取钱财,来刻画这个人物。

如果你一句“他很贪财”,读者还看个屁。你得用具体的情节来表现。而且贪财这种事情,你说出来就没意义了。

有些话,点破就没意思。

剧情也一样,你点破了读者看个屁啊。]粗声粗气地命令道:“别废话!来了你就知道了!”

酒店!

父亲什么都不说,就让她去酒店,难不成这个男人说的,都是真的?

莫薇薇颓然地盯着手机,耳边响起男子清冷的声音:“楼下就是你的订婚宴,想不想看看?”

话音刚落,保镖按下遥控,一块电子幕墙出现在窗前,显示的竟是楼下宴会厅的实况直播:

站在台上正中央,正在接受宾朋祝贺的,不就是前段时间“继母”极力向她推荐过的盛世集团老总——钟全发!

这个钟全发,年轻时偷鸡摸狗坏事干尽,已经七十好几,结过四次婚,去年刚死了老婆,不到一年就迫不及待要续弦。正常人家哪个肯把女儿嫁给他?可是她的父亲……

当真正看到丑恶的真相揭露在眼前,她还是感到深深的痛意。

泪水逐渐溢满眼眶,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遁入地下好逃离这不堪的场面。

[麻烦不要写这么自作聪明的心理活动,还是剧透性质的心理活动,短短几千字,一堆这种无意义的,让人看不下去的画蛇添足式的心理活动。]“你有两个选择,签了这份协议,或者——去参加你的订婚宴。”男子索性直截了当。

曾经以为温暖的家,竟处处都是陷阱。他们设计她、出卖她!背叛母亲、抛弃亲情!在他们眼里,除了金钱,什么都不重要!

就在这时,保镖拿了一份协议到她面前:“莫小姐,签吧。”

莫薇薇下意识的要去看协议,然而男人却慵懒地开口:“只要你签了这份协议,我帮你教训每一个欺负你、设计你的人,我甚至还有可以帮你的母亲报仇!”

听到这句话后,莫薇薇哪里还有思考的能力,她只想着给妈妈讨回公道,于是她拿起笔,挥手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

莫薇薇被强行塞到车上,她转头木然地看着窗外逐渐退去的行道树,远处黑压压的乌云在天空翻滚,一如她此时低落的心情。

“你要带我去哪里?”她询问。

“看出好戏。”他一如既往地冰冷。

“天呐!”莫薇薇忍不住惊呼。

在车来车往的交通枢纽中,有一个人,赤条条地被夹在车流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一会儿蹲着、一会儿蜷缩,想要遮挡,却顾了头就顾不了尾。

这个光溜溜的人,不是她的“未婚夫”钟全发,还会是谁!那满身耷拉着的松垮皮肤和大块大块黄褐色的老年斑,真让人恶心!

过往的车辆纷纷减缓速度看热闹,甚至有人拿出了手机伸在车窗外录像,相信明天的头版头条,一定会被这惊世骇俗的一幕独占!

用脚底想,莫薇薇也知道是身边这个男人让人干的。

“你想做什么?”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绝不会无缘无故给她一个大甜头。她保持着警惕。

男人看也不看她一眼,拿起手边的协议扔给坐在副驾驶位的莫薇薇,示意她自行查看。

莫薇薇看完了协议内容,脸色一阵煞白。

协议的内容,着实是在挑战她的道德底线,她没想到慌乱之中签下的竟会是一份卖身契!

根据协议,她不但要成为眼前这个男人的床伴——是的,就那么直白的写着“床伴”两个字——还得为他生孩子!

“这……我不同意!”莫薇薇态度坚决道。

“你亲自签的字,别告诉我你忘了!”男人的语气毫无涟漪,却能让人感到强大的压力。

莫薇薇一时间语塞。

他说的没错,是自己签的字,白纸黑字无法抵赖。

真要追究起来,也怪她自己没看协议内容。

但她不能就这样妥协!

这份协议,她不能签!

“这份合约我不会履行的,你放我下去!否则我要报警了,我要告你强迫我签订非法合同。”莫薇薇梗着脖子威胁道。

她希望自己这招能有效果。

“呵。”男人专注驾驶,只用鼻腔回了她一声冷哼。

“放我下去,我要下车!”莫薇薇反复要求,在得不到回应之后,屡屡试图打开正在高速行驶的汽车车门。

男人仿佛没有听见,只径自按下车锁,白色的豪华跑车在公路上飞驰。

而当莫薇薇试图抢夺方向盘时,男人紧绷的面部线条,昭示着他的怒气。

“嘎吱——”一声,跑车以漂移般的速度停在了一处人迹罕至的郊野。

“放我走,放我回去!”莫薇薇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就在身旁,依旧聒噪不停。

男人探过身,解开了她的安全带。莫薇薇心头有一丝欣喜,逃脱有望!

可这欣喜没能持续到两秒钟,副驾驶的座椅突然被放平,她的身子毫无防备地随着座椅一起躺倒下去。

男人精壮的腰身一个侧翻,直接覆上了她的身体。

虽然未经人事,可再迟钝的女人,也知道如今面临的处境了。“你、你、你想……干什么?”莫薇薇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男人眼神很深地注视着她很久,唇角渐渐勾起,声音却冷了下来:“当然是取回我该得的。”他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视,仿佛在打量一头毫无缚鸡之力的羔羊。

意味深长的眼神让莫薇薇感到一阵寒意从脚底升起,她想逃离,可她挣不开男人的束缚。

于是她试探地问:“你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他淡淡重复着她的话,却不是疑问:“你应该问,你给得起什么。”

男人的话,让莫薇薇心头一惊,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起。她颤抖着不敢接他的话。男人也不逼她,只是饶有兴味地注视着她,等待着他的猎物上钩。

莫薇薇颤抖道:“我……我没什么好给你的。”

男人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错了,你有一件东西可以给我,那就是你自己。”

“不!”莫薇薇条件反射般地拒绝。

显然她的反抗毫无意义,一阵剧烈的痛撕裂了她,她的脑袋一嗡,整个人像是被巨大的黑暗吸了进去,堕入了无边的深渊之中。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