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法医主任王洛莫雨晴小说第20章_法医主任第

发布时间:2018-11-08 10:31

火爆男频小说法医主任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是王洛,女主是莫雨晴,是作者安如墨最新原创的小说,王洛莫雨晴小说精彩节选:“刀上的血是怎么回事儿?”没错,证物袋中的餐刀不但形状一样,甚至和凶器一样沾满了血迹。作为一个法医,王洛绝不可能认错的是,上面的血迹相当新鲜。“血?”莫雨晴愣了愣,说道:“我发现这把刀的时候,她继父正在用这把刀切里脊,他说家里的菜刀钝了懒得磨,所以就用这把刀了。”

法医主任

推荐指数:8分

《法医主任》在线阅读全文

法医主任第20章 扑朔迷离

因为徐子谦的存在,所以没有人知道在一个小小的审讯室中,王洛和现在还是嫌犯身份的张代荣到底都谈了些什么。

所以没有人能预料到这次的谈话在某些领域有多么深远的意义。

也许徐子谦是一个,但在很多年后再谈起这件事的时候,已经被无数次当做典型树立过的徐子谦也只能苦笑一声:“王头儿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变鸡贼的……”

也是因为省厅这张皮和徐子谦这个门神存在,所以王洛在审讯室待了相当长时间。

甚至刑警队的人都忘了“审讯时必须最少有两人在场”的原则。

到最后,还是自恃和王洛比较熟稔的关源一脸苦笑地走了进来,说道:“王法医,王主任,我们快下班了,你看……”

说着还时不时看一看单向玻璃,似乎很惧怕外面的徐子谦。

“是关队长啊,你来得正好。”王洛似乎早有所料一般,说着还看了一眼张代荣:“我就说吧,肯定是关队长来。”

张代荣的脸抽了抽:“我服了!”

关源的脸一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很明显刚刚王洛在和张代荣打赌,而且是关于自己的。要放在往常一个嫌犯拿自己打赌,他非要让对方尝尝厉害不可,但现在嘛,关源也只能拿脸色表达抗议了。

王洛压根没看他的脸,直接说道:“关队长,重新化验毒品分子反应的事儿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我想问一下,如果化验如同我所料的那样对人体有极强的麻痹催眠作用,那么张代荣是不是就可以……”

“不可能释放!”关源觉得王洛这简直胡闹啊,就算那毒品能让人昏迷又怎么了?张代荣还是第一嫌疑人,没跑的!

关源刚刚想说点冠冕堂皇的话,让王洛打消打算,王洛却说道:“当然不是释放,但是如果我的推断得到证实的话,取保候审是没问题的吧?”

关源的脸再次一黑,不说话了。

王洛呵呵一笑:“既然这样,我等会儿回去就找个合适的保证人。好了,我们的事情已经谈完了,我也该走了。”

冲关源点点头,王洛起身打算离开。

关源的眉毛都拧在了一起:“王洛,你这么干……考虑过后果吗?”

王洛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关队长也是老刑警了,你觉得这案子的凶手真是我旁边这位吗?”

关源嘴巴一张,最终还是无奈地闭上了。

王洛冲他一笑,拿起自己的东西离开。

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关源突然说道:“你不在我这个位置。”

王洛停住脚步:“我永远不会向你那个位置前进。”

王洛离开了,从刑警队的大门走出的时候,王洛的脸上浮现出了久违的发自内心而非礼貌的笑容。

他也许最终也无法拯救一个人的生命,但最起码挽回了一个人的灵魂。

这一点值得高兴。

王洛出来时间不长,莫雨晴那边也有了消息。

莫雨晴打来了电话,语气相当兴奋以及……自豪:“王洛,你现在在哪里?我这里有很大的突破!”

“我在刑警队这儿,刚刚又去见了一眼嫌犯。”王洛的语气已经平静了下来。

徐子谦一直在观察着王洛,在看到王洛的表情变化之后,他微微愣了愣,却什么都没说。

莫雨晴在那边说道:“你在那儿等着我,我马上到。”

“路上开慢点。”王洛这话可不是出于礼貌,以莫雨晴的开车风格她出车祸的概率绝对要比其他人高十倍不止。

但莫雨晴显然没听进去这句话,因为在挂断电话之前,王洛的耳朵里传来的刺耳的引擎轰鸣声。

将电话装进口袋,王洛走到路边,找了个干净的台阶坐了下来。他的体质算不上太好,这一天别看他一直在坐着,但体力消耗也相当大。

倒是徐子谦一直都是一副精力过剩的样子,脸上毫无疲态。

看到王洛坐在那儿,他也凑了过来,说道:“王头儿,莫队那边有消息?”

王洛眉头皱了皱:“莫队?你不是都称呼雨晴的吗?”

“呵呵,这不是已经被收编了嘛,自然要规矩点……怎么样,莫队那边是不是有了什么突破?”

“她说是有,但是我不太确定她能不能得到有用的消息。”王洛理智地说道。

“没事儿,这案子有的查,对了王头儿,你不是说要找保证人么,这件事儿交给我吧。”

王洛一愣。

他有点奇怪,徐子谦如果真是冲着莫雨晴来的,那他犯不着为这个案子这么上心呐。

不过他脸上依旧不动声色:“那这事儿就交给你了。对了,子谦,这么久时间你卷宗也看完了,嫌犯也见到了,目前我们正在调查的问题你也清楚,你倒是说说你是怎么看的?”

“我?”徐子谦指了指自己,笑了笑:“我能有什么看法?要我说,我觉得这案子有点棘手,哪怕化验真像王头儿你推测的那样,也不能完全排除张代荣的嫌疑是不是?那小子太聪明,说不定会玩什么猫腻。但是其他疑点也的确应该深入调查,是吧?”

王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小子不愧是官家出身,打太极的功夫还真了得。

不过比起王洛来说,徐子谦还是嫩了点。

王洛表面上是在问他的看法,实际上问的却是他来这个小分队的原因和目的。

目前王洛得出的结论就是……徐子谦想把这个案子拖住,并不想快速结案。

哪怕他没有说过任何类似的话,但王洛却能感觉出这一点。

这就奇怪了。

所谓事出反常必为妖,要求快速结案的一定有问题,同样的想要案子无限期拖下去的,恐怕也另有目的。

想到这里,王洛突然惊了一下。

莫非徐子谦和这次的命案有关系?

王洛不由得瞟了徐子谦一眼。

徐子谦很奇怪:“王头儿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王洛摇头:“没什么,只是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儿还没办,我想也许只有你才能办到……”

徐子谦眼睛一亮:“王头儿你说,只要我能办到的,包在我身上!”

王洛点点头,说道:“我刚才想了一下,你说的的确有点道理。张代荣如果说谎的话,那么这个案子就会陷入死循环。但是,他的话看似是无法验证的,实际上如果由你出马的话,也许就容易多了。”

王洛的目光落在徐子谦的手腕上。

毫无疑问,徐子谦的手腕上也是一块价值不菲的名表。

察觉到王洛的目光,徐子谦立刻把袖子往下一拉:“我这表带了好几年了,你不会怀疑我吧?”

王洛差点没笑出来:“什么就怀疑你,我的意思是,你手上这样的表,应该是限量款的吧?”

“是……又怎么样?”越来越警惕。

王洛却越来越想笑。

“我是说,所谓限量的意思,应该是出货量有限,出售到本省的,就更有限了吧?”

他这么一说,徐子谦的眼睛亮了。

“张代荣说了那表的型号,我想也许我能查出来买家是谁!”

王洛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如果你查出本省甚至国内没有买家的话,那么就是张代荣有问题……故意用这个来转移我们的视线。”

“我明白了,我明天就开始查。”

“你立刻就开始查。”王洛说道。

虽然有点意外,但徐子谦只以为王洛是破案心切,所以也没多想,点点头说道:“那我现在就去,对了王头儿,如果你那有什么情况,记得通知我……尤其是缉拿、或者打架之类的事情,一定要记得叫我啊!”

“明白。”王洛一贯的简洁风格。

……

徐子谦走后没多久,莫雨晴就开着她的路虎疾驰而至。

王洛目瞪口呆地观赏了一次刑警大队门口的漂移甩尾急停……

紧接着,莫雨晴就风风火火地走了下来,面带得色刚要说话,突然发现徐子谦不在,于是有些意外地说道:“徐子谦那家伙这么快就被你开除了么?干得漂亮!”

“呃……恐怕你的希望要落空了,我让他去查一条线索去了。”

“这样啊,”莫雨晴托着下巴,明显有些失望,挥了挥手:“算了,以后再找借口把他开除就得了。我们说说案子,我今天去找了一趟死者的继父,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

莫雨晴嘿嘿一笑,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个证物袋,袋中是一把锋利的餐刀:“眼熟不?”

王洛皱了皱眉。

这餐刀他当然熟悉,被定为“凶器”的那把餐刀,和这把无论形状还是花纹都一模一样,他怎么能不眼熟?他皱眉是因为……

“刀上的血是怎么回事儿?”

没错,证物袋中的餐刀不但形状一样,甚至和凶器一样沾满了血迹。作为一个法医,王洛绝不可能认错的是,上面的血迹相当新鲜。

“血?”莫雨晴愣了愣,说道:“我发现这把刀的时候,她继父正在用这把刀切里脊,他说家里的菜刀钝了懒得磨,所以就用这把刀了。”

王洛半晌没说话。

如果这是凶器而死者的继父是凶手的话……

他是出于什么心态来拿这把刀切肉的?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