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周南沈霜小说_圆缺(周南丨沈霜)小说阅

发布时间:2018-11-08 10:31

小编力荐男频小说圆缺,这是花生小编从本小说淘来的一本火爆小说,圆缺小说是作者素月也的一本连载中小说,小说介绍了周南沈霜的故事,周南沈霜小说精彩片段:“宝贝,你好紧。”周南顺着背脊亲吻,身下的动作一下比一下狠,要cao进她的子gong!cao的她再不敢跑!他的眼睛通红,手按压着略有赘肉的小腹。

圆缺

推荐指数:8分

《圆缺》在线阅读全文

圆缺时光【H】

浴室内氤氲着雾气,玻璃被水汽沾的模糊不清。

忽而一对白嫩映在玻璃上,擦净水汽。殷红的顶端接触到冰凉的玻璃,敏感的俏丽,空气中瑟缩发抖。

身后的进出,让沈霜的侧脸磨蹭着玻璃。她想挣脱逃走,一只手被身后人握住,借力探得更深。

沈霜身在天堂,心却在地域。

她不想再和周南又任何瓜葛,她的反抗在周南眼里不过是欲拒还迎的手段。

眼前雾蒙蒙的一片,不知是浴室的雾气还是涌出的泪水。

他始终学不会尊重她,她究竟算个什么东西?

牙齿死命的咬住下嘴唇,不想再发出任何声音,闭上眼就当做了场春梦,明天醒来就会结束的。

“宝贝,你好紧。”周南顺着背脊亲吻,身下的动作一下比一下狠,要cao进她的子gong!cao的她再不敢跑!他的眼睛通红,手按压着略有赘肉的小腹。

那里有他进出的痕迹,他作恶的用力下压,小xue忍不住的收缩。

“这么多年没cao你,是不是想我想的狠了?”说着roubang顶着甬道内的软肉研磨,换回热流浸泡。“你看你,越来越不经cao,我说几句就骚水直流,我的腿上都是你的味道。”

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他从交合处沾起透明的液体,放在她的鼻尖,强迫她闻自己浪荡的味道。

“唔,真甜还带着你的骚味。”周南舔了口,似乎在回味,身下猛的进入更深的空间。

那里仿佛戴着一个皮套,将他紧紧箍住,爽利的感觉从背脊蔓延,差点就要泄在她的身上。

沈霜不是没有感觉,她空了五年,又是接近三十岁的年纪,神经格外敏感。但她忍着,下唇被咬出鲜血,她不想再回到过去的日子。

她的不配合,被周南捕捉,他掰开她的嘴唇。

“说,你永远都不会离开周南!”他狠心的鞭挞着下身,交合处留下粘腻的水液,“说啊,沈霜永远都不会离开周南。”

沈霜摇头,体内的触感累积,她倔强的抵抗。

周南握住娇乳,嫩肉从指缝出露出,红梢被指腹按压揉搓提起,不听使唤的在男人手心绽放。

被强迫的低头,看着乳肉被玩弄,小腹里的起伏无一不说着她的无能。

“霜霜的小妹妹,咬着我的roubang不肯松呢。”他退出欲望,粉红的嫩肉随着他的动作外翻,不让它离去。接着回应的是更加重的撞击,卵蛋敲打在yin户上,通红一片。“霜霜,想要么?”

敏锐的感到甬道的剧烈收缩,他明白沈霜就要到了,他恶意的减缓速度,圆头在甬道内研磨。

即将高潮却被这样吊着,沈霜扭动腰肢渴望周南用力的给予她。

“说,沈霜是周南的,我就给你。”周南在她耳畔,喘着粗气,“只要你说了,我就给你。”

沈霜闭着眼,努力忽略自己身体上的触感。

“说啊!”他用力的揉搓着双乳,手指扣弄着芳草下的珍珠,“霜霜,我求你,说吧。说你永远不会离开我,你爱的只有我一个。”

甬道剧烈的收缩,沈霜大脑白花花的一片,嘴唇死命的合住。

他不再忍耐,握着她的腰肢,递在玻璃上做着最后的冲刺。

“霜霜,你还是爱我的。”

“你永远都是我的。”

“我不会让你在离开我的。”

几乎是吼出来,一股热流射进沈霜的体内,烫的她浑身颤抖,小xue死命的咬住roubang,感受着一刻的极致。

“呕...”沈霜张嘴,却是涂了周南一身,身体瘫软的晕过去。

周南看着满身狼藉,苦笑。

原来你已经恨我,恨到觉得和我做爱这么恶心。

再醒来,是沈霜的手机吵个不停。

她睁眼是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有种梦回过去的感触,还是在这张床上,她和周南有无数甜蜜的回忆。

手机还在响个不停,她潦草的穿上衣服,去客厅按下接听键。

果不其然那边传来老板的怒吼。

“沈霜,你无故旷工,想好怎么和我解释吧,不然明天就别来了。”

不等她回应,那边电话就挂断。沈霜头疼的揉了揉太阳xue,她倒是不怕公司会辞了她,只是一想到明天要应付秃头上司,神经就抽的疼。

“醒了,我给你做了点早饭。”周南端着面包,紧张的看着她,手指扣住盘子有些颤抖。“吃了再走也不迟。”

沈霜半眼都不想看他,收拾手提包想离开。

反正已经旷工,倒不如旷个彻底,她只想好好回家睡一觉。

周南先一步抵着门:“咱们谈谈好么?”

“谈什么?是关于你强奸我,还是现在想非法拘禁?”沈霜盯着他,眼底如死水。“周南,放过我吧。”

“霜霜,我已经变了。”周南心底涌起慌张,就像当年沈霜突然消失时一样,心悬在半空中,下一秒就要堕入无尽深渊。“我不再是当年的我,我们重新开始好么?”

“呵,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沈霜打开他想摸来的手,“周南,我在你心里究竟算个什么玩意?你不喜欢时,我要麻溜的滚开,喜欢时,我又要摇着尾巴过来?”

“你还不明白么,是你抛弃了我们的感情。”沈霜冷淡的瞥着他。“昨晚的事,也是我糊涂了,就当一夜情,谁也不亏欠谁的。”

“霜霜!”周南还想挽回。

“周南,我比你更了解你。”沈霜推开他,手握住门把。“你所感到的失落不安,不过是因为我就想是曾经属于你的玩具,哪怕再怎么不喜欢,也不希望是玩具甩了你。”

“不是的,霜霜。”他握住他的手腕,被严厉的眼神打断。

“周南,当年既然我有本事从你眼底消失。”她一字一句的说道,“那么现在我一样可以一走了之,以后不要再联系,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他如被雷击,呆愣的看着她离去,只剩下关门的轰鸣声。

放不下的,只有他么?

沈霜打了个的,十年的时光就如窗外的景色,一晃而过。

“停车。”她突然喊住司机。

付过钱,她站立在一中的校门前。

校门修葺过,比原来的更大更豪华,门前的学生来来往往,欢声笑语。

校服居然还没换,沈霜摇头。

那么丑的衣服,大概也就只有她还藏着一件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