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江汉郑思思拳火龙少_拳火龙少小说免费阅

发布时间:2018-11-08 10:01

在这本《拳火龙少》中,江汉郑思思的故事正在进行中,看看秋白会为我们带来一个怎样精彩的故事吧,在本站可以在线阅读这本小说哦。拳火龙少第17章 陆书记。下午入学注册之后,江汉给自己那位素未谋面的大学班主任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要请一个月的假。那位姓朱的班主任在得知了江汉的新生身份后,结果自然是一口回绝。

拳火龙少

推荐指数:8分

《拳火龙少》在线阅读全文

拳火龙少第17章 陆书记

不仅如此,对方还苦口婆心的劝江汉,说什么一开学就要请假,这是学校和学院的政策规定不允许,还说接下来的军训课程是一个大学新生的必修课程,要列入学分考评制度,任何人都不允许缺席。

不过在江汉的强烈要求下,他最后还是告诉了江汉,如果真有不得不去的要紧事,那就写一个书面申请报告,然后征得他们大一新生年级辅导员和学工办的签字盖章,只要这两方都当都答应了,他那边没有问题。

挂了班主任的电话,江汉有些头疼,打小就对学校体质制度缺乏了解并且习惯了自由的江汉很不适应,他原本以为只要和班主任打个招呼就成,没成想里面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

犹豫了片刻,他终于还是翻出了离家时临走前江文轩交给他的那个号码。

“喂,你好,我是江汉,是工大……”

电话那头仅响了一声就被人接通,传出一个男人爽朗的笑声:“文轩的儿子江汉吧?你父亲跟我说起过你,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江汉微微一愣,电话那头墩儒中正的男人声音听在耳里极为舒服,有股子如沐春风的味道。

对方明显知道自己身份的,而他直呼江汉为江汉而不是小江,小汉之类的拿捏身份的言语也是让江汉对对面那位素未谋面的爽朗男人好感顿增。这类人,一句话,一声笑就足以俘获人心!

“您好,请问该怎么称呼您?”对方笑脸相迎,江汉肯定也不能失了礼数,江河第打小就教育他:“我允许你在自家人面前犯浑,但是在外人面前,一定要有教养,不能失了礼数!”

“呵呵,你可以直接叫我陆羽,不过我和你父亲平辈相交,私底下关系也不错,叫我一声叔叔你也不算吃亏。”

江汉再自大,肯定也不会真的直呼其名,更何况现在还是他有求于人。不过这个男人的说话方式倒是让江汉觉得很舒服,不娇柔,不造作,一字一言都能拉近与人之间的距离,或许这就是气场。

“是这样的陆叔叔,今天打这个电话是因为有点事情需要找您帮忙……!”

江汉说完,电话那头很安静,除了那个男人的沉稳的呼吸声,再没有其他的声音。

江汉知道,对方在等他把话说完,既然江文轩把这个号码给了自己,那就说明像他们这样的人,绝不会轻易许诺,一旦话说出去了,就必定会尽力去做到。

江汉忽然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了,虽然江文轩在把这个号码交给自己的时候只是说在学校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打这个电话,至于其他的,江文轩并没有过多的提及什么。

但是根据江汉的自身判断,电话那头的男人明显身份不俗!就为了自己请假这么点小事去劳烦别人,欠了人情不说,就这事也有点太上不了台面了!

赶鸭子上架,不得不发,既然电话已经打了,也就由不得他眼下后悔了。

“是这样的陆叔叔……”

江汉也不再墨迹,将自己要请假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电话那头的男人,至于是什么原因要请假,江汉没说。

“没问题,你安心去做自己的事情吧!”电话那头男人答应的很干脆。

“江汉啊,你小时候我可还抱过你呢,只是这么些年也没怎么联系过,有些疏远了,等你把手头事情办完了,有机会我让人接你到陆叔叔家喝一杯,让你阿姨炒几个菜,我们叔侄俩好好聊聊!”

男人自始至终都是把江汉拉到了和自己同样的高度进行对话,并没有一丝居高临下的俯视,但恰恰是这样的相处方式反而是拔高了他在江汉心目中的高度。

“谢谢陆叔叔,吃饭是没问题的,不过我不会喝酒,到时候我一定以茶代酒,好好敬您一杯!”

“哈哈哈~行,那就这样吧,请假的事情你就不用放在心上了,我会帮你你办好的,我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没别的事我就先挂了。”

“好的,陆叔叔!”

挂了电话,江汉长长的抒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个人情算是欠下了。

至于对话那头的陆羽所说的请他去家里吃饭之类的云云,江汉也只当他是纯粹的客套,并没有放在心上。

寝室里剩下的那个哥们还是没有到,对于江汉而言,也并没有觉得期待,见过了廖庭杰和陈砚观,对于剩下的那位,江汉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臆测的主观映像。

陈砚观所说的晚上寝室几个一起去清吧喝点的提议,江汉肯定是去不了了,和廖庭杰陈砚观打了声招呼之后就离开了校园,至于去哪里,江汉并没和他们说,当然,他们除了表示惋惜以外,也并没有过多追问什么,毕竟现在大家今天才认识,都还没有那份交情。

只是之前那个电话的另外一头,在江汉挂掉电话的同时,湘南工大党委组织办公会议室,一个标准国字脸的的男人放下了手机。

整个会议室椭圆形会议桌旁座的二十几号人都是齐刷刷的望着那个国字脸的男人,或是诧异,或有震惊,还有一些座位靠前的则是隐晦的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平日里陆书记最讨厌的就是在办公会议的时候接私人电话,今天怎么带头破例了?”

“谁知道呢……”

“电话那头的人到底什么来头,看陆书记的反应,似乎是相当重视。”

“不清楚,听说话的语气,应该是家里的晚辈,不过谁知道会是何方神圣,这个世界,妖魔鬼怪多,大罗金仙更是不少,总之不是你我这等虾兵蟹将能揣度的!”

“就你矫情!”

陆羽放下手机,随即又是拿起,旁若无人的拨通了一个下属部门牵头人的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人随意的嘱咐了几句,这才放下电话。

“很有意思的一个年轻人!”

陆羽心里嘀咕了一句,随即平静的扫了一眼台下正在窃窃私语的一些人,只一眼,原本还有些窸窸窣窣的会议室,当即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会议桌上和陆羽靠的最近的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有些忐忑的看着陆羽,试探行的问道:“陆书记,我们……”

“我们继续。”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