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纪桥笙顾漓婚情不渝_婚情不渝小说免费阅

发布时间:2018-11-08 10:01

在这本《婚情不渝》中,纪桥笙顾漓的故事正在进行中,看看白生米会为我们带来一个怎样精彩的故事吧,在本站可以在线阅读这本小说哦。婚情不渝第24章顾漓,女王。全聚德人满场,没有空位,至少在顾漓的视野范围之内没有空位。她刚准备说换一家,就看见纪桥笙在跟服务员打招呼,“对,我是纪先生,订的六点半的包间。”

婚情不渝

推荐指数:8分

《婚情不渝》在线阅读全文

婚情不渝第24章顾漓,女王

“是两位是吗?”服务员问。

“是,我跟我老婆。”

纪桥笙说的很自然。

顾漓愕然,小心脏扑通扑通连着跳了好几下,听纪桥笙说自己是他老婆,着实不自在。

“好的,您这边儿请。”服务员热情的把他们带到二楼。

“看看想吃什么?”纪桥笙把菜单递给顾漓。

“来我们店里吃饭的客人肯定会点一份烤鸭,我们全聚德的招牌菜,南城烤鸭,二位要不要来一份?”

服务员推荐。

“想吃吗?”纪桥笙问。

顾漓点头。

“那就来一份。”纪桥笙很高兴。

“好嘞,最上等的南城烤鸭一份,我再给二位推荐几道我们店的招牌菜……”

今天点的菜大部分都是服务员推荐的,而且顾漓发现,服务员每介绍完一道菜纪桥笙都会问自己一句,“想吃吗?”

她点头他就点,她摇头他就不点。

也就是说今晚的菜品,都是她想吃的。

服务员退了出去,包厢内就剩下他们两人,气氛有点儿尴尬。

包厢内开着暖气,纪桥笙脱了大衣随手搭在椅背上,露出里面浅灰色圆领羊毛衫。

顾漓看不出牌子,也不知道他这一身衣服是否烧钱,但是他搭配的很好,让人看着舒服。

“这一个月还好吗?”纪桥笙倒了一杯温水递给顾漓,随口问道。

顾漓点点头,“还好。”

她接过纪桥笙手里的茶杯,又说了一声谢谢。

“在美国接手了一个项目,浪费了一个月的时间,以后出差就不会这么久了。”

顾漓品了品纪桥笙话外的意思,仿佛在说:以后我们就不用分开这么久了。

想到这儿顾漓又恍惚了几秒钟。

“如果没办法真要出差这么久,我也会想办法带你一起去。”

顾漓抬头看了他一眼,眨巴了几下眼睛又赶紧低下头去,她在想着如何开口。

可是不等她开口纪桥笙又说话了,

“听你说现在自己租房子,我妈妈去美国前在南城留了一套老房子,小三居,就是小区老旧了些,你要是不想租可以搬过来跟我一起住。”

顾漓闻言赶紧摇头,“不用,我住的挺好。”

她说完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不是嫌弃小区老旧,是我一个人习惯了。”

顾漓没说谎,是真习惯了。

跟程铭结婚三年,一直以来都是她一个人住。

都说21天都能养成一个好习惯,何况她这一千多个日夜呢!

纪桥笙闻言眯了眯眼睛,一直盯着她看,脸上也没丝毫不悦或者失望,让人捉摸不透。

屋内出现片刻的安静。

顾漓低头喝水,纪桥笙不说话她也不吭声,挺尴尬的。

最后还是顾漓打破了宁静,她抬起头看着纪桥笙说,“纪先生,我……”

“我叫纪桥笙,还是叫名字吧。”纪桥笙果断打断了顾漓的话。

顾漓咽下一口口水,“我想跟你谈谈我们结婚证的事儿,你知道当时我们结婚的原因,我……”

“咚咚咚!”顾漓话没说完再次被打断,这次是服务员过来上菜。

烤鸭要服务员当场切片,所以服务员没出去,就站在包厢内。

有外人在,顾漓这话是说不下去了。

“饿坏了吧?先吃饭,有话我们回家再说。”

顾漓没点头也没摇头。

没点头是因为他们走出这全聚德的大门就各回各家了,没机会说。

没摇头是因为有个服务员在这站着,有些话真不好说出口。

“尝尝这个好吃不好吃?”纪桥笙已经夹了一块鱼肉放到了顾漓餐盘里。

顾漓尴尬,却还是条件反射的回了一句谢谢。

纪桥笙没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给她夹菜,每样都夹了点。

夹完菜纪桥笙才带上一次性透明手套,亲手给顾漓卷饼。

烤鸭就是要配薄饼吃的。

“有忌口的吗?”纪桥笙拿着饼问。

顾漓本以为他是要自己吃,看他问自己就赶紧抬起头,又摇摇头。

“那我就给你都来点儿。”

“那个……一会儿我自己来就行。”

“没事儿,你吃你的。”

纪桥笙说着拿起刷子在薄饼上刷了一层酱,捏了了几片黄瓜片放到酱上面,又找了几片肥瘦相间的鸭肉均匀摊开到黄瓜片上,最后在鸭肉上放了葱花。

他卷的很熟悉,也很完美。

顾漓接过来的时候都愣住了,这是她第一次见有人能把卷饼卷的如此中规中矩的。

不知道的怕是还以为纪桥笙家里是卖卷饼的,从小卷出来经验了呢!

顾漓咬了一口,真好吃。

看她吃的开心,纪桥笙又连着卷了好几个。

这顿晚饭,顾漓漓一直被伺候着。

她有种当公主的感觉,不,应该是女王!

付钱时顾漓强行要求AA,纪桥笙也没说什么,他刚拿了五百块钱出来,手机却响了起来。

“我先接个电话。”话落他又示意服务员等会儿。

“我来结吧。”顾漓从自己钱包里拿了五百块出来,一起递给了服务员。

“小姐,您老公对您可真好,您就没看见他看着您吃饭的眼神,满满的爱意!我都在店里干了好多年了,大部分都是老婆伺候老公,像您这种被伺候的啊,可真是少找!您这辈子是真有福了。”

顾漓闻言很是尴尬,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索性沉默。

纪桥笙打完电话回来,顾漓把手里的零钱递给他,“这是找零,我的那份已经收好,这是你的。”

纪桥笙看着顾漓手里的零钱眯了眯眼睛,接了过去。

两人一起离开全聚德。

饭店外,纪桥笙问,“家离这远吗?要不要我送你?”

顾漓摇头,“不用,前面那个小区就是,我开车两三分钟。”

“嗯,那你注意安全,再见。”

顾漓闻言愣怔了一下。

她以为纪桥笙会去送送她,随后趁机上楼看看她的家,可是人家并没有。

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还没上车呢人家已经转身走了。

这跟顾漓想的完全不一样。

虽然蒙圈,她还是开着车回了家。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