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圆缺周南沈霜小说阅读by素月也

发布时间:2018-11-08 10:01

这本连载中小说圆缺讲述了主人公周南沈霜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素月也的倾心巨作,圆缺精选篇章:“沈霜姐,我先下班啦。”隔壁的韩音探出头,小脸红扑扑的,声音压低左右探望后,收起桌上的包。“要是老板找我,你帮我担着点。”

圆缺

推荐指数:8分

《圆缺》在线阅读全文

圆缺重逢

对于莫名其妙梦见周南,沈霜认为都是徐宛如婚礼的锅。

她和徐宛如自高中起就是死党,这么多年她和不少人断了联系,唯独她一人逢年过节还能互相发个短信什么的。

徐宛如也是除了她父母独一份知道她回了H市的人,她的结婚请帖发来,不去倒真是有些不像话了。

沈霜看着电脑前密密麻麻的策划案,手指夹着请帖敲打桌面。

“沈霜姐,我先下班啦。”隔壁的韩音探出头,小脸红扑扑的,声音压低左右探望后,收起桌上的包。“要是老板找我,你帮我担着点。”

沈霜点头,示意她快点走,说不准下一秒老板就会从办公室里出来。

盯着韩音雀跃的背影,沈霜忽而觉得时间过得真快。她也有过为和心爱的人吃上一顿饭,把三四天要做的工作压在一天完成,为的就是能和那人独处。

心底希冀着甜蜜的滋味,工作的重担就不那么明显。她记得自己那时加了两天的班,眼睛都没阖过,捧着挑好的礼物,在A城最繁华的街道,伴着霓虹灯独坐了一晚上。

傻子,沈霜如果有机会回到过去,她一定要给当时的自己狠狠的嘴巴子,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弄的狼狈不堪,真是愚蠢至极。

H城的夜晚弥漫着薄雾,沈霜从公司下来,整个写字楼只剩下他们公司灯还亮着。

房地产早就过了黄金阶段,不再是当年躺在家里都有电话不停打进来买房的年代。现在购房政策越收越紧,销售卖不出房,责任全推到她这个做策划的身上。

真不知道还能在这个行业待多久。

沈霜和同事道别,独自到地下室开车。

不知为什么,她最近总觉着有人跟着自己,视线就像水蛭粘着她。

猛地回头,地下停车场静悄悄的,只有她钥匙摆动的声音。

难道是加班加出神经衰弱了?沈霜长出一口气,看来她的确要重新对未来有个规划。

熟练的换鞋启动车辆,她的身影消失在车库。

阴影中走出一道高大的身影,琥珀色的双眸盯着闪烁不见的车尾灯,嘴角轻扬。

他终于找到她了。

*

“霜霜!”徐宛如身上穿着绣花婚纱,紧的动弹不得,饶是这样她见着沈霜依然热情的迎上来抱住她。“你能来我实在是太开心了。”

徐宛如被张旭宠的仍像十七八岁的少女,与许久未见的老友见面,顾不上脸上的妆花不花的,伏在她的肩头抽泣。

“你终于能忘记以前好好过日子,我真的特别开心。”徐宛如控制不住自己,手用力的掰着她的肩膀。“以后咱们都不用再躲着了,让男人都去死,姐姐妹妹才是真爱。”

“咳咳。”张旭在一旁尴尬的咳嗽。

沈霜把她推回新郎身边,从包里掏出大红包递在她手中,寒暄几句后坐到座位上等开席。

后头一阵喧哗,她回头张望,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虽说来参加婚礼就做好了再见的准备,但等真见着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很难释怀。

他似乎又高了一点,或者是衣服穿得衬的他身姿挺拔。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斯文极了。

他的眼睛度数很高,可鲜少会戴眼镜,理由是难看又麻烦。

看来这么多年,有变化的不只她一个。

他的视线朝她望来,短暂的眼神相撞,她莞尔一笑,就当往事随风去。

周南愣了一下,盯着她的眼神柔和起来,回以温柔笑颜。

和记忆中笑颜重叠,沈霜强迫自己转身,不再沉溺他的笑中。

周南问过她很多次,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那时候的沈霜害羞不肯说,窝在他的怀里用牙齿细细啃着他的胸口。

舌头扫过胸前的红蕊,换来他的颤抖。

“找死吧你。”他低吼着伸着舌头舔舐她的耳廓,那是她的敏感点,轻轻碰触换来浑身鸡皮疙瘩战栗。“今天就操到你下不来床,看你还敢不敢胡闹。”

“啊...”她被他闹得浑身发痒,往被窝里钻。

他跟在身后,扯住她的脚踝,猛地裸露在空气里,报以最热烈的亲吻。

俩人在大床上嬉戏打闹,日子似乎过得特别快。一转眼居然五年不见,他俩还不如普通的点头之交。

沈霜没对他说,喜欢他不过来自偶尔的相逢。

她初来乍到,在校园里迷了路,被偶尔路过的少年递了一张纸巾。

他有琥珀色的眼睛,他逆着光阳光投射在高耸的鼻梁上。

“同学,你脸上有汗。”他笑着替她擦干净脸上的汗珠,指给她去教务处的路。

原以为只是山水有相逢,哪曾想他居然会是同班同学。喜欢就像一颗种子,不断的偷瞄和幻想成为给它浇灌的雨露,等她发现时早就成为深扎在心底的大树。

她不敢和他说,怕换回来一句嘲笑,她的喜欢从来都是微不足道。

事到如今,倒是无所谓了。沈霜觉着自己是放下了的,见着他居然能平淡的笑出来,时间果然是利器,什么都能磨平了去。

这场婚宴办的热闹,徐宛如和张旭就是高中同学,邀请的自然也大多是一中的同学。

与其说是婚宴,倒不如说是同学聚会。新郎新娘喝的大醉淋漓,坐在同学堆里,大谈特谈当年的糗事。

末了抛花球,徐宛如固执的将花球塞到沈霜手中。

“霜霜,你一定要幸福。”她喝的满脸通红,眼睛哭得肿起,只有她明白沈霜那些年过的如何。“我的幸福愿意分给你一半,你以后要开开心心的,再不要难过了。”

一生能有一个真心朋友足以,沈霜很庆幸身边还有个徐宛如。两人又是一通感慨,酒席散时,都喝的趴下。

徐宛如有张旭照顾,不需要人担心。

沈霜喝多了,眼神呆滞,偏和人对话有来有回,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不过是高冷。

多年的职场生活,让她已经养成伪装的习惯。

“要我送你回家么?”清隽的声音传来,熟悉的语调。

她抬头望进他的眸中,琥珀色的琉璃珠,和她第一次见得一模一样。

忽然时间仿佛倒流,那些不愉快的记忆被酒精麻痹,她和他还是初遇时光。

她挽住他的脖颈,脸在他的胸前蹭蹭,甜甜的笑出两个深邃的酒窝。

“周南,带我回家。”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