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烟火欲燃莫燃宋来烟小说阅读by泱暖

发布时间:2018-11-08 09:31

这本已完结小说烟火欲燃讲述了主人公莫燃宋来烟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泱暖的倾心巨作,烟火欲燃精选篇章:莫芷兰被逗笑,亲昵地嗔了男人一句。她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反复,一个小女生而已,不值得他们大惊小怪。退一万步讲,莫燃是谁?唯一的大少爷,莫家与生俱来的高贵冷酷长在他的骨血里,别说一个女孩子,哪怕十个百个,也别想乱了他的阵脚。

烟火欲燃

推荐指数:8分

《烟火欲燃》在线阅读全文

烟火欲燃第十二章蜜穴(1)

宋来烟坐在副驾总时不时挪动一下臀部,偶尔的,她还把手探下去,小幅度地扯扯裙子。

好在这是特殊时期,哪怕苏佩晴问起,她也能坦然回答,“不透气,有点黏在皮肤上。”

“这时候你就多注意卫生,要勤换勤洗,万一感染什么细菌,可是会落下病根子的。”

“嗯。”她乖巧地点头。

“莫燃今晚也回去吗?但刚刚好像没看到他。”

坐在前面开车的继父听到妻子问出这句后,稍稍抬头转眸,从后视镜里看着宋来烟,等待着她的答复。

“不太清楚,可能不回吧。”

苏佩晴斜睨女儿一眼,“你跟他不是关系不错么,怎么会不知道?”

宋来烟抬起小脸,神情有点无辜,“是妈妈你让我离他远点,我照做了呀。”

苏佩晴笑了笑,“你还挺听话。”

“我什么时候不听话?”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苏佩晴没察觉任何端倪。

“有一盒黑森林布丁,专门留给你的,要吃吗?”

甜品控的小烟儿一听这话,一对大眼睛弯成月牙,“淋了蓝莓酱?”

“当然,我还不清楚你的喜好?”

“哇!妈妈你对我太好了。”

“哼,这时候嘴就倍儿甜。”

宋来烟这边很接地气,只要不提及她早逝的父亲,她就跟大多数平凡且幸福的孩子无异,继父李彦伟也对她挺好,完全将她当做自己的女儿。毕竟,莫燃这个儿子没能给他做父亲的骄傲感,现在有了新的家庭,他终于找到身为父亲的存在感。今晚也是他主动提出,一块接女儿回家。原打算莫燃也在,那样就是一家四口。

相较之下,莫宅虽金雕玉砌但没什么人气,莫燃并不喜欢这里,有时候宁可住在市中心的电梯房。

她是鲜活的,迷人的,干净的,温暖的,但是拿来形容他的词,却每一个都截然相反。所以莫燃从不奢望能得到她,根本配不上。但他还是无法控制自己想要靠近她,引以为傲的清醒和理智,在她的主动下根本不堪一击,妄想近一点再近一点,或许就能亲密无间?

黑白钢琴被酒红色的天鹅绒覆盖,多像她藏在衣服下的白皙身躯。他十指缓缓扣住,慢慢拽下来,仿佛在脱掉她的衣服,纯洁无瑕的女体一点点暴露在他眼前。

他闭上眼,脑海里浮现她在自己怀里的模样。

殷红微湿的唇,含湿了衬衣的下摆,来不及吞咽的液体从她口腔里洇出来。校服裙子堆在纤细的腰间,内裤褪到腿根,圆鼓鼓的三角地带,比雪白的大腿多了一些肉欲的深粉。

她脸如红纸,双眼迷离。

修长的十指张开,来回抚动着黑白的琴键,那滑腻的触感正如她光裸的肌肤,冰莹无暇,是最柔软的丝绸,他通过指尖将体温一点点侵染。

乐章的开篇,含蓄而柔美,像羞涩的她一样,勾魂摄魄般动人。

亲吻的前奏过后,开始抚弄她的身子,他的力道加重。醇厚的琴音流泻,刺激着鼓膜,撩动着神经末梢,某种隐秘的快感升起,他腹部深处躁动起那股原始的欲望。

飘逸激昂的琴声,调动出欲望和激情,一直侵入到身体深处。就像是,他从她耳根处吻下来,温热潮湿的舌尖划过她的敏感带,她一下下地战栗、扭动,花芯流淌出源源不断的蜜液。

他不断地弹奏,十指灵活律动,时而轻柔时而粗重。

她翘起的臀部贴在他下体,乳房被他的双手压迫成扁扁的粉嫩肉球,小小的乳头夹在他的指缝里,被摩擦的深红挺立,绷直的大腿随着他的顶弄开始不自觉地交迭摩擦腿根,散落的长发飘到嘴边,抿在她湿漉漉的唇间。她闭上眼睛,完全跟随他的节奏。

在两件事情上,莫燃是绝对的王者,轻易掌控钢琴的吟唱,亦轻易调动她迷乱的欲望。

透明黏腻的水渍在她腿间蔓延,四处弥散。他抚摸着她,她的乳尖抵在他掌心里揉弄。

她用软糯的鼻音发出撩动人心的低吟,腿和唇都那样张开着,像盛放的花朵一样迎向他。

铺天盖地的欲望,浪潮般扑杀下来。

灼热的汗在他眉间凝成水珠,顺着那高挺的鼻梁滑下,啪嗒,滴在她赤裸的脊背上。

热辣辣的交融,粗重不已的喘息,空气里充斥着浓重的情欲,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气,重重地摁下琴键,让音乐低缓喑哑地奏出。

她煽情的呻吟尽情流泻,“哥……呜……慢点,受不了……”

汗淋淋的身体在他的挑弄下诱人地颤抖,荡出一圈圈美妙的涟漪。他更重,更猛烈地拨弄琴键,乐章进入高潮,快感的巨浪把她冲向顶峰。她被他撞地猛烈摇晃。

“啊……啊……嗯嗯!”

癫狂的热度,灼烧的情欲,闷热,几乎让人喘不过气。

他用抖动的指尖融入绝妙的颤音,往里缓缓插入的手指被周围嫩嫩的褶皱层层挤压,湿滑的嫩腔往子宫的方向收缩,催使她的花芯淌出源源不断的爱液,泛滥成灾,在他掌心肆意弥漫,他一点点地往里,她的蜜穴一再瑟缩,甚至微微抽搐。

她的身体,在情欲的催化下熟透,最甘美的果实,等他采撷。

他可以狠狠插进去,“噗嗤”一声贯穿她紧致的阴道,水渍四溅。

肉体媾和的“啪啪”声,她激烈的叫床声,演奏一场华丽的性爱钢琴曲。

乐章进入尾声,他不断地冲刺,掀起一个个密集的高潮。勃发热胀的性器,倘若能肆意抽插,必定填满她最深最柔软的地方。

她崩溃般失声尖叫,尾音充斥着高潮带来的甜美悸动,为这狂躁的乐章画上完美的休止符。

一曲终了,他呼吸略有不稳,额头冒出点点汗珠,在灯光下泛着尊贵的铂金色。

她白皙的肌肤,热气氤氲的眼眸,潮湿散乱的长发,被情欲侵染而潮红的胴体,柔若无骨地瘫软在他怀里。

莫燃一动不动,脑海里全是她,甚至感觉她那媚态仍在自己眼前。

不远处响起掌声,还浮夸地维持了好一会儿。

莫燃慢慢转过头,门边站着一男一女两个。

“不愧是莫家的独子,不仅十项全能,还弹的一手好琴。这水平都可以参加国际比赛了吧?”

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的手正搭在莫芷兰的腰上。

莫燃徐徐起身,精致的面庞毫无表情,只是冲母亲点了点头。

莫芷兰早已习惯儿子的寡言,也不浪费时间寒暄,直接就道,“别再去那边了,到时候玩弄妹妹的名声传出去,对你以后的声誉有影响,还会被新闻媒体夸大为莫家的丑闻。”

她对情况了如指掌,莫燃丝毫不诧异,听完这话也没有什么动容,反倒反问一句,“你觉得我在意?”

宋来烟是什么身份,他根本不关心。不过是,怕她觉得乱伦恶心,才有所顾虑。

旁边的男人笑了笑,“莫燃这年龄,在法国都可以结婚,早就算是半个大人,他自己能决定自己的事,我们就别插手吧。”最后一句显然是对莫芷兰说的。

“可我不能让一个普普通通的继女,坏了莫家的名头。”

“把她藏紧点不就行了?谁还没个秘密。”

莫芷兰被逗笑,亲昵地嗔了男人一句。她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反复,一个小女生而已,不值得他们大惊小怪。退一万步讲,莫燃是谁?唯一的大少爷,莫家与生俱来的高贵冷酷长在他的骨血里,别说一个女孩子,哪怕十个百个,也别想乱了他的阵脚。

所以莫芷兰转而提醒,“注意安全措施,让不满十八岁的少女去打胎,还是有点残忍的。”

“房子随你住,何必非要在那里,被李彦伟和他的新欢看到,恐怕要心脏病突发吧?”她淡淡的嘲讽口吻,看似轻飘飘,实际暗含了某种不爽。她憎恶前夫,难免有点痛快的报复心理。

让莫燃玩玩那继女,似乎也是天经地义。

宋来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上眼,令她面红耳赤的场面就浮现出来。

莫燃那样俊美的脸庞,一旦染了欲色,竟是极致的迷乱癫狂,跟平常的他几乎不是同一个人。而除了他的脸,她还克制不住地回想他露出的任何部位,双手、胸膛,以及,性器。

天哪,她害臊到极点,把自己捂在被子里,一会儿后又喘不过气,忽然感到口渴。

她趿着拖鞋去倒水,经过窗户时,却感应到什么似的,脚步滞了滞,转身往窗外一望。

昏黄的路灯,成排的梧桐树,茂密的叶子在夜风里簌簌响着。

怎么回事?她觉得刚刚好像看到了莫燃。

但一转头,墙上的挂钟显示一点半,他不可能过来。

许是今晚亲昵的尺度太大,让她念念不忘产生幻觉。

宋来烟拉上帘子,回到卧室睡觉。

明晚有事,请假一天,周五晚上来章“粗长”的肉~~

暖宝宝不说,你们就忘了珠珠投喂嘤嘤。

这章是肉戏和弹琴通感交融,应该能看懂?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