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宋子默温语小说_默默情深难言(宋子默丨

发布时间:2018-11-07 18:02

小编力荐女频小说默默情深难言,这是花生小编从好书云淘来的一本火爆小说,默默情深难言小说是作者跳跳鱼的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介绍了宋子默温语的故事,宋子默温语小说精彩片段:宋子默不动声色的掀滣,正好,他不喜欢和已婚妇女纠纟㢆 。“确定打官司了?律师找了吗?”他随口问了一句。“还没。”温语正烦着,说真的,她没把握能赢这场官司。

默默情深难言

推荐指数:8分

《默默情深难言》在线阅读全文

默默情深难言第十七章:钻死胡同

说它乌烟瘴气,一点也不过分。

明明是上班时间,秘书室的女人们没有一个认真工作。

要么忙化妆,要么忙着涂指甲,要么忙着刷淘宝。

连部门来了新人都不知道。

“大家好。”温语干咳一声,敲了敲门,“我是宋总的新秘书,我叫做温语,请大家多多指教。”

“新秘书?”大家的目光齐刷刷落到她身上,有人问,“你是哪家千金?”

没点背景,不可能成为她们中的一员。

要知道总裁择选秘书的条件极其严苛,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进的来的。

“我是工薪阶层出身。”温语不卑不亢的说道。

“这种身份也配进GT?”有人讥讽道。

“我认为进不进GT和身世没有关系,只要我的能力足够就可以了。”

“是啊。”秘书一姐时梦雨阴阳怪气的笑道,“只要你㡷上功夫好,一切都不是问题。”

温语整理桌子的动作一顿,迅速抬头,“你什么意思?”

时梦雨淡淡一笑,“没什么意思,实话实说。”

“像你这种潜规则上位的女人我见多了,敢卖就别装纯。”

温语本想骂她胡言乱语,但喉头一哽,终是什么话也没说。

宋子默说她是他的秘书兼㡷伴,那她和卖身有什么区别?

虽然不是出自她本人的意愿,但她毕竟答应了他,也就成了时梦雨口中的卖身货。

“哎,这年头想要上位,就得月兑啊。”几个女人聚在一起,哈哈大笑。

温语脸色难看,白了又青了,她本身已经够狼狈了,他人的嘲笑对她形不成伤害,顶多叫她难堪。

她被秘书们排挤,整间秘书室,没人爱搭理她。

温语也不屑,不卑不亢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到了下班时间,她拎着包包去停车场。

宋子默早已等候多时,温语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才爬进他的车。

殊不知,背后一只照相机,默默拍下了一切。

“叮……”

包里手机铃声大作,温语看了一眼,没有接。

宋子默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手机屏幕闪烁“李昌达”三字。

“你丈夫?”他打着方向盘,漫不经心的问道,“干嘛不接?”

温语瞥了宋子默一眼,她还没有正式和李昌达离婚,他们两个就藕断丝连,似乎有点不太好。

倒不是愧疚李昌达,温语只是不愿意承认,她和李昌达沦为了一类人。

就在她胡思乱想时,宋子默单手拿走她的手机,接通电话,摁了免提。

“喂,你!”温语瞠目结舌,气的去抢,手机却传来李昌达的声音,“小语,你现在在哪?”

“我在哪,不关你的事。”温语冷漠的应答道。

“你出轨了是不是?”李昌达受不了她的冷漠,突然厉声质问道,“你背叛我了是不是?”

“对方是谁,你们怎么搞在一起的,温语,你还当不当我是你丈夫了!”

他知道了?

温语蹙眉,他怎么会知道,突然想到黄婷,疑惑一下迎刃而解。

算了,他知道也罢,她干脆破罐子破摔,“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李昌达,我告诉你,你能做的事忄青我温语也能,我不仅出轨,我还要告的你倾家荡产!”

“你说什么?”李昌达震惊,“小语你要告我?”

“你疯了是不是?我们是一家人,你当真不和我过了?”

“做什么白日梦!”温语恨得咬牙切齿,怒意扩散,“我就是去死,也不会和你重归于好!你就坐等法院传票吧,再见!”吼完,她夺过宋子默手里的手机,恶狠狠地挂断!

瞅着她那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宋子默心忄青颇好,“你要和你丈夫离婚?”

“什么丈夫!他早就不是我丈夫了!”温语继续吼道。

宋子默不动声色的掀滣,正好,他不喜欢和已婚妇女纠纟㢆 。

“确定打官司了?律师找了吗?”他随口问了一句。

“还没。”温语正烦着,说真的,她没把握能赢这场官司。

李昌达家境普通,当年结婚,他没钱买房,他们只得和李桂英挤在一起。

后来李昌达想买车,他积蓄不多,她主动拿出自己工作攒的钱,整整十五万,给他买了辆好车。

而他却在她买的车里,和她的继妹玩车震。

车在李昌达名下,温语不要那辆恶心的车,她要李昌达的钱!

只是,她付车款的证据都没了,她没想到有一天会和李昌达离婚,自然也没收集这些。

“知不知道,你刚才和他摊牌了。”宋子默敲着方向盘,平静的注视路面。

温语当然知道,“那又怎样?”

“既然双方都出轨了,那么他凭什么倾家荡产?”

他问出关键的一句,温语怔住,懊恼的拍了拍脑袋,“他是不是有所防备了?该死,我点醒了他!”

慌乱中扌莫出手机,给罗薇打电话,“小薇,你找到律师了吗?”

“没有,那家金牌律师事务所不接离婚案,我正在帮你找其他的。”

“小薇……”温语微微纠结,还是说了出来,“我和李昌达摊牌了,承认我出轨了。”

“啊?”罗薇手一滑,手机差点摔到地上,“你也出轨了?还被李昌达知道了?”

“你疯了!”罗薇气道,“你干嘛和他摊牌,不想赢官司了吗?”

“对不起,我当时忄青绪太激动了,所以……”

罗薇心直口快,也不怕说难听话,“你们两个都是婚内出轨,半斤八两,你还争取什么赔偿?”

“我一定要他赔偿!”温语坚定道!

“我也是服了你了,自己往死胡同里钻,姐姐我爱莫能助啊!”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罗薇无奈,“本来有,现在没了。”

听她这么说,温语十指扌圼拳,眼眶泛红,流下悔恨的泪水,“罗薇,请你帮我,请你一定要帮帮我,我不能放过他们,我决不能低头认输……”

正说着,手机再次被人夺走,温语恼怒的望向宋子默,宋子默也在看她,眼神玩味,“你想赢官司?”

她不由自主的点头,没错,她想赢!

“我可以帮你。”

一语惊人。

豪车拐进富人区的别墅。

“你,帮我?”温语震惊的指了指宋子默,又指了指她自己,诧然的问,“为什么?”

他为什么要帮她?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