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肆爱冥君(司徒白谭梦瑶)by柳香儿

发布时间:2018-11-07 17:30

今日份的小说推荐,为你带来这本叫《肆爱冥君》的小说,这本小说由作者柳香儿著写,讲述了司徒白谭梦瑶的一段凄美故事。肆爱冥君第9章 婚期。折腾了一晚上,凌晨五点睡了过去之后,我便昏昏沉沉,原想着歇上一两个小时,略有了精神,就找借口出去的。

肆爱冥君

推荐指数:8分

《肆爱冥君》在线阅读全文

肆爱冥君第9章 婚期

可竟然睡得沉了,一时便没注意时间。

早晨刘妈便来叫了一遍,见我这里没有动静,便没有吵我,可到了午饭时间,我这里还是没有动静,司徒家的人只当我是出了什么事儿,所以便找了备用的钥匙来,将我反锁着的门打开了。

所以我一睁眼,便看见了刘妈那张布满沟壑的老脸,当即便吓得什么瞌睡都没有了。

不过我看刘妈这样子,显然一点也不记得昨天的事情了,可见她真的是有梦游的习惯。

这个时候司徒峥过来了,一脸担忧地看着我:“怎么了?我看你这样子是病了,要不我叫个医生来家里看看!。”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拿出了电话,要联系医生的样子。

我立即摆了摆手:“不必了,真的我很好,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没睡好,现在休息了这么久,已经差不多了。”

见我这么说,他又上前来摸了摸我的额头,见没有发烧什么的,不仅长出了一口气。

“眼看着婚期将近了,你可千万要养好身体,这样吧,一会儿我让刘妈做点好吃的给你补补,你要是不舒服就在房间待着,做好了我让刘妈送上来!”

我抽了抽嘴角,之前是答应了司徒峥的求婚不错,可关于什么时候结婚的时候明明还没有提上日程,怎么现在就婚期将近了?

我定定地看着司徒峥:“婚期定在了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司徒峥挑了挑眉,很是理所当然地道:“你既然答应了我的求婚,我原本以为你也是想要尽快要嫁给我的,所以很多事情我都在安排了,怎么了?你有什么别的意见,或者有什么特别要请的人?你告诉我就行了,我会安排好的!”

事实上,在此之前,我在跟司徒峥交往的过程中,他一直是一个彬彬有礼的君子,即便有时候有那么一点大男子主义,可也会很直白地告诉我,怎么结婚这样的大事,他就不认为应该跟我说一声?

又或者,在察觉到我对他的态度跟之前不一样之后,他有点着急了?

在事情还没有水落石出的时候,我是不可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嫁给司徒峥的。

现在分手比起今后离婚可大不一样。

这么一想之后,我便一脸认真地看着司徒峥:“对于结婚这件事情,我认为不用这么急,毕竟我父亲的身体才刚刚好一点,我学校里又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可以再缓缓!”

司徒峥是大男子主义不错,可我毕竟还未正式嫁入司徒家,结婚这种事情也不是他一个人说可以就可以的,他也很明白这点,所以在我说出我的意见之后,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抿了抿唇:“也好,那就等你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说!”

事实上话虽这么说,我们双方都很清楚,这不过是我的推脱之言。

接着刘妈便被安排着下去了,司徒峥这才坐到了我的床边,像是打算在这里陪我。

他本就不是话多的人,我也没有像之前主动找他说话,双方竟然陷入了一种可怕的安静之中。

过了好一会儿,他这才将目光转向了我,手也伸了过来,默默地覆盖在我的手上:“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改变了心意,不过我会等你,我会让你看到我的真心!”

他的手很温暖,说这话的时候也是情真意切,如果不是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几乎就要相信面前深情款款的他了。

虽然我是为了钱才跟他在一起,可花样年华的姑娘,多半对结婚这件事情,还是抱有憧憬的。

我将头偏向了一边:“没什么,就是觉得最近太累了。”

我这里刚说完话,放在枕头底下的手机就嗡嗡嗡的响了起来,我顺势抽回了被司徒峥握在手里的右手,拿起了手机。

原本以为是安冉担心我,打电话来问我的情况,可没想到却是父亲的电话。

我立即调整了一下情绪,接着暗下了接听键,冲着电话那头叫了声:“爸爸!”

“梦瑶啊,你还住在司徒家吗?”

我默默地看了司徒峥一眼:“对啊,怎么了,爸?”

电话那头,父亲停顿了好一会儿,这才又道:“你没怎么样吧,一切都还顺利吗?”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父亲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紧张。

不过我脑子里一转,便又想通了,母亲过世之后,便是父亲一个人把我拉扯大,如今我既然答应了司徒峥的求婚,来的又是这样的高门大户,父亲自然担心我被欺负什么。

这么一想之后,我便放松了语气:“都挺好的,爸爸不用担心!”

因为司徒峥在这里,我也不好直接说我跟他关系挺好的什么的,便只模棱两可地说了这么句都挺好的。

想必是听我语气还算松快,电话那头父亲不禁长出了一口起气,像是终于放心下来一般,口里连连道:“那就好,那就好!”

“那爸,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挂了,改天我来看你!”

电话那头父亲连连道:“不用不用,你们小两口好好的就好!”

不过很快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改变了主意:“也好,也好,要不你抽空回来看看!”

平日里我跟父亲的交流虽然不多,可父亲对我的爱,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而且我也很清楚,父亲从来不是这么反复的人,这一次说话这么变来变去的,我心里还是有几分担心。

答应了父亲之后,我便将电话挂了,这个时候,刘妈已经端了一碗鸡汤上来,想必是厨房里时刻备着食材的,现下我要喝便这么快就端上来了。

鸡汤表面的一层油已经去掉了,里面又放了枸杞什么的,喝起来也不算腻味,反正比起昨天的晚饭来,简直算得上是人间美味了。

睡了一早上,我的肚子早就在唱空城计了,很快就将一碗鸡汤喝了个干干净净!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