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司徒白谭梦瑶小说名字_主角是司徒白谭

发布时间:2018-11-07 17:30

今天为各位书友带来了一本小编正在追的小说《肆爱冥君》,这本小说由柳香儿著写,小说主要讲述司徒白谭梦瑶之间的纠缠,喜欢这本小说就不要错过了。肆爱冥君第15章 抗日时期的报纸。他的手劲儿很大,捏得我几乎喘不过气儿来。我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腕,意图将他的手掰开,可却随着他的力气加大,我却渐渐没了力气。

肆爱冥君

推荐指数:8分

《肆爱冥君》在线阅读全文

肆爱冥君第15章 抗日时期的报纸

正当我以为我会莫名其妙死在这个周子期手上的时候,突然,传来了阵阵敲门声。

周子期这个时候神色一变,像是突然惊醒似的,嗖的一下就松了手。

我的脖子失去了他手腕的支撑,再加上刚刚被他这么一掐,根本没什么力气,整个人嗖的一下就落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我定定地看着周子期,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很肯定,刚刚若是没有人敲门,他下了狠心要掐死我的,就在这间办公室,光明正大的。

我不知道他在这里杀了我之后会怎么处理,可那一刻他是真的想杀了我。

门外很快就传来了一个年轻女孩子的声音:“周大夫,下一个是经常来找你看的徐太太,现在要请她进来吗?”

周子期这个时候的神色已经恢复了一点正常,没有了刚才的戾气,他冷冷地看着我的脖子,接着大声道:“让她再等等,五分钟后吧!”

接着他又冲着我道:“旁边是我专门隔出来休息的地方,你先进去处理一下脖子上的痕迹!”

我拧了拧眉,同意了他的话。

我想他原本因为某种原因,是要对我下杀手的,可被敲门声惊动了之后,想必他也明白,在这里将我杀了,他根本就难以脱罪。

我站起身来,默默地向着他说的那个房间去了。

原本以为心理咨询师,好歹也是医生范畴的,他的房间至少也是整洁干净的。

可一进门之后,铺天盖地的是无数的报纸,墙上订着几张照片,照片上的人穿的是军装。

看那军装的样式,像是抗日战争时期的,并非近代的军装。

而且有几个还是日本人,而另外几个,则是中国人!

照片上的人的脸上被钉了好几枚飞镖,由此可见这个周子期对于这照片上的几人很是不喜了,而且这个周子期的脾气也很不好。

房间里有一个简易的沙发,我坐在沙发上,将包里的镜子拿了出来,脖子上被他掐出来的红痕很是明显,可见他刚才有多用力了。

我拿了点粉往脖子上抹了抹,可盖不住,偏偏今天穿的又是低领的针织衫。

我苦恼地在包里翻了翻,找到了之前放在里面的一条丝巾,这才将丝巾拿了出来,系在了脖子上,也正好将那痕迹给盖住了。

这个时候,我的手不禁僵了僵,这家伙要杀我,我为什么不出去直接报警,反而在这里想办法遮掩呢!

我很肯定,那天在酒吧是我第一次跟这个周子期见面,我跟他远无冤近无仇,他为什么要杀我。

还有,他说那天在酒吧的都不是人是什么意思,难道还都是鬼?

我一边想着这些,一边看了看地上的报纸。

这一看,我更惊讶了,这些报纸竟然都不是近期的,更不是之前几年的,而是抗日战争时期的。

上面有很多繁体字,看起来也不是很清晰,不过胜在多。

同一期的报纸他这里存了很多份,即便这一张有所缺失,在另一张上也能找得到完整的内容。

我蹲下来,大致看了一遍之后,很快便在这些报纸里找到了一个名字,周子期!

竟然抗日战争时期也有一个跟外面的那人同名同姓的人?

这么一想之后,我不禁多翻了几张,好不容易在其中一张上找到了这个周子期的照片。

我瞪大了眼睛,照片虽然模糊,可还是看得清楚眉眼,跟外面那个周子期长得一模一样!

正当我还想再看下面的内容的时候,我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关门声,想必是那个什么徐太太出去了。

我慌了一下,立即站直了身子,打开门出去了。

这个时候,周子期又恢复了我之前进来时的那副淡淡的样子,瞥见我脖子上的丝巾之后,他不禁淡淡道:“刚刚一时失控,还请谭小姐不要往心里去!”

我冷笑了一声:“原来一时失控竟是要人命的,也不知道周大夫平日里失控的时候多不多!”

听到我的嘲讽,他也一点不怒,只冷冷道:“你要去报警大可以去,不过我要提醒你,我这房里是有监控的,可监控上决看不到刚才的那一幕。”

我皱了皱眉,既然他这么能耐,刚刚却没有杀我,恐怕就是想让我看起来像是自然死亡了,他根本就没法处理我的尸体。

我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儿,这才开门出去了,离开的时候砰的一声,把们砸得震天响。

到了前台的时候,前台负责收费的年轻女孩子便开始查看我进去看诊的时间,给我算费用。

一般搞心理咨询的都是按时计费的,更何况这个周子期还是什么知名专家。

不过,这个时候,前台的电话却响了起来,那女孩子接了电话之后,点了点头,答应了几声,接着笑眯眯地看着我道:“谭小姐,您不用再缴费了,周大夫专门交代了。”

我点了点头,没有勉强,转身走了。

他差点杀了我,我没找他算账就算好的了,他还想收我的诊金?

我就呵呵了,一个做心理咨询的,竟然自己也有毛病,控制不住自己,这样的人,怎么好好给病人看诊?

出了大门之后,我不禁长出了一口气,只觉得呼吸都自在了很多。

接着我便又给安冉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她像是在急着去哪里,呼吸挺大的。

她最近也忙,像是在找工作了,我也就没有把我刚才的事情给她说,免得她瞎想又担心,只随便问候了几句,让她好好照顾自己,便挂了电话。

这个时候,我鬼使神差地看向了这栋楼的三楼,正是刚才周子期的那个办公室。

透明的玻璃窗前,周子期正站在那里,一脸冷然地看着我,像是在看一个将死之人。

我不知道这个周子期对我的敌意跟司徒家有没有关系,不过我想,我可以试探一下司徒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