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听闻爱情十有九悲段七七_段七七楚如斯

发布时间:2018-11-07 17:17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段七七

段七七楚如斯全文阅读

现代虐恋小说《段七七楚如斯》的原名是《听闻爱情,十有九悲》,此书为网络作家不俗最新作品,段七七和楚如斯是书中的主角。楚如斯娶段七七只不过是迫于生父的逼迫,但是段七七嫁给他却满心的欢喜,即使那个时候她已经怀了一个父不详的孩子,她还是嫁给了他,于是婚后五年,两人只婚不爱。

第1章 强迫的噩梦

  满身酒气的男人拽她进漆黑肮脏的小巷里,粗暴地按在墙上,撕扯她的衣服,从后面打开了她的身体,毫不犹豫地贯穿进去。

  那一刻,是钻心的疼痛。粗糙的墙面磨蹭她,划出一道一道血痕,呼吸里都是青苔和灰尘的味道。

  身后的男人像恶魔一般,侵占了她身为女孩最珍贵的领地。一下,又一下,不断地加快。寂静的夜里,只有男人的低喘和女人克制的求饶。

  段七七倏然从梦中惊醒,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偌大的双人床就只有她一个人睡。

  她缓了缓神,她结婚了,嫁给了她最爱的楚如斯,过得相敬如宾。然而,清冷如同楚如斯,素来不喜欢碰她,他们已经半年不过夫妻生活了。

  结婚五周年那天,段七七按捺不住心中的奢望,换上了兔女郎的服装。冬天的夜寒,菜凉了,热了好几回。

  十二点,她等的人还不回家。她喝得醉醺醺的,把酒瓶重重地砸向门口。楚如斯正好打开门,头微微一偏,完美地躲开了那酒瓶:“你发什么疯?”

  屋内放着暧昧的音乐,女人似有若无的呻吟,男人低低哑哑的呢喃,而那坐跪在地上的女人,在柔和撩人的灯光下,眼神、体态、衣着都像在邀请男人来掠夺一般。

  他脸色一沉:“又欠艹了!”

  段七七有些醉了,看到楚如斯,身姿妖娆地向他爬过去,顺着他的裤管缠绵而上,软软的身躯蹭过男人从外归来的冰冷西装,轻颤了一下——她曾学过钢管舞,每一寸骨头里都渗着媚意,妖娆性感,是很多男人都觊觎的尤物。

  她在他的耳边哀求呢喃:“楚哥哥,要我。”她心里都是失落和空虚,她需要证明,她是被爱的。

  楚如斯眉头一皱想要推开她:“别犯贱!”他不喜欢她过份娇媚的模样,这时时刻刻提醒他,她不过是人尽可夫的舞娘。

  可该死的,即使他口出恶语,那个女人依然紧紧地缠着他,轻易地就挑起他半年的欲望。

  猩红的欲念上了眼,将他淹没:“既然你那么想要男人,我成全你。”他将她狠狠压在床上,毫无怜惜地打开女人纤细的身体。

  段七七的心在不停的颤,说不出是欢愉或者苦涩,只是紧紧攀着他的腰,承受他的冲击:“如斯,我们生个孩子吧。”

  楚如斯动作一顿,忽然想起她当年流产是满身是血的模样,那怀了七个月的孩子硬生生滑了。哦,不,实际上八个月,这个女人瞒了一个月,他戾气更甚:“子宫壁太薄,不适合受孕。”

  那孩子,不要也罢。反正也不知道是哪来的野种!

  段七七的身体不断颤抖,眼泪充满了眼眶,楚如斯本该有个孩子的,可是她粗心大意没把孩子留下来,若是有个孩子,是否能抚慰这个人铁石心肠:“医生说只要小心保胎,就有生孩子的可能性,我们只要多同房,应该可以……呀!”

  男人突然的深入让她喘不过气来。

  他捏着她的下巴,盯着媚色横生的女人,真是放荡:“说来说去,不过想我多睡你,你就这么空虚寂寞吗?”

  段七七近乎绝望地闭上眼睛,楚如斯不喜欢性事,她知道。他是一念清静了,可她却是烈焰成池,她是爱着他的,也想被他爱。

  她奢求爱,在他眼中,反而成了放荡。

  也罢,这段婚姻是自己求的。

  她睁开眼睛,眉眼一弯,伸手紧紧地拥抱着楚如斯:“只要是你,什么都好。”她可以忍受这种空虚寂寞冷,只要他在就好。

  她并不觉得自己苦,结婚五年,即使没有孩子,他身边也从没出现过狐狸精,很是恪守婚姻里的忠诚。

  这样子过一辈子,也算是她求仁得仁。

  楚如斯掐在女人腰间的手,不断收紧,他并不喜欢这个女人,很不喜欢:“既然你求爱,那我就给你爱!”

  谁能接受成为一个接盘侠呢?

  而且是在自己的生父算计下!

第2章 存粹的宣泄

  没有任何温情,只是纯粹的宣泄。

  那暧昧的音乐,整整一宿都没有消停。

  第二天,段七七是在暧昧细碎的声音中醒来,她觉得她的身体像是被坦克碾过一般,睁眼就看到了房间投影仪上的画面——颓靡色·情,暧昧露骨。

  是她的模样,在光线昏暗下,她在他的身下,低吟缱绻像是某些片的主角一样,由于他的顶撞,她缩成一团轻颤,左边肩胛上,蝴蝶纹身像是要展翅欲飞一样。

  她想要起来关掉,却发现自己被皮带绑在床上,身上不着片缕,都是昨天的痕迹,粘稠潮湿又暧昧。

  楚如斯虽然不喜人间情事,但不代表他不行,他要是很浪起来,能把她折磨得欲生欲死。

  忽然,她猛地一颤,呼吸不断加重,最终缩成一团不断地颤抖——楚如斯在她体内留下折磨人的东西。

  她不敢叫人,狼狈地看着投影仪里的自己,一遍又一遍重播着,她的放荡,她的哀求,好像是噩梦一场。

  晚上。

  楚如斯回来松开了皮带,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你很清楚我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别让我厌恶你。”

  这么五年来,她都学的很好,不是吗?舍弃了最初的张扬跋扈,乖巧又温顺。

  一天的折磨让段七七饿得没有力气,身体也已经到达了极限。她悄无声息地哭起来,大颗大颗的眼泪:“为什么这么对我?”

  然而她的眼泪永远换不来他的怜惜,那个人面无表情地走掉了。

  他娶她,不过是因为父亲以楚氏集团来要挟而已。

  这段婚姻,真的很悲哀啊。

  但是,她爱他。

  哪怕是他冷淡乃至冷漠,只要楚如斯不提离婚,她就继续爱下去,就像冬天饮雪水。

  她病了,原因是纵欲过度。

  闺蜜来看她,笑得特别暧昧,不知羞地说楚少威武。

  她苦笑不已,她的婚姻在外人的眼里是很幸福的,因为楚如斯很会演,他需要营造一种和谐的假象,骗取父亲的信任,骗取外界的投资。

  可是,外人跟本不知道,她病倒了都没个人照顾。

  闺蜜临走前欲言又止,突然语重心长:“七七,努力生个孩子吧。男人多半靠不住,免得小三带着孩子上门,连争都没得争。”

  她这就笑得很愉悦了,楚如斯这种人,性冷感外加工作狂,才不会有什么私生子狐狸精什么的。

  没想到,一语成谶。

  朋友走了,她奄奄地躺在床上,睡得浑浑噩噩。

  突然,有人把她翻过来,捂住她的嘴巴,没有任何前兆就进入她的体内。

  她猛地惊醒过来,一种绝望而窒息的感觉贯彻她的身体,像极了五年前她被强·奸的一幕,挣扎着发出暧昧的声音。

  身后的人咬住她的耳朵,狠狠地顶撞着她:“爸妈在外面呢,你可以叫得再骚一些。”

  楚如斯的声音,他怎么会回来了?!

  他没有再捂住她的唇,却故意弄到她的敏感点。她的脸都皱起来了,不自觉地发出闷哼:“呀——”

  “七七,你没事吧?”门外传来了声音,宽厚且着急。

  是爸爸!

第3章 别急,夜还长

  “爸,我在给七七治病。”楚如斯慢条斯理地说,动作却加快起来,恶意地在她耳边低喃:“怎么样?好多了吧?”

  段七七忍得很辛苦,她克制地出声,几乎把牙龈都咬碎了:“爸,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楚如斯抓住她的头发,似乎要将她的灵魂都顶出来:“我才几天没回家,你就装病让爸妈亲自抓我回来?嗯?这么欠收拾吗?”

  她没有!

  也许是张妈告诉了爸爸。

  爸爸一直觉得楚如斯对不起她,肯定没给他什么好脸色,怪不得他现在情绪这么暴躁。

  她觉得身体很疼,医生叮嘱过她近期不要行房,他还故意折磨她,她扭动着想要挣扎:“我没有!我不要了,我真的不要了!”

  “别急,夜还长。”扭得这么厉害,还说不要?

  白炽灯下,男人清淡的模样褪去,多了些血性张狂,他的衬衫纽扣已经全部解开,然而上面又一枚红唇印,那不是她的!

  天旋地转。

  她怔怔地盯着那红唇印好久,感觉自己呼吸不过来,身体很疼,心很疼——他是不是厌恶她了?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一个家了?

  情潮来袭,她晕了过去。

  醒来后,双人床又只剩下一个人,爸妈早就被楚如斯打发走了,据说是去环球旅游什么的。

  还真是让人羡慕的老夫老妻啊。

  她又去看医生了,伤上加伤,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终于恢复过来了。

  楚如斯却从来都不来看一眼,从来不关心她的死活,那人的心简直是石头,又硬又冷。

  她兀自想起了那枚红唇印,她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女人,能够入得了楚如斯的眼。

  她跟踪了楚如斯,纯属找虐,病都没好,就来捉奸。她眼睁睁地看着,漫天飘雪的楼下,楚如斯将女人热烈的拥在怀里。

  因为帽子和围巾的关系,她看不清那女人的面容。但是她看得出,楚如斯很喜欢那个女人,他素来不对她笑,却数次朝那女人笑得温暖如阳。

  她在大雪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不怕楚如斯不爱她,她怕他不快乐。

  她想,也许她该离婚了。

  但是这个前提是,她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

  桐城每年冬天都会举办一场慈善拍卖会,周围都是成双成对,段七七形单影只,分外凄凉。

  有些女伴时不时瞟向她的方向,毫不顾忌地大声取笑。

  “我们哪有楚太太那福气啊,她妈妈害死原配嫁进段家,女儿不知羞耻睡了名义上的哥哥,这上流社会就是下流。”

  段七七由不得别人谈论她母亲,怒火中烧泼了那人一身酒:“有种再说一遍。”

  那女人本是富商包养的小三小四,本来就不知天高地厚,干脆就闹了起来,说话一句比一句难听。

  “你有没有教养啊,这么蛮不讲理,怪不得楚少要去外面找小三!”

  “我听说你最近在钻研闺房驭夫术,楚少都不碰你吗?这么饥渴啊?”

  “楚少的热情都给了小三吧,你是没看见,刚才内敛禁欲的楚少是多火热。”

  小三?他就这么迫不及待带着新欢出没吗?可曾考虑过她这个正宫太太的存在?他就不能回来跟她离婚,再跟别人百年好合吗?

  段七七差点没站稳,幸好身后有一双手扶住她,那人是季封侯,她母亲资助的孤儿之一,如今也算是独当一面的大人物了。

  那人霸道地维护于她:“保全,把这几位小姐给我请出去。”

  段七七缓了许久,才沙哑地开口:“封侯,他带来的女人在哪里?”

  ……

  段七七推开了化妆室的大门,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入了楚如斯的眼?

  屋内的女人缓缓回头,恍若惊鸿,她是极其美的,像是古代诗词里走出来的一般,眉目温婉,宜室宜家。

  宋词!

  她回来了!

第4章 私生子登场

  宋词穿着定制的旗袍,袅袅娜娜,款式熟悉——那本是楚如斯为段七七定制的,最终却穿在了另一个女人身上。

  她的声音也好听,眉眼一弯:“七七,我回来了。”

  段七七觉得寒气从脚底升起,她怕极了这个闺蜜,披着伪善的皮,偏生楚如斯看不穿:“你拿了我一百万,你怎么还有脸回来?”

  宋词微微一笑,贴近段七七的耳根,吐气如兰:“我回来是为了成为楚太太的,楚少的身价怎么会只值一百万呢?”

  五年前,楚如斯稀里糊涂的睡了段七七,楚父放话出来了,如果楚如斯不负起责任,就会失去楚氏集团的继承权。

  没有继承权的楚如斯,一穷二白,她当然选择一百万。现在不一样了,楚如斯掌握了楚氏集团,她早就动了回来抢人的心思。

  段七七冷笑出声,三儿还有理了,当年迫不及待拿钱跑路的是谁啊!她需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克制住扇宋词一巴掌的冲动:“真是贪婪的嘴脸,你还要多少钱!”

  宋词脸色倏然阴沉下来,段七七不就是家里有点钱吗?清高个屁?她抓起一旁的剪刀,得意洋洋地剪着身上的旗袍:“心痛吗?你守了五年的婚姻,会像这件旗袍一样,任我摧残。”

  段七七气得身体都在发抖,她并不是什么温婉纯良的人,宋词再惹她,她分分钟能脱下高跟鞋砸死宋词。

  宋词忽地把剪刀对准了段七七的心口,语气里都是挑衅:“段七七,学我学得很像嘛,瞧你这忍耐的小模样。这么多年你累不累啊?你以前不是很能混吗?我记得你为了救我,还空手夺刀呢?来,表演个我看看啊!”

  宋词手腕用力,剪刀硬生生没入段七七的心口的位置。

  段七七下意识劈手夺过剪刀,胸口立刻冒出粘稠温热的液体,沾染她的红色礼服,既然看不出什么异样。然而,宋词却突然后退一步,重重地跌坐在地上,变成了可怜兮兮的模样,声音里透露着悲怆和尖锐:“你们这些有钱人真是有趣啊,总是以为钱可以买到一切?当初要不是念在你怀孕的份上,我会一走了之?”

  这是——

  段七七猛地反应过来,是圈套!

  换衣间的门突然打开,楚如斯冲进来,一把推开她,把宋词抱在怀里。

  段七七穿着高跟鞋,一个没站稳,撞在旁边的桌子上。而那把剪刀,刺入了她的腰部,她摸到了满手温热。

  血,很多的血。

  她自从流产大出血后,就晕血。

  她单手撑着桌子,想要求救。

  然而,她只看到了楚如斯把宋词抱走的背影。

  远远的,还听到宋词轻柔委屈的抱怨,像是在宣布她的胜利:“这件旗袍是七七的,别怨她剪了。我要回家了,蓝钻我也不看了。”

  她摇摇晃晃地倒在地上,捂着小腹的伤口,自始至终,楚如斯都没有看她段七七一眼。

  ……

  拍卖会开始了,季封侯在化妆室找到虚弱的段七七,她蜷缩在角落里,小腹处冒出的血液像是凝固,但是又不断地涌出来。

  像是一个破碎的布娃娃。

  季封侯立刻替段七七披上大衣,将她抱在怀里:“我送你去医院!”

  段七七送晕眩地状态里醒来,忽地挣扎起来,虚弱地开口:“放我下去,我自己能走。”她不能让季封侯抱着她穿过大厅,会有人说闲话的!

  她想要维护楚如斯作为男人的尊严。

  季封侯拗不过段七七,小心翼翼地扶着段七七低调地穿过会场。

  然而此时会场正是骚乱——不知道是谁带了一个孩子过来,正在哇哇地哭。

  最要命的是,当问及孩子的父亲是谁,孩子抽噎地说出了一个名字,整个会场都哗然起来,这简直就是十年份的茶余饭后谈资。

  他说:“我爸爸是楚如斯。”

第5章 用她交换

  瞬间,段七七脚下似有千斤重,她怎么不知道楚如斯有个这么大孩子?看这孩子的眉眼不过是四五岁,那么五年前她为楚如斯怀孕的时候,这个男人却在外面养女人?

  季封侯倏然沉下脸来:“你爸爸是楚如斯,那你可就是私生子!”

  “季封侯,有种你再说一遍!”冷若冰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过去,楚如斯从红毯走来,把孩子抱在怀里,伸手抹掉他的眼泪,像是在宣布最寻常的事情:“正好大家都在,介绍一下,这是我亲生儿子。”

  段七七很想骄傲地站着,但是楚如斯薄唇里逸出来的话轻而易举抽走她所有的力气,她腿一软,重重地跌在地上。

  小腹的伤口,扯得生疼。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她,结婚五年,丈夫却在外面有个五岁的儿子,怜悯、嘲笑、同情?

  不重要了。

  从今天起,她段七七就是一个人尽皆知的笑话。

  段七七只想离开这难堪的场景,僵硬地看向季封侯,语气都是颤抖:“送我回家。”

  季封侯看着万念俱灰的女人,心中一痛,克制地把她扶起来:“好。别哭。”

  楚如斯却把季封侯拦住,语气里都是志在必得:“把波斯蓝钻卖给我吧,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包括——”

  他靠过去,声音不轻不重,却能让段七七听得清清楚楚:“包括你怀里的女人。”

  段七七也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好像有一把刀,肆无忌惮的切割着她的皮囊。为了一颗给宋词的蓝钻,她的丈夫不惜把她送给另一个男人。她受伤了还顾忌他的脸面,而他自己却不要脸!

  呵呵。

  薄情如斯啊。

  季封侯冷笑出声,拍拍手让人送上盛有波斯蓝钻的珠宝盒,他面无表情地盖上,直接扔进垃圾桶里:“送给你,楚少!”

  段七七再也站不住,脚下一软。

  季封侯直接把她搂在怀里,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大堂。

  段七七回头看去,眼泪终于掉了下来,楚如斯那么矜贵的一个人,居然从垃圾桶里翻出珠宝盒,小心翼翼地拿出蓝钻,用手帕包好递给宋词:“五年前,我答应给你一颗比海还蓝的宝石,现在终于能送给你了。”

  楚如斯!你个傻子!

  ……

  段七七心口的伤口不深,但是小腹的却很深,需要缝针,打破伤风。

  缝针刺入她的真皮,血水一点一点地往外冒。

  疼!

  每一根毛发都竖起来了!

  整整一夜,季封侯都在外边陪着她,然后妥帖地送她回家,帮她解开安全带的时候,他克制不住把她抱在怀里:“七七,没事的,我都会在。”

  她点点头,目送季封侯离开,才推开别墅的大门。

  楚如斯现在别墅二楼,倏然握紧双拳,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他忽然觉得胸闷气短,一夜未归,她跟季封侯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吧,就连临别都这么依依惜别。

  他从来都知道,她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角色,本来看她安分守己,还想说要不要将就着过一辈子。

  可是,现在不行了,宋词回来了,还给他生了孩子,他必须给宋词一个交代。

  七宝真的是他的孩子,他亲自安排的亲子鉴定,不可能有假!

  段七七疲倦地推开家门,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宋词像是个女主人一样在厨房忙活。

  这个恶毒的女人为什么在这里!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