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女情深,倾恋一生》是一本剧情非常新颖的现

发布时间:2018-11-07 17:13

明媚宫枭策全文阅读

狼女情深,倾恋一生全文阅读

《狼女情深,倾恋一生》是一本剧情非常新颖的现代言情小说,狼女情深倾恋一生明媚宫枭策是书中的主角,此书主要讲述的是明媚和宫枭策之间的爱情故事。飞机失事,是明媚救了宫枭策,而后宫枭策将明媚从狼群中带回了都市,他们一起相伴了八年,但是现实却不让两人在一起。

第1章 来自狼群的女人

  夜色沉沦。墨色保姆车门打开。座椅上的男人,眉目狭长,鼻梁削挺,薄唇抿出的弧度散发着寒气。

  “不是说好,不来了吗?”明媚缀缀眸光莹亮而疏离,闪烁着压抑的忧郁。

  宫枭策拧着眉心,并没给她想要的回应,他叉开原本随意交叠的双腿,猛地钳住她的腰,顺势一带将她压在身下。

  “放开我!”她奋力推他,澈亮的眸子,似狼一般决绝傲然。他目光紧锁着她,眸色深了深。毫无疑问。明媚是美的。

  带着与生俱来的致命魔力,她那双琥珀色的眸,澄澈、妩媚、柔软又疏离,仿佛是这世间最烈的毒药。

  或许,这与她出自狼群有关。“我们该结束了……你要结婚了……”她被他按在座椅上动弹不得,仍紧绷身体坚持抗拒。

  这反抗让男人墨眸深处绽开赤色血莲,大掌猛然扼住她的纤颚,“别忘了!是我把你从狼群中带回来!从那天起,你就是我的,结束也不该由你来说!”

  他的阴戾,让她这头小狼猝不及防输了阵仗。红透的眼窝刺到了他的眸,不足寸余的距离里,气氛变得微妙。

  他心尖微漾,手指轻拂她卷翘的睫毛,“媚儿,你很美,也很好,这些年来我对你如何你心里清楚。”

  他是在暗示……他在乎她?明媚心中悸动,眸底光影浮涌。“但你也应该知道,我不能娶你。”

  他的转折,让她如坠冰窟。“若我宫枭策娶一个狼群里回来的女人,会被世人说笑。”

  他满眼温柔强调的话,却薄凉的像一道利刃,刺进她的心窝,顿时血流汩汩。狼群里的女人。原来在他眼中,她自始至终都是个不正常的人。

  可是,他别忘了。八年前,虽然是他带她离开了雪原里的狼群,但那之前,是她救下了飞机失事,误入狼群,昏迷不醒的他!

  从那天起,他予她这个名字——明媚,跋扈的成为她的主宰。可既然他一直介意她的出身,为什么她刚满十六岁时,要把她占为己有?

  这四年来,又夜夜与她承欢?眼底幽幽,心如刀绞。“既然如此,你放了我吧。”她断然坚持。

  “放了你!?”宫枭策墨莲般的眸骤然一缩,语气凌厉:“究竟是因为我要结婚你才走,还是你找到了更好的靠山?嗯?!”

  再难忍半分,他狠狠分开她紧绷的双腿,奋力一挺,残忍入侵。在他身下,她一向乖巧的像一只软糯的小动物。

  今天她的反抗,无疑激起了宫枭策更强的征服欲。他粗粝的指腹在她身上肆意摩挲,猛兽般疯狂驰骋。

  终于迎来最原始的快感,他一把揪起她的发,迫使她仰视着他,加剧冲撞,浑身血脉贲张,灼烧沸腾。

  他终于停了下来。带着一丝霸道的疲惫抽身而去,明媚扯着裙角,紧紧蜷缩着酸痛的身体。

  宫枭策纤长手指一把攫住她的下颌,薄凉的唇角下敛着轻蔑:“最近爬过多少导演和制片人的床,你就练就了这点本事?”

第2章 爬过多少人的床

  明媚吃痛,红着一双清澈无辜的眼:“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自己看!”

  啪——

  一叠照片甩落在地,宫枭策一把扭过她细嫩的脸,没收敛一丝力气。

  照片中,赤裸的明媚睡在酒店床上,身边还躺着一个男人,同样一丝不挂。那人面色潮红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这人明媚认识,是圈子里的一位知名导演。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明媚眼波清棱棱的,不知所以。

  “怎么回事?你还有脸问我?!”宫枭策一字一顿,怒不可遏:“自从听说如玉回来了你便有意与我疏远,我以为你伤心,却不知原来别有洞天!”

  他猩红着眼再次掐住她的喉,骨节分明的手化作利钳,浑身力量都加注其上似要捏碎她的喉管。

  “咳咳……咳……”明媚拼死喘息,却不求饶,她只想求个真相。

  眼前这张脸上倔强干净的瞳孔,让宫枭策看了莫名怒火中烧:“你不是清高吗!不是口口声声说,不用我养,不用我捧,却转过头爬上导演的床?他给了你什么好处!想不到你演技精湛,竟然骗过了我,你不该被这个圈子埋没啊!”他幡然怒喝。

  “我没有,我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要相信我。”

  “别给我装无辜!”

  宫枭策怒啸,似要把她生吞活剥。

  明媚从没见过这样的他,阴鸷如地狱修罗,让她不自觉害怕颤抖。

  一年前……

  她偶然被星探发掘进入娱乐圈,凭着她傲人出众的外貌和狼群里攫来的灵性,有了自己一方小天地。

  各界名流,圈中贵胄纷纷向她抛来橄榄枝,若非她性情冷傲疏离,早有无数人愿为她前程铺路。

  可是她不愿意。

  她单纯的想,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还能每天守在宫枭策身边……“滚!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宫枭策心底倏地涌起烦躁,他点燃一支烟,居高临下的痛喝。

  明媚起身,哂然一笑。

  多年的感情,他就这么不信她?

  好,她走,反正他们之间也不可能有结果。

  这份爱,本来就是畸形的。

  宫枭策不该是她的男人,他有一位门当户对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是S市有名的名媛,她从国外回来了,他们就要结婚了……蓝色烟雾缭绕中,她整理好褶皱的衣服,忍着下体撕裂的痛下了车,笑容忽然归于平静。

  或许……这才是宫枭策的目的?

  这些照片,不过是他赶她走的借口罢了。

  喧嚣尘世里的人,太多心机城府,不是她熟悉的雪域高原可比,何况是久谙商场的宫枭策……

第3章 新娘不是她

  自那天之后,明媚很少再见到宫枭策。

  她依然是靠自己努力,在不同剧组里刷脸熟谋生的小演员。

  而宫枭策,仍然是含着金汤匙出生,手可翻云覆雨的宫氏集团总裁。

  他们之间,本是两条不会交错的平行线……

  中午吃饭。

  她选了临街的位置,却忽然被外面整条街的豪车吸引。

  喜车接踵徐行,驶在最前的林肯加长房车自她眼前掠过,满布的玫瑰花色后,是车窗内宫枭策俊如雕刻般的侧影。

  原来,今天是他的大喜之日。

  不知怎的,她鬼使神差的起身追出去。

  她毫无意识,竟随着车队到了酒店,酒店门口是宫枭策和颜如玉硕大的婚纱照,他们甜蜜对视,郎才女貌,堪称天作之合。

  宫枭策给颜如玉的婚礼,富丽堂皇,浪漫无加,梦幻如童话。

  明媚脚步虚浮,怔怔看着台上被灯光簇着的一对璧人,他们正上演着王子亲吻公主的美好戏码。

  “……新郎宫枭策,你愿意娶你对面的颜如玉小姐为妻吗?无论富贵、贫穷、健康、疾病……”

  “我愿意!”宫枭策的声线从喉咙里滑出,利如冰刃,直击在明媚心口,寸寸见血。

  哗——

  现场掌声雷动,气氛推至高潮。

  他愿意!

  这句话,曾经,明媚多少次窝在宫枭策熟睡的怀里,痴痴望着他峻削的眉眼,偷偷幻想过……可现在,她要眼睁睁看他娶别的女人……

  痛苦的呜咽尽数淹没在喝彩声中。

  眼泪,滚烫。

  倒流进心里,烧成烙印。

  似乎有那么一刻,宫枭策深沉的目光无意略过意丧神迷的她,眸底蓦地涌起一丝锐利,像一头伺机捕猎的猛兽。

  他只一个眼神示意,便立即有人上前胁住明媚的双臂,驱她离开。

  他只是怕她会在这里胡闹。

  怕他的新娘会介意。

  至于她的感受,何须理会?

  泪眼模糊,她恍然转头,灯光下,宫枭策的神色早幡然回转,若无其事的继续着对新娘子的宠溺,那一刻,她竟有些辨不清他。

  她不知怎样踉跄回到家。

  眼前的网页、屏幕、杂志,铺天盖地,皆是宫枭策大婚的报道,明媚趴在床上用被子紧紧捂住头,尽力隔绝自己与那些刺目的鲜红。

  夜色降临。

  眼泪干涸了,她才挣扎着坐起来。

  落地窗外,一道醒目的亮色吸引了她的注意。

  S市最高的地标建筑上,赫然用灯光显出几个大字:“爱你一生!”

  表白话语旁边的心形图案,在夜幕下不断变幻着色彩……她梦魇般踱至窗边,怔怔的看,如此强势霸道的表白,让她忍不住去推测是谁为谁精心设计的爱语。

  啪嗒——

  以为枯竭的眼泪,再次连成一线,砸落在地。

  为何她的命运如此不堪?

  从小被家人遗弃雪原,与狼群共生。

  好不容易遇到了宫枭策,他带她回到尘世,予她正常的生活,却再次弃她如敝履。

  难道,她就不配得到幸福?

  夜色渐浓,明媚无心睡眠。

  赤着双脚,抱着双膝,蜷缩在地,只有这样她才能找回一丁点在雪原里的安全感,这偌大的一个世界,能给她取暖的人,只有她自己……

  不知这一刻,宫氏公馆里,属于宫枭策的新婚之夜,会是怎样的?

  她开始疯狂的自虐的不受控制的浮想联翩……

  他比她大整整十岁。

  她十六岁时青涩的未经世事,但他已成熟稳重,气宇轩昂。

  那一晚,她在他身下,仰视着他。

  他就像一位天生的帝王,跋扈闯进她的心底。

  她浑身酥软像陷进棉花里,战栗勾住宫枭策的脖子,仰头索取:“你要轻一点。”

  宫枭策眸光一紧,她的媚眼,撩人心扉。

  他迎上她粉糯的唇瓣……那一刻世界仿佛只剩彼此,其他已不再重要……那一晚,他给了她难以忘却的默契和柔情……

  明媚回想着,身体微微颤抖,脸上却露出了微笑。

  “媚儿——”

  正当她意态恍惚时,心底深处的声音不知如何出现,正轻唤着她的名字。

第4章 给我生孩子

  抬头。

  泪眼婆娑中,宫枭策松柏般的身影伫立在床前,她看着他,以为自己在做梦,借着迷离之意不知收敛的痴痴看他。

  “枭策……”

  她粉唇轻颤,张开双臂小燕子般扑进他的怀。

  她想他,想的快要丢了魂儿。

  可是……

  他身上陌生的女人香让她清醒,仓皇退开,才看见他的风衣里只穿着簇新的睡袍,喉结上还留有点点吻痕。

  这些,都是他刚刚结束新婚之夜的证明。

  “你怎么来了?”

  宫枭策微垂首,看着有意疏离的人儿,这双琥珀色的眸子,幽深的宛若诱人深海,总能轻而易举让他忘却了初衷。

  他靠近,她再后退。

  宫枭策蹙眉不悦,“你不想我吗?”

  “不,我正在找房子,我很快就会离开这里。”无惧于他的怒火,她眼里尽是决然。

  宫枭策俊颜阴沉,长腿一提便扯过她纤细的身,压倒在床。

  肩头的睡裙瞬间脱落,她雪白的身体暴露在他面前,他双眼之中,烈火燎原。

  “我不要!”她眼窝红透,想挣脱他双臂的桎梏。

  宫枭策鹰眼沉沉,捉住她的双手死死压在头顶,粗粝的手撕裂她的衣裙。

  面前的小狼红着眼,眸光一厉,瞬地咬上他的唇,血滴下来,在她脸上绽放一朵绝美红莲。

  她发狠嗜血的样子,犹如让人欲罢不能的毒药,而他就是那个心甘情愿堕落的瘾君子,食髓知味。

  他的手,穿过她的胸衣,在她汗水微湿的身上摩挲探索,他的吻,星星点点,密密麻麻填满她心里的每寸土壤,不留余地。

  宫枭策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这样,但是今夜他莫名烦躁,眼前浮现的都是婚礼上她绝望不甘的眼神……再看到这张诱人的脸,折着光的瞳孔,他便无法自控的化作捕食猛兽。

  她那点鸡肋的反抗,凭添了他的兴致。

  “你不是让我滚吗?为什么还来找我?新婚之夜,应该是我们彻底断开的分界!”她克制他带给她身体的反应,强忍嘤咛不禁发抖。

  “不必。如玉有遗传性糖尿病,不适合生孩子,你,可以给我生一个孩子。”

  明媚身体一僵,冷由心生。

  颜如玉身体有恙,不适合生孩子,她就成了他繁育后代的工具?

  这才是他今夜来此的原因?

  “你把我当什么?”她蹙眉质问。

  “你舍得离开我吗?”宫枭策眸底光线深邃莫测:“等你生了孩子便能留在我身边,这对你来说不是很好吗?媚儿,不是你的东西就不该奢望!”

  “孩子……会叫我妈妈吗?”他已经触及了她的底线。

  可他的表情,从始至终平静的残忍:“孩子会交给如玉抚养,你放心,她一定会对孩子视如己出。”

  放心?

  这有什么好放心的?

  真是讽刺!

  自己的孩子叫别的女人妈妈……她挣扎着脱离他的怀,失序的心脏一阵阵揪痛,哀莫大于心死。

  他根本没给她决定的权利。

  他这么做,置她于何地?

  曾经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殇。

  她没办法与他对视,倔强的脖颈终于还是耷拉下来,她这头小狼,总是在他面前轻而易举的缴械投降。

  哪怕是狼也有软肋。

  而宫枭策就是她的软肋。

  见她示弱,宫枭策心尖发痒,伸手挑起她无辜绝美的小脸,“媚儿,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亏待你。”

  明媚用力摇头,一滴泪划过脸颊裹入他的掌心,滚烫。

  他猝然收手,瞬的拧起眉心,长腿一提,大步离去。

  她爬起来,疯狂的找到紧急避孕药,一口吞了下去。

  她不想这样生孩子,更不想自己的亲生骨肉叫别的女人,妈妈。

第5章 我不稀罕

  几年前他带她来到这个世界。

  她用来学话的童话书里,将这世界渲染的那般美好,沉睡的公主遇到白马王子,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但现实,却是如此残酷。

  经过这仓皇一晚,明媚加速逃离,搬离了宫枭策秘密养了她八年的房子。

  入住新家的当天晚上,有人敲门。

  她疑惑开门。

  门外站着一位陌生而熟悉的女人,宫枭策的新婚太太,颜如玉。

  颜如玉人如其名。

  肤白貌美身材娇小,纤细的眉,薄抿的唇,干干净净,气质出尘,随便站在哪里都是风景,难怪一直被视作S市的最美名媛。

  “你就是那个代孕妈妈?”颜如玉勾弯眼角,笑意薄凉,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明媚并不打算请她进门,清棱棱的一双眼舜着她。

  颜如玉莞尔,并不受明媚的审视威胁。她走近一步,目光在明媚身上打量,那神情就像在审度一件物品,而不是一个人。

  “我忘了你是从狼群里回来的了,可能……不大喜欢说话?”颜如玉好似才想起来的讥诮,语气轻蔑。

  “这里不欢迎你。”明媚撇开头去,想退回关门,却被颜如玉抢先一步强势挡在门边。

  细挑的脖颈探近,颜如玉低语威胁,“明媚,难道你甘愿做我孩子的代孕妈妈?”

  “我做什么用不着你指手画脚。”她回怼。

  见明媚不受威胁,颜如玉脸色幡然大变:“跟狼群厮混过的女人果然不同!你喜欢没名没分当小三我懒得管,但你别想耍手段勾引我的男人!别以为我不知道,结婚那晚他来找过你!”颜如玉用尖利的手指戳着明媚的脸:“看来那些恶心人的照片还不够,我得重新想办法教训你!”

  明媚眼角抽跳,恍然大悟:“那些照片,是你设计的?”

  原来,那不是宫枭策用来赶她走的借口,是颜如玉早有的精心预谋。

  人与人之间的阴谋还是太复杂,并非她这只初出茅庐的小狼能玩得转。

  颜如玉勾唇一笑,眸底阴毒:“我和枭策青梅竹马,现在我已经成了宫氏的少奶奶,你要敢挡我的路,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虽然这些年,颜如玉不在宫枭策身边,但她的眼线却从不缺席。

  她知道有这个狼女的存在。

  狼女刚满十六岁时,宫枭策就迫不及待的要了她。

  那天婚礼现场,狼女突然出现,宫枭策虽然表现的滴水不漏,可站在最近的颜如玉还是看到了他眸底阴沉莫测的情绪。

  那天新婚之夜……他夜半无眠,竟驱车直接来找这个狼女,她怎能不嫉妒的发疯?!

  若是让这女人留下来,还给宫枭策生了孩子,以后的日子将无法想象,所以,颜如玉要用尽手段,让她滚出宫枭策的世界!

  明媚瞳孔一缩:“没想到,你竟能用这么下流的手段!”

  “哼,下流?就你清高咯?”颜如玉厌恶嗤讽:“真当自己挺贞洁啊!你们那个圈子,这种龌龊的事司空见惯,我不过是帮你拍下来罢了!”

  “呵呵!”明媚不怒反笑。

  “你笑什么!”颜如玉眼中发狠,忽地扬手要扇她,却被明媚扼住了手腕。

  “我笑人前高雅端庄的颜家千金,不过是个背后耍阴招的阴毒妇人!”

  颜如玉咬着银牙,高跟鞋猛地跺上她的脚,咒骂:“是你先勾引我的男人,不要脸!下作!”

  “放开你肮脏的脚!”明媚吃痛,奋力甩开颜如玉的手,心生冷意:“什么男人,什么代孕,我不稀罕!”

  她力气更大,推得颜如玉踉跄后退,门在她面前狠狠关上。

  颜如玉眼底氤氲开一片血雾,隔着门板叫嚣:“明媚,我警告你最好离枭策远一点!否则,我不会让你好过!”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