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少,余生不安宁》小说的作者是长白,这是一

发布时间:2018-11-07 17:13

叶安宁霍宫燚全文阅读

霍少,余生不安宁全文阅读

《霍少,余生不安宁》小说的作者是长白,这是一本新出的豪门总裁小说,叶安宁和霍宫燚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叶安宁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可在一次车祸之后,她竟然失忆了,而且还即将嫁给权势滔天的霍宫燚,可是这一场人人都羡慕的婚姻背后,叶安宁却觉得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

第1章 这个坏人凶巴巴

  空气中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

  高速半山腰,夜色下,一个看着二十多岁的女孩无声息地睁开眼……她整个人被压在车下,车灯以微弱的光芒照着前方,借着透进来的月色她依旧能看清车内,除了她以外被安全带束缚着的,不省人事的两个人。

  一个坐在驾驶座位上,一个坐在她身边,两个人浑身上下还滴着血,她的眼泪瞬间湿润了眼眶。

  “妈!醒醒!醒醒!”她艰难地伸手推了推坐在她身边的女人,女人毫无反应,她哽咽着声音叫唤着前面坐在驾驶位上的男人,“爸……爸……你快醒醒……我求求你们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快醒醒……”

  是不是如果她没有任性叫他们来接她,那么就不会发生这一切?胸口窒息到几乎无法呼吸,叶安宁紧咬住下唇,想掰开锁住她的安全带,出去叫救命,看着跌落在座位下的手机,她眼眸闪过一丝希翼,慌忙伸手去拿电话……轰隆!

  指尖在触碰到手机的那一瞬间,摇摇欲坠的车突然不堪附力,直接从半山腰坠落了下去。

  “有车坠山了!”高速路上,一辆路过的汽车猛地停了下来。没多久,警车滴嘟滴嘟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VIP病房,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缩在病床角落,睁着懵懂纯真的眼睛警惕地望向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矜贵男人。

  穿着大白褂的医生恭敬对那男人道,“霍先生,经过检查,我们已经确定叶小姐是真的失忆了!因为在出车祸的时候被叶太太保护得很好,所以除了皮肉伤并没有其他问题。”

  “老头子没疯吗?”霍宫燚的脸沉得不像话,“确定要我娶这个已经失忆或者有可能有精神病障碍的女人?”

  听到他的这句话,坐在床上的叶安宁委屈地撇了唇,沙发上的男人凶巴巴的,从他走进来的那一刻,他就没有用好脸色看过她。

  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但是说她是精神病,她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的,斟酌了一小会,她弱弱的反驳了一句,“我只是失忆,没有精神病障碍的!”

  霍宫燚危险地眯着眼,眼眸冷冷地看向她。

  这人看起来真的好凶好凶暧!叶安宁害怕地缩回了脑袋,手有些无措地拔了拔面前的被褥,小胳膊拗不过大腿,他身边这么多个人,好女不跟男斗吧!

  “是的,先生!”站在他跟前的月白看到了他家先生额头青筋在暴跳,抹了抹冷汗应了一句。霍宫燚薄唇轻抿,“如果我拒绝呢?”

  “老爷说你为了他的生命着想的话,就一定会同意他说的话的。”月白默默说道,“老爷还说,A市所有的名门淑女里面,就是叶小姐跟你的八字最合了!另外,他还要你赶在这个月十五号,那个宜婚宜嫁娶的日子把叶小姐娶进门!”

  霍宫燚铁青的俊脸几乎无法用难看两个字来形容了。呵!他倒是会抓他的软肋!居然敢用心脏病手术来威胁他!

  他的视线冷冷地落在面色略有些不安的女人脸上。叶安宁,叶氏药物集团的千金。飞扬跋扈,骄横放肆、目中无人、挥金如土、心思狭隘为人还极为善妒。

  听说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在一次晚会,一个女人不过离她男朋友近了一点,叶安宁直接就把人从阶梯上推了下去!

  那时候她才仅仅十九岁而已,心思就那么歹毒,真不知道,老头子究竟哪点看上了她?!仅仅就是出了个车祸而已,就叫人大半夜将他叫醒,来看她!

  叶安宁被他盯得毛骨悚然的,她刚才要是没听错的话,他们在说结婚的事情。她委屈地红着小眼眶望向月白,“可是我不愿意嫁给他啊!”

  为什么就不来问问她的意见啊!

  按灭烟蒂的指尖猛地一滞,霍宫燚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他眼眸凌冽扫向她,“你说什么?叶安宁,刚才那句话,你敢再说一遍!”

  从来只有他拒绝别人的份!没有哪个女人敢拒绝他!

  这个愚蠢的女人知不知道,在这整个A市有多少个女人想要嫁给他?

  软包子也是有骨气的!叶安宁紧咬住红唇,望着他怯懦地开口,“你凶巴巴的,看起来也不太喜欢我,所以,我不想嫁给你呀!”

  “不想嫁给我?”霍宫燚讥讽地勾了一下唇,慵懒地往后面靠了一下,“我也从来不喜欢勉强别人,既然如此,那就麻烦叶小姐,先把你们叶氏欠我的钱还给我!”

  钱?叶安宁茫然地眨了眨眼,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就想明白了过来,她就说他怎么看起来凶巴巴的,原来是她欠了他的钱呀!怪不得一副二世祖的模样。

  她小心翼翼地探了探脑袋,“多少钱啊?!”

  霍宫燚冷勾了唇,“月白,叶氏集团总共欠了霍家多少钱?”

  月白看了眼懵懂无知的叶安宁,恭敬地回答,“近五十亿!”

  她虽然失忆了,可是还是有资金概念的,五十亿可是个大数目啊!叶安宁委屈地红了红眼眶,“要是我没钱怎么办?”

  月白低声应道,“还不上,按照法律,叶小姐也只能坐牢了!因为数额庞大,下半辈子恐怕只能待在监狱里面渡过了!”

  “我……我还不上……”叶安宁紧张地攥了一下手指头,低下头,默默道,“我的家人……他们……他们会帮我的!”

  “叶小姐,你爸妈已经出车祸去世了。”月白觉得对一个失去记忆的小姑娘说这些话有些残忍,但是有些话还是准备告诉她,“而叶氏的公司目前已经负债累累,即便申请法律程序宣布破产,把你们叶家旗下所有房地产卖掉,恐怕也是杯水车薪!和我家先生结婚是你目前为止最好的办法!你不仅可以留住你爸妈的公司,更是留住你家的房子!”

  “算了,月白。”霍宫燚看着叶安宁煞白如纸的脸色,唇瓣几不可觉地勾了一下,他突然来了兴致,从容地站起身,“既然叶小姐那么想要坐牢,我也不勉强她。吩咐下去,叫律师……”

  “嫁……我嫁……”听到她爸妈去世的消息,叶安宁虽然不记得那两个人长什么样,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感觉到心酸了一下,下意识就爬下了床,拉住了霍宫燚,委屈地红着眼眶道,“你不要抓我去坐牢,我知道错了,我嫁……”

第2章 欲擒故纵

  两天后,叶安宁检查没问题出了院,回到叶家在秦管家的帮助下办理了丧事,五天后,霍宫燚准时叫人把她带回了霍家。

  “叶小姐,这是你住的房间,我是这个家的佣人,别人叫我安姨,你有什么需要或者是缺什么东西,叫我一声就好。”

  安姨慈祥地将叶安宁带入卧室。想到那凶巴巴的男人,叶安宁在安姨转身走的时候拉住她,澄澈透亮的眼眸警惕地望了周围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道,“霍宫燚不在家吗?”

  安姨微笑地说道,“先生去上班了,应该还要晚点才回来。”

  “那就好,那就好!”叶安宁拍了拍小心脏松了口气,能躲一会就一会吧!她蹑手蹑脚地进入卧室,用两只细白的小胳膊把行李箱抬到衣柜旁,将衣服挂在衣柜里面。

  天气比较闷热,虽然卧室里面开了空调,但是叶安宁还是感觉不是很自在。她闲来无事又去浴室冲了个凉,泡着花瓣澡迷迷糊糊地就睡了过去!

  —

  夜凉如水,一辆黑色限量加长版劳斯莱斯停在阎家门口。

  司机走到后座开门,穿着意大利手工定制衬衣的矜贵男人,从容地从车上迈步走了下来,进入了大厅。

  安姨迎上去,“先生。”

  男人姿态优雅地将脱下的外套递给她,嗓音略淡地问了句,“她呢?”

  安姨恭敬地答道,“可能这些天叶小姐比较累,接回来没多久,就睡着了。”

  衬衣袖口慵懒地挽到臂弯处,男人仰起英俊深邃的脸庞,望了眼二楼紧闭的房门,轻抿了一下唇,修长矫捷的大腿往阶梯走了上去。

  推开卧室门,那抹熟悉的单薄身影并不在,浴室水流涌动,男人面无波澜地走到浴室,果然看见那熟悉纤细的人儿躺在浴缸中。

  显然女人才刚刚睡醒,她揉了揉睡意惺忪的眼睛,看着他,呆呆地震惊地望了一小会,像是在消化些什么,过后,那两双细白纤长的胳膊很是自然地从水底伸了出来,嗓音也跟着软软的,“我很困,抱抱……”

  她虽然真真真的不喜欢他,但是两人既然已经要结婚了,是要好好过生活的,那就不要跟他先前的无理取闹计较了!秦管家说家和才能万事兴!

  霍宫燚深邃如潭的眼眸依旧平静得没有丝毫情绪,他答应老头子娶她,但却并不代表愿意宠。他不喜欢那种看不清实事,过于麻烦的女人。

  骨节分明大手拿起旁边的毛巾丢了过去,“擦干身体,给我滚出来!”

  嗓音很轻,很冷。

  矫捷挺拔的长腿微迈,女人委屈带着少许控诉的软糯声音从他背后传了过来,“可是我睡得久了,现在身子软软的,没力气,起不来呀!”

  脚步微停了一下,霍宫燚漆黑如墨的眼眸暗沉了几分,他慢慢转过身,浴缸中的女人把头上的毛巾给拿了下来,纯洁天真的小脸怯怯地望向他……

  “你说什么?”他唇瓣微冷。

  突然其来的寒意令叶安宁心底没来由的有些发悚,瞌睡也跑了大半,她不知道自己就是叫他抱抱而已,又哪里得罪他了,“你……你不要生气,我……我起来就是了……”

  她欠了他一屁股债,要是不听话,会被扔去坐牢的。叶安宁不敢在浴缸多待,哗啦的一声,就费力地从水底站起了身,慌慌忙忙地就拿了张毛巾随意擦了起来。

  当看到那白皙娇嫩的酮体时候,男人瞳孔微缩了一下,冷冷道,“叶安宁!”

  他移开视线,太阳穴上的青筋暴跳了一下,嗓音低沉又冷,“一个女人但凡有点羞耻心,也不会这么一丝不挂的,站在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陌生男人跟前!”

  “可是……我们不是马上要结婚了吗?”叶安宁紧咬住了红唇,停下了手中动作,弱弱地反驳道,“结婚之后,你就是我的老公,我们躺在一张床上,自然也会做夫妻之间的事,你看光我也是迟早的问题,我为什么还要掩掩藏藏的啊?!”

  男人额头上的青筋突跳了一下。

  叶安宁歪着脑海很疑惑的问,“这不是矫情么?”

  冰凉修长的大手抓住她的手腕猛地往洗漱台旁一推,男人高大伟岸的身形欺身压上,双手按在她腰间两侧,霍宫燚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矫情?”

  她倒是豁达!还没有结婚,脑子里面就想着跟他那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了!

  他勾唇冷笑了一声,“我记得几天之前,要你嫁给我,你还很不情愿,就这么短短的几天而已,就学会主动来勾引我了?怎么?”他抬起她的下颚,“给我玩欲擒故纵?”

第3章 可是我忍不住啊

  叶安宁澄澈剔透的眼睛闪过一丝迷茫,“你说的话,我听得不是很明白,我既然要嫁给你,你就是我的人,我为什么还要玩欲擒故纵?”难不成他还能当和尚不成?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似乎想到了什么,她又委屈地嘟了下红唇,眼中浮出薄薄的水雾,“你如果不喜欢我这样,我以后不在你面前光身体就好了!

  你干嘛对我这么凶?又不是我逼着你,要你娶我的。”

  嫁给他这张冰块脸,她也不乐意啊!

  滚烫剔透的泪珠跟断线的珍珠一样说掉就掉。

  霍宫燚危险地眯下眼,他最讨厌的就是那种动不动在他面前哭哭啼啼,跟个小女孩一样说风就是雨的女人了!偏偏这个女人还把他讨厌的一次性给占全了。

  薄唇微动,凛冽的嗓音警告意味明显,“不准哭!”

  叶安宁抽搭了一下,“可是我现在很伤心,忍不住啊!”要不是她太委屈了,她才不想在他面前哭呢!

  “……”霍宫燚冷弯了唇,她反而倒是坦荡得这么理所当然。冰凉的液体一颗颗砸在他手背上,他也就是口吻生硬了一点,这眼泪还掉个没完没了了!

  霍宫燚好脾气地闭了闭眼,他觉得自己没必要跟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见识。沉吟了一会,他睁开眼,松开钳住她下颚的手,“穿好衣服再给我出来……”

  转身往外走,女孩怯弱的声音幽幽响起,“可是我的睡衣都在外面没拿进来,你不让我出去,我怎么穿衣服呀!”

  呵。她倒是裸得天经地义,裸得理所当然!

  霍宫燚脚步稍微停顿了一下,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像是在努力按耐着什么,静谧几秒,他睁开眼,冰凉修长的大手拿起挂在旁边的浴巾往她身上丢过去,声音冷得不像话,“这个世界上,还有种叫浴巾的东西!”

  叶安宁抱住他丢来的浴巾,看着他冷漠的转身走了出去,止住哭声,撇了撇嘴,说要跟她结婚的是他,不准她脱光的也是他!

  这人前后矛盾麻烦得很。

  胡乱地把浴巾裹起来走出去,在从柜子里拿了条睡裙重新换上,看着男人屹立在落地玻璃窗旁姿态优雅地抽着烟。

  叶安宁不打算跟这个凶巴巴的男人一般见识,她正准备爬上.床睡觉。温凉的嗓音不疾不缓地响起,“我刚才叫安姨把隔壁次卧整理好了,从今天开始,你睡隔壁。”

  “为什么?”叶安宁仰头看着那棱角分明的侧脸,她觉得有些奇怪,“夫妻不是应该睡同一张床的吗?”你还没有跟我结婚,就想着分居了?

  可是男人根本没给她说完这句话的机会,在她开口的那一秒,他就灭掉了指尖的烟蒂,把她从床上揪了下来,直接丢了出去!

  叶安宁愤愤,“霍宫燚……”

  “砰!”男人直接甩上了门。

  脾气大,性格差,他不愿意跟她睡一间房,她还不乐意呢!叶安宁哼哼了一声,转身,去了隔壁次卧!

  —

  第二天,叶安宁下楼的时候,霍宫燚已经坐在餐厅吃早餐!

  安姨看到她苍白的脸色讶异了一声,“呀!叶小姐,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啊?是不是不舒服啊?”

  叶安宁也觉得自己有点烫,她迷茫地眨了眨眼,“可能是有些认床,所以没睡好吧!”

  坐上餐桌,安姨给她端了碗粥过来。叶安宁拿起勺子舀了口粥,喝了小口,觉得有些烫,她把那碗粥往对面正在看报纸喝咖啡的男人面前一推,“霍宫燚,有点烫,吹吹!”

  安姨在旁边偷偷抹了把汗!

  而霍宫燚几乎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

  他黝黑深邃的眼眸微敛了一下,从报纸上移开目光,落在那碗冒着腾腾热气的粥,静谧了几秒,视线最终落在她苍白姣好的脸上,“不想吃就直接倒掉……”

  冷漠地收回视线,翻了页报纸,“这是在霍家,不是叶家,没有人会纵容你的娇生惯养。”

  叶安宁委屈地红了红眼眶,“可是你是我未来老公啊!你宠我,关心我,不是应该的嘛?!”

  霍宫燚淡漠无温的眼眸冷冷扫过去,万年如冰霜般的眼神散发出凌厉气势,叶安宁被他这一扫,吓得一个哆嗦,顿时把烫的粥又端了回来。

  安姨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走上前,“叶小姐,要不我来帮你吹吧!”

  “不用。”叶安宁摇了摇头,她叫霍宫燚帮她吹,是因为他是她老公,可是安姨不是呀!她不能这么麻烦她的,“我自己来就好!”

第4章 霍宫燚,我出大事了

  因为没什么胃口,叶安宁吃了没几口就上了楼。

  可能是昨天在冷水浴缸里泡了太久,头晕沉沉的,叶安宁躺在床上又睡了一觉,她迷迷糊糊地睡到中午,肚子饿得厉害又爬了起来。

  走到二楼楼梯口,安姨正准备出门,看到她愣了一下,然后温和道,“叶小姐,我出去一趟,饭菜已经做好了!先生有份文件落在了家里,我要帮他送过去。”

  “送文件?”叶安宁眨了眨眼,瞌睡跑了大半,她蹭蹭蹭地跑下楼,“安姨,我去吧!”在家待得头疼,“反正我没事,我给他送过去吧!”

  安姨虽然跟叶安宁相处不久,但是她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单纯善良的小姑娘的,先生对她不冷不热的,这样也是一个促进他们关系的好机会,她微笑道,“司机就在外面等,那麻烦叶小姐了!”

  “嗯嗯!”叶安宁开心地点点头。

  世鼎集团建立在市中心,离霍家公馆十分钟的车程,因为中午车流量比较多,过了整整三十分钟,叶安宁才到了世鼎一楼。

  说明来意,叶安宁随着女秘书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顶楼,女秘书温柔道,“叶小姐,这是总裁的办公室,总裁现在正在会议室开会,麻烦您在这稍等片刻……”

  叶安宁透过玻璃窗望向坐在会议室开会的矜贵男人,听着下面的人报告相关工作事项,他俊朗的脸看不出任何神色,面无波澜地翻阅着手中的资料,姿态优美俊雅极了。

  叶安宁摸了摸饿扁的肚子,“他还要多久才能开完会啊?”

  女秘书淡淡应道,“总裁今天上午都在开会,按照往常的时间,应该快出来了!”

  应该?也就是不确定了?叶安宁还打算问些什么,会议突然结束,男人从容地站起身,大步往外走了出来,似乎注意到了她的视线,轻掀了下眼皮,四目不经意相触,叶安宁吓了一跳,连忙移开了视线。

  低沉磁性的嗓音不带丝毫情绪的传来,“你怎么会在这?”

  “这……这是你留在家里的文件。”叶安宁把资料递给他,“我……我把它送过来了。”

  骨节分明的大手把资料接过,男人推门进入办公室,冷漠地将它随手丢在办公桌上,嗓音出奇的平静,“资料已经收到,你可以离开了!”

  叶安宁跟进去,看着他慵懒地坐在沙发上,打开玻璃茶几早已经备好的饭菜,拿起筷子吃饭,她默默地走到他跟前,看着桌上饭菜,澄澈的眼眸亮了一下,蹲下身,趴在玻璃茶几上,“是糖醋排骨,尖椒炒牛肉,还有红烧狮子头耶!”

  男人夹菜微顿了一下,看向她。

  叶安宁紧紧地盯着那饭菜,咽了咽口水,“霍宫燚,我还没有吃饭……”她仰起头,小心翼翼挪到他身边,拉了拉他的衬衣,姣好白皙的小脸可怜兮兮看着他,“我饿……”

  视线落在手臂上那双纤细的双手,男人辨不出情绪的脸,几不可觉地皱了皱眉头。

  在他的生活领域中,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过话。

  是的,他还讨厌动不动就爱撒娇的女人。

  腻人,麻烦!

  食无下咽,霍宫燚把筷子往桌上一丢,站起身,迈步往门口走,对着不远处的女秘书直接吩咐,“吩咐下去,十分钟继续开会!”

  叶安宁莫名地看着他,“你不吃吗?”

  男人冷冷落下一句话,“没胃口。”

  叶安宁,“……”

  这人还真是喜怒无常,阴晴不定!肚子饿得咕咕的叫,看着桌面上摆放的饭菜,叶安宁舔了舔嘴,不吃放在这里也是浪费了,犹豫了一小会,她拿起筷子终究没忍住吃了起来。

  一小口,

  她就告诉自己,只吃一小口!

  出了办公室,霍宫燚拿出手机拨打了电话,“真的除了叶安宁不可吗?”

  年迈苍老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过来,“宫燚啊!不是爷爷逼你,不说这叶安宁这八字跟你最和,就单拿她的人品来说,也是数一数二的!”

  霍宫燚讥讽地勾了唇,“骄横放肆,目中无人,为人善妒,你确定你说的跟我知道的是同一个人?”

  “外面的人瞎编乱造,你见过的例子还少吗?你既然已经把她接回家里面去了,就说明你已经决定娶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带她去领证?!”

  霍宫燚冷了眼眸,直接挂断了电话。

  “霍宫燚……”有慌乱焦虑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转过身,叶安宁苍白着脸,脚步匆忙地走到他跟前,哽咽着声音道,“我好像出大事了!我现在头晕乎乎的,你摸摸……”

  她拿起他冰凉修长的大手,放在滚烫的额头上,“我是不是发烧了!”

第5章 我要抱抱

  不远处的女秘书惊了一跳,她们总裁之前也并不是没有交过女朋友,但各个都是雷厉风行做事干脆果断的女强人,即便是男女朋友关系,也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对她们总裁这样。

  因为他们总裁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跟个小女生一样的女人了!

  这个叶安宁无疑触碰到了她们总裁的雷区……

  极轻极冷的嗓音从男人口中溢了出来,“还能说话,死不了!”

  众人寒颤,果然!

  她就知道他坏!她都快不行了!他还对她冷嘲热讽的。叶安宁嘟起了红唇,澄澈的眼眸浮现成薄薄的水雾,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霍宫燚皱了皱眉头,觉得头有些疼。虽然他不喜欢她,多年的绅士品性也见不得有女人在他面前这样哭,他语气缓和了一下,“你下楼,我叫司机送你回家!等会叫林医生过去给你看看。”

  “我没力气,没办法走路了!”她举起两只纤细的双手,“我要抱抱——”

  娇生惯养!得寸进尺!霍宫燚冷抿了唇。

  抱抱?女秘书一脸同情地看向叶安宁,虽然她跟在总裁身边这么久,不知道总裁什么时候跟她交往了!但是听到她的这句话,也知道,这个叶小姐跟她们总裁是走到尽头了!正当她以为她们的总裁会叫人把她给轰出去的时候。

  男人微弯了腰,一把将面前的女人打横抱起,迈步往电梯的方向走,边走边吩咐道,“通知下去,会议取消。”

  在场的众多位秘书讶异地张大了嘴巴,几乎无法用震惊两个字来形容了。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对!一定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进入电梯内,叶安宁很是自然地绕住了他的脖颈,将头贴在他胸膛上,闭着眼,软软道,“霍宫燚……虽然你脾气坏……性格不好……还动不动对我发脾气,不过,我既然嫁给你,就会做一个好太太的!”

  男人目光薄凉地扫了她一眼,“叶小姐,要是我没有记错,目前我们还没有结婚。”

  叶安宁睁开眼睛,“虽然还没有,但我们也是迟早要结婚的啊!”

  男人嗓音低沉,“未来有那么多变数,又有哪个人知道?”

  他不喜欢她,她是知道的。听他的意思难不成还有其他的弦外之音?似乎想到了什么,叶安宁双眼澄亮澄亮的,“这么说,你不想跟我结婚了吗?”

  “当然。”男人看着她透亮有神的眼睛,黯黑的眼眸暗了一下,“前提是你把叶家欠的钱先还上!”

  叶安宁如泄了的茄子又焉了下去,无精打采地躺在他胸膛,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黑色迈巴赫停在了阎家公馆。

  看着那熟悉的身影迈步走进大厅,安姨走上前,“先生,您回来了?”视线触及到他怀中抱着昏迷的女人,惊讶了一声,“呀!太太这是怎么了?”

  “高烧。”霍宫燚抱着叶安宁走上阶梯,淡淡道,“林医生到了吗?”

  安嫂点了点头,“刚到!”

  —

  叶安宁感觉头疼欲裂的,当她睁开眼睛,就发现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去。

  肚子饿得厉害,她打开旁边的床灯,浑浑噩噩地爬起床,正准备去找点吃的,屋外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一个年纪大约在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急忙跑到她跟前,握住她的臂膀,一脸担忧地望着她道,“安宁,你怎么样?听说你出了场车祸,你没事吧?”

  叶安宁看了看卧室的陈设,是她的房间没错。她眨了眨眼,“你是?”

  檀依薇楞了一下,不可思议道,“我是依薇啊,你忘了我吗?我跟你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啊!”

  叶安宁懵圈了一下,“我失去记忆了,所有的事情都不太记清楚了。”

  “我只是去出差一趟回来,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檀依薇眼眶微红了一下,委婉性地问,“听秦管家说,你嫁给霍宫燚了?这是真的吗?”

  叶安宁眨了眨眼,“对啊!怎么了?”

  “安宁,你怎么可以嫁给霍宫燚呢?!”抓住她手臂的手指紧了一下,意识到自己语气有些强硬,她语气软了软,“你这样叫阳夏怎么办?他现在正在国外跟客户谈合约,要是让他知道你结了婚,你叫他怎么办?你一向不是最喜欢他,甚至不是说非他不嫁吗?”

  “我不认识什么叫阳夏的人……”手臂有些疼,叶安宁皱了皱眉,推开她,“你抓疼我了!”

  檀依薇脸色变了变,“你怎么可能不认识阳夏……你……”

  “檀小姐,病人需要休息,你从国外出差回来,想必也累了!”低沉磁性的嗓音不疾不缓的响起,“安嫂,送檀小姐出去!”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