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小说《夏侯冰公孙凉》的原名是《道是

发布时间:2018-11-07 17:13

道是无情却有情夏侯冰

夏侯冰公孙凉全文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夏侯冰公孙凉》的原名是《道是无情却有情》,此书为网络作家云蕾最新之作,全文讲述的是夏侯冰和公孙凉之间的虐恋故事。夏侯冰本是东周第一美人,可现在却要为了一点银两出卖自己的身体,而拍下的男人,赫然就是那个她爱了十多年的公孙凉,但是两人中间,似乎隐藏着种种的误会。

第1章 我不卖了

  “一晚上一千两?凭什么?”夏侯冰没有看错,那个戴着半脸面具的男人,在打量她同时眼神里透着几分戏谑。

  骄傲如她,如今却为了一千两,卑微地低着头。

  “就凭我是东周第一美人,这也是我的初夜,公子若是觉得贵了,没有关系,楼下愿意买的大有人在。”男人大手强势捏住她的下巴,冷笑一声。

  “这张脸的确很美,想当初太子与三王爷曾经就只是为了你能多看他们一眼,掐得满城风雨。怎么,他们难道不能满足你,让你沦落到卖身的地步?”

  “公子请自重!”夏侯冰吃痛地推开面前的男人,不料男人却步步紧逼,她步步后退。

  “既已投身此处,你还跟本王谈什么自重?夏侯冰,前丞相的宝贝千金,你的眼里若还有自重二字,当初又为何为了区区一千两黄金抛弃深爱你的四王爷!你是不是觉得本王付不起这钱?”

  夏侯冰后背撞到墙上,发出“砰”的一声震响。

  “你是谁?”她震惊地瞪着这个男人,看着他满是恨意的瞳孔,一张不施粉黛的绝色容颜瞬间变得苍白。

  “才三年未见,你连本王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男人讽刺地笑了一声,他抬手悠悠将遮脸的银色面具摘下,直到露出他俊美异常的容颜,这一刻,时光仿若静止。

  “怎么会是你?”再遇故人,却是如此境地,夏侯冰浑身僵住,不敢置信。

  “本王也没想到,曾经以一千两黄金舍弃本王的左相府千金大小姐,竟会在这种地方卖自己的初夜。”

  公孙凉痛恨地看着这个女人,眸底的戾气仿佛要将她吞噬。夏侯冰几乎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想要往后退去,可却无路可退。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们还会再见!六岁,她在宫里第一次看见他,就追在他的身后喊他“凉哥哥”。

  整整十年,芳心明许,两情相悦,她以为自己会嫁给他,做他的四王妃。然而直到三年前,一场祸事却改变了他们。

  身为朝廷重臣的爹爹被冠上结党营私通敌卖国的罪名,一夕之间左相府被抄斩的抄斩,被流放的流放。

  她跟着娘亲从荒地逃回京城想要找他,却被曾经最要好的朋友——侯爷府的小姐秦语嫣拦住。秦语嫣告诉她,如果不想他被贬为庶民前途尽毁,就去找他。

  她深知自己是罪臣之女,也怕连累他,而当时意外中了寒毒的娘亲急需大量的钱去买药请郎中,她只能听秦语嫣的话,拿了那一千两黄金跑到深山中居住,并承诺再不见他。

  之后,除了出街买药,她就很少见人。三年了,娘亲就一直被药吊着一口气,那一千两黄金,也早就用完了,在变卖了身上所有值钱首饰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夏侯冰只能选择卖身。

  这是她第一次进藏香楼,万万没想到,拍下她初夜的男人竟会是他!

  “对不起,我不卖了。”

  夏侯冰看着面前对自己咬牙切齿的男人,绕过他就要逃离。

  他说的没错,曾经是她舍弃了他,那么她又有何颜面再出现在他面前?至于娘亲的病,她会想过其他办法,但绝不可能会是他!

  夏侯冰加快了脚步,可是她还没跑出去,原本还开着的房门突然“嘭”的一下关上。

  身后,传来他咄咄逼人的冷斥。

  “你若敢走出去一步,别说京城,就算是整个东周,都没人再敢给你一文钱!不信你大可一试!”

第2章 回光返照

  夏侯冰再一次震住。

  三年的时间,能改变很多事很多人。

  曾经与世无争的四王爷,这些年南征北战,打了无数场胜仗,拿下三十几座城池,他早已从意气风发的少年长成英姿飒爽的成年男子,更被皇帝亲封为一代战神。

  是啊,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皱一皱眉头,就能轻易决定她的生死。她是生是死没关系,可是娘亲……!

  夏侯冰颤抖着一颗心,缓缓回过头来。

  “如今你是人人敬仰的战神,我不过是为了钱能放弃一切的不自重的女人,你爱国爱民,爱了整个天下,我不求你爱我,只求你放我一马……”

  “夏侯冰!”

  她的话还没说完,却被他狠狠打断。

  “放你一马?那谁来放过本王?你可知被心爱的女人用钱羞辱是什么滋味?”

  届时,他已冲到她面前,将她禁锢在墙角,那绝美的面上青筋暴起,脸色发黑。

  “你不是需要钱么,这样,本王付你一万两黄金,买你十个晚上,你觉得如何?”

  那狭长的凤眸里,是不尽的讽刺和恶劣的羞辱。夏侯冰被这样的目光伤得心碎,四肢百骸都仿佛浸泡在他滔天的恨意里。

  当年她答应秦语嫣的要求离开时,以为他会随着她的消失而慢慢忘记她的存在,毕竟他是皇帝的儿子,而她不过是罪臣之女,一个阶下囚罢了。

  却没想到,他会如此记恨于她。

  夏侯冰知道是自己报应来了,她强忍着心痛,如三年前那般骄傲地笑。

  “我是需要钱,更知道四王爷家财万贯,可我已经不想卖给你,因为我,不稀罕!你站得再高,也改变不了你只是个王爷的事实!”

  她低下头,张口就咬在他的手背上。

  然后如一只骄傲的凤凰,推开他,走时还轻蔑地瞥了他一眼,“四王爷想怎么玩,都随你,恕小女子不奉陪。”

  就像三年前他从秦语嫣口中听到的,她不喜欢他,围绕在他身边十年,仅仅是为了他四王爷的尊贵身份,在他随将军出征时,她便拿了一千两黄金离开了京城。等到他回来的时候,整个左相府的人都不再。

  他,还不如那一千两黄金!

  从窗边看到她决然离去的身影,直到消失,她都没有回头,公孙凉握紧的拳头终于狠狠砸在窗上,鹰隼般阴冷犀利的眸子又多了几分戾气。

  栖霞山。

  夏侯冰一回到竹屋,就见贴身丫头锦馨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

  “小姐,您可终于回来了,夫人病着,几天也没有补药进腹,脸色越来越不好了,再没有郎中进山医治的话,只怕是撑不过几天了。”

  “不会的!锦馨,你莫要瞎说,娘亲不会死的!”夏侯冰心里也很怕,可是她不敢将内心的恐惧表现出来。

  如果她都表现出懦弱的情绪,那锦馨又怎么安心?

  她走进屋子里,看到娘亲苍白着脸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样子,心里就很痛,她趴在床前,一双手紧紧握着娘亲的手,“娘,您再坚持一下,女儿很快就能挣到钱,为您请郎中买药了。”

  话虽如此,可又有谁敢买她?

  从她离开藏香楼,后来又去了春华苑,没有一个地方敢要她。她甚至还想过去客栈端盘子打下手,但所有人一见到她,无一不一口回绝。

  她知道,公孙凉来真的了。他不把她逼到绝路,不把她逼死,是不会罢休了吧。

  就在这时,手心里娘亲的手突然动了一下,“冰儿……冰儿……”

  “娘,冰儿在!”夏侯冰连忙抹了一把眼角,强挤出一丝笑。

  很意外的,一连躺了好些天的娘亲,这时突然像个没事人似的,轻轻松松地从床上爬起来,下床去到外面走了一圈,看着落下的夕阳,突然感慨,“冰儿啊,为娘想吃如意坊的红烧肉了,你去给娘亲买些回来好不好。”

  夏侯冰丝毫没有看出不对劲,见娘亲身子变好了,也掩饰不住心里的欢喜,“冰儿这就去买。”

第3章 我想通了

  秦府后门。

  “夏侯姑娘,我家小姐最近手头也有些紧,实在拿不出钱救济你。”

  绿萝看着前来借钱的夏侯冰,脸上露着尖酸刻薄,“再说了,你是罪臣之女,日后还是不要来找我家小姐了。”

  “我只要一两银子就好,求你了,绿萝。”

  夏侯冰少有的求人,她身无分文,又找不到可以让她干活的地方,就算是采摘了可以变卖的东西,也无人敢买。而整个京城,能帮她的,就只有秦语嫣了。

  可谁知绿萝想也不想的就回绝了,“一文钱也没有,你还不快走,别连累了我家小姐。”

  砰!

  绿萝把话说完,转身就进了去,并将门关上,“小姐,奴婢已经按照您说的做了,她应该不会再来了。”

  “做得很好。”

  秦语嫣满意地将一琔黄金放到绿萝手上,从缝隙中看到夏侯冰绝望的样子,唇边不由扬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小姐,您说夏侯冰若是知道当年秦府遭来横祸是您主使的,她会不会疯呀。”绿萝幸灾乐祸地说。

  “她疯了才好。”秦语嫣冷笑一声,眼神阴毒阴毒的,“谁叫她有了太子和三王爷的青睐,还要缠着四王爷,哼——”

  夏侯冰没想到一向与自己交好的朋友,会让自己吃闭门羹。

  她只是想借一两银子给娘亲买份红烧肉,她有什么错?

  但她清楚的是,绿萝没有错,秦语嫣也没错,错就错在她的身份,错在她不该是罪臣之女,可是爹爹那样光明磊落之人,怎可能通敌叛国,直至今日她都是不信的。

  她走在大街上,再次历经不下十次的被拒之门外后,最终终于来到了凉王府。

  向守卫说明来意,直言要找公孙凉,守卫一开始不肯,但她求了又求,才答应下来。

  之后,她就被带到王府的偏厅,公孙凉出现的时候,衣衫是不整的,脖子上还残留着令人羞耻的痕迹。

  “你来做什么?”他慢悠悠睥睨了她一眼,明知故问。

  “我想通了。”她卑微地抬着头,迎向他讥诮的眼神,“给我一千两,我今夜就是你的。”

  公孙凉却笑了,“一千两本王可以玩多少女人,凭什么要花在一个不值得本王看一眼的狼心狗肺身上?”

  夏侯冰心顿时犹如被撕裂开,血肉模糊,“那一两,一晚上,一两。”

  有一两银子也是好的,她就能让娘亲吃上红烧肉了。

  “一两?”

  公孙凉收起唇边扬起的弧度,不可思议地看着夏侯冰,好一会,“夏侯冰,为了爬上本王的床,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不过,你以为本王还会要你么?”

  “我没有。”夏侯冰红着眼低下头,咬着牙,“对……不起!我不该来这找你。”

  强忍着眼泪,转身又要逃离。

  “慢着!”手腕突兀一紧,她抬起头,撞上他冰冷的脸色,“本王给你一千两黄金!但从现在开始,本王说什么你便得做什么,哪怕是让你去死!”

  夏侯冰没有后悔的余地,也不敢后悔,她需要钱,她只能由着他拽着她去了房间。

  他亲眼看着她沐浴,被撒下花瓣,被淋上羊奶,穿上多年未穿过的华服,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将初夜卖给他之时,他却将她拽上马车,来到一家从外面就能闻见淫靡之气的别苑——极乐阁。

第4章 给本王滚

  “哎哟,这不是四王爷么?”

  “怎的四王爷也来这里?”

  极乐阁。

  淫靡不堪的画面,让夏侯冰恨不得钻进地缝,无地自容。

  这是她唯一没有过来的地方,因为这里并非普通的别苑,而是专供王公贵族吃喝玩乐的。

  那些个公子,身边都有成群的小妾,他们无聊时就带着小妾过来这里,与别人交换着玩。

  从一楼到三楼,随处都能瞧见玉体横陈的女子在男人的身下承欢,呻吟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刚上到二楼,看到更多不堪的人体时,夏侯冰就吓出了一身冷汗。她只是想把初夜单独卖给一个人,而不是任他随意塞给某个人玩!

  公孙凉放开了她,阔步走到一个软榻上坐下,眼神里透着一丝厌烦,“不愿意就滚!”

  旋即就有两个衣不蔽体的女子跪倒在他的脚边,那柔若无骨的碧藕如妖精般爬上他的双腿。

  眼看着他被那两个女人又亲又舔,夏侯冰心底发酸,她知道他在逼她,如果她现在走了,恐怕他就再也不会再看她一眼,更不会给她一文钱。

  可是娘亲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真的要这样么?”半晌,夏侯冰艰难地开口。

  这时,一个身着锦衣白袍的男人搂着一个姿容绝色的女子从楼下上来,一眼就见到夏侯冰和公孙凉,一双桃花眼顿时光力四射。

  “四王爷,原来你在这啊,瞧把在下好找的。”

  这个男人,夏侯冰并没见过。只见他走来,将怀中的女人往公孙凉那一推,顺手又一把搂住了她的腰。

  “这美人不错呀,比这些庸脂俗粉好看多了,四王爷,若不介意,咱俩换着玩玩?”

  那个女人倒很是识相,上前就坐在公孙凉腿上,伸手就开始把他衣襟拨开,热烈红唇更是十分主动地亲上他的胸膛。

  而这时,夏侯冰已经被白衣男子朝旁边的大床上抱去,大手已然游走在她的腰际。

  她想要反抗,可是却又不敢,她只能别开视线看向公孙凉,多么希望他能说一个“不准”。

  可是她没有等来她期望的,很快,她就被白衣男子压在了身下,而他也早已不在看她,转而如狼般汹涌地投入温柔乡,与别人痴缠。

  夏侯冰感觉心口在滴血,他就这么恨她么,恨她恨到要用这种方式报复?

  几乎放弃了反抗,这既然是他默许了的,那么她就随了他的愿。

  “美人,你第一次来这?”察觉出夏侯冰的不对劲,温湛停下手边的动作,起身突然一把将她横腰抱起,“此处的确人太多了,咱们去楼上找个房间继续。”

  哪怕是在上三楼的期间,夏侯冰的目光一直直直地盯着公孙凉,直到看不见为止。

  至于自己有没有被侵犯,她早就不关心了,只要他能如约把钱给她。

  之后,便是浑浑噩噩的。

  从温湛将人抱走后,公孙凉的心情就处于极度烦躁中。

  “给本王滚!”他一把将身上的女人推开,焦躁不安地从榻上起来,然后发了狂般,黑着脸冲上三楼,“夏侯冰!”

  公孙凉上到三楼,一间一间将门踢开,吓坏了不少人,看着战神脸色黑压压的样子,无一不慌慌张张地去找衣裳,但是都没有夏侯冰和温湛的身影。

  直到最后一道房门被“砰”的一声踹开,终于看到正在穿衣服的温湛,及衣衫不整的夏侯冰侧躺在床上,两眼无神。

第5章 你聋了吗

  “你对她做了什么?”

  公孙凉燥怒至极,怒不可遏地上前揪起温湛的衣领,拳头狠狠击打在温湛的胸膛,一拳又一拳。

  十几记拳头下来后,温湛才推开他,只是脸上笑得意味不明,“孤男寡女关在房内,还能做什么?再说了,这不是四王爷你自己默许的么?”

  说罢,还舔了舔唇,像是在回味,“四王爷真是好福气,连身边的小美人味道都如此美味,几个拳头换春宵一刻,值了。”

  “温湛,你……!”

  公孙凉阴沉着脸,真想把温湛往死里弄。

  可他最终却放弃了,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那不就代表他还爱夏侯冰?

  不,他早就不爱她了,如今会如此失态,只是觉得自己出钱却让别人捡了便宜,他堂堂战神四王爷,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但就像温湛说的,这都是他默许的,温湛要她时,他并没有反对。

  “给本王下来!”

  公孙凉狠狠警示了温湛一眼,如烈火般的目光迅速转向夏侯冰,更是上前一把攥起她的手腕,不顾她趄趔的身子,强行将她带离极乐阁。

  夏侯冰的意识一点点回过来,凉王府,她被公孙凉粗暴地扔到床上,大手更是毫无温柔可言地朝她裙底探,“夏侯冰,你竟是如此的轻贱,是不是是个男人都可以上你?”

  “四王爷,请你住手!”

  面对他伸过来的手,她连忙一把推开他,并从床的另一头跑了下去,一双眼眸平静地瞥着他。

  “我已照四王爷的吩咐做了,四王爷要我陪别的男人,我也陪了,现在还请四王爷能兑现承诺,给我一两银子。”

  公孙凉脸色瞬变,冷漠地看着她,“上你的是温湛,你找他要去!”

  “大名鼎鼎的战神,这是要反悔了?”

  “是又如何?”公孙凉冷笑,“除非,你跪在地上求本王,求本王给你一次爬上本王床的机会,本王还能考虑考虑。”

  夏侯冰不敢置信地瞪着,从前那个温润如玉的凉哥哥到哪去了,死了么?

  她缓缓地朝他跪下双膝。

  扑通——

  “求四王爷……给我一两银子。”

  “你聋了吗?本王是这样说的吗?”

  看着她卑躬屈膝的样子,公孙凉心中本该痛快的,可里面却仿佛被拧成了个大疙瘩,他走上前,大手用力扼住她的下巴,强行让她与自己四目相对。

  “不愿还是不会?若是不会,本王可以让人过来教你。”

  很快,寝殿里就进来两个花枝招展的妖艳女子。

  她们跪在他的面前,像狗一样求爱,“王爷,她不会,奴婢会,要不要让奴婢来伺候您,保证让您满意。”

  “怎么样,学会了吗?”公孙凉一边享受着女人带来的欢愉,一边嘲讽地瞧着夏侯冰,“跪过来,跟她们一样,求本王要你。”

  “不,不要。”夏侯冰的眼泪再也克制不住地流了下来,她摇着头,“凉哥哥……你…不能这么对我,你知不知道,三年前我……”

  “贱人,谁允许你这样唤本王的!”

  啪!

  公孙凉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这个称呼,从三年前你为了一千两黄金离开本王的那一刻,你就不配了!你若再敢如此,本王撕烂你的嘴!”

  随后不再看她一眼,转身抱着其中一个女人就朝床上走去。

  亲眼见他与她们欢爱的画面,眼睁睁看着他在别的女人身上驰骋,听着女人们销魂的浪叫,夏侯冰气得嘴唇都在哆嗦。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