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山村迷香孙长胜牛丽丽_山村迷香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7:13

山村迷香孙长胜牛丽丽

山村迷香全文阅读

《山村迷香》是一本新出的都市小说,山村迷香孙长胜牛丽丽是书中的主角,山村迷香海一是此书的作者。孙长胜本是村里一个无所事事的半大小伙子,可在一次解手过程中他不小心撞见了村长的女儿牛丽丽洗澡,为了不让暴怒的村长抓到,孙长胜急的到处乱窜,可却没想到又撞见了村长媳妇的好事...

第1章 接踵而至

  孙长胜这会儿直了直身子,后脊梁一阵阵的疼,想来刚才那一下子可是拍的实成,到现在稍微直起腰来,疼得他呲牙咧嘴的,想伸手去揉却怎么都够不着还牵连的更疼了。他咬着牙关,不敢发出声音来。

  现在还时时能听到田头外面有人熙攘,期间也能隐约听到自己的名字夹在他们说的话里。这种情况下,即便是有家,那也是不敢回的。

  “看我抓住孙长胜那小子,不打得他脑袋开了瓢!”

  听到这句话,孙长胜打了个哆嗦,又轻手轻脚的往后退了两步。这人影就在苞米地外面闪动,这要是被发现,被打得几天起不来炕,饿死家里都没有人知道。

  想想他这一年来的境遇,怕是有人看到他挨揍,也没人帮着说一句好话。

  要说今天的事他也是自己作妖,原本家里爸妈过世的早,就一个大哥拉扯孙长胜长大,大哥大嫂结婚几年始终没有一儿半女的,家里没有足够的钱供他读书,都上了高二了成绩也不错,大哥一人拍板让他去当兵,钱都借好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去年春天,大哥去县城看病,取了孙长胜当兵的钱,回来的路上出了事,家里就剩他和嫂子两个人,欠了一屁股的债,都快揭不开锅了。

  今年过了年孙长胜就成年了,家里的事自然分担一些,嫂子去县里打了工,他在家里种田帮别人家放牛赚点吃饭钱。

  谁成想,今天帮村东头刘大爷放牛,回来的路上栓好了牛正撒尿,就听着墙后面传来哼曲儿的声。

  孙长胜一个哆嗦淋到了裤子上,这要是不看看咋回事,还真是对不起这脏了的裤子。

  他三下两下爬上了墙头,手底下按着墙头的瓦,往里面一看,刚才在墙外还没注意,这会儿看了里面的砖房外面都贴着瓷砖,洁白光亮的都能照人了。这不就是村长牛大石家吗?想来孙长胜大哥之前还借了村长的钱,三天两头就来家里要,还从来不直接说,绕着弯子夹枪带棒的。

  欠了钱的没底气,孙长胜从来都只是有听着的份,邻居都来看热闹,就别提脸面不脸面了。

  孙长胜听着哼曲儿的声看过去,呦呵,眼巴前就有一口大缸放在院子里,缸里站着一个身材窈窕的女人,小腰细的盈盈一握,光洁的脊背随意搭着长发,发梢还在滴着水,翘挺的屁股露出一半来,哼着曲儿还一扭一扭的。

  他哪里见过这场面,感觉浑身的血都涌了上来,脑袋里嗡嗡直响。

  孙长胜看着面前的春色,一心想着转过来转过来,出于男人对女人的好奇,他连眼睛都没有眨,直勾勾的盯着那茭白的身躯。

  这姑娘看着也就十七八的样子,身段青涩纤细,肌肤洁白胜雪,四处都透着青春的气息。孙长胜再看看自己这糙手,也就是娇生惯养才能如此肤白貌美。

  “十八的姑娘一枝花啊。”她哼哼着转过身来,这一切本来挺好,看着美人出浴,这可是多少年难得一见的场面。

  本想着再往上爬一爬,或许能看到一点被缸沿遮挡的部分,他小心翼翼的往上撑着身子,看到了光洁的小腹眼看就要看到了限制级的,偏偏就是这个关键时候,孙长胜的手下一哆嗦,愣生生的将手底下的瓦片给推了出去,摔在地上脆生生的响,吓得孙长胜顿时冒了一身的冷汗。

  与此同时,也惊扰了里面洗澡的人,姑娘巴掌大的脸花容失色,拼了命的尖叫一声,双手死死地捂着胸口,整个人蹲下来去,嘴里还喊着:“爸,墙头上有人看我洗澡!”

  孙长胜顿时心觉得不好,从墙头跳下来,解开绳子牵着牛就要跑,这老牛不想走,谁拉也没用。三拽两拽都不走,孙长胜已经听到有人从前门出来了,再不走怕是免不了一顿揍,他只能拍了拍老牛的脖子:“谁都知道你是刘大爷的,你自个回家吧!”

  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有人喊了一嗓子:“就知道是你这个小犊子,不许动给我站那!”

  “一动不动是王八!”孙长胜嘴比脑子还快,这分明是火上浇油,说完就后悔了,只能撒腿就跑。

  这后面的人追不上,顺手抄起地上的瓦片扔过来,重重的砸在他的后背上,孙长胜跑的更快了,这可是村长牛大石,刚才那姑娘应该就是他闺女了。

  以前只是听说他闺女漂亮,也没机会见,今天却看了个通透,也算是没白白挨这一下。牛大石的闺女牛丽丽那也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因为是村长的闺女,从小到大都有人照顾,凡事不用亲力亲为,多少人都巴结着。

  如果不是要继续上大学,只怕是牛村长家的门槛都得让人给踩塌了。怕是那些愣头小子这辈子都没想到,攀不上的牛家高枝,今儿就被他孙长胜给瞧了个精光。

  孙长胜想到这里,身上的血液又开始沸腾起来了。

  牛村长他们从黄昏找到日落,现在还没有回去的意思,怕是家门口都被人堵了个结实,孙长胜也就不想着回家的事了,这个季节就算是在田里对付一宿也不成问题,大不了被咬个一身的包。

  “嗯,你个死鬼,轻点。”

  孙长胜正想找个地方落脚休息,朝着苞米地里走两步,就听到里面传出这样一句话来,声音夹杂着一丝娇嗔,尾调拉的老长,听的他浑身打了个激灵,脑袋里顿时想起下午看到的那一幕。

  “刚才外面的动静你听着没?我听着咋那么像你家老牛的声?”

  “咋?你怕了?”

  女人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挑衅,随后就传来她急促的呼吸声,孙长胜这心里也翻腾了起来,这里面的人难不成跟牛村长有点什么关系?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在苞米地里,能干点啥用脚指头都想得出来,即便这样,孙长胜也想看看,这俩人到底都是谁,如果跟牛村长有关,那就最好不过了。

第2章 见不得光的事

  夜深人静苞米地,绝对是偷情的好地方,乡下里天一黑基本上都在自己家待着,谁也不会到地里去看。

  孙长胜咽了咽口水,这一场大戏要是错过了,那可真的是亏了。

  他蹑手蹑脚的摸了过去,还没走到里面,就听到里面的女人说道:“你今天怎么回事?这才几下就不行了?”

  “这不是刚才外面听到老牛的声,我这心里头有点担心。”男人的声音透着一股子偷情的心虚,孙长胜捂着嘴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你还不如老齐,别看他五十来岁了,比你可厉害多了。”

  女人的声音就像一支兴奋剂,话音刚落,就听到两个人动静也大了不少,时而还传来女人舒适的娇呻。

  “你别乱扔,一会儿要是有人进来看到,穿都来不及。你轻点捏,哎呦。”女人毫不掩饰激动,同时也听到男人问了一句:“是我厉害还是你家老牛?齐镇长都五十多了,体力早就不行了,能有我时间长?”

  听着这说话的声音也熟悉,孙长胜拨开最后一层苞米杆,就看到此生难忘的一幕。

  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不着寸缕的弯着腰,背后站着的男人却只是将裤子褪到小腿,一双手紧握着她的腰身,孙长胜的脚边正是这女人的内衣。

  孙长胜在脑海里短时间内反转了无数个想法后,做出了一个最正确的决定,当即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唤了一声:“牛婶?王书记?”

  也就这么叫,俩人顿时慌乱了,王书记连忙抽身,慌乱的提着裤子,倒是牛婶不知所措,衣服被王书记丢的到处都是,胡乱捡起就遮挡在身前。原本就是见不得人的事情,现在被这么一个般大小子给撞破,脸上更是无光。

  牛婶捅咕了王书记一下,示意他把这是摆平了,好歹这个王书记也是富强村的领导,说不准还能唬住孙长胜。

  王书记脑袋里嗡嗡作响,他也是有家室的人,这会儿也是懵了,只顾着先把衣服穿好再说。

  孙长胜弯腰将她的内衣捡了起来,还当着她的面仔细的看了看,说道:“牛婶,你这是干啥呢。”

  刚才只顾着慌张了,王书记缓过劲儿来转头看向孙长胜,带着潮红的脸也铁青了几分,眼看着目光里透着一丝凶恶。

  看到这一幕,孙长胜抓着内衣的手更紧了,这可是他的好证据,何况牛村长这会儿正找自己麻烦,只要把这件事抖落出去,他这后院都着火了,还有功夫计较下午的事?

  “是长胜啊,我还以为是谁呢。”王书记脸上的笑容假的一批,眼睛不断的打量着孙长胜,下意识朝着他这边靠近了两步,孙长胜当即往后退一步,做出要跑的姿势来。

  “长胜,你等会儿。”

  这时候牛婶也开了口,她还顾不上穿衣服,手里的一副遮挡在身前,裤子还挂在脚边,看着怪滑稽的。牛村长的媳妇是续弦,今年也只是三十出头,那可真是应了那句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

  也难怪,牛婶到了老牛家就给他生了个大胖儿子,老来得子可是千金难换,更是宠上了天,出门在外就像以前土财主的媳妇,净是捡好的吃捡好的用,几年下来,牛村长越发老了,反倒是这个小媳妇更年轻了。

  这单薄的衣服根本挡不住,她丰满的上围已经从手臂露出一半来,丝毫没有赘肉的腰身也遮掩不住,最多就是把关键的几个点给挡住而已。

  “牛婶,啥事啊?”孙长胜想起他俩说的话,这王书记还不是她唯一的男人,还有齐镇长,看来这牛家的媳妇还真是有一套。

  “咱们都是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有啥话不能好好说?”

  就这么一句话,孙长胜忍不住笑了起来,换做别人说或许他还能信,偏偏就是这个女人,长着一张风韵十足的脸,一张毒嘴最招人恨了。

  “牛婶,前段时间你还撺掇牛村长到我家来要钱,那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孙长胜说着话,将手里的内衣甩了起来,打着圈的从面前闪过,好在是黑天,他也不担心跑了能被抓住,就这么一对狗男女,他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你就当婶子说笑,这你哥的事我也不该找到你的头上,逼着你还钱是婶子的不是,婶子在这给你道歉了,你看成不成?”

  要不咋说女人变脸快,三句两句的功夫,她就已经变了一张脸,前两天还一副债主的样子,要搬走家里的家具,现在为了堵住孙长胜的嘴,连这样的话都说的出口。

  原本孙长胜只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让她帮忙吹吹枕边风不计较下午的事,可是一想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才知道这个把柄有多大的用处,哪里是这么简单就能放过她的!

  孙长胜翻看了一眼手里的内衣,这女人的内衣他还从来都没见过,嫂子都是避着自己的,如今这女人的内衣在手里,他一边摆弄一边看到牛婶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长胜,你看咱们之间也没有什么过节,要不然今天这事……”

  王书记平日里都是一副以德服人的面孔,人前官威十足,这场面被人看到,若是说出去,他这些年维持的形象也就白费了。

  “说来也是巧了,我今天下午刚惹怒了牛村长,这会儿他正带着人四处找我,我就想着在这里躲一躲,偏巧还遇上你俩了,也不小心听到了你们俩说的一些话。”孙长胜说到这里,就看到面前的俩人互相看了一眼,这俩人露出狐疑的表情,他才接着说:“我还听到牛婶说起齐镇长,是吧牛婶?”

  孙长胜也在心里算计着,这撞破奸情的事不小,如果他要是一直在这俩人面前晃悠,跟时刻提醒他们把柄在别人手里抓着没两样,看来富强村也不好待了。

  “孙长胜,你到底想怎么样?”

  牛婶目露凶光,好说好商量下不行,她的耐心也将被磨灭,这也是孙长胜等待的。

  “我想跟你谈个交易。”孙长胜一把将内衣完全抓在手里,直接送到牛婶的面前。

第3章 交易达成

  牛婶一愣,伸手就要去抢孙长胜手里的内衣,这可是胁迫她的好东西,哪里能让她这么容易就抢了回去?

  眼看着牛婶的手就要抓上了,孙长胜当即将手抽回来,左右看了看手里的东西,笑着说道:“这可不能这么容易就还给婶子,咱们的交易没有达成,这可是我的筹码,交还给你了,你还能跟我交易?”

  孙长胜这一年多来在这些人之中摸爬滚打,自然晓得他们是瞧不起自己的,若是谈崩了,大不了就把这事宣扬出去,若是能换得一个机会,那最好不过。

  眼看着牛婶恨得牙痒痒,这眼底一闪而过的戾气都看在孙长胜的眼中,若是这俩人打算处理掉孙长胜,那也只是眨眼间的事,将他掩埋在这里,不到收秋的时候,怕是都没有人能知道这事。

  这对狗男女都敢在家门前口苟合,要说其他的狠事也不是做不出。

  “你说,想怎么做交易?”牛婶这强压着心里愤怒,声调都比平时说话高了两调,孙长胜都看在眼里,眼睛提溜一转就知道,牛婶这要是得了内衣,要是能答应了孙长胜的话,可不就见了鬼了。

  孙长胜目光盯着王书记,这牛村长的媳妇这些年过好日子,连粗活都没干过,真的干起来,也不足为惧,反倒是身边这个男人,孙长胜不过才刚刚成年,心里难免有所担忧。

  “我闯了祸,刚才牛村长带着人在忙着找我。”孙长胜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始终盯着面前这俩人,看到牛婶有几分得意和不屑,这心里也打鼓,不知道她肯答应到什么程度。

  “你干啥了?”牛婶还没开口,王书记先问道,目光却带着打量,似乎在怀疑他说话的真伪。

  “倒不是什么大事,我下午放牛回来,早牛村长后院墙根撒尿,顺便看了牛丽丽洗澡。”孙长胜想起牛丽丽光溜溜的样子,一抹潮红马上就浮了上来。

  “这个小浪蹄子,早就跟她说过,大夏天别在院子里洗澡,现在被人看光了,看她还整天娇里娇气的。”牛婶倒是表现出对牛丽丽百般的厌恶,也难怪,这不是亲生母亲,姑娘家花的也多。

  “交易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让牛村长计较我下午看了他闺女洗澡的事。”

  “答应你一件事就够了,还第一件,赶紧把衣服给我!”牛婶气急败坏恨不得硬抢。

  “牛婶,你这样我可就不讲情面了。”孙长胜抓着内衣就要走,这牛婶计较的很,怎么肯孙长胜牵着她的鼻子走?

  倒是王书记小心翼翼的,拦着牛婶,笑呵呵的问道:“你想拿今晚的事交还几件事?”

  “放心,就两件。”

  “那你说说第二件是什么。”王书记倒是个怕事的人,这一脸皮笑肉不笑,看的孙长胜后脖颈凉飕飕的。

  “第二件,你们想办法给我个工作上班。”

  家里的债务还不清孙长胜帮着家放牛帮那家放牛,加一起也没有几个钱,还不如换一个稳稳当当的工作。

  “你这个小鳖犊子,别在这得寸进尺!”牛婶也是气急,不顾孙长胜手里是不是有把柄,竟还敢扯着嗓子喊起来。

  王书记拉扯了她的胳膊一下,显然是想要让牛婶闭嘴,这种火上浇油的事,一旦孙长胜狗急跳墙,王书记的脸是最拉不下来的。

  “你就少说两句吧。”王书记侧头斥责了牛婶一句,随后回过头来笑着说道:“行,不就是工作的事,你放心,我这有办法。”

  “别是欺负我没读过几年书,你俩这说两句话对付我,诓我几天就当这没有的事,我找谁说理去?”孙长胜必须要等他们给一个承诺,这么好的机会,十多年才遇着这么一次,可不能让他们糊弄过去。

  “工作的事我明天就可以给你安排,你明天到我办公室来。你的事我答应你了,那你也得给让我安心才行。”王书记倒是也安稳下来了,说这话十分的沉着。

  “你给我办工作的时候,我就把这个交给你。”孙长胜说完便将内衣揣进兜里,“你们收拾好就快点回去,我也等着回家睡觉,牛村长一定是安排了人在我家等着,就算是我有心替你们瞒着,真的被牛村长的人抓着,我这也就有心无力了。”

  看着牛婶慌乱的穿衣服,身上的那点玩意都被孙长胜看的差不多了,相比牛丽丽,虽然不同,却也别有韵味。

  待俩人消失在苞米地地头,孙长胜冷笑了两声,去他妈的村长,不就是个村民们抬举的,看了他闺女洗个澡就追得他无路可逃。等以后骑在牛村长的头上,到时候就让他求着自己去看他闺女洗澡!

  月上枝头,孙长胜摸摸索索的回了家,还真没有人守着,看来他俩还算是说话算话,孙长胜担心有人盯着,翻墙进了屋,连灯都不敢点直接进了里屋躺下来。

  第二天一早,孙长胜乐颠颠的起了身,口袋里还揣着牛婶的贴身物件,走起路来都是昂首挺胸的。

  “孙长胜,你这是捡着钱了?”

  “可不是咋的。”孙长胜对着打趣自己的人,也不解释太多,更是昂首阔步朝着村委会方向。今天这燕子的叽喳声也格外悦耳,他早就想好了,就算是能当个什么主任也行,虽然工资不高,却也看到那些主任们也有人上门送礼,任谁都得高看一眼。

  再厮混下午,想来孙长胜也就只能成为村里头的混混,想要出人头地,这也是一个机会,因祸得福而来,却也算是上天给了他一个机会。

  既然机会来了,他必然要让所有瞧不起他的人都刮目相待,看他们是怎么变着脸上赶着讨好自己。

  孙长胜走进了村委会的门,还没到王书记办公室,就听到里面传来王书记说话的动静。

  “您能亲自过来,那可真是让我们富强村蓬荜生辉。”

  能让王书记这么讨好的人,怕也是个人物。孙长胜知道这时候不方便进去说话,直得在门口等着。

  “齐镇长,您喝茶。”

  里面的竟然是齐镇长!

第4章 催账来了

  孙长胜等在办公室的外面,倒是没想到,这巧合的事竟然凑到一起去了,里面还有牛婶的另一个姘头,这下子人算是齐了。

  再等下去也没意思,孙长胜来到门口敲了敲门,“王书记。”

  这办公室里王书记点头哈腰的站在桌子外面,坐在里面的男人孙长胜不认识,倚靠在椅子上那个,双手随意搭在扶手上,十足十的领导架子。

  孙长胜既然在外面听到王书记的话,这里也只有两个人,旋即转过头去对齐镇长连忙躬身点头,“齐镇长。”

  “他是……”

  齐镇长看都不用正眼看孙长胜,反倒是给王书记一个眼色,这种嫌恶的目光孙长胜是见得多了,只是一看就知道他想是啥。

  无非是瞧不起他这么一个穷小子罢了,孙长胜却当着他们的面依旧要讨好的笑。

  “你怎么来了?”

  这孙长胜可是昨天他跟牛村长媳妇偷情的见证人,心中对他厌恶至极,却不想这个讨债鬼竟这么早就来了。

  “这不是昨天你说的,让我过来吗?”

  孙长胜的话说完,还有意无意的拍了拍自己的口袋,昨天也是这身衣服,口袋还是那个口袋,里面装了什么,王书记比谁都清楚。

  只见王书记的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转瞬间便露出笑容来:“可不是咋的,我都给忘了,你在外面等一会儿,我这边的事办完了再找你。”

  “好,那我就等着了。”

  孙长胜笑着从两个人的脸上扫了一眼,这俩人如出一辙的厌恶,他装作没看到,转身走了出去。

  在外面靠着墙站着,听到里面人说话都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孙长胜也懒得听,谁知道这话说着说着动静竟然小了,也不知道王书记在里面搞什么鬼。

  孙长胜心里没底,刚才王书记看自己的目光就有点不对,要是让他算计了,这不就便宜这个龟孙儿了?想到这,他朝着而门口靠过去,尽量把耳朵往门口凑,却还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你把他叫进来吧。”齐镇长的声音压得很低,说了这么一句话,听不出他任何的情绪来,不免让他胆颤心惊。

  这些人都是官场老手,孙长胜哪里真的算计得过他们?无非仗着手里有点威胁,用来换点小恩小惠罢了。

  “长胜啊,你进来吧。”王书记的声音带着股邪气,此时此刻,孙长胜已经认定了王书记绝对是要坑自己。

  既然人都来了,也没有偷偷跑掉的道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孙长胜进了屋,这齐镇长也不知道谁招惹了他,脸色比之前还要铁青,眉头往一起挤,看孙长胜的时候,眼神还上下不停的打量。

  被他这么一看,孙长胜只觉得身后凉飕飕的,难不成王书记告诉了他,自己知道他跟牛婶之间那点见不得人的事?

  “你叫孙长胜?”齐镇长的声音压低了几个音调,这眼神跟刀子似的往他这边扎过来。

  “是。”

  “今年多大了?”

  “十八。”孙长胜心里不想怂,这身体不听使唤,脑袋连转都不转,这嘴自己就回答问题。

  齐镇长顺手拿起旁边笔筒里插着的笔在指尖转动,“孙长胜,有些事你要清楚,祸从口出这个道理你也应该明白吧?”话音刚落,那支笔在齐镇长的手中应声折断,这下算是证实了孙长胜心里的想法。

  这个齐镇长绝对知道了,这里只有三个人,不是王书记说的,就是牛婶。

  “这我清楚,我孙长胜没有啥别的优点,说到做到就算一个。”孙长胜一脸的痞笑,没有半分正经的模样。

  “少在我面前嬉皮笑脸的,我可不是小王,脾气也没那么好。”齐镇长的脸色越发阴沉,目光也越发的透着凶气,看来他这是要玩真的了。

  孙长胜这心里头正打鼓,一时间还没那么快相处应对之策让他完全放心下来,这时候有人大咧咧的进来,算是帮了他一把。

  “齐镇长,我的事办完了,您这边怎么样了?”

  这声音醇厚有力,孙长胜转过头去就看到身后来人身着制服,一定板板整整的帽子拿在手里,走路也是虎虎生风的模样,好生威风。

  “来的好,老秦,我有点事要你办。”齐镇长官威十足,朝着秦汉林招了招手,待他走进,才略带嫌弃和厌恶的目光看向孙长胜:“这小子你给处理一下,你就……”

  齐镇长说着,俩人靠近了不少,这话可是没让孙长胜听到,俩人嘀嘀咕咕的,齐镇长的话说完,秦汉林看陌小超的目光里也带着几分嫌恶。

  “行,我知道了,这事就交给我吧。”秦汉林一口应承下来,一副猫捉老鼠的模样来到孙长胜的身边,一只手搭在孙长胜的肩膀上,隐隐用力:“小子,你跟我走。”

  孙长胜脑袋里根本就是空白一片,不知道这前后是发生了啥事,咋就被人给带走了,临走的时候,他直接从口袋里掏出牛婶的胸罩,丢给王书记。

  既然他敢把自己知道齐镇长和牛婶的事告诉了镇长,那也就是做好了自己的事被发现的准备。

  临走的时候,孙长胜路过王书记身边的时候,还笑着小声说了一句:“咱俩的事两清了。”

  没出半个钟头,孙长胜跟在秦汉林的身后下了车,面前就是镇派出所,他这心里头都打颤,虽然这一年多办了不少荒唐事,好歹也没到伤天害理的地步,咋就被人给抓到这里来了?

  “秦所长,您回来了。”

  路过的人打招呼,孙长胜这才大惊,敢情这带着自个的还是个所长!

  “秦所长,您看我也没干啥坏事,也没偷鸡摸狗的,也才刚刚成年,就算是哪里做的不好,也不用到这里来吧?”孙长胜这心里头早就已经把王书记和齐镇长的祖宗八辈都问候一遍了,还以为这个王书记真的会给自己安排个工作,哪成想竟然直接给送进去了。

  “听说你是个滑头,少啰嗦,到了这里,再怎么偷奸耍滑的人,都得给我老老实实的。”秦所长一脸严肃的模样,这警察的风范还真是自带气场,镇的孙长胜这双腿也有点打晃了,“一会儿给我老老实实交待!”

第5章 临时工

  “你小子行啊,能让齐镇长保荐,让我给你安排工作。你还真敢在老虎脸上拔胡子,胆子不小!”秦汉林板着脸,表情严肃目光犀利。

  “其实我跟齐镇长之间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关联,是我自个念过几年书,王书记看我都十八了还游手好闲的,想要给我找份工作维持生计。”

  孙长胜一脸认真诚恳的模样,反倒是迷惑住了这个老警察,也就糊弄过去了。

  “我不管你以前干过啥事,靠着什么关系到这里来的,只要你踏进这个门,穿上了制服,就给我老老实实做事。规章制度都在这,要是让我知道你仗着这身制服作威作福,看我不抽你!”

  孙长胜愣了一下,秦汉林这话分明就是打算要让他留在这边上班了,这绝对是自己的一个机会!

  “秦所长放心,我也是读过书的人,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绝对不给咱们派出所抹黑。”孙长胜就差切指明志了,努力让自己表现的更忠诚一些,只为了让这个未来的领导更看好自己。

  “你只是刚到这里来上班,就从联防队员做起。”

  对于秦汉林现在说的话,不管说的是什么,孙长胜都连连点头。他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这个体系,只是知道穿上了制服,那就是警察了,哪里真正明白联防队员和警察之间的区别?

  “我找个人带你,刘明。”秦汉林朝着门外喊了一句,外面立刻有人应声进来。

  “秦所长。”他搭话的时候,还朝着孙长胜这边扫了一眼,顿时眼前一亮。

  孙长胜侧头看了他一眼,这心里头咯噔一下,马上把头压得更低了。

  “这个孙长胜以后是咱们所里的联防队员,什么都不懂,你帮衬着点。”秦汉林就这么当着孙长胜的面对刘明使了个眼色,即便是不把孙长胜放在眼里,好歹也要在他看不见的时候,这也太明目张胆了。

  “所长放心,孙长胜是吧,跟我走吧。”刘明脸上的笑容有几分狰狞,看的孙长胜都有点肝颤。

  孙长胜倒是没忘了,以前偷鸡摸狗的时候,就是被这个叫刘明的警察给抓住的。

  什么是冤家路窄,孙长胜今天算是领略过了。

  跟在刘明的身边孙长胜心中忐忑不安,倒是刘明,脸上笑得跟朵花似的,让人觉得没憋着好屁。

  “你小子挺厉害,去年还是个偷鸡摸狗的混混,你家穷的叮当响,还能来我们这上班,行啊你。”

  “刘哥哪的话,我这也就是狗屎运加上齐镇长赏识。”面对冷嘲热讽的言语,孙长胜没有丝毫怒火,反而笑脸相迎。

  “小子,会说话。既然你到这里来上班了,那就要听从这边的安排。来吧,咱们的办公室在这边。”

  刘明带着孙长胜朝着联防队专用的办公室走过去,这个刘明是这里的警察,不像联防队员,只是一个临时工,一旦出了什么事,那都是要联防队员担着的。

  到了办公室,屁股还没做热乎,就听到电话铃声接连不断。也难怪,这边一个镇子要管辖的村子也不少,这人聚集在一起,哪有几个不出事的。

  “刘哥,强胜村有闹事的。”

  “行,我知道了。王强,你带着他过去看看,他是咱们联防队新来的,叫孙长胜。”

  刘明上来就把孙长胜推给了别人,不过是到强胜村去办事,他反倒觉得有搞头。

  说话的人起身朝着孙长胜走过来,被人小瞧了一天,却看到王强反倒是很乐意接受他的样子。

  “小伙子,走吧。”

  坐上了车,虽然只有两个人,也是开着单位的破面包出的门,这面包上还贴着兴隆镇派出所的字样,即便是派出所的车,但是看着还是有点丢人。

  “你看着年纪不大啊。”王强这个人倒是熟络,说话的时候,朝着孙长胜笑的灿烂,反倒是让他今天心情好不少。

  “我今年刚十八,机缘巧合下到咱们联防队上班。”孙长胜也明白,这不能随便说自己是被齐镇长安排过来的,这走后门的人可不好混。

  如果是齐镇长乐意安排的还好说,看他的样子,八成以后会找自己的麻烦。要是还仗着他的名号在外面作威作福,怕是以后会难堪的抬不起头来。

  “你今天刚到就被安排做事,以后……”

  王强的话说到这里,脸上还带着笑意,轻轻的摇了摇头。

  敢情他这是有话,孙长胜嘿嘿一笑,“强哥,你跟我说说咋回事?我也没上过班,对一些事不清楚,搞不好那是要冒犯了别人的。这样,事情结束了,小弟请你吃饭。”

  “吃饭就不用了,你得知道,谁能招惹谁不能招惹。刘明是咱们这边的老人,我们都是警察,我干了四年,他干了三年,我还得叫他一声刘哥。”

  王强并没有把话说的完全明白,不过这话里行间的意思,孙长胜已经明白个七七八八了。

  “要是没有强哥提点,我这啥时候招惹了人都不知道,等这边案子结束了,可得好好感谢你。”

  既然他有心帮自己,孙长胜也不是那不懂事的人,自然是明白这其中的门道,也是时候给点好处,总不能让人白玩。

  王强没同意也没拒绝,脸上还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容。

  这联防队显然也不是一个好呆的地方,人际关系也是一个难题,这里多少人都是领导不争气的侄子外甥啥的,雷多了。要是没有一个人能指望上,孙长胜都不知道自己能在这里待多久。

  这一次办工作的事情的确是被王成安排好了,虽然是联防队员,孙长胜也挑不出错来。而联防队员是什么?是一个没有编制,随时都能被开除的位置,一旦孙长胜招惹了谁,只怕会被找个理由马上处理掉。

  联想到齐铁林和王成的表情,他们必然也是这么想的,一定得找个时间回去,好好的给王成上一课才行,绝对不能让他太嚣张,直到保证自己的工作能稳定为止。

  孙长胜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旁边的王强只顾着开车,并没有看到。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