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医武轻狂陆峰免费阅读_医武轻狂陆峰王

发布时间:2018-11-07 17:08

医武轻狂陆峰 王语梦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医武轻狂陆峰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医武轻狂里,主要介绍了陆峰王语梦两个人之间发生的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看着陆峰憨厚尴尬的样子,老人呵呵一笑,拍了拍陆峰肩膀说道:“好久没见到你这样的年轻人了,不错,可是你还是没告诉我你是怎么来到我们前面的,难道你要急死我这个老头子吗?”“我是坐出租车来的,只不过在那边停了下来,走斜线跑着拦住了你们。”

医武轻狂

第一章 传说中的轻功?!

现在插播一条路况信息,渭河大桥被突然发生的山洪冲塌,所幸没有人员伤亡,请各位正在前往该地的司机朋友们换行其他的道路,以免出现危险……”

“……前方传来最新信息,两个儿童在渭河中间的大石头上玩耍,结果被山洪阻拦了回去的路,情况紧急,两个儿童随时都会有溺水的生命危险,消防队正赶往现场,现场一片混乱……”

……

长济市路上所有收听广播的人都听到了这个信息,不少正准备前往渭河大桥的司机已经开始掉头了。

同时,所有的人的心也因为那两个儿童揪了起来,心中为这两个儿童默默的祈祷起来,希望消防队赶快到来。

“消防队还没来吗?”

渭河大桥不少围观的人开始焦急起来,不停地想着远方望去,希望消防队赶紧来。

湍急的河水中间,两个儿童正在大石头上无助的哭泣着。

“不行,等不及消防队了!这河水涨的太快了,很快就要完全淹没那个石头!必须赶紧想个办法把两个儿童救上来!”

人群中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说看了看河面着急说道。

但是渭河宽五十多米,他们距离两个儿童所在的位置有二十多米,河水湍急,根本没办法过去。

要是贸然下水,结果只有死一个可能。

旁边两个孩子的父亲听完之后眼睛立刻湿润了,看向河中间正在大声哭泣的自己的孩子,那哭声就如同铁锤一般重重的敲击在他心上。

然而亲人相隔是夹杂着石头的湍急的洪水,这一隔可能就是阴阳两隔!

“我去!”

孩子的父亲说着就要脱衣服下水,这是他的孩子,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死掉!

“不行,你不能去啊!”

“对,你这样可能救不了孩子可能连你自己的命都搭进里面!”

周围的人立刻死死的拉住孩子的父亲,焦急的劝道。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孩子死啊!”

孩子的父亲无助的喊道,声音中已经满是绝望。

听到这包含亲情的一句话,周围的人都沉默了。这一刻,他们还能说什么,只能在心中感受着这份酸楚。

陆峰站着人群中看着河中间的两个哭闹的儿童,脸上阴晴不定。

他没想到自己去要自己三个月的工资没要回来就来这个地方散心会碰到这样的事情。

要不要去救?

如果这人群中还有谁能就这两个孩子那现在就只有他了,但是他没有绝对把握就出这两个孩子,而没把握的代价很可能是他的命!

一时间,陆峰迟疑了。

这个地方算是市郊了,消防队短时间内过不来,要是再碰到堵车……

周围的人已经不敢想了,所有的人都焦急的看着和中间的儿童。

这个时候,人群中突然发生了一声惊呼。

陆峰急忙望去,原来河水已经涨了儿童的脚踝处,用不了几分钟这两个儿童肯定会被冲走!

而现在消防队还没到!

等不及了!

陆峰眼神中闪过一丝坚毅,转身挤出人群,向着河岸上的草丛中走去。

死就死了!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光棍好汉!

来到草丛中,陆峰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注意自己后,立刻闭上眼慢慢的感受着体内的内气的运行。

他修炼家里不知哪个朝代传下来的那本破烂的《无相生》已经二十年,上个月才感受到体内的内气的存在,而上周才学会运用。

自己体内到底有多少内气他不知道,到底能消耗多久他也不知道,不过有一点他清楚,那就是自己能用!

不过不是想用就能用的,必须先调动起来才能用。

典型的一个鸡肋!

不过在他开发出第一个功能越用越熟练的时候他就不这么想了,而今天他就要用这仅有的一个功能!

感受到体内的内气之后,陆峰立刻将之运往全身,重点是双腿,和提气轻身。

很快,陆峰猛地睁开了双眼,眼神中瞬间闪过一丝精光。

这个时候河中间传来一阵大哭声,随之而来的是河岸上众人的一阵惊呼声。

不用想也知道出事了,陆峰一咬牙,将自己的T恤脱了下来蒙上脸,然后横跨一步朝着河岸上跑去。

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他想太多了!

在谁也没有注意到草丛中突然窜出来一个人,等众人发现的时候一个光着背蒙着脸的人已经到了河岸边。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陆峰从河岸上一跃而下。

正当人们以为陆峰要冲入水中的时候,奇迹发生了!看到眼前的情景,岸上的人全都傻了,脑海中全是空白。

这怎么可能?!

陆峰的冲下河岸,脚尖轻点着河面,犹如一只飞燕向着河岸中间掠去,在河面上掠起向四周漾开的波纹。

轻功!!!

传说中的轻功!!!

岸上的人很快反应了过来,激动的看着陆峰的背影,谁也没想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他们竟然能见到只在传说中才出现的轻功!

震惊的同时他们心中也满是期望,眼神灼灼的望着陆峰的背影,中国的传奇轻功能不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拯救两个儿童的生命呢?

陆峰已经是所有希望的所在!

两个孩子的父亲脸上的绝望变成了希冀,双眼紧紧的盯着陆峰的背影,这个人只要能救了他的孩子,不管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快啊!再快!”

不少人心中暗暗的给陆峰加油,这个时候河水已经到了两个儿童的小腿部位,两个人已经站不稳了,刚才妹妹就差一点被冲走,如果不是做哥哥的紧紧的拉着,可能已经被洪水吞没了。

两个儿童的哭声更大了,眼神中满是无助。

陆峰每跨一脚都能前进四五米,这个时候他已经来不及体会飞在空中的快感了,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救人!

就在这个时候,湍急的喝河水了突然摸冒出来一块大木头,陆峰眼神顿时一寒。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避了,陆峰的脚被狠狠的绊了一下,踉跄着就要落入水中。

见状,河岸上立刻传来了一声惊呼,有的胆小的人已经开始捂上眼睛不敢看了,谁都清楚,在陆峰绊倒的地方落入水中必死无疑!

不过,奇迹再一次发生了!

被绊的的腾空的陆峰立刻将上身的内气运到手掌上,轻轻拍了水面,身体接着水面的反弹力再次腾空。

一个空翻之后,陆峰双脚稳稳的落在了水面上,没有停留再次向着河中间的两个儿童掠去。

看到有惊无险,河岸上传来了一阵欢呼声。

听到身后的欢呼声,陆峰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他的情况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刚才的那一下让他不消耗了不少内气,现在他对能不能坚持到对岸更加没有信心了。

离两个孩子还有六米远的时候,危险再一次发生了。

两个儿童的上游竟然出现了一个大石块!

眼快就要撞到两个儿童了,陆峰神色一整,变得无比的严肃起来,身上再次猛的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一个大的跨步立刻冲到了两个儿童面前,将两人抱起,快速的向着对岸掠去。

他的身后,一个大石块漏了出来,携着雷霆之势向着下游冲去。

看到陆峰救出了两个儿童,河岸上的人立刻一阵惊呼,而对岸的人已经做好接人的装备,都想看看这位武功高手到底是谁。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陆峰现在的情况一点不容乐观,现在他身上多了两个儿童,加起来一百多斤,大大的加重了他的负担。刚才他还能用脚尖轻点水花,这个时候他只能用整个脚面来支撑了,他的鞋已经湿了,每一次都要带起不少的水花。

在离对岸还有十米的时候,陆峰已经在趟水了,水面已经没到了他的脚踝。

坚持!

陆峰低吼一声,眼睛紧紧的盯着对岸,奋力的向对岸冲去,每一步现在只能跨出一米半。

十米……八米半……七米……

到了!

在脚踏上对岸的时候,陆峰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已经筋疲力尽的他差一点摔倒在地上,但是为了不摔着两个孩子,他还是坚持站稳了。

将孩子放下,正当他准备休息一下的时候,突然看到周围人带着疯狂的眼神,陆峰心中一凛,运起身体内仅存的一点内气,在众人的为两个孩子被救了的欢呼声中心虚一般的向着远处逃窜而去。

地面上的反作用力可比水面上的大,消耗的内气自然也少,陆峰只需要轻身就可以了,不需要提气太多,一步七八米,很快,陆峰就消失在了远处,只留给了众人一个背影。

等陆峰离开了,众人这才反应了过来,看着那即将消失的背影,心中同时冒出了一个疑惑。

这个人是谁?

陆峰逃到了远处没有人丛林中,立刻盘腿坐下恢复内气。

他这次消耗太大了,差一点就死在河里,不过幸好内气给面子,侥幸救了两个人,要不然他现在不知道漂到哪去了。

第二章 上门要钱

很快,丛林中就恢复了平静。

在陆峰盘腿恢复的时候,他救人的信息也传播了出去。

“前方传来最新消息,两名被困儿童已经被解救出来了,不是被消防战士解救的,当时他们还没有到现场,是一个蒙面的人,用……”

广播主持说到这彻底傻眼了,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手上的广播词是真的。

轻功?!

竟然说有人用轻功救的人?而且还是一个蒙面人,这怎么可能???

但是为了保住工作她还是将这条信息播报了出去,反正出了事也不是她的责任,是文字编辑的事情。

“蒙面人用传说中的轻功踏着水面救出了两个被困孩童,目前两名孩童身体状况良好,只是受了点惊吓,救人的蒙面人身份目前还不清楚……”

听路况信息的开车的人听到这条信息,下意识的以为是主持人说错了。

啥?!

轻功???

这不是开玩笑吗?违反物理定律的轻功怎么可能存在!

这东西早就被证明是不可能的了,怎么现在还有人相信这种东西,这个主持人是不是傻了?

等他们将频道调到其他的电台的时候,他们愕然的发现竟然全都再说这件事,而且说法还是一致的。

救人的就是一个神秘人,用轻功!

怎么会这样?

他们顿时感觉这个世界变了,变得彻底的陌生了起来。

两个小时候,陆峰神清气爽的站了起来,他似乎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内气又多了不少,而且更加精纯了。

看来还是好人有好报啊!

陆峰眉毛往上一挑,笑着向着丛林外走去,救人的感觉好爽!

不过想想刚才的危险,陆峰的背后忍不住噌噌往外冷汗,刚才如果他的内气再少一点恐怕就会掉在湍急的河流中,到时候不仅救不了孩子他就先死了。

以后再做的时候还是小心点吧!

陆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了看周围没有人之后立刻纵身向着自己住的地方掠去。

回到自己租的房子,陆峰躺在床上不再想今天下午救人的事情,而开始想自己明天该去怎么把属于自己的钱要回来。

想到自己被别人当成傻子骗,陆峰心中就一阵愤怒。

他在一个医馆做了三个月的实习生,本来说好的三个月试用期一结束就把实习期间的工资给他,结果一分钱都没给他!就仅仅是因为他三个月的最后一周请假了一天假,仅此而已!

那个馆主说他无故不来上班,于是将他辞掉了,一分钱都不给他。

他很清楚的自己那天自己明明写了请假条,而且给主治医生请了假,再问那主治医生的时候对方竟然不承认了!

他当时立刻明白对方是合起伙来骗自己的,从一开始就是骗他,白白让他干了三个月的活,而且还是最重的活!

但因为临时合同上写着无故不来上班由医馆任意处置,他也没证据证明自己请假了,想告都没法告。

不过他没有就此放弃,因为不能放弃。没有这笔工资他明天就没有交下一季度房租了,所以他明天必须要到工资!

今天已经是他第五次去要自己的工资了,结果馆主不在,其他人不能把钱给他。不过幸好他去了渭河大桥那里散心,要不然也不会救了两个可怜的孩子。

不管如何,明天一定要要到钱!

陆峰对自己说道,眼神中闪过一丝坚定!

随手拿过一本关于针灸的书籍,陆峰翻看了起来。

他刚开始为了练功而研究穴道,后来闲来无事研究起了针灸,到现在也算是略有小成。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针灸实力到了何种地步,但他觉得已经不比医馆的主治医师许医师差。

很快,陆峰就完全沉浸在了针灸的书籍中,他还不知道外面因为他下午救人的事情吵翻了天。

如果不是今天下午渭河两岸的近千人看到了陆峰救人,而且每个人的叙述的过程都是一样,那些看到新闻的人根本没有人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

轻功救人,你搞笑吧?

虽然没有视频,但是近千人的众口一词也让这件事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一方面是他们固有的物理世界观,另一方面又有那么多人前沿看到了这一幕,所有人都开始迷惑了起来。

到底哪一个是真的?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轻功?

电视台就这件事采访了一个物理学教授,那教授直接说这件事根本不可能,然后用浮力,空气密度,人的密度进行的分析证明这世界上不可能有轻功!

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轻功,这件事立刻引起了社会大讨论,各种理论和猜测都被拿了出来,但都没办法说服和自己不同观点的人。

相信这件事的人则更关注另外问题,那个蒙面人究竟是谁?

但问完了所有目击者,就连被救的两个儿童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完全谜一样的人物。

因为没办法证明什么,这件事也在激烈的探讨声中慢慢的不了了之了,而相信有轻功存在的人仍在追寻着什么。

外面的激烈的讨论跟陆峰没什么关系了,他已然沉浸在自己的针灸世界里不能自拔。

看到晚上十一点,陆峰看的脑袋发胀,脑海中慢慢的全是各种病例,直接在床上倒头睡着了,晚饭都没吃。

第二天早上八点,陆峰锁上房门下楼向着医馆走去。

走在小区破陋的街道上,陆峰心中一阵感慨。

这个地方虽然破,但好歹也是一个住处,总比没有强!如果他今天再要不到属于他的五千工资,交不上下一季度的房费,今晚就无家可归了。那个房东大妈是绝对不允许他在这里多住一晚上的。

空有一身功夫,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以暴制暴是犯法,不过背后打闷棍倒是可以……

想到这陆峰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阴笑。

“小峰,又去要工资啊?别说我没提醒你,今天就到了交下一季度的房租的时候了,别忘了咱们房租合同上怎么写的,到时候你可千万别怪我心狠啊。”

这个时候从一个相对豪华的房子里走出来一个脸上满是谁欠她一百万似的表情的中年女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人,而且还是在更年期的女人。

此时她正眼神中满是不屑的看着陆峰,似乎很不情愿和陆峰说话。

“放心吧,我一定会要来钱的,咱们的合同还有三个月才到期,我会在到期的时候在退房的,您就放心吧!”

陆峰冷笑的看着眼前的房东大妈,他知道从他刚入住第一个月之后这个房东大妈无时无刻不想着赶他走,其他的房子都涨价了,只有他的没涨,因为有合同在手,对方也不敢做什么。

不过自己这次的潦倒让那个房东大妈看到了希望,房租合同上清清楚楚写着交不上房租房东可以立刻收回房子。

所以他今天要是要不到钱就会立刻滚蛋。

“我觉着你还是别去要了,那家伙是不会给你的,他都不知道坑了多少人了,你去也是白搭,这都第六天了,你也该死心了吧!年轻人就该看清事实,今天赶紧把我房子腾出来,说不定还能再去找个好地方那个住呢,你说是吧?”

房东大妈看似语重心长,苦口婆心的说道,其实言下之意就是让陆峰赶紧滚蛋。

“我觉得这个地方就挺好,有一个这么关心的房东,我怎么会舍得走呢?我还是留在这吧,今天我一定会按时交上房租的,也不枉您对我的关心。”

说着,陆峰转身就离开了,他实在不想多看这房东大妈的一秒钟,看着恶心。

按时交上房租?

你做梦呢吧!

房东大妈冲着陆峰的背影嘲笑一声,然后也快步离开了,她确定陆峰要不到钱,今天陆峰走了房子也不能空着,她现在要赶紧找个下家,最好今天晚上就住上,这样又多了一天的房费!

拐过一个街角,陆峰来到了就医馆面前,医馆并不大,只有一个主治医师,但是这里来往的病人很多,很是赚钱。

陆峰正准备进去,就看到馆主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张招工启事。

“招医护人员,男女不限,月工资两千元,月底有分红,有工作经验者优先。”

看到这个招工启事,陆峰心头一阵火起,自己就是被这一则招工启事给骗过来的。

什么狗屁月底分红,从来就没见过!而且两千元的月工资还经常被扣这扣那,三个月本来有六千,最后一算还剩下五千!

最重要的是三个月试用期结账的时候根本不给钱!

奸商!还医者仁心的,真给当医生的丢人!

陆峰强压住内心的怒火,心中狠狠的鄙视了馆主一番,而后快步走了上去。

馆主也看到了陆峰,眼神中闪过一丝不耐烦,这小子已经连续堵在他门口五天了,他也躲了五天。本来他打算今天也出去躲躲,没想到竟然被这小子碰了个正着,真是晦气!

不过这小子是他见过最肯干活的人,三个月竟然没出一点错,要不是请了一天假他还真不好撵他走!想想他都有些舍不得陆峰走。

第三章 你行不行啊?

你又来干什么?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你无故不来上班,工资自然没有了,你来多少次这钱我都不会给你的!”

馆主直截了当的说道,语气甚至坚决。

“馆主,好歹我也帮您干了三个月的活,您多少给我点也行啊,五千块钱对您是九牛一毛,对我可是救命的钱啊!那天我真的请假了,请您发给我吧。”

陆峰不得不换上了请求人的语气,对于馆主,他很不能上前直接点死穴,点死对方!

他会针灸,对人身上三十六处死穴自然了如指掌。

馆主大手一挥,脸上显得更加不耐烦了,说道:“规矩是我定的再由我破坏那算是什么话,你也不是第一个了,你前面的有好几个都没拿到钱,你哪来的滚哪去,别打扰我做生意!”

“我……”

陆峰闻言立刻感觉到自己胸口一阵愤怒翻腾,看来这个奸商已经坑了不少像他这么善良的人了。

陆峰眼睛冷冷的盯着馆主第二腰椎与第三腰椎棘突之间属于督脉的命门穴。

这个穴道他只要用内气轻轻一点,对方下半辈子就从轮椅上过吧!

“我什么我,我要是你就赶紧花点钱培训个本事,这么大的人了还干医工,真不知道什么是丢人!”

馆主拿过另外一张招工启事,指着上面说道:“你看看这张,招医师的,月工资一万,人家一个月工资顶你五个月的,我要是你直接一头撞死去,还在这丢人现眼,你害臊不害臊?赶紧滚蛋!”

一个月一万?

陆峰冷哼一声,嘲讽道:“是不是试用期三个月,然后再来一个请假,或者打破个瓶瓶罐罐,钱就不给了吧!”

陆峰不想再受这个鸟气了,不就是五千块钱吗?不值得给这王八蛋装孙子!没地方住就没地方住,老子哪里不能过一夜啊!明天就去建筑工地找活干!

他已经想好了,今天晚上直接用板砖伺候这丫的!

“你说什么?”

馆主愤怒的看向陆峰。

“怎么?我说实话戳中你的软肋了,恼羞成怒了?”

陆峰冷笑着看着馆主气急败坏的样子。

“我看你是不想要到钱了!”

一个小毛蛋孩子竟然在他面前撒野,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你打算给了吗?”

陆峰立刻反问道。

一句话立刻把馆主给噎住了,他还真没打算给。

但是这个时候他不能弱了气势,冷哼一声说道:“我原来打算给你的,但是看你现在这样我一分钱都不给你,你给我赶紧滚蛋,要不滚我叫保安了!”

“你觉得我信吗?你从三个月前就没打算给我钱!”

“哟~变聪明了,我的确没打算给你。我实话告诉你吧,你那个请假条我刚看见了,直接扔到了垃圾桶里,你即使知道了又能拿我怎么样?想打我?往西走一百米就是公安局,想打我,来啊!来啊!我等着呢!哈哈哈哈……不敢了吧?”

陆峰眼神冰冷的看着放声大笑的馆主,双拳紧握,手上青筋暴起,牙关紧咬。

他陆峰何曾受过这样的气!

想靠着自己双手赚养活自己的钱就这么难吗?他拼死拼活干了三个月拿回属于自己的工资不行吗?

不行!

陆峰,不能动手,至少不能现在动手!

但是陆峰你能忍住吗!

“开门做生意讲究与人和善,你这是在自绝生路!”

陆峰声音低沉的说道,强压着怒气来到店门口,在馆主目瞪口呆的眼神中,一脚将十厘米厚的实木门给踹飞了。

“先给你点教训,给我小心点!”

馆主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木门,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

这可是上好的槐木啊!

怎么能就这么一踹就烂了???

要不是断口处的坚实的木质清晰可见,他真的怀疑自己被卖门的给骗了。

馆主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扭头看向陆峰,眼神中满是畏惧。

如果这一脚踹到自己身上会是什么后果?

馆主已经不敢想了,更不敢去让陆峰赔偿,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这么厉害的一个人要是整天盯着他,他这赚钱的生意还怎么做啊!

自己怎么就招惹了这么一个煞星啊!

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请眼前这位尊神离开,

虽然这么想,馆主仍然没有想给陆峰钱,想要他的钱还不如要了他的命呢!

看到馆主畏惧的眼神,陆峰眼镜微微眯了起来,看来还是这个有用。

早知道一开始就直接踹门了,那还费这么多事干嘛!

正当陆峰准备要开口威胁的时候,从远处急匆匆过来两个人。

“快让让!有医生吗?这位老人可能有危险!”

一个面色焦急中年人扶着一个捂着肚子满脸痛苦的老爷子向着医馆冲了过来。

陆峰见状狠狠的瞪了馆主一眼,然后急忙上去帮忙,这个时候救人要紧,要钱推后再说。

馆主看到老人的样子心中一喜,又有大钱进账了!

一般急症可不上他们这里来,他们这是中医疗养馆,虽然有个“疗”字,但更多的是养生。

急症只要治好了,收入可定不可小觑!

不行,一定要让许老头把病人给治好了,即使治不好也要稳定住,赚钱要紧呐!

馆主根本没有上前帮忙,直接进门去叮嘱主治医师去了。

陆峰和中年人将老人扶到病床上躺下,可是老人痛的根本躺不住,要不是陆峰和中年固定住老人肯定要滚下床来。

等把老人固定住了,陆峰才看到老者的全貌。

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马褂,双鬓泛白,看年纪应该在六十岁以上。脸上满是痛苦之色,不过仍能透过扭曲的脸看出老人气质非凡。

看来应该是个位高权重的老人。

陆峰心中判断道。

“给……给语梦……语梦打电话……”

老人挣脱开陆峰的手,艰难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手机。

陆峰急忙接过手机,将手机向着中年人示意了一下。中年人把老人送过来,按理说应该认识。

中年人摇了摇头道;“我和这老人家不认识,我在路上走着突然见他倒在了地上,我知道这里有个医馆就把他扶了过来。”

看来也是个见义勇为好人啊!

陆峰不在推让,立刻把手机开锁找到通话记录,老年人用手机肯定没什么用,一般都是给自己亲人打,而那个语梦绝对是频率最高的,要不然老人危险的时候不会第一个想到她。

陆峰果然没有猜错,最近通信记录上最上面的就是王语梦!

没有迟疑,陆峰立刻按了拨号键。

“爷爷,你转着玩转到哪了?”

刚接通一个清冷中带着一丝暖意的女子声音闯了过来,让黄莺出谷,很是悦耳,听声音约在二十多岁。

“你好,请问是语梦小姐吗?”

陆峰问道。

这个时候医馆的主治医师许医师已经从内堂出来开始检查老人的身体。

“你是谁?我爷爷在哪?”

王语梦的声音变得清寒起来,充满了警惕。

“我是谁不重要,你爷爷生病了,现在在XX路XX医馆救治,你赶紧过来吧。”

“什么?!谢谢你打电话告诉我,我马上赶过去!请先帮助我照顾下我爷爷,麻烦你了!”

说完王语梦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显得很是急切。

“老爷爷放心吧,电话已经打了,您的家人马上过来。”

陆峰将老人的手机放到了床头上。

老人闻言点了点头,整个人的神色也放心下来。

陆峰看向刚才在他打电话时出来,现在正给老人检查的许医师,怀疑的问道:“你行不行啊?不行直接打电话喊救护车吧?”

他可是知道这个所谓的主治医师的能耐,忽悠个人还行,但轮到真正的治病最多是个庸医,这一点他这三个月看的清清楚楚。原本他只以为迫于生计才忽悠人,等对方骗了自己,他才知道对方根本就是没人品的人。

闻言,许医师双眼一瞪,看向章陆峰的眼神中并没有丝毫的悔意,嘲弄的说道:“怎么不行?我不行难道你行啊?病情已经查出来,是急性肠胃炎,只是突发病显得很痛苦而已,这点小病我自然手到擒来!”

急性肠胃炎?

陆峰看向老人,发现老人双手捂着肚子在上腹部和急性肠胃炎的症状却是有些相似。

可是真的是突发导致的肠胃炎真的能导致这么大的痛苦吗?

急性肠胃炎发病特点是恶心、呕吐、腹痛和腹泻等,尤其以腹泻最为显著,可是老人现在只有腹痛这一项,而且还痛的和急性肠胃炎并不太一样。

真的是急性肠胃炎吗?

陆峰有些怀疑许医师的检查情况,于是趁许医师去开药的时候趁机检查了一下老人的身体。

掀开老人的腹部的衣服,章琰将手贴在上面,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老者的腹部肌肉紧张。

这不是急性肠胃炎!

陆峰的医书可没有白读,他记得很清楚如果是急性肠胃炎的话,腹部肌肉是不会紧张的!

庸医就是庸医,根本不会看病,亏我刚来的时候还挺崇拜他!

陆峰心中狠狠的鄙视了许医师一番,继而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老人身上,现在救人要紧。

第四章 等不及了,我来治!

如果不是急性肠胃炎,那会是什么病?

难道是急性阑尾炎?

陆峰的眼神中满是怀疑。

急性阑尾炎的症状和急性肠炎有些相似,但产生的痛苦远远大于急性肠炎。

而且急性阑尾炎会导致腹部肌肉紧张,刚开始发病的时候疼的就是上腹部,几个小时后才转移到右下腹!

想到老人可能得了急性阑尾炎,陆峰心中更加焦急了起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一刻不能耽搁,赶紧救人,如果耽误了导致穿孔老人可能就用生命危险了!

伸出左手食指,点住老者疼痛的不部位,右手叩击食指,陆峰发现他如此做老者脸上的疼痛之色更重,心中立刻确诊。

这就是急性阑尾炎!

差点让那个庸医害了一条人命!

一个奸商,一个庸医,真他妈的绝配!

陆峰咬着牙恨恨的想到,然后手贴在老者的额头上,感受了一下温度。

发烧,低热,这温度应该还不到三十八度。

还好,还好,不是坏疽及穿孔性阑尾炎和阑尾周围脓肿。现在最多是个不完全化脓,还不用切除阑尾。

将自己脑海中的医学知识调用了起来对比了一下,陆峰微微松了口气,还没有到要命的关头,而且他记得那本针灸书上说这样的病不用吃药,用针灸就可以了。

这个时候,许医师拿着药方走了出来,指挥着陆峰说道:“小峰,去把这个药抓下。”

他现在还以为陆峰在这里工作,他不知道已经送走多少白白干了三个月的人了,早忘了他们谁干了多久了,更忘了自己前几天刚陷害了陆峰。

“你指使我?您还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已经不是你们医馆的人了,这还要拜你所赐呢!”

陆峰话中带刺,冷冷的看着许医师说道。

闻言,许医师这才想起来,避开陆峰的眼神干咳一声,向着药柜走去。

“别先抓药,这老爷爷不是急性肠胃炎而是急性阑尾炎!”

陆峰急忙出声拦住许医师。

“急性阑尾炎?”

许医师先是一愣,而后嘲弄的笑了起来:“什么都不懂的家伙,竟然还在这里大放厥词,你知道阑尾长什么地方吗?阑尾长腹部的右下,要是阑尾炎疼的应该是那个地方,不懂就别瞎说!”

“我真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考上医师资格证的!”

陆峰冷冷的嘲笑道。

闻言,已经拉开第一个药柜的许医师立刻转过头来,怒问道:“你什么意思?”

“一个连急性阑尾炎和急性肠炎都分不清的人有什么资格当医生?你知不知道急性阑尾炎刚开始疼痛的部位就是上腹部或者肚脐眼周围,几个小时后才转移到右下部?你知不知道急性肠炎腹部肌肉不紧张,而急性阑尾炎腹部肌肉是紧张的,而且急性阑尾炎的腹部是不舒服,而不是疼痛?”

陆峰的连续发问直接把许医师给问蒙了,陆峰说的这些他真的不知道。

他一个业余中医哪里会接触到这么多东西,他也就会点养生方面的知识和一点针灸,就是急性肠炎也还是他偶然看医术看到的,要不然他也无法判定。

“你们俩别吵了,这个病能不能治啊,这老人还在这躺着呢!”

中年人有些焦急的看着陆峰和许医师问道。

“你能耐大,我看这个病你怎么治!”

许医师急忙摆脱了自己的责任,虽然他不学无术,但是他也很请吃急性阑尾炎要是不及时治疗可能会闹出人命的,他可不想自己身上被一条人命。

我治?

陆峰看着老人痛苦的神色,心生不忍,他知道许医师治不了这病,而且他也知道用针灸怎么治疗,但是他从来没有给人治过啊,最多是在脑海中模拟一下。

救还是不救?

“要不咱们把老爷子送医院吧?看老爷子已经痛得不行了。”

中年人见陆峰满脸为难的表情,于是说道。

陆峰闻言看向老人的脸色,果然发现痛苦之色更重。

救还是不救?

陆峰面色复杂的再次摸了摸老者的额头,温度也比刚才又升高了,这让他心中立刻有了决断。

“等不及了,我来治!”

体温说明老者的阑尾炎正在逐步化脓,如果化脓完全到时候只能把阑尾切了。一个老人切除了阑尾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后遗症,而且这个时候他考虑不了那么许多了。

昨天刚对自己说完不能再冒险了,没想到他今天竟然要再次冒险,世间这些事,果然不是他能说的准的。

陆峰在医馆干了三个月,自然对医馆的每个角落都很熟悉,直接去药柜上取出一排了一次性银针还有姜片和艾条,然后扔给了许医师五十块钱,就当是他买的。

“你控制住老人,我要开始治疗了。”

陆峰严肃的对中年人说道,然后解开老人的衣服,将目光集中到了老人胸骨下端和肚脐连接线中点处中脘穴上。

如果他没记错,治疗急性阑尾炎第一个穴道应该是这里,主治主治消化系统疾病的中脘穴。

陆峰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有任何的迟疑,再拖下去老人真的可能有危险,于是立刻取出银针,对着中脘穴顺时针捻动银针针入了进去。

一旁看戏的许医师看到陆峰施针的一幕,脸上的戏谑,变成了惊讶和慎重,他刚才只不过是觉得陆峰说大话而已,但是现在看来情况并不是这样。虽然施针的手法略显生疏,但是认穴极其准确。

对中医而言,针灸并不算什么,扎针谁不会啊,针灸重在认穴道认得准,如果认不准导致了偏差可能会要人命。

针灸一途,穴道认准了,基本上算是学会了大半。

这小子什么时候学的这一手啊?

这三个月他可没发现陆峰会针灸啊!

这个时候,馆主从内堂走了出来,看到竟然是陆峰在施针,不由得大吃一惊,急忙拉过许医师,严厉的问道:“你怎么能让他用针,他会吗?而且他救活了钱算谁的?”

他现在想的还是钱,根本没想到另一层,如果陆峰治坏了耽误了救治这人算谁的。

闻言,许医师嘴角露出了一丝阴笑,说道:“馆主,这可不是一般的病,是急性阑尾炎!弄不好可能闹出人命,这病我反正不敢治,也治不好。幸好有陆峰这个傻小子,正好把责任给担上了。他要是治好了你就可以把功劳揽到自己头上嘛,如果他要是治不好,耽误了治病,出了什么事可就不关我们的事情了,这可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听到许医师的话,馆主顿时眼前一亮,冲着许医师竖起了大拇指。

他心里现在也开始有些后怕了,许医师什么水平他很清楚,要是真的把病人给耽误了那他们医馆就别想开下去了,当初他把人迎进来没考虑这么多,现在已考虑还真是后怕。

不过幸好有陆峰这个傻子在,不仅给我白白干了三个月,还给我顶了包,真是我的福星啊!

想到这,馆主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阴笑。

陆峰根本没有注意到馆主和许医师的神情,他现在的注意力完全在老人身上。

针入中脘穴之后,陆峰再取一针,针入了老者肚脐右旁开两寸的右天枢穴。

这一针,陆峰的手法明显比第一针的时候更加的熟练和果决,那种第一次用针的生疏感减少了。

第三针,右足三里穴。

到了这一针,陆峰施针的生疏感完全消失,变得运用自如。

这怎么可能?!

许医师看到这一幕完全被震得呆住了,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有人只用三针就完全掌握银针的用法,甚至达到了他现在的这种水平!

如果不是看到第一针是陆峰的生疏感,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镜,他甚至觉得陆峰是从小就开始学针灸的。

这小子是怪物吗?

一旁的馆主注意到了许医师的神色,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出事了?”

许医师闻言转过头来,对着馆主苦笑一声说道:“陆峰这小子可能是个医学天才,我从来没有见过只用三针就能将银针用到这种地步的,而且他认穴道极其的准确,没有十几年的功夫到不了他这种水平,真不不知道他是怎么学的。”

说着,摇了摇头,感叹一声,眼神中满是羡慕和嫉妒。

什么?!

医学天才?

馆主不敢相信的看着陆峰,他怎么看也不觉得陆峰有什么天赋啊。

不对!

气质!!!

他惊愕的发现陆峰此刻施针时的气质和平时的气质完全不一样,是一种悲天悯人,无比庄重和认真的气质,让周围的人忍不住闭嘴不出声!

怎么会有这样的气质,难道真的是医学天才?

馆主眼神中满是疑惑和震撼。

这三针下去,老人脸上疼痛之色明显的减轻了,也不再乱动了,平躺在地上任由陆峰施针。

见状,陆峰微微松了口气,心中同时升起一阵兴奋感,看来自己没记错,而且自己竟然也能治病了!

“谢谢你,小伙子,还有这位兄弟,谢谢你们。”

老人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了一个虚弱的笑容对陆峰和中年人说道。

第五章 先帮他收下

老爷爷您太客气了,您先别动,治疗还没完呢,现在一个疗程才做了一半。”

陆峰说道。

“果然是年少有为啊,这么年轻就能治病了,我这条老命就交到你的手上了,随便治。”

老人的声音中充满了洒脱了豪爽。

陆峰微微一笑,取出第四根银针针入老人右腿足三里穴直下两寸,膝膑以下约五寸,胫骨前嵴外侧一横指处的右阑尾穴。

之后的两分钟,陆峰一边不断的用手指轻轻弹动着四根银针,一边和老人聊天。

老人是那种很开朗的人,笑声很大,很爽朗,而且还很健谈。

两分钟后,陆峰慢慢捻动拔出四根银针,然后从旁边取出一块姜,用小刀切成四片,贴在了刚才是四个针灸的穴道上。

随后,陆峰将艾条剥开,将艾叶捻成一个有尖的土堆状分散到四块姜片上,然后用打火机依次点燃。

这些动作在陆峰手里非常熟练的完成,甚至给了周围的四个人一个错觉,陆峰不是在治病而是在进行一门艺术表演,说不出的华丽精彩。

“老爷爷,您如果热的不能忍受了告诉我一声,我把这些给姜片给您撤掉。”

陆峰对病床上的老人笑着说道。

老人也笑着点点头。

等把姜片撤掉之后一个疗程算是完成了,再有两三个疗程,老人的急性阑尾炎就治愈了。

陆峰开心的想到,两天救了三条命,也算是一点小功德了。

陆峰和老人说笑的时候,一亮红色的豪华跑车停在了医馆外面,一个身材火辣,下身短裤休闲鞋,上身黑色紧身背心的绝美女子从车上走了进来。

二十岁出头的年纪,黑色紧身背心将胸前的双峰凸显了出来,短裤有些包不住翘臀,前凸后翘给人一种想要征服她的欲望。明亮的美目,如同一弯寒泉一般,深邃寒冷。

女子脸上满是生人勿近的清寒,眼神中更是冰冷,浑身上下散发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气息。眉头微蹙,清寒中带着一丝的焦急。

王语梦?

陆峰看着眼前的美女,脑海中立刻出现了一个名字。

女子进门扫视了一眼,看到病床上的老人,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和担心,同时还暗藏着一丝放心。

“爷爷,您没事吧?”

女子立刻快步走了过来,焦急的问道。

“呵呵,语梦来了,爷爷现在没事了,这还多亏这两位好心人!要不是这位把我送了过来,这个叫陆峰的年轻人把我治好了,现在你可能见不到我了,要谢谢他们!”

老人笑着指着陆峰和中年人说道,神色已经刚还在病中的痛苦感。

“谢谢你们救了我爷爷,谢谢!”

王语梦重点看了一眼陆峰,然后冲着陆峰和中年人深深鞠了一躬。

陆峰刚想说不客气,结果眼睛往下一看,正好看到了王语梦俯身胸前露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沟,眼神瞬间就直了。

好深!好大!

陆峰心中感叹一句,急忙装成君子将视线转移到其他地方,其实他巴不得趴上去看看,甚至掂量掂量……

“不用谢,是我们应该做的。”

陆峰说着眼神还是忍不住瞥了一眼两傲峰见得沟。

“要谢,你们救了我老头子的命,怎么能不谢你们呢?一定要谢!”

老人笑着说道,然后示意陆峰姜片有点热。

陆峰急忙将四个穴道部位的姜片去掉,准备再次施针。

看到陆峰要用银针,王语梦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然后对着自己爷爷说道:“爷爷,您要不要换家医院,观察治疗一段时间?”

老人怎么会不明白自己孙女心中所想,从小就接受西方文化的她根本就不相信中国古老的针灸可以治病,于是笑着说道:“不用,这里就挺好。”

“可是……”

王语梦还想说什么,但却被老人伸手制止了。

老人示意陆峰继续,见自己爷爷意已决,王语梦也只能听从,无奈的呆在了一旁,看着陆峰治病,一旦有危险她会立刻送自己爷爷去医院。

不相信我?

陆峰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他也看出来王语梦不相信他,不过这无所谓了,能把老爷子的病治好相不相信也没什么。

十五分钟之后,三个疗程全都做完之后老人腹部的病痛彻底没有了。

老人下病床走了一圈,发现自己身体完全好了,忍不住对着陆峰竖起了大拇指。

“向你这么大的年轻人有如此厉害的医术真是少见啊!厉害!”

“老爷爷,您过奖了。”

陆峰谦虚的说道。

见陆峰是真正的谦虚而不是矫揉造作,老者眼神中闪过一丝赞赏,不骄不躁,好啊!

一旁的王语梦从自己的挎包里取出了几叠百元大钞,给了中年人一叠,算做感谢,但中年人怎么都不收,他帮助老人根本没想过收别人的钱。

见中年人推辞的很坚决,老人就让王语梦留下了中年人的电话和住址,有时候报答不一定是用钱的,如果知道中年人有什么困难,他会尽可能的帮助的。

这个时候中年人的手机突然响了,看到上面的号码,中年人立刻露出了焦急的神色,说自己有急事,打了声招呼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好人呐!

陆峰看着中年的人背影感慨的说了一句,回过头正好看到老人拿过王语梦手上所有的百元大钞,全都递向他,于是苦笑着说道:

“他不要,您觉得我会要吗?”

他是缺钱,但是他还穷到要这样的钱。

虽然这是他救人应得的,但是作为一个人来讲,这笔钱他绝对不能收,收了他良心过不去。

见陆峰在金钱面前并没有露出贪婪之色,老人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

“是你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的这是你应得的,作为医生难道不应该收医疗费吗?你收下吧,虽然不多,但是也代表我一片心意。”

虽然……不多?

陆峰想到老人的装扮和外面的豪华跑车,心中明白眼前的老人身份一定很尊贵。

但他已经打定主意,这笔钱坚决不能要,如果真的要要的话就要五十块钱,他买银针就花了这么多。

“救人的是我,可如果这位大叔不把人送来我也没法救啊!我的作用其实不那么大,送到其他医院,可能您就不会承受这么常时间的痛苦了。”

看到那几叠百元大钞,馆主和许医师眼镜都直了,他们那里见过这个多现金啊!

听到陆峰不想要这笔钱,他们差点想揍陆峰一顿。

这小子的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有钱不拿,大傻子一个!

许医师用胳膊肘捅了捅馆主,使了个眼神。

馆主心中立刻明白了过来,走上前去将老者手中的钱接了过去,笑着说道:“陆峰是我们医馆的护工,他脾气比较倔,这笔钱我就先帮他收下了。”

闻言,陆峰眼神中满是愤怒的火光,冷冷的看着馆主,寒声问道:“我什么时候又成为你们医馆的护工了,我不是已经被开除了吗?而且连工资一分钱都不给我!把钱还给老爷爷!”

“你在这干的好好地,我们怎么开除你呢?而且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医馆的主治医师了,月工资一万,怎么样?”

馆主开出了他认为对陆峰有绝对吸引力的条件,他就不信陆峰会不答应。

当然这个月工资是虚的,也是实习期结束之后再给,至于三个月的事情谁又能说的准呢……

“爷爷,咱们走吧。”

见陆峰已经“收下”他们的感谢,王语梦来到自己爷爷面前轻声说道。她不怎么相信几根针就能治病,她担心老人家的身体还有疾病,最好赶快去大医院做下检查,这样才能放下心来。

老人笑着摆了摆手,他觉得眼前这一幕其中一定有很有趣的故事。

王语梦知道自己爷爷的脾气,做了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的,也只能再次无奈的站在了一旁。

“我无故不来上班,还没请假,违反了你定的规定,规定是你定的,你再违反,那像是什么话!所以我已经不是你们医馆的人了,这笔钱你也不能替我收下,赶紧还回去,难道还要我亲自抢过来吗?”

说着,陆峰伸手去拿馆主手中的钱,但是被馆主躲过去了。

馆主急忙给许医师使了个眼神,许医师见状立刻一拍脑袋说道:“哎呀,我想起来了,陆峰当时真的把请假条交给我了,是我给忘了,真是抱歉,陆峰,对不起啊!我年纪大了,老糊涂了,经常忘事,请你原谅。”

看着许医师满脸虚伪的歉意,陆峰很不能一脚踩在对方的脸上,看看对方的脸皮是什么做的!

他刚想驳斥对方,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嘴角立刻露出了一丝阴谋的笑。

许医师,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你就等着卷铺盖走人吧!

不过处理你之前我先把我钱要回来。

“既然我是你的员工,那五千块钱?”

陆峰最后故意拉长了音,意有所指。

馆主精明了大半辈子陆峰的意思他怎么会不明白,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了他今天准备请客的五千块钱递给了陆峰,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些钱其实我早就给你准备好的,今天早上那些话都是逗你玩的。”

第六章 离间

钱到手了!

陆峰接过属于自己的五千块钱,心中一阵兴奋和感慨,他没想到本来已经不抱什么奢望的钱竟然这样回来了!

既然钱到手了,那下面就该许医师倒霉了!

陆峰假装沉吟了一下说道:“我还有个要求,如果你无法答应,我也不是你们的员工,而且你也没资格替我收下这笔钱!”

“什么条件?”

馆主感受着手里现钞的厚度,不停的估算着有多少钱,越想越不舍得放手。

闻言,陆峰冲着许医师阴阴一笑。

这一笑立刻让许医师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难道他说的条件和自己有关?

还没等他想明白,陆峰已经开口了。

“我不想再有两个主治医师的医馆里工作,所以……”

陆峰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清楚了,有他就没有许医师,有许医师就没他更没他的钱。

听到陆峰的话,王语梦和老人眼神中顿时精光一闪。

好计谋啊!

他们从对话中自然能提出陆峰和馆主还有许医师之间的矛盾,他们惊讶于陆峰如此年轻的一个人用计如此老辣,而且一环扣一环,心思缜密,先要钱,再离间。即使离间不成还有钱拿,充分的考虑到了什么情况会对自己最有利。

不错的年轻人!

老人呵呵笑了起来,看陆峰的眼神中赞赏更浓了。

王语梦也忍不住多看了陆峰几眼。

什么?!

许医师听到陆峰的话直接呆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陆峰的要求竟然是让他走!

他记得自己和陆峰应该没什么深仇大恨啊?不就是一个假条吗,对方至于这对付自己吗?

他已经来不及思考这些问题,立刻用祈求的眼神看向脸色阴晴不定的馆主。

在馆主手下干了这么多年,他可是很清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了利益连自己亲爹都能卖的人,什么交情都不会讲,而且还鼠目寸光,只考虑眼前的利益!

这样看来他已经是凶多吉少了,但是他心中还抱有一定的幻想,希望馆主能看在他们多年的情面上。

很快,他所有的幻想全都破灭了。

“许医师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是我们医馆的医师了,更不是我们的员工了,你可以走了。”

馆主很快就做了决断,什么狗屁交情能比得上自己手上的钱重要。

离间成功!

陆峰嘴角露出了一丝阴谋得逞的笑。

这两个老混蛋不知道已经联起手来坑了多少人,你们也有今天!

真解气啊!

“馆主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你难道一点都不在乎吗!就为了这几万块钱?我们可是几十年的交情啊!”

许医师声泪俱下的说道,声音中满是哀怨。

“咱俩没交情。”

馆主冷冷的回了一句。

见馆主主意已定,许医师脸上的哀伤立刻变成了愤怒,指着馆主说道:“我帮你干了这么多事情,帮你赚了那么多钱,你竟然说我们俩没交情?好!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行,我走,我告诉你,你一定会后悔的!咱们走着瞧!”

馆主不屑的看着许医师,这个老头子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而且越来越不中用了,他早就想开了他,这也是为什么他今天要招医师的原因。只是这老家伙一直没有什么觉悟,而且还一直想着加工资,想的到挺美!

“走着瞧就走着瞧,不开除你我才会后悔,不学无术的老东西!”

馆主说完用询问的眼神看向陆峰,想知道陆峰满意没有,但是他看到的却是一只手出现在他的面前。

什么意思?

馆主疑惑的看向伸手的陆峰。

陆峰冲着馆主露出了一个很阳光的笑容,说道:“我的钱不用你收着,我想自己收着。”

闻言,馆主彻底的呆住了,陆峰要把钱要回去……

陆峰的话让老人和王语梦还有许医师一愣,而后都笑了起来,许医师的笑声最大。

他们都明白了陆峰一直在耍着馆主玩,连医师都没想过要做。

这次馆主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许医师见陆峰耍了馆主心中觉得异常的痛快,他似乎忘了他也被陆峰给耍了,他现在只记得对馆主的恨,他恨不能馆主立刻倒霉!

馆主听到许医师的笑声立刻明白自己被耍了,而且是被一个他曾经正眼瞧都不瞧的年轻人给耍了,脸色瞬间的变得阴沉了下来。

“你是我们医馆的医师,这钱是治疗费,属于医馆的,不是属于你的!”

“合同,给我看看我是你们医馆的医师的合同?就算护工的合同一周前也到期了,我现在是自由人。”

陆峰嘲笑的看着馆主,心中那个解气啊,想到今天早上对方那张耀武扬威的脸,他心中气就不打一处来!

合同……

馆主的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他现在哪有什么狗屁合同!但是这笔钱真要交出去吗?

不,死也不能交出去!

“把钱给我。”

陆峰的手又往前伸了一下。

馆主的脸色瞬间从阴沉变成了谄笑,说道:“小峰,咱们有话好说,这笔钱的事情以后再说,我们先……“

以后再说个屁!

陆峰直接一把抓住了馆主的手腕,手上内气运集,慢慢的加力,面色清寒的问道:

“给还是不给?”

馆主感觉自己的手腕的骨头快要断掉一样,额头上的汗也瞬间流了下来,但是他还是咬牙坚持着,死活也不能松开手。

看到这一幕,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世上总有些人是要钱不要命,何必呢!保住命才可能有钱,命都没了,还要钱干什么!

看到陆峰霸气的一面,王语梦美目中精光连闪。

不放手?

陆峰嘴角的笑意更大了,你要是放手了我可怎么继续玩啊!

手上的力道再次加大,陆峰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手完全握住了馆主的骨头,他有信心只要他猛地一用力,对方的手腕会立刻断掉。

还不松手吗?

剧痛让馆主的脸色憋得的通红,但是还是坚持着,死也不放手,他就不信他不放手陆峰还能杀了他!

“放手!”

陆峰怒吼一声,身上强大的气势顺便迸发而出,手上猛地加力,“咔嚓”一声清脆的骨裂声立刻传到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紧接着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啊——我的手!”

馆主再也握不住手上的钱,握着自己的手腕痛苦的俯下身。

陆峰快速出手将钱接住,根本不去理会痛苦呻吟的馆主,递到了老者的手里。

“这钱不是我的,还给您。”

一旁的许医师完全吓傻了,恐惧的看着陆峰。

如果他握住自己手,那……

他已经不敢往下想了。

果决!

老人对陆峰的评价又高了一点,只有果决的人才能做成大事,这个年轻人前途不可限量啊!

老人没有再矫情,接过了陆峰递过来的钱,转手交给了王语梦,然后留下了陆峰的联系方式和住址。

“如果有什么事不能解决可以找我。”

老人看了看已经疼的躺在地上的馆主,意有所指的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陆峰。

陆峰当然明白老者的意思,笑着接过名片,没有看直接放进了口袋里,说道:“如果解决不了我会麻烦您的,不过现在还在我能解决的范围之内。”

说着,陆峰身上散发出了强大的自信。

感受到陆峰身上的自信,老者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拿出一张名片递给陆峰说道:“这是我一个老朋友的联系方式,他是一个老中医,最擅长针灸,你有时间可以跟他切磋一下。”

陆峰再傻也能听出“切磋”只是谦虚之词,他去了最多是学习,老人这是给他一个学习的机会。

可自己真的要走中医针剂一途吗?

没有人知道陆峰心中是多么的渴望成功,他现在有家不能回,除非他认为自己成功了才会回去。学习针灸或许对现在还找不到一个出路的他来说是不错的选择,而且他也喜欢,今天也尝到了救人的幸福感。

陆峰没有拒绝,收下了那张名片,说道:“谢谢您,他日我一定去拜访这位前辈的。”

“不用谢,说谢我就想谢谢你救我。对了,去的时候可以把你手上这张名片给他,他会明白什么意思的。”

闻言,陆峰点了点头。

老人又和陆峰聊了几句,然后就挥手告别了陆峰,离开了医馆。

临走的时候王语梦还在看看陆峰的手,眼神中满是疑惑,似乎还在疑惑一个人的手手劲怎么可能把人的手腕给握断。

“那年轻人不错。”

老人上了跑车之后赞赏说道。

“是,手劲挺大。”

座驾上的王语梦回了一句。

听到孙女的话,老人呵呵一笑,不再说什么。

他很清楚自己孙女的脾气,不服任何男人,要是在她面前夸一句男人,非得顶十句说出那个男的缺点不可。

今天这个情况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只说了一句,而且还不是直接顶着他的话说道。

他看得出陆峰的优秀已经得到了自己孙女的认可,说不出什么缺点来。

“老东西,给你找了个徒弟,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缘分,他会不会找你去。”

老人看着窗外,露出了沉思之色。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