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纪以宁席简南最新章节_纪以宁席简南在线

发布时间:2018-11-07 17:07

纪以宁席简南小说纪以宁 席简南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纪以宁席简南最新章节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纪以宁席简南小说里,主要介绍了纪以宁席简南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小说吧。完了,她肯定会被吸干所有的血,然后被吃得只剩下骨头。她倒抽了一口凉气,在涔涔冷汗中醒过来。这才反应过来是恶梦一场。抹着冷汗扫视了一圈身处的地方,发现自己是在颜若依的公寓里,正躺在颜若依的床上。

纪以宁席简南小说

第1章 给我一个解释

在席氏集团楼下当了一个下午的监视器,纪以宁终于等到了目标人物——席氏集团的总裁席简南。

传说中,席简南冷酷无情,手段狠戾,却长得俊美绝伦,气质过人。

亲眼目睹,果然如此。

阅帅哥无数的纪以宁,都不免被席简南狠狠地惊艳了一把。

英挺的剑眉下是一双狭长深邃的眸子,鼻梁自然而优雅地挺直,菲薄的双唇弧度优美,这个如神话般的男人处处精致完美,如雕刻般的轮廓更将他本就出色的五官衬得英俊迷人。

此刻,他颀长挺拔的身躯裹在剪裁合身的手工西装里,浑身散发着身居高位的掌权者独有的冷静和果断气息,一身冷冽且强大的气场仿佛与生俱来。

面对席简南需要很大的勇气。

纪以宁就有这种勇气。

“席先生。”纪以宁双手奉上自己的名片,“我是新创艺人经纪公司的经纪人纪以宁。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找你谈。希望你能给我两分钟的时间。”

席简南淡淡地看着纪以宁,片刻后,狭长深邃的双眸渐渐眯起……

纪以宁仿佛看到优雅的贵族瞬间变成了有着黑色羽翼的恶魔,颤了颤,强装镇定地看着席简南:“席先生?”

席简南终于慢条斯理地垂下眼帘看着纪以宁递过来的名片,那上面印着——新创艺人经纪公司,纪以宁。

纪以宁——席简南看着这三个字,又淡淡地掀起眼帘看向纪以宁……

七年前,纪以宁就已经死了。

七年后,她却又俏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真有趣。

想着,席简南面无表情地单手接过纪以宁的名片。

纪以宁心里一喜,忙道:“席先生,我知道席氏旗下的极光传媒投拍了《全城搜爱》这部电影,明天面试一个女配角。我们公司的一个艺人很适合这个角色。希望你能给她一次面试的机会。”

席简南冷冽的目光紧锁在纪以宁的脸上,目光沉沉,没人能看懂他的心思。

纪以宁把席简南的沉默理解成了犹豫,急急补充道,“席先生,我们的艺人真的非常适合这个角色,只要你给他一个参加面试的机会。”

“给我一个解释。”

席简南的声音低沉悦耳,富有磁性,却冷得好像镀上了一层寒冰。

“哈?”

纪以宁一脸茫然,解释?什么解释?解释她为什么来找他?

席简南俊美绝伦的脸上布满了冷漠的警告:“别装傻。”

“……”沉吟了片刻,纪以宁非常职业化地说:“席先生,我此行只是为了工作。”

席简南危险地眯了眯眼,随即意味不明地勾起唇角,“很好,上车。”

“呃?”纪以宁完全跟不上这节奏。

“我没兴趣和你在停车场谈事情。”

说完,席简南径自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坐上去,作势就要发动车子,完全没有要再废话或者等纪以宁的意思。

纪以宁只能用最快的速度拉开车门上去。

名贵的保时捷在马路上奔驰着,席简南的目光慢慢移到了内后视镜上。

第2章 先生,你潜错对象了

内后视镜里的纪以宁端庄地坐在后座,脸上却满是茫然和不解。

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纪以宁,你最好是能一直演下去。

二十分钟后,席简南把车子停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门外,风轻云淡地看着内后视镜里的纪以宁……

纪以宁懵了,这是……潜规则?

潜规则在演艺圈内,大家都心照不宣,毕竟草根阶层上位都不容易。

但是经纪人不需要上位也要面临潜规则?

一万头草泥马从纪以宁的心里奔腾而过……

纪以宁保持着表面的淡定“咳”了一声,吐字清晰地强调道:“席先生,你可能误解我的意思了,我是来帮我们公司的艺人争取面试机会的,我不是艺人。”

言下之意就是:先生,你潜错对象了!

席简南冷然哂笑一声,“这么没诚意,我怎么和你谈?”

纪以宁扬起唇角微笑着问道,“请问,怎样才算有诚意呢?”

“顶楼套房,我没什么耐心。”

说完,席简南毫不犹豫地下车,径自走进酒店。

席简南的暗示很明显,纪以宁咬了咬牙,跟着下车。

今天,她一定要给颜若依争取到面试的机会。

至于潜规则,她在英国的娱乐圈混了两年也不是白混的,有的是方法应付!

顶多……不见棺材不掉泪,不脱衣服不动手!

到了顶楼唯一的套房门前,纪以宁意外地发现房门只是虚掩着。

席简南就那么笃定她一定会上来?

推开虚掩着的门,纪以宁一眼就看见席简南坐在浅色的布艺沙发上,姿态优雅迷人。

旋即她别开目光,寻找武器……

纪以宁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整个客厅,嗯,玻璃、花瓶、烟灰缸,都是不错的武器,最直接的是那把刀锋明晃晃的水果刀。

这么多,待会用哪个比较好?

正想着,纪以宁听见席简南的声音——“脱了。”

他的语气淡淡的,却不容置喙。

“……”纪以宁的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在心里狠狠地“靠”了一声。

席简南向来没什么耐心,见纪以宁没有马上做出反应,他眯了眯眼,微皱着眉头不悦地站起来一步步地逼近纪以宁……

纪以宁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被席简南身上的巨大压迫力笼罩住,压得她透不过气来,只能后退。

可是退到了墙边,就无路可退了……

纪以宁背靠着墙,双手已经紧张地握成了拳头,却依然强装着镇定,清醒且清楚地说:“席先生,我没骗你,我只是个经纪人。”

还在装?

席简南漆黑深邃的双眸里布满了讥诮,目光又冷又沉,他就看看纪以宁能装多久。

毫无预兆地,席简南的上身微微向前倾,双手抵到墙壁上,把纪以宁困在狭小的范围内,散发着危险讯息的目光胶着在纪以宁脸上,好像要把纪以宁看穿了……

纪以宁忽然间觉得席简南的双眸有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不由自主地问:“那个,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第3章 经典防狼绝招

“……”闻言,席简南的目光瞬间冷得能射出冰铸的尖刀来。

七年前纪以宁跟在他的身后,死缠烂打阴魂不散。

现在她居然来问他,他们是不是见过?

很好!

倏地,席简南伸手绕过纪以宁的后背把她搂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这样,你是不是就能记起来了?”

纪以宁愣住。

她家里也有个男的,亲过抱过无数次,可是和席简南不一样。

她无法坦然地跟席简南演绎这么亲密的姿势。

“放开!”纪以宁的右手抵在席简南的胸膛处,想要把他推开。

可是她都已经使出了浑身的劲,席简南还是安之若素,好像她不过是在给他挠痒痒一样。

纪以宁也是个硬骨头,愈发用力起来,心里想着数三声,席简南再不放开她,她就使出流传多年经久不衰的经典防狼绝招!

“一……二……三……”

她的脚才刚刚抬起,还来不及顶上席简南的胯部,就被他用手按住,同时,他低下头来,狠狠攫住了她的双唇……

四唇相贴,每一缕空气都充斥了暧昧。

席简南吻得霸道,每一次吮吻都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一样。

纪以宁紧咬牙关,席简南的手不安分的一路向上……

七年以来纪以宁第一次跟一个男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倒抽气,席简南趁着这个空当越过了她的齿关……

啊,舌尖都发麻。

这不是接吻,更像是惩罚。

纪以宁在席简南的身上没有嗅到情欲的气息,却感觉到了他的怒气。

为什么生气?因为她的不配合?

好,那她就再不配合一点好了。

纪以宁倏地抓起了旁边鞋柜上有棱有角的水晶装饰品,还没来得及砸到席简南的头上,就被他劈手夺了过去。

席简南瞥了眼手中的有一定重量的水晶装饰品,倏地掼到地上,按住纪以宁的肩膀把她钉到了墙壁上,整个人冷漠阴沉得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鬼:“你还想装多久?”

诈死七年,再度出现在他面前时却装出一副根本不认识他的样子,还想装多久?

“……”纪以宁以为席简南在说她装纯情欲拒还迎,只想骂一句“装你妹”。

纪以宁半晌不语,席简南的怒气更盛,再度伸出手把纪以宁带向自己,身体和纪以宁严丝合缝,双手几乎要折断纪以宁的纤腰。

纪以宁被迫和席简南紧密贴合……

这姿势,暧昧至极,也让他恐惧至极。

“席简南……”纪以宁强装镇定发出的抗议只开了个头,双唇就再度被席简南封住。

席简南的吻来势汹汹,每一下都像是要把她吞入腹。

纪以宁只能挣扎,然而她越是挣扎席简南手上的力度就越大,吻得也越深越用力……

渐渐地,席简南的呼吸变得清晰可闻,他箍在纪以宁腰上的手也慢慢地往上移,扯开了纪以宁衬衣的扣子。

纪以宁只是感觉胸口的地方一凉,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覆在她的身上了……

第4章 席总,你满意了吗

居然是席简南的手。

靠,这个混蛋死色狼!

还没骂完,纪以宁内衣的肩带被席简南推了下去……

渐渐地,一种陌生的感觉在纪以宁的身体内一寸寸地扩散,同时,她感觉到席简南已经有了狼变的迹象。

纪以宁狠下心一咬牙,狠狠咬破了席简南的下唇。

席简南吃了痛,睁开眼睛看见纪以宁的脸,瞬间清醒,蓦地推开了纪以宁……

他怎么会对这个被他抛弃的女人有了反应?

纪以宁被推得撞到墙壁上,有些痛,但她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双手往后扶着墙,怒瞪着席简南,“席总,你满意了吗?”

席简南抚了抚破掉的下唇,唇角勾起冷笑,“你觉得我会满意吗?”

“哦,不好意思。”纪以宁风轻云淡地说,“失口了。”

席简南俊美的脸上迅速地布了一层寒冰,吐出来的每个音节都夹带着致命的危险讯息:“纪以宁!”

“怎么?席总生气了吗?”纪以宁慢条斯理地当着席简南的面调整好内衣的肩带,然后风轻云淡地扣起了衬衣的扣子,淡定地说,“男人就是易怒。”

看着纪以宁这好像已经阅人无数的样子,席简南讥诮地勾了勾唇角:“你还没有让我生气的资格。”

“是吗?那面试的资格总有了吧?”纪以宁微笑着扣上最后一个扣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席简南的脸色更冷,吐出来的每个字都像是从北极穿越而来:“明早十点,极光传媒。”说完,他转身出了房间。

看着枣红色的大门关上,纪以宁脸上的微笑瞬间坍塌。

“席简南,人渣!混蛋!”

瞬间,纪以宁化身暴怒的怪兽,也不管这房间里的东西价值多少,能摔的全摔了,却还是不解气,一脚狠狠踢在枣红色的木门上:“席简南,老娘记住你这笔账了!”

刚才她不是没有扇席简南巴掌的冲动,可是形势比人强,面试资格她一定要拿到,只能在最后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

席简南那种人,哭哭啼啼求他骂他禽兽之类的,他完全可以做到不为所动。

无论如何,她算是已经帮颜若依争取到面试机会了。

这点小小的牺牲,明天的太阳升起的时候,她就再也记不起来了。

就像七年前,她在医院里面一觉醒来,过去就一片空白。

时间从来不等人,黑白更迭一遍,已经是第二天。

昨天晚上纪以宁看了《全城搜爱》的原著和颜若依研究角色研究了大半夜,直接导致今天起晚了,吃了早餐匆忙赶往极光传媒。

她要去陪颜若依试镜。

颜若依虽然科班出身,但是在此之前没有任何演出经验。

她能不能跨出演艺事业上的第一步,就看这次试镜了。

匆忙之下,纪以宁彻底忘了一件事——走路的时候应该看路。

进了极光传媒的大门,纪以宁匆忙跑向电梯,拐弯的时候速度丝毫没有放慢,于是——

她只来得及看到一团黑色,然后就撞上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第5章 你就是这样道歉的?

痛!

特别痛!

纪以宁怀疑自己撞上的是铜墙铁壁,可是掀起眼帘,看到的是一片黑色的衣角,顺着衣角看上去,是一个英俊挺拔的男人。

这个男人比例完美的颀长身躯裹在量身定制的黑色纯手工西装里,人和西装一样,处处精致到了极致,透着一股低调却无法忽视的奢华,只是他的英俊绝伦的脸沉着,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进,鬼畜退散的冷漠气息。

席简南。

纪以宁暗暗头疼,撞上谁不好,偏偏撞上这混蛋。

“对不起。”纪以宁很不耐烦似的,语气里听不出丝毫歉意。

席简南把纪以宁和她的道歉全然无视了,漠然走进了她身后的电梯。

纪以宁转过身去翻了个白眼,啐,耍什么酷啊,在这个圈子里她见过会耍酷的艺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好吧!

不过话说回来,确实只有席简南能把这种带着极冷的酷做到浑然天成。

想着,纪以宁只是感觉肩膀被什么东西抓住,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带进电梯里面……

衰!这是在拍《电梯惊魂》吗?

在电梯里站定之后纪以宁才看清楚,是席简南把她拉进来的。

席简南抿着菲薄的两片唇,显得不近人情,声音里有一抹骇人的低沉阴冷:“你就是这样道歉的?”

纪以宁扬起唇角笑了笑,笑容干净迷人,声音里有一股不露痕迹的张狂:“没错,爱接受不接受!”

席简南也勾起唇角,只不过是冷笑,“是不是没人告诉你,颜若依这个角色的决定权在我手上?”

“你想怎么样?”纪以宁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警惕地看着席简南。

她相信,席简南这种人,绝对可以因为这件事就不看颜若依的表现,直接把颜若依踢出局。

“你昨天就应该知道了。”

纪以宁想起昨天席简南对自己做的事情,倏地笑了,闲闲地问:“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像言情小说里的男主角一样说一句‘取悦我’什么的?”

席简南的初衷一直没有变——要一个解释。

可是很明显,纪以宁的思维和他不在同一条轨道上。

诈死七年,纪以宁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既然这样——

“没错。”席简南冷峭的目光里夹着嘲弄,“既然都知道了,还不知道该怎么做?”

靠!还真是!

纪以宁的笑容一僵,一秒后迅速恢复正常,朝着监控摄像头扬了扬下巴:“席总,有人在看着。”

席简南毫不犹豫地反手拧下摄像头,掼到地上。

纪以宁呆愣了两秒,看了看楼层显示板上不断变大的数字,还来不及开口,席简南就取下电话机,按下通话键,冷冷地吩咐:“把电梯停了。”

说完席简南就扣上电话机,冷笑着看向纪以宁。

这次纪以宁愣了三秒,三秒后,仍然找不到任何借口,只好问:“如果我不愿意呢?”

“你知道后果。”席简南冷漠至极,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纪以宁当然知道后果,无非就是颜若依失去这个演出机会。

第6章 咬席简南

可是,颜若依不能失去这个演出机会,她也不会让颜若依失去这个演出机会。

至于席简南,她有自己的方法应付。

她在英国混了七年又不是白混的!

“这样啊……”纪以宁做出一副对任何事情都游刃有余的样子,毫无预兆地伸出手把席简南往轿厢的围壁上推过去,学着席简南昨天强吻自己的样子,踮起脚尖狠狠吻了上去……

纪以宁没有接吻的经历,自然没有丝毫吻技可言,她只是记着席简南昨天那笔帐,所以……

她根本就是在咬席简南。

这纯属复仇,别当她真的很好欺负。

席简南怎么可能看不出纪以宁的意图?

他一把推开纪以宁,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教教你什么叫真正的接吻。”

语毕,席简南不由分说地一手扣住纪以宁的后脑勺,一手绕过她纤细的腰,狂风暴雨一样的吻袭向纪以宁……

“唔……”电梯里的空气本来就不怎么好,纪以宁很快就呼吸不过来了,下意识地挣扎。

纪以宁忘了一件事——她的身体和席简南严丝合缝。

现在她这么一挣扎,一下一下地蹭在席简南坚硬的胸膛上,就像一种无声的引诱,很快地,席简南就凝聚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

席简南在心里骂了声“Shit”,力道恰到好处地咬了咬纪以宁白玉一样的耳垂,用沙哑破碎的声音警告她:“不想我把你剥光就别乱动。”

纪以宁知道席简南说到就绝对做到,警惕地看着她不敢再乱动,大口大口地呼吸,却不知道她明显的起伏晃得席简南的眸色越来越沉……

半晌过去,纪以宁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怒骂了一句:“色狼!”

席简南勾了勾唇角,华丽的邪气四溢。

顿时,他变身成了暗夜里俊美无双的魔,神秘、俊美、邪气。

纪以宁看愣了,她从未想过席简南也有这一面。

就是这个空当,席简南用行动向纪以宁证明什么叫没有最色狼,只有更色狼——

他倏地抱紧了纪以宁,蓄势待发:“该是你取悦我的时候了。”

纪以宁又羞又怒,可是她不能退避也不能爆发,只能不断地告诉自己:不到最后一步不反抗。

牵起唇角,纪以宁把自己伪装得自然:“不知道席先生想我怎么样取悦呢?”

“纪小姐不是经验丰富的熟手了么?”席简南的每个音节都夹着讥讽。

一股屈辱感在纪以宁心里炸开,却被扬起的微笑完美地掩饰过去,“就是不知道席先生喜欢哪种方式。”

“纪以宁。”席简南深邃的眸底迅速布了一层骇人的冷厉,“你取悦过多少男人,嗯?”

“这个跟你有什么关系?”纪以宁的语气淡淡的,就像在说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我让你舒服不就好了么?”

席简南眯了眯眼,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很好。”他倒是要看看,纪以宁能用什么方法取悦他。

纪以宁虽然从来没有切身经历过,但是身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圈子,对某些方面的事情她是懂的。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