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星月厉斯城小说独家免费分享《当你说爱我的

发布时间:2018-11-07 17:07

江星月厉斯城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当你说爱我的时候全文在线阅读,当你说爱我的时候是作者骨玲珑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江星月厉斯城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太平间的白色床铺上,小孩睡得很沉,没有生机。江星月被压在床尾,身后还站着一个男人,用她曾经爱到极致的身体,将她撞得稀碎。厉斯城冷幽讥诮道,“江星月,这是太平间,知道什么是太平间吗?死人呆的地方,那个小杂种已经死了,就算你被我干了,他也看不见!”江星月揪紧床单,她吸着气,一口一口。她最疼爱的儿子,闭着眼睛,他是小天使,怎么会看不见?儿子告诉过她,他是男子汉,要保护妈妈。如果他看见自己的父亲这样羞辱母亲,他该有多痛苦?

当你说爱我的时候

第1章 儿子死了

“别,别,别当着儿子的面做……”

江星月哭着哀求,她怕自己的动作会惊扰到孩子,不敢反抗。

太平间的白色床铺上,小孩睡得很沉,没有生机。

江星月被压在床尾,身后还站着一个男人,用她曾经爱到极致的身体,将她撞得稀碎。

厉斯城冷幽讥诮道,“江星月,这是太平间,知道什么是太平间吗?死人呆的地方,那个小杂种已经死了,就算你被我干了,他也看不见!”

江星月揪紧床单,她吸着气,一口一口。

她最疼爱的儿子,闭着眼睛,他是小天使,怎么会看不见?

儿子告诉过她,他是男子汉,要保护妈妈。

如果他看见自己的父亲这样羞辱母亲,他该有多痛苦?

“斯城,他是你儿子,你儿子!”

“我儿子?江星月,你怕是不知道,五年前我弄掉你第一个孩子后,我就做了节育,我不可能让你有我的孩子!”

厉斯城心里太清楚,他不可能有孩子,他这辈子都不会让江星月生下他的孩子!

这个女人,不配!

江星月趴在床上,肩膀颤抖,她双眼瞠得很大,盯着床上已经全身冰凉僵硬的孩子。

刚才的忍辱负重变成不堪重负,她用力反抗,激动挣扎,试图将从她身后进入她身体的男人推开!

可是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床被撞得移动。

江星月怕再乱动孩子会从床上摔下去。

她狠狠揪着床单,“不可能!不可能!厉斯城,你想往我身上泼脏水!不可能!”

厉斯城一把将床上的女人拎起来,面向自己。

她身上的裙子,瞬间垂下,遮住她腿间流下的污浊,他拉上拉链,好像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不可能?要不要我给你看看五年前我做过节育的证明?”

江星月呆望着厉斯城,“怎么可能?你这样的男人,会节育?会愿意没有后代?”

没有一个男人会愿意,更何况他是厉斯城!

厉斯城冷笑,“你身上流着跟你父亲一样肮脏的血,我绝不允许你这样人生下我的孩子!”

江星月全身发寒,“我父亲成了植物人……是不是?你!”

“那是他的报应!”

“他是我唯一的亲人!”江星月的心,又寒又痛,“他把你当亲儿子一样对待,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那样对他?”

“闭嘴!”厉斯城大声喝叱。

他双眼通红,就像她刚刚碰了他的逆鳞,“江海沧也配?他对我母亲做过的那些事情,没下18层地狱,已经算便宜他了。”

江星月在厉斯城的眼中看到了赤裸裸的仇恨。

仇恨!

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仇恨?

那么曾经那些时光,那些爱呢?

“你和我结婚,就是为了让他经历失去我,失去外孙的痛苦?你就是为了报复他?”

她看着他的眼睛,也有了恨。

“你打掉我第一个孩子,我以为你只是一时犯了糊涂,你居然对我第二个孩子下毒手,你连你自己的儿子都不放过,就是为了你的母亲报仇?”

“那不是我的儿子!是个杂种!”

厉斯城眼中的恨意更甚!

他告诉自己,他绝对不会让江星月生他的孩子。

可从她背叛他,怀上别的男人的孩子起,他就恨不得杀死她!

她简直和他父亲一样下贱!

如今,她的儿子死了,现在,他该杀了她才对!

第2章 解剖研究

“我的孩子是杂种?那林珊珊的呢?”

江星月哭着笑,“林珊珊从国外带的孩子回来,还不是杂种?可你呢?”

她想一辈子都不提林珊珊,不提林珊珊的孩子。

她想装作不知道,只要她不说,这件事就没有发生。

她只想跟厉斯城生活在一起,厉斯城是她的天,可以给她支撑起一切。

毕竟她没有母亲,父亲成了植物人,她要照顾多病的儿子,厉斯城在,她就不慌。

她不想失去,所以再多的挑衅和证据,她都装作从未收到过。

她努力的,卑微的维持着表面的和平,却还是碎了。

“她的孩子,可比你的高贵。”厉斯城厉色看着江星月。

江星月点点头,心脏好像不会跳了,是另外一个人在替她开口说话似的,她的耳朵听不见自己说话的声音,“好,我低贱,我的儿子也低贱。”

江星月推开厉斯城,转身去抱床上的儿子。

刚刚抱起来,孩子却一把被厉斯城抢走,“他的病和豌豆的病一样,我需要带他去做解剖研究。”

江星月听到“解剖研究”四个字,就想到儿子的身体会被支离破碎的处理!

她不是迂腐的人,她甚至早就做了自愿捐赠遗体的打算,死了以后可以让自己的器官给有用的人。

她也可以把儿子的遗体捐献。

可是她不能给厉斯城,这个人对她的家庭已经恨之入骨,她不会善待孩子的身体。

林珊珊更不会!

他们怕是恨不得狠狠凌虐孩子的身体!

“不行!”

“你这个杂种儿子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如今,也算有点价值。”

江星月冲过去,太平间里突然进来四个人将她压住。

她挣扎,反抗,嘶喊,“厉斯城!你放过我儿子!我跟你离婚!我成全你和林珊珊!我成全你们!”

林珊珊挑衅她那么多次,她都没有放弃过婚姻。

可现在她再也撑不住了。

除了离婚,她还能怎么办?

她没有听到厉斯城的回应。

可她还没有来得及为了孩子的去向奔波,医院便打来电话,父亲快要不行了。

刚刚赶到医院,公司便打来电话,江氏股价连续大跌后,有私募重仓连续吃进,江氏怕是要易主。

江星月每走一步,都是虚浮的。

好像踩在云上,四周悬空,没有食物,没有依靠,连空气都稀薄了,她不敢摇晃,不敢前行。

错一步,粉身碎骨。

这就是厉斯城给她的报复!

很好,像他做事的风格,果断,决绝,不给对手任何喘息的机会,他一直都是那么心狠手辣。

就像13岁她被绑架的时候,他才17岁,他便将那个要强暴她的罪犯打死。

打到那人连呜咽声都发不出来,连一句完整的“救命”都不曾喊出口。

她爱上的那个男人,从来都是这样,从未改变过。

江星月站在医院走廊上,看着父亲进入的ICU,而后找了个凳子坐下,看起来端端正正。

她拿出电话打给厉斯城,声色平和,“你想逼死我,对不对?”

对方沉默须臾,轻笑,“你会舍得去死?”

江星月抽了一声冷气,父亲都还没死,她怎么能去死?

她不会如他所愿。

“你不是想和林珊珊在一起吗?厉斯城,我们就纠缠到死吧,既然冤冤相报无法了,那就不要了结了。

以前,我是爱你,所以你怎么对我冷漠,我都不肯离婚。如今,我一点也不爱你了,我对你,只有恨,我想你最知道恨一个人是什么感受。你能为了恨我父亲跟我结婚。如今的我……

我就为了恨,不离婚了。我就看着林珊珊当一辈子小三,我就看着你们不能得到祝福,林珊珊和她的私生女,一辈子都是小三和私生女。你休想给他们转正。”

她说话的声音很轻,没有打扰任何人,所以没人会偏头看她满脸的泪水,也没人看她抠着凳板的指甲已经翻了盖,鲜血流了一地。

第3章 无依无靠

江星月挂了电话,她坐在凳子上,她想站起来去找厉斯城,去要回儿子的遗体。

可是她站不起来,不停的有医生叫她签字。

她走不开。她怕一个字没签,让父亲的生命会突然中断。

那时候,她就真的无依无靠了。

她想把自己砍成两半,分一半去找儿子。

高跟鞋的声音一点点逼近,江星月没有抬头,直到红色高跟鞋的鞋面出现在她的视线内。

“江星月,躲在医院当乌龟呢?因为不想离婚?”

江星月抬眼看着林珊珊,很美,让人讨厌的那种美。

她慢慢站起来,“沉不住气的女人,也想转正?你姐姐给我爸爸当了多少年的小三,我没有同意,她都进不了江家,你?你也配到我面前来叫嚣?”

林珊珊红艳的嘴唇紧咬,她还以为江星月不知道,没想到她已经知道这层关系。“你还敢提我姐姐?”

江星月讽笑,“怎么?我感谢一下你姐姐不行?我母亲去世那么多年,你姐姐年轻的身体伺候了我父亲,我还不能谢谢她?对了,我爸爸现在生病了,你姐姐找到别的大款了么?要不要我介绍几个有钱的老爷子玩玩她?也让她挣点钱花花。”

“你!”林珊珊咬碎银牙。

让她更没有想到的是江星月如此镇定自若,一点也不像乱做一团的样子。

江星月继续打压,“你姐姐可真没用,这么多年,居然都没能让你正大光明的喊我父亲一声‘姐夫’。你自己出去都没脸吧?”

林珊珊努力让自己不要大口呼吸,免得狼狈。

可江星月永远一种比她高贵的样子让她嫉妒,“你还有心情关心我姐?”

江星月当然没心情,可她看到林珊珊时,她知道只有这件事情可以刺痛林珊珊。

因为别的事都是林珊珊赢。

江星月眸色转冷。

林珊珊抱着双臂笑起来,“你知道吗?我的女儿豌豆和你的儿子得了同一种病,斯城心疼我,已经把你儿子的尸体送进医研机构了,你知道你的儿子将会面对什么么?”

江星月额头一痛,摇晃着站不稳,“林珊珊!你们不得好死!”

林珊珊:“你儿子身上每一块肉,每一根血管,每一个细胞,都会像标本一样被切出来研究,看看他病变的可能,看看他这些年吃过什么药,动过什么手术,哪些药物的耐受力有多大,或者哪些药物刺激他身体里的病毒如何变异……”

“哈哈!”林珊珊不顾医院的【禁止喧哗】,大笑起来,“我想想那个小兔崽子要被千刀万剐就很惬意,谁叫他看见我就让我滚?他算什么狗东西?哎,我想了想,那些破破烂烂的肉啊,器官啊,身体啊,最后也没什么用,弄去做花肥或者做成宠物罐头来喂狗,可能还挺不错,你觉得呢?”

林珊珊根本不顾江星月已经跌坐在了地上,她看到江星月倒下的那一刻起,她就觉得自己已经赢了。

她蹲下身,“你的儿子,活着的时候就受了那么多的罪,死了,还要被千刀万剐,真是个小战士,到时候我去录个像,播放给你看,我也好想学解剖,去划拉几刀……”

“不行了,病人不行了!我们尽力了,江小姐,您的父亲,没有了心跳……”护士跑过来,扶着江星月颤抖的身体。

江星月喉咙里一口鲜血涌出来,她压不下去,从嘴角流了出来。

林珊珊看见,笑声更加猖狂。

第4章 离婚

“带我去见厉斯城,我跟他离婚,我想你最高兴的,就是看到我和他离婚,他不是孩子的父亲了,就无权处理孩子的遗体。”

江星月张着嘴说话,鲜血涌出来,湿了胸前的衣服。

林珊珊以为自己见了鬼,她以为江星月至少要跟她厮打。

江星月看穿了林珊珊的心思,“我不会在这里跟你闹,我去换件衣服,你带我去见厉斯城。”

*

邻水山庄。

林珊珊领着江星月进了别墅二楼,推开门,“斯城,星月非要见你,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把她带来了。”

江星月走进书房,关上书房的门,上了反锁,林珊珊嘲笑,“哟,害怕斯城不见你走掉么?你也算有点自知之明。”

江星月看着坐在书桌里的男人,没人知道他那张倾城皮囊下有颗多歹毒的心。

恨吗?

复仇吗?

江星月此时的目光很冷,一如当初决绝的厉斯城。

“你说,我爸爸害死了你母亲,你母亲怎么死的?”

厉斯城站起来,拳头握紧,“她死在监狱里。”

“也是我父亲做的孽?”

“对!是他!”

“你母亲当初因为什么罪名,被判了多少年?又为什么死在监狱?”

厉斯城深吸一口气,他看着进来的女人,一步步走近他,她没有昨天的悲痛,她的眼睛看起来很干涩,灰灰的,没有光。

厉斯城用力的闭上眼睛,沉默许久才开口,“江海沧陷害她挪用公款,受贿,3年,第三年死在监狱里,被人杀害!”

江星月点点头,“大概是我父亲陷害了她,又怕她出狱说出真相?所以杀人灭口?”

厉斯城看着江星月的冷漠,她竟然就这样认了!

“江星月!”

江星月再次点头,“厉斯城,你一定听过一句话,也一定理解得恨透,父债子还。”

厉斯城眼神微暗,江星月继续道,“我13岁被绑架,绑匪勒索我父亲巨款,父亲几乎倾家荡产凑了钱赎我,可是绑匪拿了钱要强暴我然后撕票,你救了我。那件事,一辈子,我都欠你。就算你和我结婚后对我一点也不好,我都觉得我欠你,我该。

你报复我父亲,拿我开刀,让我爱你,你却恨我,你折磨我的时候就觉得在折磨我的父亲,这就是父债子还,因为我在痛苦。

今天,我们做个了结吧,我们离婚,你把儿子还给我。”

江星月一直很平静,平静到不像是来谈判。

厉斯城嘴角淡撩,“你不是说,一辈子都不离婚?”

江星月摇头,“我要你的名字,从阳阳的父亲属性栏消失,你说你不是他的父亲,便不是吧,我不去求证,反正你也不配。孩子的身体,你没有资格处理。”

江星月说话的音调,从开始的平静,慢慢变得有气无力,需要喘气才能继续。

她提到孩子,就想到林珊珊说过的话,她就是死,也不能让林珊珊那样作践儿子的身体。

厉斯城笑容放大,“你离婚,就是为了那个小杂种没用的身体?”

江星月感觉肺泡里面吸不上来氧气了,脑子里的氧气也没有了,她努力嘲笑他,“难不成你跟仇人的女儿日久生情,相爱相杀成了习惯?也舍不得离婚了?”

“呵。”厉斯城道,“那么多债没有还,用离婚换你儿子的身体,你做什么梦?”

“我爸爸的债我不会忘,我都还。”江星月知道知道厉斯城的书桌上有一把瑞士军刀,她进门就看见了。

她抓起那把到快速打开,转身刺进林珊珊的身体,一连四刀。

第5章 故意杀人

厉斯城声色大变,“江星月!你住手!”

林珊珊还没有反应过来,鲜血汩汩外流,房间里已经全是血腥味。

江星月咬牙看着林珊珊,“林珊珊,我说过,我不在医院跟你闹,我想留着力气,宰了你!你不冤枉,阳阳对地米过敏不耐受,你在他的饭菜里加了地米,才要了他的命,我原本可以将你告上法庭,可是现在,我想要你偿命!“

林珊珊惊恐的望着江星月,“斯城,斯城,救我,救我……”

厉斯城猛力推开江星月,一把将林珊珊抱住,他看着江星月的目光,生吞活剥一般。

“江星月!你竟敢!”

江星月手里握着刀,紧紧的,生怕自己的指纹从瑞士军刀上消失,“我,故意伤人,最少判三年,以你的本事,可能不止三年给我。我刚刚走进这间屋子,已经发消息让人报了警,警察马上就会来,我会认罪,绝不抵赖。

你母亲被判三年,我还她,我父亲刚刚去世了,儿子也没有了,你让我把儿子的骨灰盒做好,让他有个归宿,我替我父亲还债,求你,你把儿子还给我。”

江星月手中的刀落下,她跟着跪在地板上。

“厉先生。”这是一个生疏而卑微的称谓。

曾经那么多年,她叫他“哥哥”。

后来他厌恶她,不准她再叫,她就叫他“斯城”“老公”,因为太喜欢,连名带姓都不曾叫过。

她望着他,“儿子还给我吧,我怀孕起你一眼都不看,都是他陪着我,出生开始,他就体弱多病,但他一直不准任何人对我大声说话,他天天跟我说要长成爸爸一样高大的男子汉,保护我。可你从来不准他喊你爸爸。他其实,没有一天不爱你……

你再恨,你恨一个四岁的孩子做什么啊?他有错,是不该投胎在我的肚子里,是我害了他,如今我愿意承担一切,你就把他还给我,我给他超度好,让他下辈子看着我就绕道走,不要再当我的儿子。免得跟着我受苦。”

厉斯城抱着林珊珊的手,忍不住抖,他该痛快才是,可心脏收缩得太厉害,一点痛快也体会不到。

连呼吸,都开始不畅,压抑。

“林星月,你简直是个疯子!”她居然想坐牢!

“我疯吗?我也不想啊,可是我早就疯了,我能怎么办啊?从你救了我,我爱上你的时候,我就疯了啊,你明明对我很好,突然间开始对我那样坏,我如果理智点,早就该离开你了,可是我疯了啊,我脑子不清楚……”

江星月捂着脸,手上全是血,脸上也是血,她哭出声音,“疯子没有好下场,我是着了你的魔了,才疯的。”

林珊珊拉住厉斯城的手,“斯城,送我,送我去医院,我,我流了好多血。”

警车鸣笛,冲进别墅二楼,推开房门看到一地鲜血,“有人举报这里发生恶性杀人事件!”

江星月举起刀子,“是我,我杀了人,我故意的。”

厉斯城双眸刺红,“江星月!你给我闭嘴!”

江星月被警察用枪指着,交出凶器,奉上双手上铐。

她从厉斯城身边走过时,顿步。她转眼看着他,轻声祈求,泪如雨下,“老公,我爸爸欠的债,可不可以还清了?放过我儿子,好不好?要不然,你也让人把我在监狱里杀了,让我死在监狱里吧,反正,我其实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还不如,死了呢……”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