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情来亦悄然爱无言_情来亦悄然爱无言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07 17:00

情来亦悄然这本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是知名作家爱无言的倾心巨作,小说主要介绍了陆子沐肖然之间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好吧,我也不解,为什么陆子沐要帮我,现在的我,要外貌没外貌,要钱没钱……

情来亦悄然

推荐指数:8分

《情来亦悄然》在线阅读全文

情来亦悄然第7章 重口味啊

陆子沐扫了眼急促站在办公桌旁边的我,风风火火的男人也看向我。

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像是一看到我,更是不解起来。

好吧,我也不解,为什么陆子沐要帮我,现在的我,要外貌没外貌,要钱没钱……

“这个?”男人怪叫的指着我。

陆子沐从一堆文件夹着拿起一个黑色的文件夹,往男人身上一丢,“对,就是这个。”

“重口味啊。”男人嬉皮笑脸的接过文件夹,翻开文件夹扫了几眼,脸上堆满了笑容。

“拿着文件滚吧。”陆子沐下起了逐客令。

男人依旧笑嘻嘻道,“当然滚了,我要滚去见客户了。”

临走时,还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陆子沐很忙,自从他踏进办公室的二个小时,水都没喝一口,除了看文件,就是接电话。

而我,一直站在那里,或许他工作太投入,遗忘了我的存在吧。

我蹑手蹑脚的走出办公室,是想去给他倒杯开水。

一出了办公室,却被一群人堵住了。

“陆律师亲自请的助手!高材生?”

我摇了摇头。

“哪家律所挖过来的?”

我还是摇头。

众人郁闷了,“那是为什么,陆律师可不是一般人。”

我很无辜道,“其实,我欠陆律师的钱。”

“不是吧,就因为你欠陆律师的钱,所以,陆律师钦点你当他的助手的?你不知道,他一通电话,就开了前任助手,你更不知道,前任助手是个小姑娘,伤心死了。”

为了我,开了前任助手?

我不明白,陆子沐这个人太深不可测了。

晃了晃脑袋,礼貌笑着道,“那个,我帮陆律师倒一杯开水。”

“陆律师只喝蓝山咖啡。”有人好心提醒。

蓝山咖啡,可是贵的很,我压根买不起,口袋里仅剩的零钱,还是陆子沐的,对,我那钱包被别人捡走了,当时沉浸在陆子沐让我做助手的事,没有找公寓的管理员帮忙调监控去找。

我后悔了……

陆子沐刚好接完一个电话,瞥了眼我放在他面前的凉白开。

我窘迫的解释道,“咖啡不利身心健康,白开水……”

“不用讨好我。”陆子沐打断我的话。

我尴尬的笑了笑。

陆子沐修长的手往办公室门口一指,“以后你坐那里,没有事,别进我的办公室,有事,我会叫你,有什么不懂的,问同事,就这样吧。”

陆子沐刚刚说完,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我赶紧快速的走出他的办公室,关上门时,才松了口气,面对陆子沐简直太让人压抑了。

当陆子沐从办公室出来时。

我早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办公室的人也早都下班了。

陆子沐走过我办公桌旁边时,扫了我一眼,我赶紧小心翼翼跟了出去。

我以为是去吃饭的,毕竟,还债的这三个月,我得在陆子沐这噌吃噌喝的。想到吃饭,舔了舔唇角,口腔都分泌出口水了。

陆子沐目光淡淡的说了句,“去见一个客户。”车子发动,驶入了大马路上。

我饿的憋住,直点头。

车子在一栋别墅区的路边停下,我看到,路边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衣着光鲜,可是,满脸的泪痕,陆子沐把车停下,我也跟随着下车。

女人见到我们来了,眼泪哭的更凶了。

尤其是看到陆子沐,泣不成声着,“阿光的电话打不通,阿沐,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你确定要离婚?”陆子沐挺拔的站在那里,很平静问道。

这女人长的真的很漂亮,尤其是哭起来,我见犹怜的。

她靠近陆子沐,委屈的点着着,“我这次离定了。”

“好,明天来律所具体谈谈。”陆子沐往后挪开二步,像在保持着距离。说完又毅然转过身,往车那边走。

女人哭声停了下来,小跑的跑到陆子沐面前,带着无尽的祈求道,“阿沐,陪我吃饭吧。”

“抱歉,我吃饱了,手上有好几个案子,没时间耽误。”陆子沐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我怔了怔,赶紧也坐上车。

陆子沐太冷酷无情了吧,从见到美女开始,就目光冰冷,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我的心突然漏跳了半拍。

这么冷傲的一个人帮我,我这是积攒了几辈子的运气?

我的肚子不适时宜的咕咕响了起来。

我一下子羞红了脸,不安的瞄了眼开车的陆子沐。

陆子沐只是蹙了下眉头,淡然的说着,“你得减肥。”

我怔住了,陆子沐也嫌弃起我的形象了吧,对,怀孕之后我胖了二十斤,二十斤是什么概念,就像是整容一样,镜子里的那个我,根本不是我,是一个陌生人。

我低垂着脑袋,很认真道,“我,我会减肥的。”

隔天,我看到了昨晚那个女人。

她戴着墨镜,衣着时髦的坐在会客厅,看到陆子沐推门而入,摘下墨镜,娇柔的喊了声,“阿沐。”

那个女人和陆子沐站在一起,俊男美女……

我敲了敲脑袋,回过神来。

陆子沐不止我一个助手,还有二个,一男一女,男的叫陈康,女的叫李玲,他们是实习律师,连同陆子沐的助手。

所以,我连当陆子沐的助手都不够格。

李玲拿了份文件放到我桌上,又瞄了眼会客厅的方向,神秘兮兮道,“你知道吗,那个女的,喜欢老大。”

那个女的喜欢陆子沐?可是……

陈玲又道,“其实吧,她说要打离婚官司,都不下十次了,因为只有公事,老大才会理她。你不知道,她老公是一个遭老头。”

我怔了怔,这么漂亮的女人嫁给了一个老头?

不由的,又看向会议室的方向,女人我见犹怜的说着什么,陆子沐平静的做着笔记。

李玲见我不说话,吐了吐舌头走了。

突然那女的哭着从会客室跑了出去,陆子沐坐在会议室的大凳上,目光冷峻,仿佛没有什么事,能激起他的起伏。

当他推开门出了会议室时,我的心猛然跳了几跳,赶紧低下头,不敢去触碰他的目光。

突然,我的桌面被敲了几下。

我抬起头,是昨天风风火火的男人,他叫闫光,他让大家都叫他阿光,说显亲近。

他上下左右的打量着我。

语气有些不客气道,“你知不知道,你给阿沐带来了麻烦,有人造谣,故意摸黑阿沐。”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