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鸢君墨麒小说目录免费阅读《总裁爹地俏妈咪

发布时间:2018-11-07 16:36

夜鸢君墨麒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总裁爹地俏妈咪是一部由作者安墨染著作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夜鸢君墨麒之间的爱情故事,小包子君司琰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妈咪时,夜鸢从天而降,飘然若仙,宛若天人。小包子对她勾勾手指,霸气的说:“美人,你等我十年,十年后我一定娶你!”君墨麒冷眼一眯,拎着他的领子,用身高碾压他,“她是你老子看中的女人,小家伙,叫妈咪。”君司琰傲娇冷哼:“妈咪是我的,爹地靠边站!”夜鸢内心OS:这是哪家神经病医院跑出来的大小两只神经病?赶紧抓回去!

总裁爹地俏妈咪

第1章 生不如死

装饰温馨而讲究的公主房卧室。

铺着天鹅绒的华丽大床上,夜鸢睡得很不安稳。

她困在梦魇中。

在梦境中,又在重复夜家一夕覆灭的凄惨与绝望。

她十八岁的成人礼晚会,成了夜家灭亡的炼狱之夜。

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姑姑,哥哥……

所有的亲人,那些和她有着血缘关系的至亲,就在她的面前被炸成碎片。

地面一片狼藉,到处是血液残肢。

她的亲人,死的那么惨烈。

前一秒还笑容满面,恭喜她长大成人,后一秒,尸骨无存!

“爸爸,妈妈……不要……不要死……”

“不要丢下鸢儿……”

“求求你们……不要死……”

夜鸢在梦魇中撕心裂肺的哭喊,绝望的跪在地上,看着犹如修罗地狱的画面,悲痛欲绝。

而现实中,她苍白的脸上挂满泪水,悲戚哀绝,整个人笼罩在浓浓的黑暗中。

“不要!”

夜鸢突然睁开眼,透着恐惧与痛楚的双眸盈满泪水,空洞的视线失焦好久,才看见眼前。

这是她的卧室。

她侧头看着床头柜上摆放的一张全家福,泪如雨下。

夜鸢坐起来,把全家福紧紧的抱在怀中,就像抱紧最后的依靠。

昨天她还是泡在幸福的蜜罐中的夜家大小姐,今天她已经成了孤苦无依的孤女……

沉痛过后,夜鸢抱着全家福,赤着脚踏在地板上向外走。

她要找惊鸿哥哥,她如今唯一的亲人。

长长的走廊,夜鸢如同游魂,走路轻的没有声音,在夜家奢华的城堡中穿行。

她来到沈惊鸿的房间外,正要开门,里面却有声音传出来。

让人脸红耳赤的靡靡之音,让夜鸢的脸色染上一抹不敢置信的神色。

“惊鸿……”

沈惊鸿原本沉迷在*中的表情,听到夜雪的声音,瞬间冷静下来。

怎么会是夜雪?

他记得,他分明是和夜鸢在一起,怎么会变成夜雪?

“惊鸿,你怎么了?”

沈惊鸿突然停顿,让夜雪不满的质问,她正在兴奋中。

而沈惊鸿却直接抽身离开,从一旁拿过浴巾围在腰上。

“夜雪,够了!”

沈惊鸿儒雅温静的容颜强压下愠怒,“你好歹也是夜家的一员,如今夜家几乎灭门,你怎么有心情做这种事。”

“咯咯咯……”夜雪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她从床上跪起,赤果的身体靠在沈惊鸿身上,“惊鸿,现在只有你和我,你用得着继续保持虚伪吗?”

“夜家的灭亡,可是你亲手策划,亲手行动,借着夜鸢的成人礼,将夜家除了夜鸢外所有人除掉……”

“如今一切都如你所愿,你成了夜家唯一的主人,干嘛还假惺惺的假装对夜家有感情……”

夜雪吃吃的笑,痴迷的看着他英俊的容颜,“惊鸿,你可不能忘了答应过我的,让我成为你的沈太太!”

沈惊鸿眼中闪过一抹狠厉,却俯身抱着夜雪,温柔的说“我怎么会忘,我能够报仇,雪儿你是最大的功臣。”

“为了你,做什么我都愿意!”夜雪贪恋他的假面中的温柔,红晕未消的脸在他的手臂上轻蹭,“惊鸿,夜鸢你打算怎么处置?”

“依我看,她没有了利用价值,不如送她去和他们团聚好了。”

夜雪笑靥如花,眼神却狠毒。

对于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她早就想杀了。

她的计划,在那天晚上,连同夜鸢,让夜家所有的人一起下地狱,可沈惊鸿却留下她。

难道他对夜鸢动了真感情?

这绝对不允许!

沈惊鸿是她的!

“夜鸢暂时还有用,雪儿,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动她。”

沈惊鸿的语气,带着淡淡的警告。

夜雪听到沈惊鸿对夜鸢的保护欲,正要开口,外面传来动静,似乎有人摔在地上。

沈惊鸿脸色一变,推开夜雪,大步走到门口拉开门。

夜鸢狼狈的倒在地上,全家福被她护在怀里,她痛恨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听到了这些让她生不如死的话。

沈惊鸿是夜家的养子,是她从小到大最亲的哥哥,比起亲哥哥还要亲!

十八岁的成年礼,他名正言顺的成了她的未婚夫,让她如愿以偿。

夜家灭门,她对这个世界最后的依恋,就是他!

可是现在,她的世界彻底崩塌……

“鸢儿……”沈惊鸿看着满脸惊恐和伤心欲绝的夜鸢,失神片刻。

她怎么会在这里,他和夜雪的话,她是不是全都听见了?

夜鸢陌生的眼神,让他的心在微微的刺痛。

“鸢儿,先起来,地上凉。”沈惊鸿压下心头的无名慌乱,走到她身边,想要扶起她。

“啪”

响亮的一巴掌,打偏了沈惊鸿的脸。

夜鸢咬着褪了血色的唇,身体在克制的颤抖。

“沈惊鸿,为什么!”

这一声质问,用尽了她的全部力气。

爷爷奶奶把他当成亲孙子来看待,爸爸妈妈也把他当成第二个儿子,他是他们的亲人!

可他却亲手,将她的家人,推入了地狱里面!

沈惊鸿摸着被打出五个手指印的脸颊,一双温润的眼眸染上沉冷的厉色,破坏了他那身仿佛与生俱来的风轻云淡的儒雅气息。

夜鸢从地上爬起来,抱着怀中的全家福,仓皇的向外跑。

她要离开这里!

离开这个让她窒息的无法呼吸的地方!

沈惊鸿从后面追上她,拉住她的手臂。

夜鸢拼命挣扎,手抓脚踹,直到脖子后面一阵剧痛,眼前一黑软软的倒下去。

她手里宝贝的全家福,也掉在地板上,玻璃碎开,溅的哪里都是。

沈惊鸿及时抱住夜鸢,“夜雪,你干什么!”

夜雪身上套了一件白衬衫,沈惊鸿的,手里拿着一个青铜的古董花瓶。

“惊鸿,她知道了夜家的事是我们做的,如果她说出去,一切就全都毁了!不能再留着她,杀了她!”

“只要她不说,谁能知道。夜雪,我警告过你,不许动夜鸢,这一次就算了,再有下一次,你就等着承受我的怒火。”

沈惊鸿留下这句话,抱着夜鸢离开。

夜雪美艳的容颜变得狠毒,尖锐的指甲,狠狠的刺在手掌心,“沈惊鸿,你居然护着她!”

“夜鸢,她死定了!”

第2章 改变人生的月亮号

夜鸢从昏迷中醒过来。

她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就像一株在大海上漂荡的浮萍,无依无靠,绝望如同海水,不断将她淹没。

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脑子里一遍一遍的回想她之前听到的一切。

夜家的灭亡,是沈惊鸿的杰作,是他和夜雪勾结在一起,害死了她的血脉至亲!

为什么!

这一切是为什么!

门轻响一声,被推开。

沈惊鸿端着一碗粥走进来。

她从出事之后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心神重创,身体虚弱,再这样下去她会承受不住。

“鸢儿,吃点东西。”

沈惊鸿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温和的话语,淡淡的笑容,俊逸的让人如沐春风。

夜鸢打翻碗,憎恨的低喃:“沈惊鸿,你不是人……”

他居然还能这样笑……

他根本就不是人,他是人面兽心的畜生!

“你为什么不连我一起杀了……”

死,对她来说,是解脱。

这个世界,她再也没有半点依恋,与其活在痛苦中,她不如去和家人就伴!

夜鸢眼中的恨,就像毒蛇,在沈惊鸿的心头噬咬。

他不想在她的眼中看到这样的神情。

她看他的目光,应该永远都是迷恋和爱慕的才对!

沈惊鸿在她身边坐下,扶着她的肩膀,轻哄道:“鸢儿,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们和原来一样,等你的身体好一点,我们就结婚。”

“你!做!梦!”

夜鸢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自信,在他做出了那些事之后,他们还能和原来一样。

她夜鸢就算再爱他,灭门之仇,只有血债血偿!

沈惊鸿撕破伪装的儒雅,他的手压在夜鸢的心口,危险的冷笑:“不想结婚,那就先生一个孩子,等你有了我的孩子,你不嫁也得嫁!”

高大的身体,扑在娇弱的少女身上。

沈惊鸿不顾夜鸢虚弱的体质,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她变成他的女人。

夜鸢对他来说,是不一样的。

哪怕他恨夜家所有人,对夜鸢的喜欢却没有一点杂质。

他想要瞒着夜鸢,不让她知道,他可以继续做她的惊鸿哥哥,以亲人和男人的身份来照顾她。

然而事与愿违,既然她知道了,就算她恨他,他也不会放手!

沈惊鸿在夜鸢的脖颈上热切的亲吻,脸上一痛,抬手一摸,手上是鲜红的血。

夜鸢的手里拿着一片摔碎的瓷片,正抵在自己的脖子颈动脉上,双眸愤恨而决绝。

白皙皮肤上渗出的殷红,让沈惊鸿慌了。

“鸢儿,把瓷片放下!”

“你滚!”看到沈惊鸿想要抢她手里的碎片,她把瓷片又向下压了压,血流的更欢,沈惊鸿不敢再靠近,“鸢儿,我不碰你,你别伤害自己!”

“放我走!”夜鸢用瓷片抵着脖子,从床上爬起来,“我不想再留在这,放我走!”

“鸢儿,你没有地方可去,我答应你,只要你不愿意就不会强迫你,留下来,你还是夜家大小姐!”

“放我走!”

夜鸢不听他在说什么,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

她宁愿死,也不要继续留在沈惊鸿身边,被他强迫,生下他的孩子。

灭门血仇,只要她活着,一定会亲自回来找他报!

沈惊鸿在夜鸢以死相逼下,亦步亦趋,跟着夜鸢,一直到她走出夜家庄园,纵身跳下夜家庄园外的大海中。

“鸢儿!”

沈惊鸿看着漆黑的海水,悲痛的大呼,连忙打电话找人过来打捞。

……

夜鸢不是寻死。

她会游泳,水性很好,在陆地上她自知逃不了,只有想办法从水里逃生。

可是她错估了自己的体力。

几天没有进食,又连翻经受打击,她在水里扑腾了没几分钟,体力渐衰,沉到了水里。

大量海水呛进肺里,夜鸢无力的沉在海水中,一双眼眸再失去焦距前,看到了她亲爱的家人……

海岸线不断有海浪在拍击岸边,泛起洁白的泡沫,昏暗的黎明前夕,一具纤弱的身躯随着海浪的波动被推上来。

长长的发潮湿成缕缠绕在她身上,湿透的衣服紧裹在瘦弱的身躯。

“咳……”

夜鸢的胸膛起伏一下,海水顺着嘴角向外涌。

她用力的咳了几下,睁眼看着只剩下一颗启明星的夜幕,恍惚了几秒,躺在沙滩上又闭上了眼。

她似乎,还活着……

只要活着,就好!

不知道泡在海水中多久,一声汽笛惊掠在沙滩上早起觅食的海鸟,巨大的游轮缓缓靠近。

夜鸢撑着无力的身体站起来,准备离开,目光一掠,余光看到一辆向海岸开来的汽车。

夜家的标识!

沈惊鸿居然没有放弃寻找她!

不能被他们发现!

夜鸢寻找躲避的地方,目光看到刚在海岸上停靠的游轮……

娇小的女人轻易的钻进船舱,藏进一个没有人的房间。

半个小时后,停靠的游轮重新起航,带着她去往未知的世界。

豪华的游轮,里面的装饰和设备无一不再向世人展现船主人的有钱。

舱底是一个个独立房间,每一间房都有一个美丽的房客。

这是君临王朝的巨轮,有一个美丽的名字——月亮号。

而它自船厂制造出来,只有一个特殊的用途。

为君临王朝的主人运送由世界各地选出来的美人。

夜鸢稀里糊涂的上了这艘船,被当成送到恶魔岛的几十个女人中的其中之一。

躲在房间中吃了一顿饱饭,换上干净的新衣服,又舒服的睡了一觉的夜鸢被船员叫起来。

与那些各有特色,来自不同国度,却无一例外,美丽漂亮的女人一起送下船。

夜鸢缓缓走下台阶,看着完全陌生的地界,内心紧张,但表面却不动声色,老实的跟着大部队向恶魔岛上,专门用来安置她们这些女人的地方走去。

她偷偷观察四周的情况,发现这些女人每一个都带着憧憬与兴奋,而且神采飞扬。

这里是哪?

为什么这些女人看起来就像到了天堂一样?

修斯管家站在她们面前,优雅而绅士的说道:

“美丽的小姐们,想必来之前已经知道你们的使命。在这里请允许我再重复一遍。”

“机会只有一次,想要得到常人做梦都无法得到的荣华富贵,那就让自己努力怀上君主的孩子。”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第3章 神秘君主

“准备好了!”

整齐的呐喊,震得夜鸢整个蒙圈。

这到底是什么鬼?

怀上君主的孩子?

这里几十个女人,她们的目标,就是给‘君主’‘生孩子’?

而且每一个都一副能被选中,是莫大荣誉的表情……

这是……集体脑袋秀逗了?

这个君主到底是何方神圣,他到底想要多少后代?

难道还要生几百个子孙后代,企图让他的子孙占领地球?

她才刚从沈惊鸿身边逃出来,逃过给他生孩子的惨剧,又莫名其妙的被送到岛上来给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生孩子!!!

她能说,她没有准备好,不想给他生孩子么?

“既然大家都准备好了,请自觉进入为你们准备的备孕房,再确定怀孕前,你们都要住在这里,禁止随意外出。恶魔岛的规矩严明,希望大家都能严格遵守,触犯任何一条……”

修斯管家的语气蓦地沉下来,冷厉肃杀的开口:“杀无赦。”

夜鸢全身一震,本来想要抗议申请离开的打算,就像被针戳到的气球,一下泄了气。

被修斯一句话镇住的不止她一个,气氛一瞬间变得如同凝滞般,除了风声,连呼吸声都轻的听不见。

修斯管家对警告的效果很满意,轻咳一声,“好了,美丽的小姐们不要被吓到,恐惧会影响受孕成功几率,放松心情,高高兴兴的备孕吧。”

还没有从惊吓中缓解的众美女,在佣人的指引下,进了专门为她们准备的房间。

而夜鸢,只能暂时跟她们一同住进去。

……

“君主,上一批孕母全部受孕失败,已经送出恶魔岛,新的孕母准备就绪,一个三十七人,请君主过目。”

修斯恭敬地递上花名册,里面是每个女人的详细信息。

“扔垃圾桶。”

低沉冷冽的男低音,音色华丽如大提琴,男人低着头在看文件,头都懒得抬。

“是。”

修斯就知道又是这个结果,利落的把一叠文件全扔进垃圾桶中,安静的站在一旁。

“修斯,如果这一次依旧没有成功受孕的,以后不用再安排女人来恶魔岛。”

君墨麒淡淡的音色,听不出喜怒,只有如冰霜的冷冽。

“可是君主,你的子嗣传承……”

“命里有时终须有,如果注定我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不必强求,从孤儿院抱养一个来培养好了。”

“君主,再试试吧,或许,会有奇迹发生!”

身为君主的管家与全职助理,修斯知道君主对孩子的期盼。

他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来继承他的一切,然而他的基因太强大,普通女人的基因根本无法承受结合。

难道是上天太嫉妒君主,让君主此生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吗?

“奇迹?”君墨麒淡淡嗤笑,“我从来不相信奇迹,只相信能力。”

……

夜鸢在备孕房住了五天,在第六天,被带到一个实验室。

受孕之前,还要检查身体?

按照医生的吩咐,她躺在冰冷的手术台。

这几天她想过很多方法从这个地方逃出去,然而每一个想法都被推翻。

恶魔岛的防御和管理堪称变态级别,别说是活人,就连苍蝇都飞不出一只。

她甚至在想,既然君主想要她们怀孕,那肯定会见面。

到时候她再找机会说明这是一个误会,她并不是他要的女人。

可是一连几天,除了每天送营养餐的人,见不到任何其他人。

这是她第一次走出备孕房。

夜鸢本想等检查完,就去找她在登上小岛后见到的那个管家摊牌。

结果医生注射了麻醉剂后,她失去了意识,等再醒过来,她又被送到了备孕房。

在实验室她经历了什么,被检查了什么,她丝毫不知,她的身体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从实验室送回来之后,她又开始了之前的生活,每天准点三顿营养餐加下午茶。

除了各种有关胎教的东西,半点娱乐都没有,在这里的生活,和坐牢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也正是有了这样一个安静的场所,让她从灭门的伤痛中,慢慢缓过来。

伤痛沉淀,她接受了现实,坚定信念,要坚强勇敢的活下去。

她要找机会,为死去的家人报仇,夺回被沈惊鸿和夜雪霸占的夜家财产……

半个月后,佣人早上送饭的时候,让夜鸢接一杯尿带回实验室检验,等到结果出来,整个实验室震惊了。

一年多,最少有近千个女人送到这里人工受孕,第一次出现有早孕反应的尿液。

夜鸢立刻被带来实验室,确定她是否真的怀孕。

等到一系列检查下来,确定她成功受孕,消息立刻传到修斯那里。

“君主,奇迹出现了,这次送来的孕母中,有一个成功受孕,你有孩子了!”

修斯的神情比起知道自己有了孩子还要兴奋,他是替君主高兴!

君墨麒正在签字的笔停顿住,他淡淡的说:“嗯,好好照顾,别让孩子出现意外。”

“君主,你不高兴?”

“很高兴。”

修斯吐槽,你这有那点像高兴?

不过君主的性格向来冷淡,或许表面没有表现,心里高兴的快要发疯了。

夜鸢被安排到专门养胎的房间,新添了几十个佣人来全天候照顾她的衣食住行。

然而自始至终,她都没有见过那个让她怀孕的男人。

甚至,她都想不通,她到底是怎么怀孕的。

三个月,夜鸢又被送到实验室,这一次是将在她体内完好发育到三个月大的胎儿取出。

胎儿不会在母体成长,而是在模拟母体的智能装置内继续生长,用科学来提高他的各方面能力,让他在胎儿时代就碾压所有普通胎儿。

“恭喜你成功为君主孕育了孩子,作为奖励,你可以提任何一个要求,荣华富贵,权势,还是想要成为当下最红的影视明星,只要你开口,君主会让你如愿以偿。”

夜鸢轻问,“任何条件都可以?”

“当然!”修斯神情笃定,等着夜鸢提要求。

想来都好笑,这一切就跟做梦一样,自从来到恶魔岛,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实。

她莫名其妙的怀孕了,在三个月大,孩子又莫名其妙的没有了。

其实说来她也不亏,在这里好吃好喝三个月,还养好了本来有些虚弱的身体,是她赚到了。

既然如此……

“我什么都不要,只要自由。请你们信守承诺,送我离开这里!”

第4章 小少爷VS美人姐姐

七年后。

……

“安琪儿,任务成功请返航!”

“安琪儿,任务成功请返航!”

“安琪儿,任务成功请返航!”

夜鸢听着耳朵中不断传来的智能女声,目光盯在她面前的显示屏上。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战术机在靠近,形成一个绝对的包围圈,将她困在正中央。

她的任务是成功了,然而,她也彻底惹怒了对方。

对方不顾一切,派上天四架战术机想要剿灭她。

不过想凭这么几架飞机就想拦住她,是不是太天真了!

夜鸢的唇角噙着一抹狷狂又自信的笑意,右手在战机的控制面板上按了几下,将战机从智能模式,改为手动模式。

天空之战,哪有用智能的,她要自己来!

四架飞机前后左右夹攻,机炮如不要钱一样,子弹如雨点一样倾泻过来,压着她的飞机想要让她向地面落。

一片炮弹雨中,夜鸢将飞机开的忽上忽下,还不时的来个半空旋转,速度一直保持着急速的飞行,从对方的两架飞机中穿过去。

而对方的炮弹全部打空,连她的飞机尾巴都碰不到。

夜鸢看着雷达显示屏,后面四枚导弹直冲他们的飞机射来,她控制着飞机,头冲下的直接下坠,四枚导弹,从他们的头顶飞过去。

四枚炸弹都打空。

夜鸢调转机头,在半空迅速转移目标,机炮向左边最边上的那架飞机扫射过去,直对油箱。

‘轰’

左边最边上的那架飞机被打爆油箱爆炸。

一串导弹又飞过来。

飞机迅速起飞,在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的翻滚,躲过了他们的导弹。

在夜鸢的反攻中,对方又一架飞机爆炸,在天空中绽开一朵灿烂的烟花。

四枚热追踪导弹飞了过来。

夜鸢的手在控制面板上快速按动,同时操控战术机陡然拔高,快速向对方的战机掠去。

热追踪导弹有自动锁定目标的功能,夜鸢在对方的战机旁快速通过,顺便将导弹引过去。

“轰,轰,轰——”

天空炸开一朵又一朵的烟花,四架战机,不出五分钟,全部覆灭。

“安琪儿,漂亮~”

欧阳夸张的赞美透过耳机穿到夜鸢的耳朵中。

夜鸢自信而张扬的一笑,正准备说话,战机突然传出一声声刺耳的警报声。

“安琪儿,发生了什么?”

夜鸢的目光看向不断闪烁的红色警报器,沉声道:“战机突然出现故障……”

“不可能,你出发前,我亲自给你检查的……”

耳机中,欧阳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停止,紧接着,他焦急的大吼:“安琪儿,赶紧离开战机!”

夜鸢的视线向下望去,这里,是海面……

…………

一艘豪华游轮正在海上飘行,君司琰穿着黑色的泳裤,脸上戴着酷酷的黑色墨镜遮住半张小脸,躺在遮阳伞下。

今年六岁的君司琰除了身高外表是正常孩子的标配外,不管是智商,还是气势,足以碾压成年人。

他霸气的对一旁跟雕塑一样的零一招招手,零一马上过来,恭敬的问:“小少爷,有什么吩咐?”

“我爹地他到底在忙什么,他说了今天要来陪我,说话不算数要受惩罚。”

零一头上冒下两滴冷汗,也只有小少爷才敢说这样的话。

惩罚君主……

谁敢?!!!

“小少爷,我再去问问,君主他说了今天会来陪你,一定会来,君主言出必行,对小少爷你没有失言的时候啊!”

君司琰老成的点点头,“说的也对,那本少爷就再等等,再给混蛋爹地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再不来,我就黑了他的电脑,让他没办法工作。”

“……”

零一默默的给君主点根蜡烛,叛逆的小少爷天不怕地不怕,就连君主都镇不住他。

每次君主和小少爷聚在一起,那个画面,简直不能再劲爆,分分钟要家暴的既视感!

“零一快看,好大的一朵烟花,是爹地给我的惊喜么?”

君司琰摘下脸上的墨镜,露出一双蓝紫异色的双色眼瞳,在阳光下,如同琉璃的水晶,折射妖异的光。

零一连忙向君司琰指着的方向看去。

“小少爷,那是飞机爆炸,不是烟花……”

“嗯,小爷眼不瞎,有人跳伞逃生了。”

“……”零一默默的闭上嘴。

“他向我们飘过来了,小少爷,要不要驱赶?”

君司琰眼睛一眯:“你敢!落到小爷的轮船上就是小爷的人,小爷给你找个同伴。”

“……”

零一表示自己最需要一个来替换他的人,来将他从恶魔小少爷身边解救出来!

“咦,好像是个女人……”

君司琰托着下巴,一双异色眼眸自带望远镜效果。

天上的人距离轮船最少还有几百米远,这么远的距离,零一只能看到一个很小很小的人影,至于他的性别……

他眼拙!

不过小少爷说是女人,肯定是女人!

不是女人,他也要把她变成女人。

这就是小恶魔的行事准则……

夜鸢跳下战机的时候,寻找着落点。

下面是茫茫大海,幸好在落点海域中停着一辆游轮,她不用落水。

调整降落地点,夜鸢向着游轮靠近。

在距离游轮甲板五六米远的距离,她解开降落伞,轻盈的从天上跳下来。

“欧阳,我成功降落,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这一次,不管你再怎么求情,我绝对不会放过她!居然敢在我的战机上做手脚,不知死活!”

夜鸢眯着眼,听着耳机里欧阳求情的话,厉声道:“闭嘴,再废话,我回去连你一起收拾!”

组织中有人看她不顺眼,不是一个两个,但还没有人敢对她暗中使绊子。

这一次如果不是她反应及时跳机,不死也重伤。

她的脾气再好也会被激怒,况且她的脾气,出了名的不好。

敢犯到她身上,她才不管她的身份是谁!

怒气难平,想要杀人!

夜鸢把耳朵里的联络耳机扯下来,顺便把头上的头盔顺手摘下来,一头黑色的秀发如同瀑布滑落。

逆光而站,夜鸢身穿紧身作战服,秀出凹凸有致的黄金比例身材,英姿飒爽。

一头飘逸的长发随着海风起伏,又凭添了几分柔美。

她傲然的站在甲板之上,身后是万道金光,就像曙光女神!

第5章 炸裂的演技

君司琰眼前一亮,看着夜鸢,心跳在不停的加快。

嗯?心跳加快?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君司琰智商高,情商高,然而年龄到底只有六岁,对感情不是很敏感,很朦胧。

他只知道,在面对夜鸢,他不能像面对其他女人一样平静。

他看上的人,就是他的!

“美人,我看上你了,你等小爷十年,小爷十年后娶你!”

君司琰小小的个头,但气势不输人,霸气四射,把一旁的零一给吓得差点跪下。

——小少爷,你到底知道你在说虾米么?

——你只有六岁,六岁!十年之后十六岁,你也未成年,怎么娶她?

夜鸢拢了下乱飞的长发,睥睨他的小个头,“小子,毛都没长齐就想泡妞?赶紧回家吃奶去。”

现在的小孩,真是太早熟了,不过这孩子长得真漂亮~

夜鸢对君司琰的印象也很不错,莫名觉得他很可爱,想要亲近。

君司琰被鄙视年龄小,小脸涨的通红,不服输的扬着头说:“本少爷年纪虽然小,但智商高,不信咱俩比试一下,比什么随便你挑!”

“你这样,姐姐会觉得自己在欺负小孩,乖,你家能做主的大人呢?”

夜鸢在君司琰的脸上揉了揉,捏了捏。

好嫩啊~

嫩的好像一掐就能掐出水来一样!

怎么办,这么可爱又傲娇的小家伙,她好想把他弄哭……

零一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深切的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产生了幻觉。

那个女人,真的在揉小少爷的脸!

就连君主揉小少爷的脸,他都会发飙,他本以为小少爷会发怒。

可事实是,小少爷乖巧的就跟乖宝宝似的,呆呆的站在那,任由夜鸢把他还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蛋揉边搓圆,一点都不反抗!

今天的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升起来的!!!

“小爷就是这个船的主人,美人姐姐你有什么直接给我说就行!”

君司琰小大人的挥手,得意洋洋的,等着夜鸢开口。

——不管夜鸢要做什么,他都答应,先把她给哄的留下来再说!

“你个小屁孩能自己开这样大的轮船随便到海上?”夜鸢明显不信,“小孩子要懂礼貌,要谦卑,你再跟我一口一个小爷,信不信我打你!”

明明是个可爱到爆的小家伙,非要老气横秋的自称‘小爷’,听着真别扭!

君司琰琉璃般的眼眸一转,瘪了瘪嘴,可怜兮兮的说:“宝宝就是这艘游轮的主人嘛!这是爹地送宝宝的五周岁生日礼物,上面还有宝宝的名字呢!”

宝宝?

零一的神情超级诡异,想笑又不敢笑,忍得十分辛苦。

老天,他家小少爷戏精上身了!

君司琰小朋友外表可攻可受,这样故意扮柔弱,软萌感爆棚!

夜鸢看着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心莫名变得十分柔软。

这种已经在她的性格中被摒弃的情绪让她有几分陌生。

轻咳一声,她努力压下想捧着他的小脸亲几口的冲动,轻声问:“小家伙,你叫什么?”

“宝宝叫君司琰!”君司琰十分自豪的报上他的大名。

君?

君临王朝的君么~

夜鸢矢笑,她想的太多了,‘君’这个姓在z国并不少见。

君司琰眨着琉璃水晶般的眼睛,双眸熠熠生辉:“美人姐姐,我都告诉你名字了,你不该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吗?”

一旁的零一简直不忍直视。

他家狂炫酷霸吊炸天的小少爷,扮起天真来简直不要太傻白甜。

戏精上身,他都不敢想象,眼前的可爱宝宝,是他照顾了三年的小恶魔……

“姐姐的名字向来不会告诉外人,不过看在你这样可爱的份上,告诉你了。”

“小司琰,这个名字只有你能知道,不许告诉第二个人~”

小司琰?

君司琰的眼眸又亮了几分,他的名字从她的嘴里叫出来好好听啊~

混蛋爹地每次都连名带姓的叫他,以后他也要让他叫小司琰!

“好啊好啊!”

夜鸢俯下身,贴在君司琰的耳边说:“我叫夜鸢,不要告诉别人哦!”

七年来,她第一次告诉别人她的真正名字,对方居然是一个只有六七岁大的小屁孩。

她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把真名告诉他。

“嗯嗯,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君司琰笑的跟小狐狸一样。

他歪着头,“那我以后叫你夜姐姐好不好?”

“好。”夜鸢笑颜绽开,柔美中透着英气的精致五官,迷人至极。

“小司琰,你的家人呢?”

她要回陆地,想和船的主人商量一下,是否方便送她回岸。

至于君司琰说他是船的主人,她不是不信,船可以挂在他的名下,但做主的,肯定不是他。

“我被家人抛弃了,爹地是个工作狂,每天只知道工作没时间陪我……”

君司琰演柔弱上瘾,趁着夜鸢眼中闪过一抹同情神色,抱住她的大腿,撒娇道:“夜姐姐,宝宝好可怜,每天都孤零零的自己玩,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你留下来陪宝宝好不好?”

“今天是宝宝六岁的生日,爹地都不来,把我自己扔在这只顾忙工作,他是个大坏蛋,一点都不喜欢宝宝!”

某小包子不遗余力的抹黑自己的老子,卖可怜,想要博取夜鸢的同情分。

——小少爷,你的生日,不是在半年前就过了么?

零一低下头,掩饰自己快要憋不住扭曲表情。

夜鸢很同情的揉揉他的头,“你一直说你爹地,你妈咪呢?”

“我没有妈咪。”君司琰的表情更加可怜,“爹地说,妈咪在生下我之后就走了,不要我们父子两个,从小我和爹地相依为命,他又不会照顾孩子,宝宝的童年过的好凄惨!”

两只大眼睛中被他硬生生逼出一包泪水。

眼泪汪汪的,配上他粉嫩软萌到爆的绝色童颜,看的夜鸢母爱泛滥,弯腰把他小小的身子抱起来。

——小少爷你这么炸裂的演技,不进军演艺圈,简直是演艺圈的一大损失!

零一再一次被君司琰颠覆世界观。

“小司琰,今天是你的生日吗?”

“嗯嗯,夜姐姐,你陪宝宝一起过生日好不好?求你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