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狂龙天卫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辰云葛欣月目

发布时间:2018-11-07 16:35

狂龙天卫辰云 葛欣月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狂龙天卫全文在线免费阅读,狂龙天卫是作者梦里花落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辰云葛欣月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哈哈哈,小妞,你倒是继续跑啊!我看你能跑到什么地方去!”“就是,连我们也敢拍,简直不知死活!”随着声音,几名穿着背心,身子健壮的男子从后方冲了上来,将女子团团围住。女子俏脸上煞白一片,却瞪圆了眸子,强装镇定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在山里制毒,还贩卖儿童,拐卖妇女,这些事情每一样都是重罪!”“我已经将你们的罪证全部传回了电视台,我同事很快就会报警的,你们要是敢动我,就等着被警察抓吧!”

狂龙天卫

第001章 贫僧法浪

在一条崎岖不平的山路上,一名穿着粉色运动装,背着登山包的漂亮女子正不停往前跑着。

她肤色白皙,眉眼如画,一双清澈的美眸中,却透着一抹焦急和不安。

“怎么办,好像迷路了……”

女子走到一块巨石前,停下来气喘吁吁的自语着。

她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一串脚步声,紧跟着数道猖狂的大笑声响了起来。

“哈哈哈,小妞,你倒是继续跑啊!我看你能跑到什么地方去!”

“就是,连我们也敢拍,简直不知死活!”

随着声音,几名穿着背心,身子健壮的男子从后方冲了上来,将女子团团围住。

女子俏脸上煞白一片,却瞪圆了眸子,强装镇定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在山里制毒,还贩卖儿童,拐卖妇女,这些事情每一样都是重罪!”

“我已经将你们的罪证全部传回了电视台,我同事很快就会报警的,你们要是敢动我,就等着被警察抓吧!”

谁知她话音刚落,几名壮汉却哈哈大笑了起来。

“报警?”

其中一名脸上有刀疤的男子上前一步,冷笑道:“葛大记者,不妨告诉你,这里只是我们一个临时据点而已。”

“今天刚好将最后一批货转移,我们也马上要撤了,你却在这时候送上了门来。”

刀疤男舔了舔嘴角,邪笑道:“所以上天待我们不薄啊,知道我们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憋久了,居然把云省第一美女记者送到我们面前来了,兄弟们,这份大礼我们要不收下,可是要遭天谴的啊!”

听到这句话,几名壮汉顿时发出哄笑,别有深意的目光,更是毫不顾忌的在葛欣月身上流转。

葛欣月心里一阵不安,不禁有些后悔来这地方了。

她是接到匿名举报,说怀疑这里有人制毒,这才不顾同事的劝阻赶来这里,原以为可以拍到证据,然后向警方报案,除掉一处犯罪窝点,结果一不小心就被发现了。

“你们两个,把这小妞抓起来!”

刀疤男大手一挥,对着两名小弟吩咐道。

两名男子闻言,立即伸手朝葛欣月抓去。

“阿弥陀佛!”

就在这时,一道响亮的佛号声突然在众人头顶响起。

两名男子一惊,抬头看去,才发觉一旁的巨石上,不知何时坐着一个穿着僧衣,脑门锃亮的和尚。

此时,和尚正双手合十,似笑非笑的盯着下方的一群人。

“哪来的和尚,想要多管闲事不成?”

刀疤男脸色一沉,上前指着巨石上的和尚骂道。

和尚抿嘴一笑,摆手道:“非也,贫僧只是觉得今日天气甚好,在这里打个盹而已,却被各位施主吵醒了,这才和诸位施主打声招呼,至于闲事什么的,贫僧并不想管。”

“哼,算你识相!”

刀疤男冷哼一声,冷笑着说道。

在这山沟沟里制毒大半年了,他早就摸清了方圆十里内的情况。

离这不远的地方确实有一座古老的寺庙,好像叫什么承天寺来着,只不过里面几乎没几个和尚,香火更是压根就没有,所以他也没怎么在意。

随后,刀疤男便示意小弟继续抓人。

葛欣月眼神哀求的看着上方的人,希望他能帮帮自己。

正当两名男子即将碰到葛欣月时,巨石上的和尚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跟着从上面一蹦而下,直接站在了葛欣月和两名男子中间。

“臭和尚,你特么不是不管闲事的吗?”

两名小弟见状,大声嚷嚷起来。

辰云充耳不闻,反而双手合十,对着葛欣月行了个礼。

笑道:“这位女施主,贫僧见你印堂发黑,肤色暗沉,毛孔增粗,黑眼圈明显,实乃大凶之罩,需要小僧为你指点一下,消灾化劫吗?”

说话的同时,辰云眼神不安分的在葛欣月身上扫动,嘴角咧开,滑下一道细长的哈喇子,被他滋溜一声吸了回去。

葛欣月被辰云看的浑身发毛,心里肯定这和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还真是倒霉,还没从虎口脱险,又跑出一匹饿狼来对她不怀好意。

那两名毒贩见辰云不搭理他们,不由一阵恼火,“臭和尚,和你说话没听见啊,赶紧给爷滚开!”

话音一落,其中一人伸手朝辰云肩膀抓去。

辰云不闪不避,左腿却猛地弹起,直接踹中对方心窝!

嗷!

毒贩惨叫一声,整个人如同被卡车撞到一般倒飞而出,径直撞倒了三五个同伴,倒在地上哎呦哎呦叫唤个不停。

刀疤男见状,立即怒道:“一起上,这臭和尚想坏我们好事!”

其他人闻言,纷纷从后腰处抽出匕首和甩棍,嗷嗷叫着朝辰云冲了过去。

辰云咂咂嘴,一脸不爽。

他脚掌一蹬,速度快如闪电,瞬间就和那群毒贩撞在了一起,一片拳影冲出,一众毒贩还没反应过来,便纷纷倒飞而出,狼狈的摔在地上。

“阿弥陀佛,贫僧真不想管闲事,贫僧只是想替这位女施主指点一下迷津,几位施主为何一定要咄咄相逼呢?”

刀疤男听言,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

这臭和尚一边喊着不会管闲事,一边又说要给葛欣月指点迷津,化劫消灾,尼玛明显是故意的!

想到这里,刀疤男便冷冷一哼,对着地上众人呼喝道:“全部起来,先撤!”

众人忍着疼痛起身,跟在刀疤男身后快速离开了这里。

他们马上就要撤离了,若不是看葛欣月长得漂亮,也不会闲的发慌追出来。

眼下既然有人拦着,他们也没多少时间在这边耗着。

至于她拍到的那些照片,他们根本不担心。

就算那些照片到了警察手中,等警察赶过来也只能扑个空而已。

眼见一众毒贩全部逃离,辰云回身对着葛欣月咧嘴一笑,挑眉道:“好了,已经没事了,贫僧法号法浪,初次见面,还请美女多多关照。”

“发浪?美女?”

葛欣月柳眉一蹙,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她可还记得这和尚的刚才看自己的眼神,现在又听到他那古怪的法号和不正经的腔调,更是担心起自己的处境来。

第002章 承天寺

“怎么,小爷我好心救了你,到头来你还怕我?”辰云见葛欣月神情警惕,不禁嗤笑着说道。

“你到底是谁?你肯定不是和尚!”

葛欣月靠着石块,眼神戒备的瞪着辰云道。

在她印象中,僧侣可是非常律己的一群人。

他们不说荤话,眼睛不会乱瞄,更不会随随便便就和别人动手,眼前这个人,除了光光的脑袋和那身衣服以外,根本看不出一丝和尚的迹象。

辰云眯了眯眼,摸着下巴笑道:“你猜对了,我本来就不是和尚,只是上次洗的衣服没干,才跟那几个秃驴要了身衣服穿一下而已。”

“那你的头发?”

葛欣月更加好奇了。

她话音刚落,辰云伸指在耳根处一撮,一张光滑的发套就被他揭了下来,露出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

“呼……这玩意儿还真不透气,差点捂出虱子来。”

辰云将发套揉成一团,塞进了口袋里,一抬头才发现对面的女人已经无比震惊,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让人忍不住想上前一亲芳泽。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葛欣月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之前的一系列遭遇,让她整个人都有些杯弓蛇影,面前这个诡异的男人,更是让她紧张。

辰云嘿嘿一笑,道:“我的身份不方便向你透露,倒是美女,你难道不担心你的处境吗?你看一眼周围,这深山老林,孤男寡女的,你就这么确定……我不会对你做点什么?”

此语一出,葛欣月俏脸立即变得煞白一片。

她身子紧紧靠着石块,紧张兮兮的注视着身前的男人。

辰云没料到他一句话能把女人吓成这样,当即苦笑一声,摆手道:“行了行了,不逗你了,跟我走吧。”

话音一落,辰云便迈开步子,从葛欣月身边走过。

“去哪儿?”

葛欣月不禁问道。

“承天寺。”

辰云头也不回,只有淡淡的声音飘了过来。

……

半个小时后,葛欣月总算看到了辰云口中的承天寺。

这是一座不知历经了多少岁月的破旧寺庙,墙体上藤蔓横生,裂痕密布,仿佛随时都会倒塌一样,寺庙门口更是落满枯黄的叶子。

那块承天寺的门匾,更是只有一端挂在上面,风轻轻一吹,就咯吱咯吱晃动了起来。

辰云还在往前走着,葛欣月却停下了脚步,不敢再往前走了。

“怎么了?”

辰云皱了皱眉,回头问道。

葛欣月没有说话,一双大眼睛瞪得圆圆的,噘着红唇看着他。

辰云咧嘴一笑,无奈道:“我的美女记者,连毒贩老窝你都敢摸进去偷拍,现在一座好好的寺庙,你反而不敢进去了?”

葛欣月扁了扁嘴,委屈道:“那你跟我讲,你到底是谁!你什么都不跟我说,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听到这句话,辰云一阵头大。

最终他一挥手,不爽道:“得得得,爱进不进,反正马上天黑了,这附近可是有野狼出没的,希望你能有个愉快的夜晚,再见!”

话音落下,辰云竟真的不搭理葛欣月,一头走进了承天寺内。

葛欣月听言,俏脸微微发白。

她紧张的扫了眼周围重重树影,似乎真看到一双双绿色的眼珠子,正散发着冰冷而又嗜血的神采,死死盯着她。

“呀!”

葛欣月尖叫一声,再也不敢多停留,一股脑冲进了承天寺。

结果刚一进去,就撞在一处温暖的怀抱中。

她闷哼一声,捂着鼻梁抬起头来,才看到辰云正一脸坏笑的盯着她看。

“怎么又进来了?”

辰云饶有兴趣的看着女人,打趣道。

葛欣月皱了皱眉琼鼻,快速后退了几步,然后从包里摸出一瓶防狼喷雾,对准辰云色厉内荏道:“我先警告你,你可别对我有什么非分之举,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

辰云轻蔑的扯了扯嘴角,也不和她多费口舌,只是语气平淡道:“行了,看把你吓得,实话和你说吧,我是军方的人,会出现在这里,自然是有我的原因。”

“我知道你是记者,所以有些事情,奉劝你别打听。”

“至于你的话,等明天天亮了,我会送你出山,到时候就赶紧回去,在这里遇到的一切,都不许往外透露一个字!”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辰云脸色已然严肃一片,没有丝毫嬉皮笑脸的模样。

“你是军方的人?”

然而,葛欣月并没有立即相信,反而疑惑道:“如果你是军方的人,今天又怎么只是将那群毒贩打了一顿?你为什么不把他们都抓起来?”

“你知不知道放他们走了,他们会制造更多的毒品,那些毒品一旦流入大城市,会让多少人堕落,会让多少家庭毁于……”

“够了!”

葛欣月越说越气,辰云却猛地上前,将女人抵在墙壁上。

他低着头,深邃的双眼死死盯着女人微张的红唇,眼底跳跃着莫名的精芒。

“你是不是觉得,每个当兵的都应该满腔热血,满腹正义,见到一点点不平的事情,都应该立即插手去管,如果不那样做的话,就不配称作一个好兵?”

葛欣月蹙了蹙柳眉,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辰云哈哈一笑,笑容讥讽道:“你还真是天真呢,你应该知道,军人无故不得随意离开部队。”

“每个在外的兵,他们都肩负着自己的任务和使命,难不成为了一点不平事,他们就要放弃任务,暴露自己的身份?”

“如果那样的话,任务怎么办?之前为了任务而付出的一切努力,甚至是战友的生命,又该怎么办?”

“那群毒贩来这里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了!”

“但我没接到抓捕他们的命令,也没有擅自行动的权力,所以记者小姐,收起你那些天真的想法,好好在这里住一晚,明天我就会送你离开!”

说到这里,辰云才松开葛欣月,转身朝承天寺内走去。

葛欣月愣在原地许久,最后才叹了口气,无奈道:“我明白了,对不起……”

听言,辰云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着。

葛欣月将玉手伸进口袋中,神色有些纠结……

她到底要不要把从那里带出来的东西交给辰云呢?

第003章 麻烦上门

与此同时,在一座人工开凿的山洞中,一群人正满脸焦急的搜寻着什么。

刀疤男站在中间,脸色无比凝重。

“都给我仔细找,一个角落都不准放过,他娘的,好好的一张配方怎么就不见了,你们都是猪脑子吗?”

刀疤男一边愤怒的呼喝着,一边对着一旁的小弟踹上两脚。

他实在太生气了,这种制毒配方可是他们组织最重要的宝贝,怎么敢说找不到了?

本来他们下午就准备回组织复命,就因为找不到这张配方,才拖延到了这个时间。

“大哥……还是找不到。”

又搜寻了大半个小时后,一名小弟苦着一张脸,小心翼翼的走到刀疤男面前说道。

刀疤男狠狠一脚踹在他肚子上,怒道:“踏马的全是一群猪,这么多人都看不好一张配方,每次转移据点,组织都要回收配方,然后重新分配的,你们现在叫我拿什么去复命!”

说话的同时,刀疤男不停踹着那名小弟,发泄着胸中的不忿。

这时,另一名小弟紧张兮兮凑上来,咽了口唾沫,道:“大哥,我怀疑配方可能被人带走了。”

此语一出,刀疤男动作微微一顿,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张漂亮的脸蛋。

他死死盯着那名小弟,嗓音沙哑道:“你是说,那个女的?”

小弟不敢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刀疤男转身对着众人道:“都拿上家伙,去承天寺,那个和尚既然救了人,肯定会带回庙里,全都过去!”

……

深夜,葛欣月睡在辰云隔壁的房间里,抱着干净的棉被却久久不能入睡。

半响后,她干脆从床上坐起,从衣袋里摸出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纸片,打开手机灯光,小心翼翼看了起来。

“果然是制毒配方!”

葛欣月皱着柳眉,小声的喃喃着。

她打开摄像头,正想将这张配方拍下来,一道低沉的嗓音突兀的在她耳边响起,“你在干什么?”

听到声音的那一刻,葛欣月本能的想尖叫,却被一只大手捂住了嘴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来。

“别叫,是我!”

辰云将脸凑到葛欣月面前,后者眼神里的惊恐渐渐散去,冲男人眨了眨眼表示她知道了,辰云才松开了手掌。

“你过来干什么?”

葛欣月将被子抱在胸前,警惕万分的盯着男人。

辰云瞥了眼还亮着光线的手机,沉声道:“把手机的灯关掉,要是不小心把庙里的一些家伙给引出来,可就麻烦了。”

“什么家伙?”

葛欣月一脸疑惑。

不明白这个来历不明,却自称军方的人到底在说什么。

辰云没有说话,而是一把夺过葛欣月的手机,将灯关闭才丢了回去。

好在屋外的月光还算皎洁,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倒也能看清室内的一些情况,葛欣月便没说什么。

“你刚才在看什么?”

安静的房间里,辰云轻声问道。

葛欣月愣了一下,正犹豫着要不要将配方交给辰云,男人脸色蓦地一变,压低嗓音道:“别说话,麻烦上门了!”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辰云立即冲出屋外,不见了踪影。

葛欣月一阵好奇,作为记者的敏锐嗅觉,让她立即从床上起身,小心翼翼的跑了出去。

她十分好奇辰云所谓的麻烦,到底是什么。

与此同时,在承天寺一处高墙上,辰云站在那儿,冷眼看着一群毒贩手里拿着探照灯,快步朝承天寺大门冲来。

“快!速度都快点!”

为首的正是刀疤男,他已经接到组织好几次的催促了,如果不把配方找到送回去,恐怕留给他们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现在他只能将一切希望寄予葛欣月,一定要从这个女人身上找到配方!

一群人来到庙门前,二话不说就将大门踹到,然后一股脑冲了进去。

辰云冷笑一声,没有任何动作。

这群毒贩还真以为承天寺只是一座普通的寺庙,要知道他可是部队最强的兵王,能派他前来镇守的寺庙,又能普通到什么地方去?

就在这时,辰云身后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回头一看,才发现葛欣月这个女人不知从什么地方爬了上来,正小心翼翼朝他靠过来。

“你出来干什么?”

辰云眉头一挑,忍不住问道。

葛欣月嘴角扬起,笑道:“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身份,我可是云省的金牌记者,你觉得我为什么出来?”

说话的同时,葛欣月脚底一滑,整个人顿时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千钧一发之际,辰云双臂一探,直接将这个冒失的女人抱在怀里,这才没让她摔下去。

“谢谢……”

葛欣月脸蛋红红的看了男人一眼,跟着准备从他怀里钻出来。

“别动,这个地方很滑,你站不稳的。”

辰云却没有松手,反而又抱紧了几分。

葛欣月一阵无语,却没有反驳的心思。

因为冲进庙里的那群毒贩,眼下正遇到了一名衣着长相十分普通的年迈村夫。

“喂,老头,赶紧把你们庙里的年轻和尚叫出来,爷爷们找他有事!”

一名小弟手里握着一把手枪,神情嚣张的上前说道。

高墙上的葛欣月见状,俏脸立即浮现一抹紧张,“他们手里有枪!”

“不用担心。”

辰云却是一点都不着急,反而笑眯眯道:“枪这种东西在外界作用很大,但对于庙里的这些人来说,可是一点威胁都没有……”

他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那名村夫冷哼一声,咧嘴道:“一群无知小儿,深更半夜不在家里呆着,跑来庙里大呼小叫,简直是自寻死路!”

此语一出,那群毒贩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看着那名村夫,仿佛在看一个白痴一样。

许久,站在最前面的小弟才止住笑声。

他表情变得阴沉,手枪保险推开,顶在老村夫脑门上,瞪着眼睛道:“老头,笑话讲完了吧?讲完了就赶紧去把那和尚叫出来!不然别怪老子一枪崩了你!”

老村夫没有说话,只是无奈摇了摇头。

下一秒,他身形一矮,骤然消失在那小弟的视线中,紧跟着五指成爪,一掌拍在小弟的胸膛上。

“噗!”

后者身形倒飞而出,口中连着喷出数口鲜血,其内还夹着几块碎裂的内脏。

等摔到地上的时候,已经两眼翻白,气息全无。

第004章 监狱

“这……!”

一众毒贩见状,脸上纷纷露出见鬼的表情。

再看向老村夫时,已经没有了先前的轻视和不屑,反而纷纷举起手枪,对着这道看似佝偻,却无比恐怖的身影。

高墙上的葛欣月也震惊住了。

她红唇微微张着,美眸睁地大大的,不可思议看着倒在地上的那具尸体,许久才开口问道:“那个人……死了吗?”

辰云神色如常,点头道:“是的。”

听到这句话,葛欣月更加震撼。

以至于她都没发现,此时的她正以一种十分暧昧的姿势躺在辰云怀中,而这个男人的手掌,还毫不客气的放在她光滑的小腹上,轻轻磨砂着。

下方,那名老村夫看众人拿枪对着他,不屑一笑道:“几把从西洋传进来的玩具,也敢指着老夫?”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老村夫身形一动,快如闪电的冲进了毒贩之中。

那群毒贩还没反应过来,好几个同伙就已经被老村夫拍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吐了几口血就彻底没了生息。

剩下的那些毒贩下意识开枪,手上的动作却压根追不上老村夫的速度,反而好几枪都打在同伙身上,寺庙内顿时响起一阵刺耳的枪声和哀嚎声。

不时还有一道道身影倒飞而出,撞在院子里的围墙上,鲜血四溅。

不过几分钟时间,来的一群毒贩,已经全部变成尸体,歪七扭八的倒在了地上。

老村夫双手背在身后,默默的站在那儿,脸上的神情漠然一片。

随后,他目光一扫高墙位置,冷哼道:“烈焰小子,还不快下来!”

辰云微微一笑,对着怀里的葛欣月道:“葛大记者,我们下去了。”

话音一落,辰云双脚猛地用力,整个人就直接蹿了出去,最后砰的一声落在地上。

葛欣月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地面上了。

她嗅着空气里浓浓的血腥味,看着地面一具具面容扭曲的尸体,不由得一阵反胃,最终跑到围墙旁,不停的呕吐起来。

老村夫瞥了眼葛欣月,随后对着辰云道:“烈焰,承天寺不留陌生人,这个规矩你应该知道吧?”

“我知道。”

辰云点点头,沉声说道。

“那就好,明天若是再让我遇到这个女人,我可不会怜香惜玉!”

葛欣月刚好吐完,一听到这句话,本就白皙的脸蛋更是苍白一片。

她赶紧跑到辰云身后,玉指紧紧拽着男人的衣角,眼神恐惧的盯着前面的老者。

辰云闻言,嘿嘿笑道:“老头,你别那么凶嘛,难怪当初文尘师太要离开你,别人小姑娘只是在这里借宿一晚,又不做别的,你好好的吓她干吗?”

一听到文尘师太几个字,老村夫脸色陡然一变,瞪着辰云道:“烈焰,我只是不想和国家作对,你莫以为我真不是你的对手!”

辰云撇了撇嘴,冷笑道:“这句话第一次见面你就说过了,但咱交手不下十次,哪次是你赢的?更何况你要真牛逼,这承天寺还能关得住你?”

“你!”

老村夫被辰云一句话堵的哑口无言,最后冷哼一声,袖子一甩直接走掉了。

等四周再次恢复安静,葛欣月心里的害怕才渐渐消散,但她依然紧紧拽着辰云的衣角,好像辰云会抛下她一样。

辰云回头一看,刚好和葛欣月那委屈巴巴的眼神对上,只好叹了口气,一把握住她柔软的玉手,朝隔壁院子的房间走去。

进了房间以后,辰云双手环胸,语气平静道:“赶紧去睡觉吧,明天一早我就送你走,今天你看到的事情,相信你也不敢随便往外说。”

“当然了,你就算说了别人也不一定信。”

说完,辰云便准备离开,谁知葛欣月突然紧紧拽着他的手臂,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道:“你……你可以不走吗?”

辰云咧嘴一笑,打趣道:“怎么,金牌记者居然会有害怕的时候?”

葛欣月美眸一瞪,鼓着微红的脸颊,暗恼道:“我为什么不能害怕,我在省电视台主要负责的事情还是播报新闻,这种阵仗我以前根本没有遇到过,我害怕也很正常的啊!”

“那你这次怎么敢单独一人来这种深山老林拍这群毒贩的罪证?”

辰云不由有几分好奇,忍不住问道。

葛欣月叹了口气,漂亮的脸蛋上浮现出一抹无奈,回答道:“电视台里的针对我的风言风语越来越多,都说我只是一个靠脸的花瓶,如果只是播报新闻的话,谁都可以胜任。”

“他们还说我能拿下金牌记者的头衔,是和台里的某个领导有不正经关系,我实在受不了了,就想向他们证明我不止会播报新闻,也能发现重大素材,所以……”

“所以你得到线报,说这里可能有毒贩制毒,就脑子一抽跑过来了?”辰云拍了拍脑门,一脸无语的说道。

葛欣月噘着红唇,先是点了点头,又急忙摇了摇头。

她这次的行为确实比较冲动,但绝对不是脑子一抽才跑过来的。

两人沉默了片刻,辰云突然问,“你是不是拿那群毒贩什么东西了,不然他们好好的怎么又杀了回来?”

葛欣月微微一惊,咬了咬唇瓣道:“是拿了一些东西,不过应该不重要吧。”

“给我看看!”

辰云朝女人伸出手,示意她将东西拿出来。

谁知葛欣月却往后缩了缩,瞪着辰云道:“凭什么你说什么我就要照做?想要东西很简单,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回答了我,我就把东西给你。”

辰云听言,忍不住摇头一笑。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真挺有意思的,刚才还怕的要死,拉着他不让走,现在居然有心思跟他讨价还价,“行,你问吧,我斟酌着回答。”

葛欣月抿嘴一笑,风情动人道:“你到底叫什么,最开始说自己叫法浪,但你又不是和尚,那个法号是你瞎编的吧?然后我听那老头子喊你烈焰,烈焰是什么?”

辰云摸了摸下巴,道:“烈焰是我在部队的代号,我真名叫辰云。”

“辰云?挺好听的。”

葛欣月眯眼一笑,“那这个承天寺呢?现在你总不会还说这里是寺庙吧?”

辰云闻言,沉默片刻后道:“如你所见,这里的确不是寺庙,真要说起来,这里应该是一座监狱。”

第005章 震惊

“监狱?”

葛欣月美眸陡然睁大,精致的脸蛋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辰云点头道:“没错,当然这不是普通的监狱,关押的人都是和那老头一样的高手,我就是军方派到这边来,负责看守他们的监狱长。”

在夏国历史上,自古就有“侠以武犯禁”的说法。

意思是那些身怀长术之人,总是不将国家律法放在眼里,随随便便就轻易触犯。

凡是被关押在承天寺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是犯下过杀孽的,国家在对他们进行审判的过程中,又考虑到他们都是夏国国术的传承者,如果直接枪决,不免是一种损失。

最终商议之下,让部队里最强的兵王过来,看守这些功夫非比寻常的武者。

当然,这些东西辰云不会全都告诉葛欣月。

毕竟他来这边以前,可是签订了相关保密条例的,今天说的东西,已经有违反条例的嫌疑了。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现在应该把东西拿出来了吧?”

葛欣月还在震惊从辰云那儿得到的消息,辰云却将手伸到她面前,挑眉说道。

葛欣月愣了愣,随后从衣袋里摸出一张A4纸,放在了辰云手上。

辰云打开纸张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立即变得凝重起来。

“这是一张制毒配方吧?”

等辰云全部看完后,葛欣月才忍不住问道。

辰云沉默片刻,手指一动,便将那张配方撕的干干净净,葛欣月见状,顿时愣住了。

“你撕掉干吗啊!”

葛欣月急的眼圈都红了。

她立马弯下腰,捡着洒落在地面上的碎纸片,瞪着辰云道:“你知不知道我把这东西弄出来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我有了这东西,就能播出一个大新闻,就不用再被那些人说闲话!?”

辰云却将她一把拉起来,冷声道:“别傻了,这种东西你就算交给警察,警察也不敢接,你就算回到电视台,台里领导也不会让你播这个新闻!”

“为什么?”

葛欣月甩了甩辰云的手,却怎么也甩不开,只好作罢。

辰云眯了眯眼,沉声道:“你以为这只是一张简单的制毒配方?我可以实话告诉你,这只不过是毒品的某样合成材料的制法而已!”

“如果我没猜错,夏国各地这样的据点数不胜数,他们每次提炼的东西,都只是最终成品的合成材料,最后一道合成工序,他们肯定不清楚。”

“因为最后的合成工序,永远只掌握在贩毒组织幕后老板的手中。”

“而在当今世界,拥有这等独特生产模式的贩毒组织,全世界不超过三个,但每一个都有着滔天的势力和能量!”

说到这里,辰云话语一顿,继而道:“你一个小小的省台记者,就想爆出他们的相关消息,我敢保证你把新闻报出去的第二天,就会被人发现横死在家里!”

此语一出,葛欣月顿时愣在了原地。

许久,她才嗫喏道:“你没骗我?”

辰云没好气翻了个白眼,耸肩道:“我骗你有什么好处?放心好了,这边的事情我会上报上去的,你就回去安心当你的金牌记者,这些事情就别管了。”

听到这句话,葛欣月才不甘心的点了点头。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条大新闻,原以为只要将相关信息带回去,就能证明她的能力。

没想到却触及到了一些她无法触碰的层次。

葛欣月不是那种一根筋的蠢货,她明白辰云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骗她,所以只能自认倒霉。

随后,辰云便叮嘱她赶紧睡觉,等她躺上床后,辰云才起身准备离开。

“我就住在隔壁,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喊我。”

临出门的时候,辰云回头冲床上的女人微微一笑,柔声说道。

那一瞬间,葛欣月心里猛地一跳,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在她心里浮现,让她呼吸都急促了几分,俏脸如火烧一般,通红一片。

好在房间没有开灯,辰云没发现葛欣月的异常,直接离开了此处。

葛欣月松了口气,用被子蒙住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另一边,辰云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但他没有睡觉,而是从角落的柜子里取出一台笔记本电脑,动作熟练的打开电脑,再网页链接上输入一串毫无逻辑可言的字符后,敲下了回车键。

很快,电脑屏幕变得漆黑一片,紧跟着弹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窗口,一名神态严肃的老者出现在窗口之中。

辰云接上耳机,笑着和电脑上的老者打了声招呼:“老家伙,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老者微微一笑,轻哼道:“小王八蛋,这么久了还是不知道懂点礼貌!”

“说吧,大半夜联系我有什么急事?我可是特意从床上起来的,你要没什么重要的大事,就等着领罚吧!”

辰云听言,顿时没好气的抠了抠耳朵,冷哼道:“好你个老东西,将小爷我发配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守着一群老头子老太太,连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都没有,我都要淡出个鸟来了!”

“现在好不容易和你通个话,你居然还敢威胁我,信不信等我回去了,第一时间就把你孙女给祸害了!”

老者一听,立即吹胡子瞪眼道:“你小子敢打我孙女的主意,我亲自拿枪崩了你!”

辰云一撇嘴,摆手道:“行了,我也不和你墨迹,还记得三年前边境哨所全军覆没的事情吗?”

见辰云开始说正事,老者也严肃了几分,“当然记得,当时还不是让你去调查了吗?怎么,又有新线索了?”

“没错!”

辰云神情一肃,沉声道:“那个组织并没有完全离开夏国,估摸着是觉得风头过了,又重新冒了出来,这次无意之中让我发现了他们一个据点,制作的依然是那种合成毒品。”

听到这句话,老者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他重重一拍桌子,怒道:“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真以为我夏国是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辰云!”

老者视线一转,盯着辰云出声喊道。

“现在立即结束承天寺的监管任务,明天回云省开始调查那个组织,我会给你安排一个新的身份,你提前做好准备!”

“收到!”

辰云咧嘴一笑,起身敬了一个军礼。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