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契婚冷少绕语柔裴炎庄语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1-07 16:31

《契婚冷少绕语柔》这本小说的出现,让小可爱再次收获了诸多好口碑,在小说里,裴炎庄语的故事会如何发展,快来阅读这本小说了解一下他们的故事吧。契婚冷少绕语柔第二十章 :害怕。庄语这两天都没见到裴炎的身影,像是在躲着自己,不过也好,见到了倒还心烦。

契婚冷少绕语柔

推荐指数:8分

《契婚冷少绕语柔》在线阅读全文

契婚冷少绕语柔第二十章 :害怕

只是咖啡店那边的工作怕是保不住了,好不容易找个工作都能黄,自从和他牵扯上关系,做什么事都不顺。

等舌头完全好了之后,她就接到了秦雯的电话,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出来后,就遭到了批评。

“你竟然会干出这种事情,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感受,还好没出什么事,不然后悔都来不及。”

被这么骂了之后,庄语吐了吐舌头,她这不是已经后悔了吗?

不过当时那种情况,她也没有其他办法,但凡能找到生路,也不至于干出这种蠢事。

给秦雯道歉后,她又是一阵叹息。

“我倒是没事,可我的工作又没了,这样下去怎么办!”

“我的大小姐,你都这样子了,还想着这件事,要我说,他既然不希望你出去抛头露面,那你就安心在家当少奶奶好了,再说了,现在你妈***医药费还有人付,万一到时候她就好了,你们拿着五百万难道还不够接下来的生活吗?”

秦雯说的话也有道理,可是自己在家是真的待不下去,更何况和裴炎一起待在家里。

难保他不会做出之前的事情,虽说他们有结婚证,可她依然不肯相信这个事实,自己才刚刚大学毕业不久,怎么就突然变成了有夫之妇。

两个人随便聊了会,直到阿姨上来叫她吃饭,这才挂了电话。

看着一大桌子的菜,庄语不由得皱起眉头,“阿姨,他要回来吃饭吗?”

阿姨愣了一下,知道他指的是裴炎,忙说道,“少爷去出差了,已经走了几天了,还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庄语松了口气,原来如此,难怪都没看见他回来,还以是在躲着自己。

随便吃了两口,她又闲不住在网上查工作,她是真的没办法在这里待下去。

抱着试试的心跳,她给几家大公司投了简历,好歹不能辜负自己这个大学文凭。

但愿出了这次的事情,裴炎不会再拦着自己。

投出去的简历有了回应,对方让她周五去面试,高兴之余又在想该怎么和裴炎说。

上次的事情她也想了想,裴炎会生气,可能也是因为自己去工作的时候没有告诉他。

毕竟这么自负的人,背着他去做了他不喜欢的事情,自尊心还有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都不会让女人来主导。

自己的确该顺着他一点吗,庄语这么一想,就更觉得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安生的日子没过几天,庄语就收到了裴炎要回来的消息,一瞬间心里就有了七上八下的感觉。

裴炎还是能让人从心里害怕,所以他进入家门的那一刻,庄语就已经躲进了卧室。

他看着只有阿姨在大厅,眉头紧蹙,“她呢?”

“少奶奶身子不舒服,在房间休息。”阿姨也明白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她打心眼里喜欢庄语,只是自家少爷这脾气真不怎么样。

裴炎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女人这么多天了还在闹脾气。自己都给了她这么多时间调整心态,倒还蹬鼻子上脸了。

庄语本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几乎立马躲进了床上。

她还没想好怎么面对裴炎,门被大力推开,脚步声越来越近,庄语紧闭双眼,不敢去接触房间里的空气。

被子被一把掀开,庄语受惊的睁眼翻转到一边,不料刚好碰到裴炎的手臂。

她立马坐起来,像惊弓之鸟一样。

裴炎的眼眸深沉,她这个反应不是自己愿意看到的,而且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实在不适合在自己身边待着,。

要不是留着她有用,裴炎是绝对不会让这么软弱无能的人留在身边。

他翻身把庄语压在身下,她一声惊呼,脑海里浮现出上次的事情,眼里的惊恐都要漫出来。

庄语倔强的咬着下唇,她怎么能有这种裴炎会为别人着想的这种想法,简直是异想天开。

看着她这个样子,培养也下不去手了,更何况他也并没有想要做什么。

“你记住,这里是我家,你的身份是我的妻子,该做什么怎么做,心里都要有个数。”

他阴狠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不耐烦,说完就起身脱衣服。

庄语一起身就看见这个场面,立马惊呼出声,顺便捂住眼睛,“你要干什么!”

她缩成一团的可怜样子,好像裴炎真的要把她拆骨吞入腹中一样。

见她这个样子,裴炎不由得冷笑,裸着上半身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不得不说,他的身材真的很好。

庄语看了一眼赶紧别过头,自己在想些什么,她喜欢的人是叶晨,绝对不可能对不起他的。

“你想要我干什么?再像上次那样,你再咬舌自尽一次?”

他的话语里全是讽刺,作为男人,这就是一个耻辱。

竟然有女人宁愿死都不和他在一起,搞得他真像是衣冠禽兽似的,还让林陆成那个王八蛋看了笑话。

他的眼神越发阴冷,庄语被吓得不敢说话,上次也是他霸王硬上弓,不然自己怎么会想要自尽。

庄语和叶晨在一起几年了,只有过牵手吃饭,初吻都已经被裴炎夺了,最宝贵的冬休怎么可能再让他得逞!

“下楼吃饭。”裴炎过去拿了件家居服套在身上,她以为自己要做什么,再说了,自己如果真的要对她做那些事情,她根本就不可能有心思想这些。

看到裴炎穿上衣服,庄语刚想拒绝,就被他的眼神吓到,只好乖乖的跟在他身后下楼。

一顿饭吃得鸦雀无声,她的食欲本来就不好,再加上和讨厌的人同桌,更是没什么胃口。

吃了两口,没等她起身,阿姨就端来了汤放在她面前,庄语也只好坐下慢慢喝汤。

等到裴炎率先放了筷子,起身上楼,她这才松了口气,和他吃饭就是一种折磨。

以前在庄家的时候,至少还有妹妹在,他们还算是和睦,现在吃饭和吃石头一样,下意识的往楼上望去,难道裴炎这样不觉得孤独吗?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