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主角是裴炎庄语的小说_男女主是裴炎庄语

发布时间:2018-11-07 16:31

今天为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带来一本由小可爱著写的小说《契婚冷少绕语柔》,这本小说的剧情设计非常的巧妙,快来阅读这本小说看看吧。契婚冷少绕语柔第14章 挤兑。庄语以为说老宅只是他找的借口,所以眯了一会儿就睁开眼,现在门也回过了,是不是说可以去做自己的事了?

契婚冷少绕语柔

推荐指数:8分

《契婚冷少绕语柔》在线阅读全文

契婚冷少绕语柔第14章 挤兑

她看着外面陌生的风景,疑惑的看向一旁的裴炎,“我们现在去哪里?”

“不是说了回老宅吗?你的记性被狗吃了?”裴炎毫不留情的讽刺,真不知道这女人的脑袋是怎么长的,才说了没多久就记不住了。

庄语惊讶的瞪大眼睛,她以什么身份陪他回去,这样不太好吧,见家长这种事情还是该由正牌去才对。

看着裴炎不像是会开玩笑的样子,她顿时觉得五雷轰顶,本来骗人就不是她的强项,更何况要骗老人良心怎么说也会过不去啊!

“我就不去了吧,毕竟身份有别,而且这个位置是小晴的,我去不合适。”

她委婉的想让裴炎放弃让她去的这个想法,一听到见家长这个词汇她就浑身冒汗。

叶晨的家里自己都没有去过,怎么能去见其他男人的家长,虽然这只是演戏,但她还是过不了心里那道坎。

要是叶晨知道了这件事,自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的表情变化多端,裴炎捕捉到她每一个神情,也不知道再想什么,不过这样的她倒是很可爱。

“现在和我结婚的是你,结婚证上也写的你名字,现在想跑也晚了。”裴炎没给她留后路,车说停就停了。

看着眼前的老宅,庄语吓得腿软,自己不过是帮妹妹代嫁,怎么会闹到这个地步!

看着她这么不争气的样子,裴炎直接把她打横抱起,还不忘吐槽,“没用!”

庄语有话说不出来,只敢在心里腹议,就你最有用!

家里的下人,看见抱她进来的裴炎,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立马有人上去给裴老爷子汇报。

走进大厅的时候,庄语才彻底被震惊,这里的装潢不能说是华丽,但却有自己的格局。

随处可见的古玩,反映出这家主人的性格,爱好古玩的一定特别善良,庄语在心里下了这个定论。

裴炎对她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表示嘲讽,听见拐杖在地面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时,他立马站起身,毕恭毕敬的叫了声,“爷爷!”

庄语回过神来,看见面前严肃的裴老爷子,一下被吓傻,手脚都无处安放,接收到裴炎看过来的眼神,她也立马喊了声,“爷爷!”

裴老爷子自然没给她什么好脸色,冷哼了一声,“没有一点规矩!”

知道他在说自己,庄语的脸涨的通红,不敢说话。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裴老爷子不喜欢她,也说不出为什么,就是打心眼里出来的,自己从前没得罪过他吧!

“爷爷,你别动气,给爷爷泡杯茶。”裴炎解围,庄语赶紧找茶杯,手足无措。

在裴老爷子的眼神攻势下,她做什么都出错,好不容易把茶泡好,裴老爷子喝了一口,气愤的把茶杯摔到地上。

“你看看这是娶的什么媳妇,笨手笨脚的,哪有一个千金小姐的样子!”

被指名道姓的骂,庄语心里也不是滋味,却还是不敢发作,裴炎也不做任何解释,知道爷爷是为什么生气,索性也想让她长记性,当起了甩手掌柜。

庄语知道自己做的不好,但也犯不着这样挤兑自己吧,委屈的泪花已经在眼眶转悠,看她这样子,裴炎不禁冷笑,日子还长着呢,这就受不了了。

裴老爷子把裴炎叫到书房,庄语这才送了一口气,去到外面的花园转悠。

“你不是不愿意带她来吗,你是怎么想的?”

他没有刚刚对待庄语的怒火,倒是更像一个严肃的爷爷,先前是个刁钻古怪的老人。

上次裴炎的确是觉得不用带她过来,但今天在庄家脱口而出的一句话,他本来也想算了,可是觉得都已经说出口了,干脆就带过来给爷爷看一下。

“反正她也是个棋子,而且不是爷爷您说带她回来吗?我当然要听您的话,不过刚才是不是过了些?”

那个小女人估计现在还觉得委屈,说不定已经躲起来哭鼻子了,他可见不得女人的眼泪,烦!

见他微微走神,裴老爷子敲了敲桌子,语重心长道:“她不适合待在你身边,这个女孩子太单纯,你自己要明白分寸。”

裴炎是做大事的人,把时间浪费在这些儿女情长上面,根本就不是他的作风。

而庄语确实单纯,要不是因为她是庄家的人,说不定裴老爷子会很喜欢她,可是命运就是这么安排的,他们都没有办法。

“我知道了,您放心,我只是把她当做棋子而已,而且庄博生那个老狐狸一定会有下一步的行动。”

裴炎明白自己的身份,身在其职,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他不会因为觉得庄语单纯,就放弃利用她这个机会。

他是个明白人,自然不用裴老爷子多说。

庄语无聊的在花园里转悠了半天,又跑进厨房帮忙,张妈还以为她是新来的,也毫不客气的指挥她做事。

她把菜端出去的时候正好看见裴炎下来,看到庄语在做下人的事情,他蹙起眉头指责。

“你在做什么,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妻子,能不能注意下自己的身份!”

莫名其妙的又被说一顿,庄语的原本阴云遍布的心情此时更是雷雨交加。

张妈惊讶的放下手里的东西,赶紧道歉,“少爷,我不知道这是少奶奶,是我不知好歹让少奶奶做事,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庄语低着头不做任何解释,看见她这个样子,裴炎更加窝火,他怎么会娶这种女人回来。

“不关张妈的事,是我自己闲得无聊,才会想去帮忙,是我的错。”

她就是活该受气的样子,这样看来两个都不能怪罪,她这收买人心的方式还真是特别。

“吵什么吵,吃饭!”裴老爷子的出现结束了这一切,庄语一看见他就不寒而栗,这位老爷子太难伺候,她可不想因为做错什么惹他生气。

万一庄晴回来了,老爷子把气撒在她身上,那自己不是犯了大错,再怎么样,也要为了妹妹着想。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