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狂女傲雪倾冬夏傅容瑄夏冬儿小说阅读by唐

发布时间:2018-11-07 16:31

这本已完结小说狂女傲雪倾冬夏讲述了主人公傅容瑄夏冬儿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唐悦的倾心巨作,狂女傲雪倾冬夏精选篇章:夏冬儿眯了眯眼睛,她娘一定没想到,她那一推害死了自己女儿,而现在的她,不过是一个来自现代的幽魂!看来这穿越还真是跟这家人有关了!

狂女傲雪倾冬夏

推荐指数:8分

《狂女傲雪倾冬夏》在线阅读全文

狂女傲雪倾冬夏第二章:寻死怎么就这么难

两个多小时后,夏冬儿终于弄明白了这家的情况,她有个很偏心的娘,有个很缺心眼的弟弟,还有就是眼前这个才六岁的妹子--夏彤。

“姐?你怎么又发呆了?你不会是还在生娘的气吧?咱娘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推倒你后也后悔了,真的!”

夏冬儿眯了眯眼睛,她娘一定没想到,她那一推害死了自己女儿,而现在的她,不过是一个来自现代的幽魂!看来这穿越还真是跟这家人有关了!

“姐,咱娘让我找你借五两银子……”夏彤怯怯的又说道,要是拿不回银子,她娘又要拿她撒气了。其实她也很无辜的,她哥闯祸,她娘就让她姐拿银子,关键是她姐也没银子啊,这不是要逼死人嘛!

穿越成一个大着肚子的小媳妇,夏冬儿已经够委屈的了,现在还被一个小女娃娃逼着要银子,你说她这心里得有多气?

“我没银子!春生也真是的,三天两头惹祸,咱娘能给他擦多少回屁股?最好谁都不要管他,就让他自己惹事自己摆平!”夏冬儿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姐,我哥现在还在老冯家关着呢,不赔钱人家就不放人,咱娘拿不出银子来,你也拿不出,这可怎么办啊?”夏彤急的都快要哭了,“要不等姐夫回来你跟他商量商量?”

姐夫?对啊,夏冬儿还有个穷的响叮当的夫君!只是她不知道那便宜夫君是什么样的人,因而也不敢乱说话。

夏彤也看出了她为难,一歪身就抱住了夏冬儿的胳膊,“姐,其实我也老为难的,你说姐夫家是外来的,在村里没田没地的,这么冷的天还要上山打猎去,你怀着孩子呢,也总要攒点钱过日子吧?咱娘还动不动就让我来找你要,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啊?”

“要你说,我该怎么办?”夏冬儿挑眉问她,在现代她每个月有好几千的工资,怎么也够她自己花销了,可是来了这里后,她就什么都没了,别说五两银子,就是几文钱她也拿不出啊!

太穷了,她还是赶紧想办法回去吧!对了,是不是死了就能回去了?

这么想时,她已经推开了房门,寒风呼的一下就灌了进来,她打了个哆嗦,然后就看到了一个空荡荡的院子,连个院墙都没有,还怎么让人撞墙啊?

她又回屋,其实这茅草屋是里外两间的,里面是一张大土炕,外面则是一口很大的锅,这锅真的很大,估计能做几十口人的饭了。

烧把火把自己给煮了?

算了,想想她也受不那种漫长的死亡过程!

“姐,你这是找什么呢?”

“我找死!哦,反正是活不下去了,我看看怎么死能又快又不痛苦的!”夏冬儿回了一句,然后继续屋里找着能死的方法。

对了,菜刀!她剁了自己总可以吧?

夏彤吓了一跳,连忙跳过去把菜刀抢过,“姐,你可不能做傻事啊!你肚子里还有宝宝呢,嘤嘤嘤,这可怎么办啊!”

夏彤是真的吓坏了,这银子没拿回去,要是再把自己姐姐逼死了,这……到底是年纪小,被这么一吓也就只会哭了。

“寻死为什么就这么难啊!”夏冬儿哇的一声哭了,不死不能回去,可死了又怕疼!

“生活为什么要这么难啊!”夏彤也跟着哭,她从小没了爹,爷爷那边又指望不上,她娘摊上个哥哥这么个爱闯祸的也是命苦了,前两年哥哥一场大病,家里卖了地,从此生活就越发紧张了,她娘实在没办法,最后把才刚过十五的姐姐卖给了傅家。

傅家是外来户,稻草房,篱笆院,穷的响叮当,更是连半分的田地都没有,你说农村人不种地吃什么?你说这什么都没有的女婿能帮你多少?就这你也好意思动不动就找人家来要钱?

夏彤越哭越无奈,夏冬儿越哭越烦躁,烦躁里还带着气愤,当然,她这是在为本尊气愤!

夏春生仗着娘亲对他的偏护就处处惹事,今天偷了刘家的牛,明天杀了张家的猪,整天一副好吃懒做的样子,他惹事也就算了,母亲便缠着她这已经嫁了人的女儿来要钱,她真把她当成摇钱树了啊?!

真是没见过这么当母亲的,想想这事就能让夏冬儿咬碎一口牙!

正气愤着,就听院子里那篱笆小门吱嘎一声被人推开了,紧接着就听到一个带着些许兴奋的而又很有磁性的声音:“冬儿,快来看我给你弄到了什么好东西!”

夏冬儿听到门外的声音疑惑的看着夏彤,夏彤却是比冬儿还要激动,只见她扔下菜刀就往外跑去,嘴里还喊着:“姐夫,你是不是又打到野猪了?”

这下可好了,一头野猪怎么也能卖个几两银子,她哥哥有救了!

姐夫?夏冬儿心里突然一阵恶寒,她保证,她真的是没有谈过恋爱的,这突然就变成了人家媳妇了,而且还是带着球的,好紧张!

紧张的她连死都忘了。

紧接着就听到那个很有磁性的声音又说道:“哎?彤彤,你来了?”

“嗯!”夏彤笑着应了一声,就见姐夫背后正背着一头体型硕大的野物进了院子,她定睛一看,这猎物身躯粗壮肥大,一身的黑毛,四肢也很粗壮,尾巴却是短小,它肥大的掌上各有五只锋利的指甲,脸型有些像狗,头大嘴长,天呐,这是一头熊吗?

“哇!姐夫,你真厉害,这个大的熊你是怎么弄回来的?”夏彤兴奋的喊着,这熊的全身都是宝,可比野猪值钱多了!

“嗯,今天运气好,进山没多久就遇到了。”傅容瑄说道,同时将背上的死熊扔在了院子的空地上。

‘扑通’一声闷响,不难听出这熊的分量,少说也要有个四百来斤吧!

“姐夫,这熊可真大,这也就是你,要是换做村里的其他人,那哪里还有命回来啊?”夏彤一脸的笑,这下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了,她姐姐也不用再寻死了!

傅容瑄对着夏彤笑了笑,一张冷酷的面容上多了一丝的柔和,“也就是运气好点罢了,也不是每次都能遇到的。”

夏彤和傅容瑄在院子的对话夏冬儿是听的一清二楚的,这年头又没有火药又没有枪的,他竟然就这么杀了一头熊回来?

我了个喵!要不要这么粗暴啊?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