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雪寒情未凉韩雪在线阅读_雪寒情未凉韩雪

发布时间:2018-11-07 16:04

雪寒情未凉韩雪 祁逸玙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雪寒情未凉是一部由作者梧桐雨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韩雪祁逸玙之间的爱情故事,韩雪刚大学毕业进公司就遇到了高自己两届的学长巍然,两人情投意合,迅速坠入情网,但是在结婚后,韩雪发现她有一个十分奇葩的婆婆。 这位婆婆与自己丈夫巍然有着超越一般母子的亲昵,还处处刁难她,而自己的丈夫毫无道理永远都是向着婆婆的。

雪寒情未凉

往事追忆

把最后一件衬衫熨帖平整,我又仔细抚了抚领口袖头,慢慢折叠起来放在一边。手头一空,心下也是空白一片,床首墙壁上的婚纱照里我和巍然头颈依偎笑意盈然,似要从照片中溢出来的幸福仿佛触手可及,诱着我伸出手去却只触摸到冰冷的空气。

我从卧室走出来,慢慢环顾整个房间,每一寸空间都被满满的回忆填充着,这是我生活了三年的地方,此刻却陌生得让我不寒而栗,究竟是哪里出了错?我和巍然是什么时候开始背道而驰、渐行渐远了呢。

我叫韩雪,五年前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凭借着优异的成绩和导师的推荐,成功地在招聘会上获得新锐上市公司欧耐康制造的青睐,成为营销部的经理助理。说来也巧,报道的那一天我才发现原来我的直属上司竟是早我两年毕业的同所大学学长—巍然。

巍然的大名早在我刚入学的时候就如雷贯耳,谁说不是呢,有一种人天生就是被眷顾的,自带主角光环,与他如影随形的永远都是人中龙凤天之骄子之类的溢美之词。那时的我情窦未开,只把他当风景一般远远欣赏,却不想有一日会同在一家公司效力,缘分又更深一层。

有了学长学妹的关系,原本略有尴尬的上下级关系似乎也缓和了很多,而令我没想到的是巍然在学校的时候居然也有留意过我。

“你们宿舍的四朵金花可是我们学校的骄傲,不知道你们的男生可是枉称中科大人的。”巍然对我打趣,富有磁性的嗓音和幽默的语气奇异的让我放松下来,也对未来的工作充满了期待。

巍然无疑是个极其优秀的男人,他不仅工作能力出色,为人又温和细心没有架子,整个销售部门的工作氛围异常**,我在其中如鱼得水,时常也会感到有炽热的视线定格在我身上,往往随之看去总会与巍然的视线对个正着。

毫无疑问,巍然对我的热情从不曾掩饰,而谁又能拒绝这样一个优秀男人的追求呢。我和巍然很快成为公司里最让人羡慕的情侣,而在他成为区域部门总经理的那一天,我也为他披上了洁白的婚纱成为了他的新娘。

越是甜蜜的回忆越是猛烈的毒药,我从对往事的追忆里醒过神来,双颊冰凉,触手是已是片片水渍。

回想起来,婚后我和巍然的感情更加如胶似漆,说他把我捧在掌心也不为过,可是那个时候被爱情冲昏头的我却从来不曾注意到,在我们婚姻生活中隐藏着一个巨大而致命的隐患,那就是巍然的母亲,我的婆婆。

巍然是从山村中飞出的金凤凰,他家境虽然贫寒却从小就展现出了超越常人的学习和动手能力,一路靠着各种奖学金,他的求学生涯竟是半点挫折都不曾有。

我的公公早在巍然五岁的时候就因事故过世,只留下少得可怜的赔偿金,而目不识丁却又性格倔强的婆婆硬是拒绝了上门说亲让她再婚的媒人,咬着牙把年幼的巍然带在身边抚养成人,这也造成她凡事都说一不二不容拒绝。

婚后

婚后我并没有与婆婆同住,巍然曾暗示我是不是该接她过来,我实在是对她的强势头疼得要命,只好装傻打岔,即便如此还是挡不住婆婆隔三差五便从农村来这小住,每次对我来说都不啻于一场艰苦卓绝的战役。

“老婆,明天妈下午到,我还有会,你记得准备好会议资料就去接她啊。”巍然的话让我一愣,手里的活也停了下来,我怎么忘了明天婆婆要来,想到她面对我时那张冷漠而又挑剔的脸,就感觉到胃在隐隐作痛。

巍然见我没有回答,探头出办公室瞅了瞅,随手把门关上然后把我搂在了怀里,低声在我耳边哄道:

“老婆,我知道妈为人严厉要求很高,难免对你有些苛责,就当为了我,忍忍,嗯?”

我拍拍他的手,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我只是有点走神,放心吧,我明白的。”

巍然宠溺地揉了揉我的发顶,又坐回办公桌后处理公事,我却在一边暗自祈祷着明天和接下来的日子能稍微好过一些。

第二天下午一点半,我把会议资料交给巍然,便开着他的路虎直奔火车站。七月中的杭城酷热难耐,连吹过的风都是滚烫的。我在出站口不住踮脚张望着,生怕如潮的人群阻挡我的视线,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婆婆肯定又会招来她的埋怨。

“妈,我在这里!”远远看见婆婆的身影,我立即高喊着挥手示意。婆婆身影顿了一下,顺着声音看向了我,随着她越走越近,那双紧蹙的眉头让我不自禁地放下了手臂闭上了嘴巴。

南方农村普遍成婚很早,婆婆怀上巍然的时候也不过二十出头,尽管经历了一段困苦的岁月,好在巍然学成之后所赚的钱毫不吝啬地回报在母亲身上,使得她即使年过五旬依然保养得如同三十多岁的女人。

“大呼小叫的,就不知道注意下形象?你是怕我看不见还是听不见?”婆婆的训斥毫不留情,周围路过的旅客纷纷投来好奇的眼光,我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连忙接过她手里的行李赔上笑脸。

“妈,您这一路也累了,等回家您好好歇会儿,晚上我和巍然给您接风。”

婆婆瞥了我一眼并不答话,转身昂首挺胸走在了前面,我苦笑一下,拖着沉重的行李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算了,跟她我又计较个什么劲儿呢。

总算一路无话回到了家,婆婆自顾自去了客房休息,我正忙着把婆婆带来的土特产分门别类放进冰箱,忽然听到门锁响动,巍然推门走了进来。

“老公,你怎么回来了?会议结束了?”我从他手里接过西装,忍不住问到。

“儿子,你回来了!”还不等巍然答话,听到响动的婆婆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一脸笑意地抱住了他,不住地抚摸他的脸颊和头发,却在转头对我的时候换上了一张不掩厌恶的表情,口气充满了不耐。

“还不给你老公倒杯水来,那么热的天你瞧这汗流浃背的,也不让喘喘就问问问的,怎么不知道心疼人呢。”

香火

我手指紧了紧,在巍然满是歉意的表情下深吸一口气,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水。接下来又被嫌弃水温、指使着洗水果,种种挑剔和不满,我简直快要怀疑是不是我真的蠢到连最简单的小事都做不好的地步了。

好不容易巍然打理清爽坐在沙发上,婆婆一屁股坐在他旁边,整个身子贴在了他的胳膊上,我默默坐在另一边,拿起一根串着苹果块的牙签,却一点想要吃下去的欲望都没有。

“小雪。”我还在出神,婆婆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你看看你是怎么回事,平时的家务什么的做不好也就罢了,你跟我们家然然这也有三年了吧,怎么还一点消息都没有,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我可告诉你,我们老巍家就这么一根独苗,可不能在你这断了香火。”

婆婆的话让我一阵尴尬,低声说“妈,怎么可能呢,您别多想,只是可能还要过段时间吧,缘分未到。”

“什么缘分没到!”婆婆立时瞪圆了眼睛“别不是你这肚子不行吧,我丑话说在前面,这孙子可得给我赶紧点,你们都不小了,还想拖到什么时候去。”

婆婆的话让我一阵气血翻涌,反驳的话几乎要冲口而出,身边的巍然却用力捏了捏我的手,我从他的目光中看到深深的歉意和一丝哀求,心下一软,那些话就再也说不出口,只能满含委屈低头沉默。

巍然借口让我帮他找件干爽的衣服把我支进了卧室,他和婆婆留在客厅说着属于母子间的体己话。

我一边在衣柜中翻找着,一边留意着客厅的动静,婆婆果然又在跟巍然抱怨我的种种不是,说着说着话题就转到了孩子的问题上。

“然然,告诉妈妈,你们怎么这么久还没个动静,按理说你们这么黏糊我都该抱上两个孙子了,可你看看现在,你跟妈说实话,小雪是不是有问题?”

“妈您小声点,这事儿……”

巍然的声音小了下去,我再努力听也听不清楚,显然他把婆婆拉走到我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地方去了。

我坐在床边,咬住嘴唇,心里一片委屈,这么多年婆婆始终用这种敌视的态度对我,如果不是巍然之后因为愧疚更加倍的疼我,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过来的。至于孩子,我又怎么能跟她说明明出问题的人是巍然而不是我啊。

没错,完美到几乎没有缺点的巍然也有瑕疵,那是我们婚后第二年,迟迟不见消息的我们一起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是巍然有弱精症,他的精子存活率很低,这才是我不孕的原因所在。

这个结果几乎让巍然崩溃,他甚至一度如迷路的孩子一般脆弱,若不是我一再保证绝对不跟任何人提及也绝不离开他,恐怕现在的他依然还是一蹶不振,可如今这个生不了孩子的罪名却被安在了我的头上,又让我如何不觉得委屈。

晚上的接风宴我吃得索然无味,婆婆的眼光全在巍然的身上,我也乐得轻松,回到家洗漱完毕我便早早进了房间和衣躺下。

辗转反侧

迷迷糊糊之间,一股熟悉的气息包围住我,一双手臂将我往后揽进怀里。“老婆,睡着了?”

巍然的声音让我瞬间清醒,不等开口却鼻子一酸,只能低低地“嗯”了一声。

“对不起,今天又让你受委屈了。”巍然将我翻转过去与他面对面,额头贴着我的,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把头埋进他怀里,声音已是带上一丝哀怨。

“妈总是这样针对我,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孩子的事儿我不能也没法说,你就不能跟她说是现在工作在关键时期暂时不能要孩子,总这样,我真的受不了。”

巍然的手轻抚我的头发,像往常一样哄着我“乖,你也知道我妈她就那样,年纪轻轻我爸就走了,如果她不强悍些,在农村一个带着孩子的寡妇那日子得多难过,你就体谅体谅她,好吗?”

除了点头我还能做什么呢,总不能逼着巍然把婆婆赶走吧,只要她不更过分,熬过这几天也就是了。巍然见我点头,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他并没有更进一步的表示,我也没有继续亲热的兴致,只是相拥着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隐约感觉有人在推我,我和巍然双双醒来,赫然发现婆婆正站在床边瞪着我。

“妈,您……您怎么不睡啊,有什么事吗?”我睡得正迷糊,还完全无法判断究竟发生了什么。

婆婆并不理我,只是拽着我的胳膊将我扯下了床,我被拽得几乎滚落下去,婆婆却径直越过我爬上了床。

“妈,您这是干什么!”我被惊得睡意全消,更让我意外的是巍然居然在一旁默默看着,一句话都不说。

“干什么?杭城这么热,我睡不着罢了,想来找我儿子说说话,怎么,还得经过你的允许吗?我们母子间的对话你还是回避瞎比较好。”

我看看沉默的巍然,又看看坐在床上的婆婆,什么话非得三更半夜坐在我的床上说,尽管觉得不妥,我迟疑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去书房。

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婆婆始终没有从主卧室里出来,酷热和疲累让我半躺在书房的沙发上昏昏欲睡,明明身体已经疲劳至极,头脑却异常清醒。我不知道母子间究竟有多少说不完的话,明明距离她上次过来还不到三个月。

结婚之前我的睡眠质量非常好,常常沾到枕头就能一夜无梦到天亮,可是结婚后随着婆婆的频繁到来,我的神经始终处于紧绷的状态,以至于现在稍微有点响动和光线我都难以入睡。

我曾瞒着巍然去医院检查过,说是患有中度的神经衰弱,那个时候我忽然对我的婚姻生活充满了疑问和恐惧。

还记得诊断书被巍然发现的时候,他把我抱在怀里,很紧,很久,虽然没有一句话,那不知从何而生的疑问和恐惧就慢慢消失在他无声的抚慰里,而今天它们又在这漫长的夜里悄然滋生蔓延。

心里有事就更加难眠,这一晚我辗转反侧,天将微亮的时候才稍稍眯了一会儿,仿佛才刚刚闭上眼睛,一个严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快起来,别睡了!”

婆婆

我被这个声音惊醒,猛地从沙发上起身,眼前一黑竟是险些晕厥过去。扶着沙发缓了一会儿,视线才慢慢恢复,眼前站着的正是婆婆。

“你可真能睡,这太阳烤得人都坐不住,也亏你还睡得下去,你不饿我儿子还要吃饭呢,还不赶快去做?”

我愣愣地看着她不断开合的嘴唇,她又说了什么我听不到,脑子里还在不断消化着之前她那命令般的话。我是什么?我是她的儿媳妇,还是他们家的佣人老妈子?

深呼吸了三次才勉强压下胸口蹿升的怒火,再抬头时我换上了一张笑脸面对着婆婆。

“妈,昨天太热了,我没怎么睡好,离上班的时间还早,一会儿我出去买点早点,平时我和巍然都是这样吃的。”

我试图跟婆婆解释我平时的生活习惯,她不在的时候从来都是巍然早早起床买好早点,而我总是贪懒赖床,能多睡一会儿是一会儿,只是这可不能告诉婆婆,不然她还不气得把天都给捅破了。

“什么?买着吃?外面小摊卖的东西有多不卫生你不知道吗?那种肮脏又没有营养的东西怎么能给我儿子吃!你是存心的吧,在我们那里谁家的媳妇不是早早就起来做饭操持家务,偷懒是要被戳脊梁骨的!”

我显然低估了婆婆,她瞬间犹如被点燃的炸药桶一般,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仿佛我去买个早点是多么十恶不赦罄竹难书的事。

“妈,我买早点的地方不是路边摊,咱们这是高档住宅区,周边就有品牌连锁餐厅,食品卫生和营养搭配您都不用担心的啊。”

我依然试图跟婆婆讲道理,婚前就听闻婆媳关系难处,婚后更是各种血淋淋的例子数不胜数,说不清多少次我真想跟她大吵一架,可是跟一个大字不识蛮不讲理的人能吵出什么结果呢。

“我不管什么连锁的,我儿子从小吃我做的饭长大,结婚了居然连媳妇做的饭都吃不上一口,这上哪说理去。你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你是他媳妇就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不然娶你干什么?”

婆婆根本不听我说了什么,只是一味催促我去做饭,甚至伸手做出想要推搡我的姿势。为了防止她情绪过于激动,我只好站起身来向厨房走去。

我并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小姐,在家的时候也曾被妈妈带着在厨房打打下手,结婚后更是体会到了为心爱的人洗手做羹汤的幸福感,尤其是看到巍然对着我做得饭菜大快朵颐的时候,更是无比满足。

电饭煲里煮着枸杞红枣粥,我从冰箱里拿出食材开始料理,早晨没有太多的时间做大鱼大肉,也没有必要,我只是简单做了个西红柿炒鸡蛋、油炒空心菜,又煮了一锅冬瓜紫菜虾皮汤,拌了一盘蔬菜沙拉,再配上超市里买来的小菜咸鸭蛋,也是丰富满满的一桌。

“你这鸡蛋都炒糊了,火那么大你都看不到?”

“油太多油太多,一下子半瓶子油都倒进去了,你是喝油还是吃菜?”

“这菜里拌的什么东西黏黏糊糊的,看着就恶心,吃得下去吗!”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