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楚歌苏柔小说_老板好凶(楚歌丨苏柔)小

发布时间:2018-11-07 16:00

小编力荐男频小说老板好凶,这是花生小编从落尘文学淘来的一本火爆小说,老板好凶小说是作者束山有草的一本连载中小说,小说介绍了楚歌苏柔的故事,楚歌苏柔小说精彩片段:“她一个娘们都不怕,我一大老爷们儿怂啥?不就是一个小时吗!看不起谁!我一定要捍卫广大男性的尊严,让老板知道男人的厉害!”楚歌‘大义凛然’地走向了苏柔的卧室。

老板好凶

推荐指数:8分

《老板好凶》在线阅读全文

老板好凶第4章 有一道绿光...

楚歌有些错愕地看着老板的背影,城里人都玩得这么开的吗?老板这是来真的了?

他看着桌上那十五张红色的毛爷爷,心里难免有一些怪异的感觉,去呢还是不去呢?十五张毛爷爷啊...这么多钱,想想就有点激动呢。

一次性看见十五张鲜艳的百元毛爷爷,楚歌的视觉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有部电影里那个配角怎么说的来着,穷病,是真的治不好的一种病,楚歌已经是穷癌晚期了。

“她一个娘们都不怕,我一大老爷们儿怂啥?不就是一个小时吗!看不起谁!我一定要捍卫广大男性的尊严,让老板知道男人的厉害!”楚歌‘大义凛然’地走向了苏柔的卧室。

卧室里,苏柔就坐在床上,竟是已经换上了浴袍,大好的风景虽然少了很多但是那露出的半截小腿还是一样的漂亮。

苏柔坐在床边,楚歌这心里都有些小紧张了,不知道第一次有没有什么潜规则,怎么样才能让自己表现得像个老司机,听说第一次都特别快,自己肯定不能漏气...

啪嗒,苏柔扔了个没拆封的套套在床面上。

楚歌:“...这么直接的吗?”老板这雷厉风行的速度,真是让人有些受不了啊。

苏柔见状,冷冷一笑:“你脑子里想的是什么龌龊的东西?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是要跟你在这个房间里发生什么成年人的事情吧?”

楚歌:“...虽然我很想说是,但是吧,我总觉得,您这种什么都不缺的人,哪怕寂寞了也不可能找我这种臭屌丝来排遣你的孤单。”

“有自知之明就好,拆开戴上吧,我只是想找你借一点种子,需要助兴的话,看你是想要看电影还是要看我,我都随意。”苏柔捋了一下发丝,同时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借...借种子?

楚歌头顶一片黑线,看着苏柔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您这么有钱,需要找我一臭屌丝借种子?随便去医院砸钱都能要到高质量的种子吧?

“老板,您这...”

“不乐意?”苏柔问道。

“那倒不是。”楚歌挠了挠头,只是这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苏柔拿起手机刷起了微博,一脸随意地道:“家里给我安排了一门亲事,我不想嫁给那个男的,但是我爸非要我嫁,我打算绿他。”

嘶——楚歌当即倒吸一口凉气!震惊地看着老板,虽然她的语气好像很平淡,但是任谁都能听得出她对这种被安排的婚姻的排斥。

女人,本质上都是相信爱情的,哪怕是身为女强人的老板,应该也不例外,否则绝对不至于反感到这种地步。

“我有一件事不明白。”楚歌挠头道。

“问。”

“老板,您这么有钱,没必要找我借种子吧?”

苏柔停下了刷微博的动作,清冷道:“我爸给我安排的那个男的好像也很厉害,家庭背景非常强,我要是去医院的话,容易被查到,我朋友开的诊所又不提供这个服务。”

说罢,苏柔峨眉微皱:“你到底借不借?不借就出去。”

本就讨厌男人碰她的苏柔,能够让楚歌在她的房间里待这么久已经算是一种奇迹了,之所以她会对楚歌这种态度...或许是因为今天楚歌在网咖里说的那些话吧。

缺心眼儿?人傻钱多?呵呵呵。

“老板,我心里不安啊。”

“是我绿了他,你不安什么?一个男人这么磨叽。”苏柔不满地冷声道。

楚歌苦笑了下,你说我这要是去医院捐精也就算了,被人用了也不知道自己当了爹,但你是我老板啊,你找咱借种子,等你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了,哪天你们夫妻俩来这边查岗...我岂不是看着你老公的头顶绽放绿光?

我???

“不行就出去吧,我等会儿还有事情要处理。”苏柔淡淡地道。

楚歌干咳了一声,这种明目张胆绿别人的事情,他还是做不出来,老板要当主谋,自己绝对不能做从犯。

唉,就这样跟一千五百块钱擦肩而过,这让楚歌的内心有些难过。

“把那一个套带上,放我面前碍眼。”苏柔冷声道,楚歌转过身,讪讪地道:“老板,这是您...”

苏柔顿时射出了想杀人的眼光,楚歌识相的把想说的话给憋了回去,然后把被子上的‘拦精灵’踹进了兜里,唉,虽然没有赚到一千五百的老人头,但好歹赚了一个几块钱的‘拦精灵’,也算有所收获吧,不亏不亏,嘿嘿。

苏柔望着紧闭的闺房房门,诱人的红润小嘴儿微微上扬。

“倒是没那么庸俗...不过,人傻钱多?呵呵。”

...

楚歌还不知道他在网吧不知道苏柔是自家老板时吐槽美女老板‘人傻钱多’已经被她老人家惦记上了,不然他这心里指不定天天惴惴。

睡了一觉之后就到晚上了,眼看着天黑了,楚歌也就洗漱下楼准备接班,虽说夜班是十点才开始,但是唐心还得吃饭呢。

网咖内,唐心坐在网管台,网咖还是一个人都没有,前不久华夏的某战队刚拿下了世界第一,按理说会迎来一个客流高峰,但是他们的网咖...妈的,安静得跟藏尸间一样!

“小唐。”楚歌走进了网咖。

趴在桌上的唐心抬起头:“楚歌,还没到点呢,你怎么就来啦?”

“我这不是寻思着也得让你有时间吃晚饭吗?”

“我吃过了,叫的外卖,你吃了吗?”唐心问道,绣眉之间隐约间流露着忧愁之色。

楚歌看出来,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唐心犹豫了一下,然后道:“有点心疼。”

“嗯?心疼啥呢?”

“扣工资了。”唐心一脸心疼的表情。

楚歌当即想起了被那些被‘王哥’砸坏的几台电脑,还有冰箱好像也摔坏了...难道老板把这些损失都算进了唐心的工资里了?岂有此理!简直没有王法!

楚歌拍了拍唐心的肩膀:“没事,别难过,回头我找老板说说,那么有钱的一个人,怎么可以对自己可爱的员工露出这种残忍的吸血鬼面孔?”

“她扣的是你的工资。”

“我知道,所以我说她非常...你说啥?”楚歌当场打了个激灵,然后惊声问道。

“老板说今天的损失从你工资里扣,对不起,我跟老板力争过了,但是她不听我的。”唐心一脸的失落和愧疚。

今天的老板太奇怪了,以前老板从来不在乎网咖的损失,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开始计较了。

楚歌倒吸一口凉气!心,痛得无法呼吸!那个女人,那个用一千五百块钱‘侮辱’自己的女人,竟然扣自己的工资!

“老板人呢?”

“好像去找大蛇老大了,就是这片区的那个大哥。”唐心说道,本来还在心痛的楚歌闻言顿时心头暗自一凛,老板疯了?不知道能在道上当个小头目的人基本上都是狠人?

她一个女人怎么敢单刀赴会?

“小唐你知道他们在哪见面么?”

“怎么了?老板说在尚庭大酒店呢。”

“你替我再顶一会儿班,我去找老板理论理论扣工资的事情。”楚歌说着便是转身出去,唐心顿时一惊,刚想开口阻拦楚歌的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偏偏老板定下一个死规定——网咖不能停止营业,哪怕是一分钟都不可以。所以她也没有办法追出去。

打了电话楚歌不接,唐心一阵惴惴:“楚歌你千万不要冲动啊,万一老板生气把你工资扣光了你找我借钱我怎么办...”

如果楚歌还在这里听到唐心这么说的话,肯定会感觉心很痛的吧。

...

尚庭大酒店,五层,豪华包间。

苏柔的确是单刀赴会,虽然穿着简单,但是那倾城的容颜哪怕是再简单的衣服都能够让她成为别人眼中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包间内,四个角分别站着四个看起来很能打的打手,每个人身高都达到了一米八,裸露的手臂上满是肌肉,脸上的神情也都极为严肃。

饭桌旁坐着三个人,苏柔、传说中的大蛇老大以及那个被楚歌喂了一桶老坛酸菜牛肉面的王哥。

“苏老板,要见你一面可真是困难啊。”大蛇冷笑地看着苏柔。

苏柔神色如常:“网咖有人管着,我一个老板整天过来干什么?况且我这不是特地过来给大蛇老大你赔不是了么?”

“苏老板爽快人,明人不说暗话,我想睡你。”大蛇往后一靠,两条腿架在了桌上,冷然一笑:“一个晚上就够了,只要一晚上,我就让你们网咖以后有客源。”

苏柔神色微微一动,放在桌面下的手掌缓缓握成了拳头,旋即笑道:“大蛇老大,我看起来像是那么随便的人么?”

“你随便不随便我不在乎,所有女人在我眼里都只是鸡而已,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也不过是一只漂亮的鸡,在床上不管你漂亮还是丑陋,都是一个模样。”

大蛇做了个请的姿势:“你面前的那杯酒里我加了点东西,喝了它,我们去楼上的房间里快活一番,我送你飞上云巅的快感,你帮我获得这种快感。”

“我如果不喝呢?”苏柔面色一寒。

大蛇闻言咧嘴一笑:“不要逼我动粗嘛苏老板,睡一晚不会死,而且我会戴套的你放心。”

“肮脏。”苏柔起身拎起包直接要开门离去。

大蛇眼中顿时闪过一道冷冽寒光:“敬酒不吃吃罚酒啊...臭婊子,清高什么?听说你是某个集团的总经理,这么年轻能当总经理?还不是靠睡觉睡上去的?在老子面前清高什么!不就是个高级妓女罢了!”

苏柔闻言顿时转身,旋即拿起面前的这杯酒直接朝大哥的方向泼了过去。

哗啦啦——

大蛇顿时成了一只落汤鸡,包间气氛瞬间凝固,四个角落里的手下当即冲向了苏柔!

砰!

大蛇一掌拍在了桌上,脸上一片阴云风暴:“贱人!给我按住她!”

四个手下当即将苏柔控制住,大蛇又倒满了一杯酒,旋即走了过去,捏着苏柔的两腮,将下了药的葡萄酒灌进了她的嘴里。

“咳咳,咳咳咳...”苏柔被放开,而后无力地坐在了地上剧烈咳嗽。

大蛇开始松皮带,苏柔则是已经两腮通红。

“你们去外边守着,不许放任何人进来。”大蛇命令道,包括那个鼻青脸肿的王哥闻言当即恭敬地走了出去。

苏柔则是不断往后退,大蛇看着她那醉人的脸庞,当即露出了一个淫荡的笑容:“啧啧,这小脸蛋,真是...爽一次折寿十年都不亏啊!”

大蛇已经脱掉了最后裤衩,同时逼近了苏柔:“老子派人找你那么多次你都没有搭理过,没想到吧?最后还是沦为了我的玩物啊苏老板。”

苏柔已经浑身无力,她的脸色略显苍白,平静的眸子闪过一抹惊恐,她不得不承认,她失算了,这药效来的太快了!不在她的计划之内!

混蛋!难道真要失身在这?虽然自己很想绿了那个不知名的老公,但是也不希望被大蛇这种人渣给侮辱了啊!

“你...别碰我...我给你...钱!”

“钱?”大蛇愣了一下,旋即戏谑地问道:“不知道你觉得你一晚上值多少钱?”

苏柔闻言,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屈辱,旋即,她猛地抬起头,入眼是一件让人作呕的肮脏器物。

不过,下一秒苏柔却是突然笑出了声。

大蛇更是一怔,沉声问道:“你笑什么?”

苏柔指着大蛇胯下的玩意儿,又难受又忍不住地噗嗤一笑:“真...小...”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