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夜夜诡文胡安程芸小说阅读by关城种葱

发布时间:2018-11-07 15:32

这本连载中小说夜夜诡文讲述了主人公胡安程芸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关城种葱的倾心巨作,夜夜诡文精选篇章:程芸的眼睛眨了一下,随后握住胡安的手,柔声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有点不舒服。我去叫医生过来。”

夜夜诡文

推荐指数:8分

《夜夜诡文》在线阅读全文

夜夜诡文第二章 室友(下)

胡安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他看着程芸这张脸,即熟悉又陌生。

好像在某个梦里,见过!

他的心跳开始加速,他低头再没有看程芸。

程芸的眼睛眨了一下,随后握住胡安的手,柔声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有点不舒服。我去叫医生过来。”

胡安没有将昨晚发生的事和他做的梦告诉程芸。

他知道一般人不会相信这么荒诞的故事,另外他也担心,这个程芸会不会就是从他梦里跑出来的程芸...

胡安觉得自己有些魔怔了。也许自己需要一个心理医生。

几天后,胡安辞了职,处理好离职手续,业务转交后,打算回老家休息一段时间。

这一路上,他见到很多人行走匆忙的人,他变得喜欢沐浴阳光,在这烈日下一切恐惧和臆想的鬼魅都是虚妄。

直到晚上六点,太阳已落山,胡安拖着行李出了车站,程芸自己先搭车回了家,程芸住的远,他们不是一路。

胡安看着快要全黑的天空,一份阴郁抹在了他的心里。

这时走来个中年人对胡安说:“兄弟,去哪,街上还是乡里?去街上给二十。”

“去街上。二十是吧”

...

胡安坐上车,车子启动,他开始回想昨晚发生的事。

周生,程芸,还有那几个梦。他感觉脑子很混乱,慢慢地他闭上眼微微眯了一会。

天已经彻底黑了,车子在夜色中一往直前,地面有些颠簸。

胡安醒了过来,也不知睡了多久。

他看向窗外,四周荒无人烟,没有路灯,这条路不是开往街上的路!

胡安紧张喊道:“喂喂!你干什么,你开哪了?停车!快停下来!”

他向座驾看去,空无一人!

车还在往前开,胡安连忙爬到前座,踩离合。

他猛地想到一件事!这不就是之前做的梦吗?

突然有个东西砸在挡风玻璃上,胡安望去。

一张已经血肉模糊的脸贴在上面,不是程芸,不是周生,是胡安,是他自己!

胡安梦地吓醒,满头大汗,又是这个梦。

他还在车上,胡安突然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慢慢地抬头,看向窗外,又是看不到一辆车,没有路灯,地面很颠簸。

他看向司机,发现司机还在。

胡安突然幽幽道:“你,这是要开到哪里?”

司机道:“额,不好意思,我顺道接个朋友,没事,前面拐个弯就到街上了,啊,你...”

胡安猛地掐住司机的脖子,狠狠地道:“不,你是鬼!你是周生!你为什么要缠着我,为什么!”

司机抓着胡安的手,试图拉开,但胡安的手就像个钳子,死死的掐着。

车子失控,一下子开到了水沟子里。

冰冷的水灌入车内,瞬间让胡安冷静下来,这不是梦!

胡安爬出车窗,拼命向上游。但胡安发现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缠着,他低头一看,是司机抱着自己的腿,往上爬...

夜晚十点半,胡安回到家,敲了敲门,门打开。

“妈,我回来了。”

林萍看着这个全身都湿透的人,一下子愣住。

“你怎么?外面下雨了?快去洗一下,我给你热汤。”

胡安点了点头,觉得心里十分温暖,家,才是最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

但他突然又想哭。

“你回来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也好给你收拾收拾房间。”

“怎么?工作干的怎么样?涨工资没”

胡安没有回答,他哽咽起来...

一番洗漱后,胡安换了一件衣服。应该是自己很久以前的衣服,扣子也扣不上。

林萍把胡安的衣服扔进洗衣机,然后在胡安旁边坐下。

林萍道:“对了,你行李呢?”

“我忘带了。”

“下次别忘了就好。家里你的衣服也不多。唉...”

“你怎么了?”

“我没事,只是这么久没见你,都记不起你的样子了。”

“我上次国庆节还回来过。”

“是吗?唉,我年纪大了,记性真的一日不如一日。对了,你这次回来打算住几天。”

胡安没有立马回答,他想了很久道:“我不知道。”

“对了,我们隔壁那家出事了。”

胡安知道,应该是周生死了的事。

但还是问道:“怎么了?”

“大喜事啊,你不是和他从小玩到大吗?他没告诉你?”

胡安有些奇怪,问道:“大喜事?什么大喜事?”

这时,门突然被敲了三下。

林萍去开门,胡安想着,怎么回事,周生才死不久,怎么又有喜事了。

门被打开,一个人进了来。

林萍道:“哎呀,快进来坐坐。”

胡安抬头看向进来的这个人,是周生。

他没死?!

周生看着胡安,显然也有些发愣。

但随后对林萍笑道:“林阿姨,这是请帖,明天中午准时开席。”

又对胡安道:“喂,周生,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来找我玩,记得明天要来啊,我明天结婚,我老婆就是程芸,就是小时候老跟着我们屁股后跑的那个。”

胡安看着周生,或者说周生看着胡安。

他突然发现这个周生的脸慢慢地,下巴掉了,然后又长了出来,最后变成他的脸。胡安的脸。

什么情况?

胡安不知所措,他脑子一片混沌,他像发疯了一样,抓着自己的头发扯。

他是胡安?还是周生?

他是人?还是鬼?这一切的一切是梦还是现实?

这时林萍道:“唉,周生,其实早在三年前就死了,我刚才怕你难过于是一直演你的妈妈。你妈妈去年已经去世了,唉,好好的一家子...”

“不!我才是胡安,我妈没死,你,你撒谎。”胡安将手抓向林萍,突然旁边闪出一个长头发老头。

“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胡安顿时眼前一黑,落入一个不知深浅,广瀚无边的海中,海水里全是和胡安一样的人,在水里不停得挣扎,就是游不上去。这里没有光,只听到无数哀嚎声。

老头将手中的木瓶子封上,使劲摇了几下。

周生赶紧对老头道:“法师诛杀恶鬼,法力果然高强。佩服,佩服。”

老头听完,恶狠狠瞪了几眼周生,随即又猛地咳了下,竟然咳出一口血。

老头擦了擦嘴上的血,对林萍道:“伤天害理,折我寿命。你最好快些将钱打来,以免福消祸至,我也帮不了你。”随即便离开。

林萍连忙道:“是是是,我立马去银行存钱。”

门关上,老头已经离开,周生瘫坐在地上。

对林萍道:“妈,你答应给这老头多少钱。”

“两百万。”

“啊,我们有这么多钱吗?”

“还好给你买保险,还有你们那公司赔的,唉。”

林萍眼珠转了转,她一咬牙。

“祸来就祸来,我不信有这两百万,还有什么怕的。”

她起身,跑去厨房,找出把刀,便出门冲下楼...

第二天某日报出现一则新闻,大致内容是:某市当地下午因谋杀司机的嫌疑人现已被抓获,嫌疑人名叫胡安,25岁,于11月3号七点半,将出租车司机张某骗去郊区,并残忍杀害,令人震惊的时,警方在抓捕嫌疑人胡安时,发现隔壁房屋有恶臭飘出,在警方调查下,在嫌疑人林萍家中发现一具尸体,林萍对杀人事实供认不讳,两起谋杀的具体作案动机,作案细节,警方正在盘问中...

天道轮回,福祸有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十一月十号,阴天。

老太太提着一个垃圾袋,走到一栋楼下。

她知道这里之前死过人,但让她恐惧的是,她还和这个杀人犯一起打过麻将,跳过广场舞。

这让她每每经过这里都会感觉一个有个眼睛盯着她一举一动。

但她还是在一个垃圾桶旁停了下来,俗话说,命可丢,桶不可不搜。

翻了好久,没找出什么瓶子、盒子。

她有些遗憾,但是就在她收回眼神准备走时,发现垃圾桶旁边躺着一个木瓶子。

她扔下垃圾袋,捡起瓶子,看见瓶身上刻着一些符文。

老太太将瓶盖拧了半天硬是没拧开,她将瓶子放地上,一脚下去。

这时天边惊起一声雷,乌云密集,雨丝飘下。

老太太没再管瓶子,拿起垃圾袋,就往家跑。

木瓶子裂开半边,静静地躺在地上。

一时间,狂风大作,呼啸如百鬼在风中嘶吼。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