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傅容瑄夏冬儿小说免费阅读章节_傅容瑄夏

发布时间:2018-11-07 15:32

《狂女傲雪倾冬夏》仍然每天都在更新,唐悦的笔下,傅容瑄夏冬儿的人物生动又形象,让人对这本小说欲罢不能!狂女傲雪倾冬夏第15章 诡异的道士。女子为梳发髻,只是简单的一个马尾,许是冷,便弯身从随身携带的包袱里取出一件棉衣穿上,她那棉衣款式也是很怪异的,总之这女子的一切在傅容瑄眼中都是怪异的!

狂女傲雪倾冬夏

推荐指数:8分

《狂女傲雪倾冬夏》在线阅读全文

狂女傲雪倾冬夏第15章 诡异的道士

“请问,这里是不是开元的319年?”

瞧,说的话也极其怪异,这整个开元都是319年,难道她不是本国人?

点头应了一声。

女子突然兴奋的扯住了他的衣襟,又问:“那你有没有认识一个叫夏冬儿的女人?她和我差不多高?长发,长的很漂亮!皮肤很白,眼睛很大的,有没有?”

夏冬儿?!皮肤很白,眼睛很大!

傅容瑄又是一怔,戒备的盯着她反问道:“你究竟是何人?如何认识在下的娘子?”

“你娘子?她何时嫁人的?怎么都不等我来喝喜酒呢?”女子嘀咕着,“这妮子太过分,等见了她我一定要让她补我一顿喜酒喝!”

听这话,似乎眼前这怪异女子跟自家娘子是认识的!傅容瑄再次问道:“姑娘,你如何认识我家娘子的?”

“我叫木白莲!我跟夏冬儿是同事……同时长大的,算是青梅好闺蜜,你能带我去找你家娘子吗?”

傅容瑄点头,随后从虎身上拔出箭,将四脚捆了扛在肩上,看来今天是能早些回去了。

木白莲跟着傅容瑄往回走,身上背包有些重,下山着实费力,“好累好累!下山果然要比上山难啊!我们休息下吧,好不好?”

傅容瑄回头看她,伸手拿过她背上的包,“我帮你拿吧!”

木白莲瞪大了眼,太吃惊了,这人竟然扛着一只老虎还能帮她背包!强悍!

虽然少了背包,可山路陡峭,木白莲又拖拖拉拉的,等两人下山天都黑了。

远远望去,村口的小茅草屋里还亮着灯,又累又饿的木白莲跟着傅容瑄不禁加快了脚步,她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冬儿了!

终于到了,只是这地方……夜风呼啸,茅草屋顶在风中呼呼啦啦的纷飞飘摇,这就是他们的家?

夏冬儿听到响声,连忙跑了出来:“容瑄,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担心死我了!”

傅容瑄将肩上的大虎和背包放下,快步走到夏冬儿跟前,有人担忧有人等他回家的感觉真好,可同时也让他心疼,“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

“啊!你抓了一只老虎?!”夏冬儿很是兴奋,于此同时,目光也落在了那只背包上,这……

这款式,分明是现代才会有的双肩包!

她诧异的顺着傅容瑄的目光望向篱笆门,月光下,就见一女子穿着一件羽绒服,而下身的长裙和凉鞋都带着现代的气息!她一惊,这是遇到老乡了?

“夏冬儿?”门口的木白莲有些不敢确定,“你肚子怎么了?”

这女人一定也是穿越来的!而且她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呢?夏冬儿努力的按捺住自己跳的飞快的心脏,终于遇到老乡了,还是真身穿越来的,那就是说这村里有穿越回去的路了?!

“我是木白莲啊!你不认识我了?夏冬儿!”木白莲也有些激动,上前抱住夏冬儿就是一阵痛哭。

夏冬儿突然想起来了,木白莲,她的同事!只是木白莲是新去的实习生,两人平时没什么交际,因而关系一般,但如今不一样了,如今两人都到了这古代,就是没交际也会觉得亲切几分,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两人泪落满腮,傅容瑄看着不知该如何是好,好奇这木白莲的来头,又心疼夏冬儿落泪,最后只得开口:“天冷,不如有什么话进屋说吧。”

“恩,白莲,我们进屋说话,正好饭菜都还热着呢,等下我们一边吃一边聊啊!”夏冬儿拉着木白莲进屋,还不忘回头交代傅容瑄,“容瑄,帮白莲把背包拿进来吧。”

“好。”傅容瑄将背包放在炕上,又将炕桌摆好,等饭菜都端了上来,三人洗了手坐下开吃,夏冬儿还好,木白莲却是饿坏了,走了那么远山路,早就前心贴后背了。

等吃完饭,傅容瑄去院子里处理那只老虎,夏冬儿这才急急问道:“白莲,你是怎么来的?你又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对了,我是魂穿,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她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自己刚穿越来时差点没让这大肚子给吓死,更别说木白莲了。

“那天你电梯里出了事,我们大家都很难过,后来就遇到了一个道士,说了什么一堆我也没听懂的话,然后就给了我一个盒子,说我能遇到你呢!你不知道,我当时真的很害怕,还以为是见鬼了,没想到后来竟然穿越到了这里!冬儿,还好遇见了你,否则我这人生地不熟的可该怎么办啊!”

木白莲大致讲了下自己是怎么来的,见夏冬儿信了,心里悄悄松了口气,然后又抽抽噎噎把那盒子给拿了出来。

夏冬儿心乱成麻,也没注意到木白莲有些异常的表情,其实就算注意到了她也不会多想,原本两人就没什么交际,双方也均不了解对方的性格。

“我在电梯里出事!我是被吓死的!白莲,那天我遇到了鬼!我先是看到一张供桌,然后电梯又一直往下掉到了负十八层!我住的那栋楼根本就没负十八层的!我想我一定是被鬼拉到了第十八层地狱吧!”想起电梯里那惊魂的一幕,她不禁又打了个寒颤。

太恐怖了!可木白莲遇到的那道士是怎么回事?这盒子又是怎么回事?是木白莲命该如此,还是就为给她送个盒子?她们究竟还有回去的希望吗?

“这盒子里是什么?”夏冬儿问,拎了下,沉甸甸的。

木白莲摇头,说:“我也不知道,那道士让我务必要交给你,当时我还觉得他是疯子,竟然让我给一个死人……你别介意啊,当时我不知道你是穿越了,他让我给你送东西,差点没把我吓个半死。”

诡异的道士!夏冬儿突然有种感觉,她的穿越也跟那道士有关!一种很强烈的感觉,似乎早晚也要跟那道士再见的!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