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知书秦谨言小说的名字是《情深不知终负卿》

发布时间:2018-11-07 15:17

简知书秦谨言小说

情深不知终负卿全文阅读

简知书秦谨言小说的名字是《情深不知终负卿》,这是一本非常热门的现代言情小说,由网络作者夏西所著。结婚五年,简知书最心爱的人,她的丈夫秦谨言,还是只把她当成一个陌生人看,他恨她拆散了他和他的青梅竹马,霸占了他的婚姻,所以当知道她怀孕了,他也能冷漠的说出“打掉”!

第一章 你恨我吗

  简知书到家的时候,秦谨言并不在家。从菲佣的口中得知,他从早晨出门后,便再没回来过。

  坐在冷寂的大厅里,简知书出神的望着墙上挂着的钟表,偌大的空间,除了秒针行走的声音外,再无其他。

  直到过了十二点,简知书才动了动已然僵住了的身子。早就知道他不会回来的,不是吗?

  结婚五年,他秦谨言,什么时候把她简知书当回过事?

  她眼中的结婚纪念日、她幸福的开始,在他秦谨言的眼里,却是他所有羞辱的开端。

  他又怎么会在这一天提前回来?过了十二点,那个消失了整整一天的男人,终于一身酒气的回来了。

  简知书僵直的坐在沙发上,眼底所有的苦涩和木然在顷刻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硬的语调:“你还知道回来?”

  秦谨言随手将手里的西装仍在一侧的沙发上,他好似没听到简知书说的话一样,径直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秦谨言,我允许你离开了吗?”身侧的手握紧成拳,简知书神色微凉的看着眼神近乎冰冷的秦谨言。

  “简小姐,我今天不想和你闹。”呵。简小姐。结婚五年,整整五年,这就是她丈夫——秦谨言对她简知书的称呼。

  他从未,从未唤过她的名字。“闹?”简知书轻笑出声,“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秦谨言眉头微蹙,神色间带着些许不耐烦。看到他眉宇间的厌恶,简知书的心骤然一紧。

  你看,他不是不知道,不是不记得,只是故意不回来,只是不想让你简知书好过。

  指甲深陷掌心,敛下眼底的痛,她问他:“你爱过我吗?”

  秦谨言就那么望着她,眼底的讥讽和嘲弄深深的刺痛了简知书,她抿唇,改而问道:“……好,你要是,你要是没有爱过我,那……你可否喜欢过我?哪怕……一点点?或者哪怕一瞬间?”

  秦谨言不知道,简知书在问这话的时候,几近用尽了她所有的勇气。

  她清楚的知道,如果要是问了,那她便不能再自欺欺人下去,如若他要是回答了……那他们之间,便再没有未来可言。

  就在简知书屏息之下,她听到他一字一顿道:“简小姐,你何必这么问?”

  对啊,她何必如此问?早该知道答案的不是吗?

  “你……恨我,是不是?”她竭力问道,“恨我拆散了你和你的青梅竹马,恨我逼你和我结婚……是不是?”

  秦谨言眼底的嫌恶愈发明显,他现在甚至都不想和她继续装下去了。

  “简小姐,你何必每月都要来这么一次?你心里早有答案,何必自辱?”自辱?

  是啊,她简知书,为什么就偏偏爱上了秦谨言这个冷心绝情的男人?如果他要是真有情,就算是一块石头,也该焐热了!

  可他秦谨言不是,他秦谨言恨她简知书,因为在他眼里,她简知书所有的爱,都是他的耻辱,是他秦谨言这辈子都抹不开扔不掉的羞辱!

  “我怀孕了。”简知书兀然开口说道。“打掉。”没有任何犹豫,就连停顿都没有,秦谨言不带丝毫情绪的,异常冷漠的判决了她孩子的结局。

第二章 你不要骗我

  不许哭。

  简知书,你是简家大小姐,你的自尊和骄傲,不允许你哭!

  简知书就那么望着秦谨言,她眼底深处的绝望好似刺痛了秦谨言,他眉头紧蹙,甚至就连呼吸都带着一丝烦躁。

  “简知书,你如果要是怀孕了,就立马去给我打掉!我不会要——”

  “你秦谨言不会要我简知书的孩子。”简知书接过他没说完的话,自嘲道,“你也不用太激动,我清楚的知道,你不爱我,不喜欢我,恨不得我去死,又怎么可能会要我的孩子?”

  秦谨言没说话,不过情绪看起来没有之前那么激动了。

  简知书心口堵得厉害,她压着自己继续说着,“我如果要是真的怀孕了,又怎么可能会告诉你?”

  “简知书,你不要骗我。”他明显不信她所说的话。

  简知书嗤笑,“骗你?我简知书在你眼里,就是如此一个人?”

  秦谨言深深的望着简知书,“我希望你知道,就算是你背着我把孩子生下来了,我也不会让他活下来。”

  她知道,她怎么会不知道秦谨言的手段呢?

  商界出了名的狠辣无情,他所有的柔情都给了他那个青梅竹马,如若要不是被不知情的她横插一脚的话,他或许早就和慕青染结婚生子了。

  所以,他怎么可能会不恨她?

  众人都说,秦谨言狠辣无情,却也是个爱憎分明之人。

  只是他把所有的恨都给了她简知书罢了。

  简知书起身,她摇摇晃晃的走到秦谨言面前,在他后退的瞬间,抱住了他。

  “简知书!”嫌恶的语气。

  收起心底所有的痛,简知书紧紧的抱着他,语气中带着连她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哀求。

  “抱我。”

  捏在她肩膀上的手骤然收紧,“简知书,你连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吗?”

  羞耻心?在她决定瞒着所有人嫁给他后,她简知书还有什么羞耻心?

  简家大小姐,被简家人捧在掌心的宝贝,为了他秦谨言隐瞒了所有,独身一人跑到他所在的城市,跟随在他身边,成为人们口中见不得光的金丝雀,她都不曾为自己辩解过一句。

  只是因为她知道,秦谨言不喜欢被人知道她简知书的存在,因此,她忍下了所有的委屈。

  她只是想要留在他身边,她一直以为,只要她不吵不闹,乖乖的,那他秦谨言终有一天会喜欢上她,终有一天会被她所感动……可她忘记了,一个连婚礼都不愿给她,连朋友都不带她认识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她呢?

  “秦谨言,你别忘记你答应过我的。”简知书微咬下唇,抱在他腰间的手并没松开分毫,“我要你抱我。”

  “你自找的!”原本周身冰冷的气息在顷刻间变得暴戾无比,他一把抱起简知书,不带丝毫柔意的抱着她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然后——

  一把将她扔到床上!

  简知书的手本能的在的小腹上停顿了片刻,不过很快的,她就拽住了身侧的床单。

  她的动作太快,以至于秦谨言根本就没发现,直到他压上她的那一刻,她微微挣扎了一下。

  “现在又装什么?你不是想要吗?”音落他就要去拽她身上的衣服。

  简知书握住他的手,语气中带着些许不安,“轻,轻点……这一次,就这一次,你温柔一点……温柔一点,好不好?”

第三章 我送你一份大礼

  晨光熹微。

  简知书一身酸疼的醒过来的时候,身侧的床上已经一片冰凉。

  秦谨言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无情,无论他对她是多么的言听计从,可他终是不爱她。

  整座冷寂的卧室里除了简知书溃败的喘息声外,再无其他。

  昨晚的秦谨言对她异常温柔,温柔的让她几近落泪……他一如既往的对她言听计从,只要不触及到他的底线,他都会如她所愿。

  简知书忍着身上的疼痛起身,下楼的时候,从菲佣的口中得知秦谨言一早接了个电话就离开的时候,她内心居然没有丝毫意外。

  哪一次,她和秦谨言同床后,他不是一早就离开了的?

  她一直都知道,他厌恶她。

  只是她欺骗了自己整整五年,现在,她也该清醒了。

  简知书刚在餐桌前坐下,微信就发来一条信息。

  是秦谨言发来的。

  可内容,却不是她想看到的。

  秦谨言发过来的是一张照片,一张……他和慕青染在一起的照片。

  照片里的秦谨言身着一身睡衣,神色慵懒,眉宇间带着满满的柔意……如此的秦谨言,是从不会在她面前出现的。

  握着手机的手一点点收紧,她清楚的知道,这不是秦谨言发过来的,而是慕青染。

  只要慕青染才会让秦谨言卸下所有心防,允许她碰触他所有的东西。

  ——简知书,你说你这样霸占着谨言又是何必?他对你根本就没有爱情!你昨晚又用了什么手段?今早谨言来我这里的时候,可是带着一肚子火气的,你可真有手段!

  手段吗?

  是啊,她简知书如果要是没手段的话,他秦谨言又怎么会和她结婚?

  她又怎么会将他绑在身边整整五年?

  所以,她才会遭到报应的吧?

  简知书退出微信界面,从通讯录里翻出秦谨言的手机号,直接拨打了过去。

  手机那头响了一段时间,久到她以为秦谨言不会接她的电话的时候,手机那头终究还是通了。

  “什么事。”冷硬如常的嗓音。

  压下心底所有的苦涩,简知书问他,“你现在在哪里。”

  手机那头微微一顿,而后她听到他说,“公司。”

  呵,公司。

  如果不是因为刚才看到慕青染发的照片的话,她或许真就信了他的话了。

  有那么一瞬间,简知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纠缠秦谨言整整五年。

  五年了,一段永远无法得到回应的感情,是不可能维持五年又五年的。

  简知书紧紧地攥着手中的手机,眼底一片痛苦。

  当心底迸发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她心脏猛地一震收紧,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不受控制的疼痛。

  她深吸了口气,忍着所有的痛,一字一顿的对他说,“秦谨言,昨天是我们结婚的五周年,你知道不知道?”

  手机那头秦谨言没说一句话,可她却听到了慕青染叫他换衣服的声音。

  眼眶在瞬间酸涩难耐,她闭上眼睛,继续说,“……一小时后,我会去你公司,希望那时候,我可以在公司里见到你。”

  “你要做什么?”他的语气并不是太好。

  做什么?

  呵。

  “当然是,送你一份大礼。”她疲惫不堪,“一份,你一定会喜欢的,大礼。”

第四章 我玩儿够了

  简知书到秦氏集团的时候,前台看到她连忙扔下手里的工作,慌乱起身给她问好。

  “夫人,您……”

  简知书摆了摆手,拿着手包径直往秦谨言的办公室走去。

  只是等她到推门进去的时候,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她已经比和他约定的时间晚到了整整半小时,却不想秦谨言依旧不在。

  她不急不躁,也没打电话催他,坐在办公室里等着。

  秦谨言的秘书诚惶诚恐的给她端上了一杯咖啡,随后拘谨的站在一边。

  “夫人,秦总他……”

  “没事,我就在这里等他。”

  她不知道,今天如果她要是踏出了这间办公室,她还有没有勇气重新来一遍。

  所以她会在这里等他,无论多久,都会等。

  反正,五年都已经等过去了,也不在乎多等这几分钟,亦或是几小时了。

  只是她刚坐下没多久,办公室的门就再次被推开了,这次进来的是秦谨言和她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的慕青染。

  慕青染紧跟在秦谨言身后,在看到简知书的时候,她眼底闪过一抹嘲弄,如若要是换做平常,简知书早就手撕了她了,可今天她实在是没什么心情去管她。

  她只是淡漠的看着因为看到她而面色不好的秦谨言,“我一直都知道秦总您忙,只是没想到秦总您现在已经忙到连时间概念都没有了。”

  秦谨言的视线从她手里的文件袋上一扫而过,“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来给你送一份大礼啊。”简知书起身,她捏紧手里的文件袋,面上没有丝毫神情。

  她一步步走到秦谨言面前,将手里的文件袋交给他,“这是我给你的礼物,我想,你一定会特别喜欢的。”

  秦谨言没有接,只是冰冷的看着她。

  简知书自嘲的笑了起来,“放心,不是什么损害你的东西,你如果要是怕的话,我可以现在给你拆开让你好好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

  音落,简知书转手就要去拆文件袋……

  只是她还没有拆开,她的手腕就被秦谨言一把攥住!

  “秦——!”

  “青染,你先出去。”秦谨言冷声对站在一边的慕青染说道。

  “可是谨言哥哥……”慕青染委屈不已。

  “出去!”秦谨言并没看她,视线依旧紧锁在简知书身上。

  慕青染心底很是不甘心,可她太清楚秦谨言的脾气了,她如果继续在这里死搅蛮缠的话,她只会遭到秦谨言的厌弃,因此她只能恨恨的瞪了简知书一眼,随后不情不愿的拉开办公室的门出去了。

  简知书的手腕上传来阵阵疼痛,她不怒反笑,“秦总,您这又是玩哪一出?”

  “闭嘴!”秦谨言眼神暗沉,他冷沉问她,“秦总?你什么时候如此称呼过我?你现在又想给我玩什么花招?嗯?”

  连续的问句让简知书微微一怔,可是随之而来的是她嘲弄的神情,“怎么?不是秦总您说过的吗,你这一生最厌恶的就是从我口中听到你的名字,我现在如您愿了,您不但不高兴,反而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又在玩什么手段……嗤,您秦总还是真不好伺候。”

  “简知书——!”

  啪——!

  简知书一把甩开他的手,她一边揉着疼痛不已的手腕,一边冷声说道,“所以,我不伺候了。”

  秦谨言的动作一顿,他抿唇问她,“你什么意思?”

  “就是不伺候了,我玩够了。”她将那些文件扔了出来,是一份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离婚吧,我如你所愿,还你自由。”

第五章 你痴人说梦

  办公室内的空气在瞬间变得寂静无比。

  “文件你可以好好看看,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们可以进行更改。”简知书好似没看到秦谨言冷沉的那张脸一样,她自顾自的继续说着,“放心,你秦谨言的东西我一样没要,我也不会再恶心到你了。”

  “简知书……”

  “您可以放心,这一次我也没玩什么花招,我是真的玩够了,五年了,我也想找一个安稳的人家过日子了。”简知书好似真的累了一样,她用手支撑着办公桌,望着他笑着,“我家里催的急,你是知道的……”

  秦谨言的眉头紧蹙的厉害,除了他略带急促的呼吸外,再无其他。

  简知书心疼的厉害,她最终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放在桌下的手紧握成拳,她竭力道,“五年了,我不想再继续这么下去了……秦谨言,我需要一个真心爱我的丈夫,需要一个时时刻刻把我放在心尖上疼的丈夫……”

  秦谨言冷沉的看着她,不置一词。

  简知书勾唇,望着他,“所以,秦总,您对我这一份礼物,满意吗?”

  秦谨言并没理会她,他将散落在桌子上的文件拿起,仔仔细细的看着,一条条,一字字的看着。

  内容和她所说的一样,她没要他一丝一毫,净身出户。

  “简知书……”

  简知书不想再从秦谨言里听到任何一个字,她率先起身,拿起自己仍在一侧的手包。

  “走吧。”

  秦谨言的眉头紧蹙的更厉害了,“去哪里?”

  简知书背对着他,眼底带着一抹隐忍,“你如果要是不想我反悔的话,那么最好,现在就跟我去民政局,否则,我随时都有可能把这份文件给撕了。”

  简知书的话音刚落下,秦谨言便霍然起身,随后大踏步走出办公室,只留给她一道冰冷的身影。

  呵,所以你还有什么好期待的?

  你以为,他对你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简知书,你还真是痴人说梦啊……

  等简知书走到公司门口的时候,秦谨言已经在车里等着她了。

  他就如此怕她反悔吗?

  简知书上了车后便不再说话。

  只是在她发现秦谨言的路线是往碧水豪庭去后,她掩下眼底所有的情绪,冷静无比的开口道,“结婚证和户口本都在我身上,直接去民政局就可以了。”

  音落,车间的空气好似有一瞬间被抽空了一样。

  不过很快的,秦谨言就改了方向,直奔民政局。

  她一直都知道秦谨言不想和她纠缠在一起,只是没想到等到了民政局,他竟然提前安排好了人,就连他们的离婚手续都办理的极快。

  当手里的结婚证变成离婚证后,她眼底不见丝毫情绪。

  只是她的脸色看起来并不怎么好,即便是口红掩盖下的唇色,看起来也有苍白。

  “秦谨言,我祝福你。”站在民政局门口,简知书望着秦谨言,一字一顿的说着。

  秦谨言却是不再看她一眼,他冷笑着捏着离婚证转身离去,没留下哪怕是一个字。

  他真是恨极了她。

  秦谨言就那么站在门口,望着秦谨言上车,然后驱车离开。

  直到她再也看不到他的车了,她再也忍不住心口翻涌的气血,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她的咳嗽引来工作人员的担心,只是工作人员刚上前,便被眼前那个捂着唇疯狂咳血的女士给吓着了——“女士?您,您没事吧?您——”

  随之而来的,是简知书猛然倒地的身影——

  工作人员心里一慌,刚想伸手去接她,却不想有人先他一步,紧紧的将浑身是血、面色惨白的女人抱在怀里!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