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余生因爱你开始夏凉冷炎目录_余生因爱

发布时间:2018-11-07 15:05

余生因爱你开始夏凉冷炎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推荐:余生因爱你开始夏凉冷炎目录,余生因爱你开始全文阅读,余生因爱你开始小说讲述了夏凉冷炎两个人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点击阅读哟。有的时候人犯错误是可以弥补的,但更多的时候是弥补不了的。 夏凉爱了冷炎那么多年,她不指望他能像她爱他一样爱她,却也期望两个人能和和睦睦,一起到老。 然而没想到,仅仅是因为一个人,一件事,就让他这样对待她…… 她很想问问他,她在他的心里是不是还不如一粒灰尘?

余生因爱你开始

第1章 她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

黑压压的乌云笼罩在冷家别墅,夏凉看着桌子上的怀孕报告,脸上浮现出惊喜的表情。

她和冷炎终于有孩子了,轻抚着自己的肚子,周围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还没等夏凉从欣喜中的感情中出来,一阵压抑的气息便扑面而来。

“冷炎,你回来了,我......”还没等夏凉将怀孕二字说出口,冷炎的话直接浇灭了夏凉的热情。

“跟我去打胎!”冷漠无比的话从冷炎嘴里说出,夏凉诧异无比。

强忍着心理的不适轻启薄唇,“什么意思?”

冷炎从桌子上拿起怀孕报告,冷漠的说:“我说打胎,听懂了吗?”话音刚落,就将纸撕得很碎,扔到夏凉的脸上。

听到他冷冷的话,夏凉心都碎了,“为什么?你就这么不想要我们的孩子?”

“你觉得呢?当初你设计跟我上床,以此方法让我娶你,你觉得你这样的心机女,怎么配有我冷炎的孩子!”

夏凉听到他的话,情不自禁的摇摇头。冷炎的下一句话就像刀一样,狠狠的扎进了她的心里。

“更何况你这样的女人不知廉耻,还不知道这是谁的野种呢!快点跟我去打胎!”

本想跟他解释一番的夏凉听到打胎瞬间慌了,“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

话还没有说完,夏凉就被他暴力的塞进车里,向医院的方向驰去。

看着冷炎严肃的表情,夏凉慌了,趁着他停车的时间,赶紧给闺蜜沈婉婷打了求救电话。

听到沈婉婷的回答,夏凉安心下来,只要是能够拖到沈婉婷的到来,她的孩子就可以保住了。

等到夏凉慢吞吞的走到手术室的时候,正想找个借口拖时间呢,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激动的回头抱着沈婉婷,带着哭腔说道:“婉婷,你终于来了。”

“乖,不怕不怕!”沈婉婷边拍着夏凉的背边安慰道。

夏凉的心好不容易放下了,结果听到沈婉婷下句话,眼睛都瞪大了。

“冷炎,这件事情是小凉的不对,你就别往心里去了,虽然这是你弟弟的孩子,不过这终究是你们冷家的孩子呀!所以你就别逼着小凉打掉孩子了。”

冷炎听到沈婉婷的话,迅速get到重点,“弟弟?冷家?冷枫?”

“对呀,当初我就劝小凉,不要让她跟冷枫有什么过多的接触,虽然都是你们冷家的孩子,可是毕竟意义不一样呀,但是谁知道她这么不听话。”

沈婉婷又对夏凉说:“你太让我失望了。”

“沈婉婷,你在说什么呢?你是不是疯了。”夏凉看着冷炎的表情更加阴沉,疯了一样的像沈婉婷吼道。

冷炎愤怒的脸就像一只随时吃人的狮子,从牙缝里慢慢蹦出两个字,“进去!”

“不要,不要,冷炎,我没有,我没有......”夏凉听到冷炎的话,疯一般的抓住他的手,不停的解释。

可是冷炎根本不听她的任何解释,直接将她推进手术室,夏凉还想抓他的手,冷炎直接将手术门给关了。

“冷炎,求求你,不要打掉我们的孩子,求求你,求求你......”

夏凉不停的拍着门大喊,就像是在死亡关头的挣扎,她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只能不停的拍着门呼喊,希望冷炎可以改变决定,希望有意外发生。

可是并没有,随着医生护士的进来,她被强制绑在手术床上,她的声音渐渐沙哑起来,可是她仍然固执的叫这冷炎。

“行了,别叫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夏凉面前,夏凉激动的扭动着身体,扯着沙哑的喉咙说道:“婉婷,求求你,帮帮我,求求你了。”

沈婉婷给医生使了使眼色,所有人都被支出去了,沈婉婷嘲讽的说道:“夏凉,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我刚刚的话难道你没有听明白吗?你竟然还想要你的竞争对手帮你,可笑!”

看着夏凉迷茫的眼神,她又解释道:“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做你闺蜜?要不是为了接近冷炎我怎么会这么做?可是你呢,只是不知道该说你单纯呢还是傻呢,我这么惦记你的男人,你还总是一次次的给我机会。这次......可是你叫我来的。”

夏凉慢慢反应过来,流着泪质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为什么?为什么?

“呵,你家境好,长的漂亮,我根本就不在乎,可是为什么你要跟我抢冷炎,嗯?”沈婉婷捏着夏凉的下巴说道,“竟然还有了他的孩子,你觉得我怎么会让你生下来呢!不过幸好你叫我过来了,这样我就能确保你们的孩子一定不会存在!”

夏凉看着沈婉婷恶魔般的笑容,大声的叫着没有应答的名字,“别叫了,你再叫他也不会进来的,你知道为什么我能进来吗?冷炎呀,他说让我把你堕胎的视频拍下来,以后每天都让你看一遍,谁让你生下的不是他的孩子呢。”

“哦,不对,你的孩子是冷炎的,但是你知道为什么冷炎非得逼着你打胎嘛,你还记得上次我们一起聚餐嘛,就是那时候我找人伪造了你跟冷枫在一起的证据。”

夏凉愤怒的吼道:“沈婉婷,你怎么这么卑鄙!”

“哈哈,卑鄙又如何,反正我的目的达到了,你说你都有了他弟弟的孩子,你说他会不会跟你离婚呢?你说我会不会站在他身边呢?”

沈婉婷的一字一句,句句扎心。夏凉恨不得拿刀捅死她,可是她被绑在手术台上,什么都做不了。

“啊!”沈婉婷大叫一声,对着夏凉的脸就是一通乱打,直到夏凉的嘴松开她的胳膊。

“你给我等着!”沈婉婷话一说完,就将医生叫进来,并且不准他们给其打麻药。

夏凉一声声的祈求着,可是医生无动于衷,明显就是被沈婉婷给收买了。

夏凉清晰的感受到冰冷的机器在不停的抽吸她肚里的婴儿,就好像吸尘器在吸收垃圾一样,她甚至可以感觉到婴儿在不停的挣扎,似乎不想离开她的身体。

一阵绝望感袭来,她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透过沈婉婷手里的摄像机见她还未出生便已死的孩子。

第2章 善解人意?安慰?

一阵疼痛将夏凉从睡梦中拉扯出来,艰难的抬起手,不停的抚摸自己的肚子,眼泪从眼眶慢慢流出。

“太太,你醒了?这是我为你熬的鸡汤,你来喝点……”张妈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夏凉打断了。

“张妈,冷炎呢?”

张妈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太太,这汤可好喝了,你……”

夏凉听到张妈的回避,正色问道:“张妈,冷炎呢?”看着张妈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好,我知道了,是不是沈婉婷在陪着他?”

“这个这个......沈小姐那么善解人意,先生因为你打胎也伤心的不得了,所以沈小姐在安慰他。”

“呵呵,善解人意?安慰?沈婉婷怎么可能有这么好心,如果不是她,我会这样吗?”说完这句话,夏凉就爆发了。

忍者剧痛从床上下来,张妈赶紧在旁边拦着,“太太,你赶紧上床吧,你这样我会被先生骂死的。”

没有理会张妈的话,直接往外面走,张妈跟在后面,也不敢硬拉夏凉,只能不停的劝。

短短几步路,走到夏凉直冒虚汗,可是她急于向冷炎解释,只能忍者身体那撕裂般的疼痛。“冷炎,冷炎......”她一声声的叫着。

门忽然被推开了,一阵步伐声传入夏凉的耳朵里,这种声音夏凉根本不用想便知道正是她那念念不忘的人。

“你到底在闹什么?”一阵严厉的声音传入夏凉耳中。夏凉急忙抬起头,“冷炎,我是被冤枉的......”

话还没有说完,夏凉就看到了站在冷炎身后的沈婉婷,快速走到她面前,想要给她一巴掌,不料却被冷炎抓住了手。

“你到底想干什么?这么长时间还没有闹够吗?”

“冷炎,你听我说,都是她,都是沈婉婷,我的孩子是你的,她找人伪造了我和冷枫在一起的证据,那些都不是真的,那些都是骗你的,她就是为了跟你在一起,她......”

“够了,那这些是什么?”随着冷炎的话结束,一沓照片飞到了她的脸上,夏凉低头看到这些照片不停的摇头,“这些都不是真的,我和他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冷炎走上前去捏着夏凉的下巴,“那你告诉我这些照片是怎么来的?如果你跟冷枫没有什么,怎么会被人拍到这种照片,嗯?你们两个都脱光衣服躺倒一起了,你还在跟我说没什么。”

话说完,冷炎转身就走,夏凉紧紧的拉着冷炎的胳膊,冷炎厌恶的将手甩开,“别碰我,我嫌你脏!”

夏凉一时间失去平衡,直接倒在了地上,冷炎的神色一愣,一抹复杂的情绪在他的瞳孔里一闪即逝。

“张妈,照顾好太太。”夏凉看着冷炎即将要迈出的步伐,忍着钻心的疼痛快速搂着冷炎的腿,她不知道应该给冷炎怎么解释,但是她不能再让沈婉婷和冷炎在一起了,所以就自然而热的抓住了他的腿。

“放开!”即将走到门外的沈婉婷听到冷炎的话,就看见了这一幕,强忍着内心的喜悦,走到夏凉身边,温柔的说:“小凉,你快起来,对身体不好。”

沈婉婷一触摸夏凉,夏凉就像是疯了一样,直接对着沈婉婷的胳膊就是一顿狂咬,直到一个巴掌和她的脸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夏凉捂着半边疼痛的脸,心碎的看着冷炎摸着沈婉婷的胳膊,不停的在询问她要不要紧,看着这场景,夏凉说不出的悲痛。

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会有这么委屈,委屈到连她都心疼她自己。她从十八岁那年第一次见到他开始,就念念不忘,到现在已经整整七年了。

她原本以为冷炎只是不喜欢他,只要通过她的努力,他一定会发现他的好,他一定会爱上她,可是她忽略了爱情从来都不是付出就会有回报的,从来不是。

从最开始的一厢情愿,到现在的心如死灰,她累了,真的累了。

“冷炎,如果我说沈婉婷杀了我们的孩子,你信吗?”夏凉说完话,自嘲了一下,“哦不,应该说她杀了我的孩子,你会帮我吗?”

“孩子是我让你打掉的,不关婉婷的事!”冷炎冷冷的说道。

“哈哈哈……你到现在都不信我,我说是她就是她!”夏凉倔强的语气惹得冷炎又是一阵厌恶。

“你到现在还在冤枉婉婷,她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她还在劝我不要生你的气,你呢?你心情不好,自己做错了事情,只会怪在她头上,真是不可理喻。”冷炎说完转身就走。

第3章 认错

沈婉婷看着夏凉此时的狼狈状态,奸诈一笑,“张妈,你帮我把小凉给扶起来吧!她一直在床下可不行!”

“诶诶!”张妈听到之后,连忙上去搭手,沈婉婷趁机狠狠的拧夏凉掖下的肉,夏凉疼的虚汗直冒。

沈婉婷看到之后假装关心的摸了摸夏凉的头部,又看了看她扭曲的表情,便让张妈去叫医生。张妈不疑,就害怕夏凉身体落下什么病根,抓紧去找大夫。

张妈一出门,沈婉婷便笑了起来,“小凉,你说我都把真相告诉你了,而且你也告诉过冷炎了,但是他不信这可怎么办呢?不过呢不管怎样,我告诉你真相,你总得给点信息费什么的吧!”

“不过看你现在应该不会有什么钱,所以拿命来偿吧!”夏凉听到这句话瞪大了眼睛,没有想到沈婉婷可以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

“你说你是想要个怎么样的死法呢?是药物死亡呢?还是出轨之后不忍见自己老公,割腕自杀呢?还是……”

沈婉婷的声音就像恶魔一样,一阵阵的敲打在夏凉的心上,甚至感觉到了一丝绝望,现在她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沈婉婷想要弄死她简直轻而易举。

可是夏凉一点点都不想死,这件事情还没有解释清楚,她不能死不能死,可是在沈婉婷的手的作用下,夏凉的呼吸渐渐困难,她拼命的想要将沈婉婷的手给掰开,可是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难道真的要死了吗?绝望的泪水滑落下来,忽然脖子上的钳制被松开了,夏凉拼命的呼吸。

耳朵边一阵阵的喊声,让夏凉的意识才渐渐清楚,看到身边的人,她一阵恍惚,“冷炎?”

“我是冷枫,我带你去急诊室。”夏凉听到冷枫的回答,苦涩一笑,没有想到是冷枫救了他,他们两个的面庞那么的相像,如果不是太过期盼,又怎么会认错呢?

夏凉被送到急诊室的消息不一会儿就传到了冷炎的耳朵里,冷炎来到这发现了焦急等待的冷枫,怒气直接掩盖了理智。手上的动作直接打到了冷枫的脸上。

冷枫直接就被冷炎打了,心里也很不爽,直接回了一拳,“冷炎,你是不是疯了?你到底做了什么?小凉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还好意思问我?你难道不应该问问你做了什么吗?她都有了你的孩子,你现在问我做了什么?”冷炎龇牙列齿的说道。

冷枫被冷炎弄得脑袋一蒙,不明所以得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现在给我装什么呢?做了就是做了,反正孩子已经打掉了。”冷炎一想到他的孪生兄弟和她的妻子睡了,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什么?打掉了?”冷枫听到冷炎的话,心里一阵颤抖,他知道夏凉有多爱冷炎,更知道夏凉为她做过什么,他可以百分之百确定那个打掉的孩子就是冷炎的。

冷炎听到冷枫的惊呼,更加确认了夏凉的出轨行为,冷枫看着冷炎那几乎要杀了他的眼神,不怕死的继续问道:“谁告诉你这孩子是我的?”

挥手就是一拳,冷炎好不容易按下的火气又被激发出来,“你TM的到底想怎样,我警告你,就算夏凉有了你的孩子,我也不会放过她,她始终是我的妻子,只要是我一天不离婚,你就别想靠近她。”

“冷炎,我也同样警告你,只要有我在,我就绝对不会让你伤害小凉的,孩子的事情你错怪小凉了,另外你知道为什么小凉会被送进急诊室吗?你问问那个女人就知道了。”

听到冷枫将问题抛在了她身上,沈婉婷一阵紧张,还没等她说话,冷炎就帮她解了围。

“你和夏凉是不是商量好的,你们两个还真是会冤枉人呢,夏凉是不放过自己的闺蜜,你呢?你跟婉婷有什么联系吗?干嘛这么冤枉她,你连一个陌生人都不放过?”

听着冷炎质疑的话,冷枫怪异的笑了,“哈哈……冷炎,你竟然无条件的相信一个陌生人,你宁愿信她都不信小凉,怪不得呢怪不得,小凉的今天都是你造成的,如果有一天你发现真相,还希望你不要后悔!”

“小凉那么的喜欢你,她喜欢了你七年,我喜欢了她十年,可是我还是输给了你,如果她不是这么爱你,我怎么会放弃?可是你呢,你根本不好好对她,这次她醒来,我会带她离开,离开你。”

冷炎听到冷枫要带夏凉离开,一阵复杂的感觉涌入心头,“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来人,将他的腿给我打折。”

第4章 囚禁

黑衣人的出现,让沈婉婷意识到局势的紧张,赶紧跑到冷炎面前轻声说道,“冷炎,小凉已经怀了冷枫的孩子,而且看起来他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不如就成全他们吧!”

冷炎听到之后直接咆哮了起来,“我成全他们,谁来成全我!”沈婉婷听到之后就愣了,她没有想到情况竟然会变得如此复杂。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拉出去。”黑衣人听到冷炎的话,赶紧将冷枫拉了出去。

沈婉婷见到此状,趁机去让黑衣人放了冷枫,如果此时冷枫腿断了,还怎么带夏凉离开,她又怎么和冷炎在一起呢,所以为了她的幸福,她一定要让夏凉和冷枫绑到一起。

夏凉从睡梦中醒来,就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医院了,冷炎为了惩罚她,把她囚禁了起来。

看着别墅里的一草一木,夏凉总能想到自己和冷炎在一起的时光,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变成这个样子,她不想待在这里,因为她总能想起冷炎那天冷漠的眼神,总会想起那死去的孩子。

她拼了命的绝食,想尽办法自杀,可是都没有成功,冷炎为了防止她出去,禁止了她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并且找人监视着她。

冷炎的不信任让夏凉深感疲惫,身体状况日益下降,终于张妈看不下去了,拨通了冷炎的电话。

晚上冷炎回到别墅的时候,夏凉正站在二楼的窗户边眺望着远方,就连他的到来都不知道。

冷炎侧身站在她的旁边,看着她消瘦的脸庞、无望的眼神,心里一阵疼痛。

轻轻的喊了喊她的名字,“夏凉,小凉......”夏凉看着站在她身边的男子尖叫起来,“啊!魔鬼,魔鬼......”

冷炎站在她身边显得手足无措,双手抱着她喊她的名字,夏凉渐渐平静下来,她的自言自语让冷炎有一丝恍惚。

“不,你不是冷炎,他从来都不会这样喊我的名字的......”夏凉一直让他这样喊她,可是他从来喊得都是夏凉,没有想到她会如此介意。

等到冷炎回过神时,夏凉已经离开了他的怀抱。

冷炎不去理会那一丝的温存,径直走到床边,随意躺下。

可是夏凉的下一句话让他瞬间暴跳如雷,

“夏凉啊夏凉,你就这么想离开我吗?我告诉你你休想,除非我玩腻了,要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

夏凉根本就不理会冷炎的话,又重复了一次,“冷炎,我们离婚吧!”

“我说的话,你难道没有听到吗?你是不是想跟冷枫那混蛋在一起,你想跟我离婚,是不是因为他?说!”

看着眼前因愤怒紧捏自己下巴的男人,夏凉心里一阵凄凉,他不但怀疑自己,而且竟然还不信自己的亲哥哥!

夏凉的不语更加激怒了冷炎,冷炎暴力的将她摔倒床上,直接撕扯她的衣服,夏凉害怕了,但是此刻的冷炎毫无理智可言,夏凉无声的拒绝惹得冷炎更加愤怒,说的话也更加言不由衷。

“你是不是怕冷枫嫌弃你,你在冷枫面前也这样吗?在我面前装什么纯洁呢,外面随便拉一个女人都比你干净。”

夏凉听着冷炎一句句的话,本来以为心都麻木了,可是听到自己最爱的人如此的侮辱自己,心还是忍不住的疼痛。

刚准备进行下一步的时候,冷炎看到她的泪已经沾满了半边枕头,一阵恼怒声直接让夏凉滚下去,夏凉慢慢的起身穿衣服,冷炎却暴力的将她推了出去。

脚下一扭,夏凉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她绝望的闭上双眼,虽然身上很疼,可是她貌似感觉快要解脱了,一丝微笑竟挂在脸上。

等到冷炎听到声响的时候,夏凉已经躺在了血泊里。他紧忙跑下楼去,看着一动不动的夏凉,差点窒息。

“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冷炎的怒吼声传到了整个别墅,紧紧的抱起夏凉,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冷炎的心里说不出的痛苦。

冷炎和夏凉一到医院,沈婉婷也立马赶了过来,看着冷炎失神的模样,沈婉婷说不出的嫉妒,不是说不爱夏凉,这又算怎么回事儿,这更加激发了她要弄死夏凉的想法。

随机整理了下着装,轻声迈步到冷炎面前,“冷炎,你怎么了?”

“夏凉从楼梯上摔下来。”冷炎礼貌性的回答让沈婉婷高兴了一把,相比较之前冷炎现在对她真是好太多了。

“怎么会这样呢,不过你别担心,一定会没事的!”沈婉婷假意的安慰道。

等到医生出来说没有事的时候,沈婉婷已经走到了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夏医生,夏凉她的情况能给人家说的具体一点嘛!”沈婉婷娇滴滴的撒着娇,那个夏医生似乎很受用。

直接走上前在沈婉婷的臀部摸了一把道,“你这个小妖精,如果不是现在在上班,还真想把你给就地解决了。”

沈婉婷掩盖住心中的厌恶,讨好的说:“哎呀,这还不好说嘛,等你下班,我任你处置!”

“这可是你说的哦,可不要再找什么借口推脱了,要不然你懂的?”

“哎呀,肯定不会的呀!

听完夏医生的话,沈婉婷心里更加嫉妒夏凉了。

第5章 密谋

没有想到她都这样子冤枉夏凉了,冷炎不但不跟她离婚,而且竟然还愿意碰她。一想到冷炎碰她了,沈婉婷想杀了夏凉的心都有。

刚走出夏医生的办公室,一计就上心头,随即又回去找他。沈婉婷走到屋里看着那肥胖的身影,心里一阵纠结,最终嫉妒战胜了一切。

直接转动了下他的椅子,跨坐在她的大腿上。用手轻轻在他胸口划圈,夏医生吓得一动不敢动,“快点起来,现在可是上班时间,让人看到怎么办?”

“夏医生,人家想要你帮一个忙,可是不知道你要不要帮啊!”沈婉婷的手不停的下滑,看着夏医生欲仙欲死的大肉脸,忍着想要吐的心情。

“别乱摸,你说!”夏医生抓住了她乱动的双手,“人家想要你在夏凉的药里增加一种致幻药物,你要不要帮帮人家嘛!”

“我不会帮你的!虽然我这个人好色,可是这种有关医德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做的。”夏医生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不要拒绝这么快嘛!这上班时间,你说你强迫我干这种事情传出去,怎么办?”

“我没有,这是你......

“你觉得别人会相信嘛?不信我们试试看......哎呀,夏医生,做人不要这么死板嘛,这种药物又不会造成死亡,没有关系呀......”

最终在沈婉婷的威逼色诱下,夏医生还是妥协了,沈婉婷看到药物进入到夏凉身体后,嘴角闪现了一丝坏笑。

等到夏凉醒过来的时候,强烈地要求回家,因为她又看到了沈婉婷,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她已经被人注射过其他东西了。

冷炎听到夏凉想要回家,心里一阵开心,立马找人将她送回到别墅,他自己则去上班了。

夏凉再次来到别墅的时候,心态已经稍微有了一点转变,因为相对于别墅来讲,沈婉婷那个女人才是个毒蝎。

来到这里的晚上,夏凉没有一晚上睡得着的,每天晚上都会梦见她那死去的孩子。

不过今晚更是让她害怕,她仿佛又回到了那次打胎的时候,无论她怎么做,都逃离不了。

一瞬间,画面又转到了沈婉婷拍的视频,那一摊红血在不停的哭泣,一会变成人的模样,一会变一个惨状。无论夏凉做些什么这些东西永远在她脑子里盘旋。

“啊!”夏凉从睡梦中惊醒,忽然发现床边站了一个小人,一直在质问她为什么不救他,夏凉拼命的解释,可是小人还是不见了。

夏凉疯了一般的寻找,但周围都没有,她想打开灯,可是不知为何灯没有亮起来。

恍惚间,她似乎看到那个小人手舞足蹈的在灯附近晃动,很期待光是什么,就赶紧跑到电源总开关那里,想打开让小人见识一下。

却没想到慌忙中直接触碰到了电源,整个人都被电到晕了过去。

夏凉的惨叫招来了张妈的到来,张妈看到这场景,一时也不知怎么办,赶紧叫过来保镖,将夏凉送到了医院。

当冷炎接到电话的时候,忍不住大骂,“shit!夏凉,你真是好样的,为了离开我,竟然去触电,给我等着。”

夏医生看到夏凉过来之后,赶紧给沈婉婷发了个消息,沈婉婷接到消息之后也立马赶了过来,沈婉婷也借机进了手术室。

看到夏凉的惨状,一阵爽意。沈婉婷偷偷在夏医生的耳边问道:“夏医生,这触电的一般最坏的治疗结果是什么呀?”

“你又想干嘛?”夏医生咬牙切齿的问道。

“我刚刚在网上查了一下,他们说是截肢,我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不过你去弄个截肢的手术通知单没问题吧?”

“你……”

沈婉婷打断他的话,“你放心,我去让冷炎签名,你就假装不知道不就好了,你可别忘了,昨天的照片……”

夏医生被这样一提醒瞬间就慌了,哪里还管的了医德什么的,昨天下午沈婉婷故意把他灌醉,拍了一系列所谓的他强奸她的照片,以此威胁。

“好,我知道了!”夏医生很无奈,虽然他现在很同情夏凉,可是他也得为自己考虑一下。他可不想被辞退,而且说不定还会搞得妻离子散。

沈婉婷接过手术通知单就去找冷炎签名了,冷炎虽然看着沈婉婷有一丝的惊奇,不过沈婉婷解释是打下手的,夏医生在处理夏凉的伤口,他也毫不怀疑。

冷炎听到要截肢,瞬间都蒙了,“为什么要截肢,不是只是触电吗?”

沈婉婷一本正经的瞎扯道,“但是因为触电时间太长了,她的脚下又是站的铁凳子,所以脚下伤害特别严重,如果不及时处理,她的生命都会有危险的。”

一听到有生命危险,冷炎都慌了,但还是犹豫的问道,“只有这一种方法?”

听到沈婉婷的肯定回答,冷炎心一狠便签下了截肢手术单,他知道夏凉一定会接受不了,但是为了保住她的命,她宁愿她没有腿。

沈婉婷看着这个单子,心里默默说道,“夏凉,不知道你最爱的男人让你截肢,你会有什么感觉?”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