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可惜没如果齐晟宇潇凌沫免费阅读_齐晟宇

发布时间:2018-11-07 14:35

可惜没如果齐晟宇潇凌沫小说齐晟宇 潇凌沫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可惜没如果齐晟宇潇凌沫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可惜没如果里,主要介绍了齐晟宇潇凌沫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都住了半个月了,身体也早恢复了,是不该一直住下去。况且住的久了,潇凌沫都在医院听到关于她跟刘译的八卦了,都说她赖在这里不走,是看上了刘医生。刘译在这医院的魅力,那可是明星级别的,潇凌沫这几天都要被那些个护士瞪出几个窟窿了,再不走,可就不仅仅是眼神杀的程度了。再说,齐晟宇都已经发话了,她是该回去的。

可惜没如果齐晟宇潇凌沫小说

第1章:是自己犯贱

齐晟宇,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无论潇凌沫怎样的推身上的人,都无法移动分毫。

齐晟宇就像是一条发情的野兽,在酒精的作用下,丝毫不曾怜惜,瞬间潇凌沫身上的衣物竟都成了碎片散落一地。

“不要,不要!”潇凌沫在最后的关头,依旧拼命地反抗着。

可是齐晟宇就好像没有听到她的求饶一般,在她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一击刺穿,没有丝毫怜惜。

啊,痛……

潇凌沫认命了,可为何眼角还会流出那温热的液体呢?

“啪”

脸颊上的疼痛加上下体的贯穿,潇凌沫觉得这是从未有过的屈辱。

本就打算屈服的她,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开始了反抗。

“齐晟宇,你这个禽兽,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听到这话,身上驰骋的男人突然停了下来,一只手紧紧掐住了她的脖子。

双眼迸发出的憎恨,直戳潇凌沫的心里。

齐晟宇冷哼一声,好像觉得她方才说得是什么冷笑话一般,手中的力道比方才更加重了,潇凌沫一时之间喘不上气来。

“潇凌沫,你该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对你!”

“况且,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你该感到开心才是!”

话毕,新一轮的粗暴再次袭来,那横冲直闯的痛楚,让潇凌沫几度昏厥。

可每当她要昏过去的时候,齐晟宇就会狠狠地甩来一记耳光,让她不得不清醒过来。

就这么一个晚上,潇凌沫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被迫承受。

这是他们婚后第一次夫妻生活,不是美妙,而是地狱……

潇凌沫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混过去的,更不知道什么时候齐晟宇从这离开,只是在醒来的时候,房间内只剩她一人。

“呲”仅仅是一个起身的动作,就疼得她眉头紧皱。

看着身上布满的淤青,还有床单上那一抹的鲜红,甚至空气中残留的奢靡,无一不都彰显着昨夜的疯狂残暴。

拖着脏乱不堪的身体,潇凌沫进了浴室,本想张开嘴滋润下口中的干燥,可偏偏扯动了脸颊上的红肿。

呵,她都差点忘记了,除了身下的伤,这脸上也没少挨打呢。

“潇凌沫,你该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对你!”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

昨夜齐晟宇的话随着喷洒出来的水一一浮现在脑海,潇凌沫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是啊,是她自己犯贱,爱上了一个这样的人,还用不正常的手段获得了这场婚姻。

他这样对自己,是因为恨她吧?

可即使是这样的伤害,潇凌沫心中依旧是放不下对他的爱意,果然,她就是犯贱!

“马上来公司。”

这是潇凌沫出来收到的一条短信,是齐晟宇发来的。

去公司?齐晟宇向来不愿意她在公司抛头露面,今天怎么会让她去公司?

就算心中有疑惑,但这是他的要求,她只要照他所说的做就可以。

办公室里,除了齐晟宇,还有另一个男人,西装革履,一个公文包,以及桌上的文件。

潇凌沫心中一惊,忽然明白了什么……

“还愣在那里做什么,文件手续我都已经办好了,你只要签个字就好。”

“股权转让书”桌上文件的五个大字,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她,她的这场婚姻,就是靠她手中的齐氏集团的百分之五股份得来的。

本以为结婚后,她不主动给,这个东西握在手中,还能给自己一线希望。

现在竟是连这点希望都要失去么?

“我……”她不想签,这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股份现在在她手中,尚且对她如此,潇凌沫不敢想象要是没了这东西,他会如何对她……

第2章:我养的一条狗

“我马上签。”

听到肯定的回答,齐晟宇这才满意,只是看她一直杵在旁边有些不快。

齐晟宇的每一个表情都落在潇凌沫的眼中,他竟然是那般的不耐烦么?

拿起桌上准备好的笔,潇凌沫不由得心中自嘲,潇凌沫啊潇凌沫,不过就是在那张纸上签个名字,用得着手抖成这样么?

颤颤巍巍的,终于写好了自己的名字。

这个名字,就代表着他们之间的一切,就结束了吧?没有了这股份,她还有什么理由待在他的身边?

那律师带着签好的转让书走了,办公室就只剩下潇凌沫跟齐晟宇两个人。

本来有两人独处的时间,潇凌沫是求之不得的,可今日她却想逃离这个空间。

“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啊……”

“齐晟宇你要干什么!”

还未等她说完话,齐晟宇便用手禁锢住了她的下颚。

临近的呼吸,是她熟悉的味道,可是他的眼神却是狼般的凌厉。

“潇凌沫,我没叫你走,你敢走,嗯?”齐晟宇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个举动,只是在看见这个人眼里没有了以往那般对自己的迷恋,而是想抓紧离开的时候,他就想狠狠地打她,让她看清楚现在自己的身份!

不过只是养着的一条狗,居然敢无视主人,齐晟宇想着该怎么惩罚才算能让她长记性呢。

潇凌沫一声苦笑,原来竟是因为她不听话,所以才发火的是么?

原来,在他的眼里,她只能按照他的意愿所活。

原来,她仅仅是这样的身份而已……

眼前的人依旧是那个让她心动的人,心中依旧有他深深的位置,可是却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齐晟宇,我们离婚吧。”

既然得不到,更没了留住你的筹码,那么与其让你提出离婚伤心,还不如她自己提出,这是她给自己留下的最后一丝尊严。

离婚两个字就像是魔咒一般围绕在齐晟宇的脑海,这个女人还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离婚这两个字是她能说出来的么!

也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齐晟宇猛然像昨日那般,撕扯着潇凌沫的衣服。

身上的淤青还未消除,现在更是新添几道。

“看来昨天,还没让你认清楚,这里到底是谁做主!”

潇凌沫不敢呼救,毕竟这可是公司的办公室,门外就有许多员工,万一把他们引过来……

“齐晟宇,你快住手,我们有话好好谈不成么?况且离婚,不正是你想要的么?”

潇凌沫试图好好与他沟通,希望他能放过她。

可齐晟宇哪里听得进去,什么前戏都没有,就直捣黄龙,到达她的最深处。

“啊!”潇凌沫痛呼。

“潇凌沫,记住这样的痛,下次要是再敢自作主张,我依旧会这么对你!你不过就是我养的一条狗,居然还敢做主人的主了,嗯?”

“或许,等我哪天玩腻了,可以考虑离婚……”

轰,这些话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让潇凌沫感受不到身下的痛,唯一有的只是心痛。

她在他眼中竟然是一只狗!所以今天的事仅仅是因为她不听话了给她的惩罚!

玩?

哼,潇凌沫你醒醒吧,他对你做这种事,只是为了玩玩,只是一种惩罚的方式,没有半分的情爱关系。

“主人,啊……你,你慢点……

第3章:接着给我叫

自从那次在办公室以后,齐晟宇只要逮着机会,就会用这种方式惩罚。

有的时候是因为她做的饭不合口味,有的时候是因为回家没看见她,更有的时候仅仅是一件衣服的颜色他不喜欢。

在床上,他不允许她叫他的名字,只能叫主人,这才配得上是一条狗。这些都是齐晟宇对她说的,不,准确的来说是命令。

有时候潇凌沫会忘了,到头来得到的就是摧残,所以她已经习惯了,习惯了主人这个称呼。

做的次数多了,潇凌沫感受到的不再只是痛感,伴随的还有一丝隐忍的快感。

快感到了,她竟也是慢慢的沉沦,随之叫出来的竟是丝丝的。

“慢点?可是你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它含得很紧,分明就是叫我快点,再快点!”说着齐晟宇更是加快了自己身下的动作。

“嗯……”那种挠人心脾的叫吟不受控制的从潇凌沫口中传出,她很想忍住,可是身体的本能让她无法控制。

“哼,潇家的女儿,原来这般!果真是一条好狗,叫,接着给我叫!”

齐晟宇对于潇凌沫的,也挺受用,只是嘴上却说着无尽凌辱的话。

他这几天也不只是怎么了,好像有点迷恋上这个女人的身体,可能是他太久都没碰女人了吧?

有这么一人,可以随时随地解决生理问题,尽管是个让人讨厌的女人,也算是不错。

听着身上传来的辱骂,潇凌沫只感觉无尽的羞辱,让她感觉他只不过是把她当成是一个妓女罢了,只是为了得到满足,仅此而已。

或许是因为这样,潇凌沫有些赌气的咬着嘴唇不让声音露出。

齐晟宇很生气,一直叫唤的狗居然不叫了,那么又何须对她怜惜。

一个巴掌很快的落在她的脸颊,“居然还敢不听话,马上叫!”

脸上传来的疼痛代替了身体上原有的快感,潇凌沫能感受到脸颊上清晰的手掌印。

罢了罢了,他想听,那她叫就是了,反抗得来的只有更大的身体伤害不是么?

重新听到这诱人的声音,齐晟宇才满足,这样才是一条听话的狗。

就这样,潇凌沫顺着他的意,直到他完全的发泄完为止。

潇凌沫瘫在床上,听到他穿衣服的声音,以及出门前的那句话。

“记得吃药。”

是啊,吃药,避孕药。

他那么讨厌她,怎么会让她留下他的孩子。

每每这件事后,他唯一跟她说的话就是这句“记得吃药”,好像生怕她忘记似的。

潇凌沫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直到肚子饿得咕咕叫时,才决定起来做些吃的,顺便把药吃了。

只是这药,好像已经吃完了,潇凌沫不得不拖着酸痛的身子去药店买了药,然后再回来吃饭。

吃完饭,才发觉时间已经不早了,晚上十点了。

他怎么还没有回来?

往常这个时候他已经回来了的,今天是有什么事耽搁了么?

潇凌沫不由得心生担忧,即使他如此对她,可她还是每天都等着他回来再去睡觉。

她很想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问问是不是今夜不回来了。

可是她知道,要是她问了,一定又会惹他不高兴,毕竟她这是他的一条狗,狗又怎么能过问主人的生活?

算了,还是在客厅等他回来吧……

第4章:潇凌沫,你找死

“晟宇,算算我也有三年的时间没回来了。”

潇凌沫听见这声音愣了愣。

这声音怎能不熟悉,那个已经离开了三年的人,怎么就突然回来了?

潇凌沫还来不及多想,门已经被打开,她想逃,却在起身的时候摔倒在地。

这个时候,潇凌沫是多么的希望有个地缝能够让自己钻进去躲一躲,她不想以这样狼狈的姿态面对这两个人。

“她怎么在这里?”吕萌萌很惊讶,她不是不知道晟宇已经跟潇凌沫结婚了,可不知道的是晟宇居然能让她住在家里。

要知道,以前的时候,吕萌萌身为齐晟宇的女朋友,也只不过是来过几次家里,可从来没有住下来过。

齐晟宇走到潇凌沫的身边,他没有想到一进门就会见到她的,这个时候都已经三点了,她是特意等他回来?

有一瞬间的感动,却又马上把心中的想法按下。

“地上趴够了没有,趴够了马上起来,萌萌刚下飞机有些饿了,去做点吃的!”

潇凌沫震惊的抬头,齐晟宇的居高临下,让她方才生出的一丝希冀变成泡沫。

她以为他上前是扶她的,她以为哪怕是不扶也该问句“你怎么样”的,她以为就算不问也会以命令的口吻让她起来的。

可是那些都是她以为罢了,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

潇凌沫面无表情的慢慢爬起,那无意识的一跤确实摔得很重,可也抵不过齐晟宇言语上的伤害。

她是他的狗,当然他的话就必须听从,即使那个人是情敌,也要给她做吃的。

这一切都看在吕萌萌的眼中,心中不由得暗喜,看来无论过了多长时间,晟宇的心中都没有潇凌沫的位置。

那她就放心了,这次回来,她一定要把晟宇再次握在手心!

吕萌萌说话的声音很大,连在厨房里的潇凌沫都听得一清二楚,好像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一般。

其实具体说的什么,潇凌沫不想听,自然也就听不真切。

但是齐晟宇那跟着的附和,却是听的一字不差。

“哦,是么?”

“我下次也去看看”

“好”

多么温和的语气,这是潇凌沫从来没有从她自己身上听到过的,原来他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

可惜,柔情的对方不是自己.

由于是深夜了,潇凌沫只做了些简单的,煎蛋面包还有牛奶。

“我来端吧,啊!”

潇凌沫本想端出去给他们吃的,却是在这个时候吕萌萌出现了,这一个“不小心”那玻璃瓷盘破碎的声音就传遍整个屋子。

“啪”

一个清脆的巴掌落在潇凌沫脸上,还掺着一丝急促的声音“潇凌沫,你找死!”

随后齐晟宇便去安慰受惊的吕萌萌,一脸心疼。

眼泪啊眼泪,你可争气点,千万不要在他们面前掉下来,潇凌沫不停地在心中默念着。

蹲下去,默默收拾着地上的残局,可他们离开的时候竟是双双踩了她那捡碎片的左手。

疼,巨大的疼痛随之袭来。不光是脚的力度,更有手下那碎玻璃的刺痛。

可这疼依旧大不过心痛,带着还是血的手潇凌沫继续收拾着。

他们离开了。

是啊,齐晟宇怎么会允许吕萌萌继续留在这个家里被她“欺负”?

第5章:没有满足你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一家高级西餐厅中,潇凌沫望着那个与齐晟宇有五分相似的齐清宇,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潇凌沫本不想赴这个约,可在电话中齐清宇分明说不来后悔,这才过来。

可已经来了半个钟头了,他还是没有开口说到重点,潇凌沫已经有些不耐烦。

“我说嫂嫂,干嘛急啊,我是来跟你谈合作的。”

合作?潇凌沫不知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合作可言!

“吕萌萌回来了,你知道吧?”

就这一句话,潇凌沫停住了要离开的脚步。

吕萌萌,这个名字在她心中就是一个鬼魂般的存在,即使人不在,却在齐晟宇的心里。

“你也知道,我那个好堂哥啊,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女人,她回来了,你觉得你手中的百分之五股份还能留得住他?”

潇凌沫心中咯噔一下,静静的坐回了原位。

“所以,你倒不如把股份卖给我,放心,我会给你一个好价钱,至少下半辈子你可以衣食无忧。”好生活,还有好家庭,得到一个都好不是么?

可惜的是齐清宇的如意算盘打错了,“齐清宇,你想买,我却不想卖。”

虽然潇凌沫不知道为什么齐晟宇不向外界公布股份已经转让这件事,可是他不说,她也不不打算说,她相信他一定有自己的打算。

真是可笑,齐晟宇都对她这样了,她还能处处为他着想。

对于这个答案,齐清宇好像并不意外,却是把视线都转到了潇凌沫的左手上。

昨天的伤口,潇凌沫只是简单的用纱布包扎了一下,也许是伤口太深,现在都还有一丝血流出,把纱布染得鲜红。

齐清宇慢慢的站起来步步靠近潇凌沫,轻轻地抚上手上的手。

这样的角度,在外面的人看起来,给人一种亲吻的错位感。

“嫂嫂,这是堂哥弄得吧,他这般对你,我想你该好好考量我的话。”

齐清宇嘴角的幅度,就像是小人奸计得逞的感觉,总让潇凌沫心里毛毛的,让她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潇凌沫!”

果然心中的不安竟成了现实,这愤怒的声音不是齐晟宇又能是谁?

“啪”在外人面前,齐晟宇一点都不给潇凌沫面子,一个巴掌硬生生的落下,整个餐厅的目光都聚集在此。

“晟宇,你听我说……”

没有听她的任何解释,可以说根本就不给她解释的机会,齐晟宇当着所有人的面拖着潇凌沫出去。

没错,是拖着,毫不留情!

被拖得都有些迷糊的潇凌沫,依稀看到不远处得意的吕萌萌。

她瞬间明白了,今天的这一切,只不过是个阴谋,是吕萌萌跟齐清宇的阴谋,就如同三年前一样。

“潇凌沫,还没有离婚呢,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找男人,额?”

“看来是我还没有满足你!”

扯衣,脱裤,一气呵成。

痛,这种痛就如同第一次一样,是粗暴,蛮力……

“他是不是也摸过这里,嗯?还是摸过这里?我知道了,一定是这里吧!”

齐晟宇的手指过之处,都会留下淤青,那捏的力道,分明就是想把她身上的肉拧下来。

第6章:别死在家里

这一次,潇凌沫睡了一天一夜,睡得天昏地暗,脑袋昏沉。

潇凌沫是被渴醒的,她觉得整个喉咙中到嘴唇没有一丝水分,唇瓣已经皲裂,流出少量血水。

伸出舌头舔了舔,一股子血腥味慢慢在口中晕开,直到充斥着整个口腔。

这就是她血的味道啊,不知心中流的血是不是也是这个味?

浑身就像被车碾过的疼,还有下身黏黏的湿意,都让潇凌沫感到很不舒服。

使出了自己浑身的力气,用还没受伤的右手搭上了额头。

果然不出所料,她发烧了,那滚烫的程度怎么也得有个三十九度吧?

浑身软弱无力,就连起身都没有力气,还看什么医生?

算了,没人管她,她就自生自灭吧,这样也挺好。

就这样,潇凌沫再次沉沉的睡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潇凌沫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了,医院里的药水味很浓,她不喜的皱了皱眉头。

不过,是谁把她送进医院的?是晟宇吧?

是啊,也只有他能在家里,能发现她生病了!

他不是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的是么?他一定是还有点担心她的吧?

为自己心中的这一点想法,潇凌沫忽然觉得好像天空又开始变得晴朗起来。

“你醒了,觉得好些了么?”

潇凌沫抬起头,却在看到是医生而不是他的时候,心中的那股雀跃慢慢变成失落。

她还以为是他呢,果然还是她多想了是么?

“嗯,不烫了,应该是好多了。”医生摸了摸她的额头,说着,然后把一封信交到她手里,“这个是送你来医院的人给的,说是等你醒了就给你。”

潇凌沫接过后,快速拆开,希望从里面得到字里行间的担心。

然,这里面只有五个字。

“别死在家里”。

所以他送她来医院,就只是怕她死在家里,脏了他的房屋么?

呵,潇凌沫啊潇凌沫,你还在期待个什么劲!你怎么那么傻!你就是个白痴!

她现在也算是生无可恋吧,整个人就瘫躺在病床上,目光涣散。

“凌沫,这些年你过得并不好是么?”

那是一种怜惜还有无尽的疼爱,这是潇凌沫从未体会过的。

猛地坐起,潇凌沫仔细打量着这个声音的来源,那个她的主治医生。

刚才只想着齐晟宇了,根本就没心思注意这个医生,现在看来竟是有一丝丝熟悉。

“我们认识是么?”

潇凌沫一时之间确实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只好略表歉意,“不好意思,我不记得了。”

“刘译,记住了,这是我的名字。”刘译笑笑,并没有觉得她不记得他的名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刘译的笑,很治愈,很温暖。

这么暖心的一个人,潇凌沫怎么能把他忘了呢?

“刘译,是你啊,真的是你!好久不见了,你变了好多!”潇凌沫这三年来可从来没有遇到比今天更开心的事了,好像以前的痛楚都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

刘译啊,她的高中同学,严格来说就是她的一只小跟屁虫啊!

她太高兴了,以至于激动地抱着他,来表示自己的欢喜。

“潇凌沫,你在做什么!”

本来就是二十几年来好不容易发一次善心,来看看这个病入膏肓的人,没有想到竟又让他看到如此不堪的一幕!

这个女人,是在一次次的挑战他的极限么?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