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禛夏安暖小说最新免费《前妻娇媚入骨》

发布时间:2018-11-07 14:06

唐禛夏安暖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前妻娇媚入骨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前妻娇媚入骨是作者司酒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 小说主要讲述了唐禛夏安暖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夏糖糖,如果日后你再背着我给我报名什么相亲节目的话,妈咪可就生气了!”夏安暖瞪了一眼自己手中牵着的小丫头。夏糖糖抿唇,她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妈咪,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泪花。“现在你给我装可怜也没用!”夏安暖这一次似乎是贴了心了不想搭理夏糖糖了。夏糖糖的小嘴立马就撇下来了,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夏糖糖松开夏安暖的手,可怜兮兮的蹲在地上,胖乎乎的小手开始在地上画圈圈,看起来好不可怜。“别人都有爹爹,就糖糖没有爹爹,糖糖知道糖糖的爹爹不在了,可是妈咪,糖糖不想成为没有爹的小白菜。”

前妻娇媚入骨

第1章  久别重逢

CBD是这座城市最豪华的地段,高楼林立,安静冰冷。

夏安暖愣神的看着眼前高大的建筑,眉头微拧。

“夏糖糖,如果日后你再背着我给我报名什么相亲节目的话,妈咪可就生气了!”夏安暖瞪了一眼自己手中牵着的小丫头。

夏糖糖抿唇,她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妈咪,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泪花。

“现在你给我装可怜也没用!”夏安暖这一次似乎是贴了心了不想搭理夏糖糖了。

夏糖糖的小嘴立马就撇下来了,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夏糖糖松开夏安暖的手,可怜兮兮的蹲在地上,胖乎乎的小手开始在地上画圈圈,看起来好不可怜。

“别人都有爹爹,就糖糖没有爹爹,糖糖知道糖糖的爹爹不在了,可是妈咪,糖糖不想成为没有爹的小白菜。”

夏安暖的心顿时就拧了起来,不过小白菜到底是什么鬼?!

“而且那个报名的姐姐也和糖糖说了,参加这个节目就有一万块的奖金,就算糖糖找不到爹爹,也有五千块的安慰奖。”

“糖糖……”夏安暖这一次觉得是自己过分了。

“五千块钱可以让妈咪你休息好长一段时间,也不用那么拼命的工作了,糖糖就是想多帮帮妈咪……”

“好了糖糖,不说了,妈咪都知道了。”夏安暖一把抱住看起来伤心不已的小萝莉,“妈咪这就去给你找个好爹爹,好不好?”

夏糖糖躲在夏安暖的怀里,双手紧紧的环在她的脖子上,听着那嗓音似乎还有些哭腔的样子。

“不要了,如果妈咪你要是不喜欢的话,糖糖就不要了。”

只是此时,夏糖糖唇角上的笑意并没有让夏安暖察觉到。

“妈咪没有不喜欢,只不过日后糖糖你做什么事情都要先和妈咪商量,不能再这么——”

夏糖糖的大眼睛中闪烁着灿烂的光芒,“好的,以后糖糖一定什么事儿都会事先和妈咪你商量的,再也不这样了!那……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最后还带着一些小心翼翼。

夏安暖无奈,只能牵着夏糖糖一块儿往大楼里走去。

而夏安暖不知道的是,也就在她刚刚踏入大楼的同一时间,一辆高级轿车缓缓的在大楼前停靠了下来。

副驾驶上下来一个面色肃然的人,他恭敬的走到了后座,拉开车门,等候在一侧。

从车上下来的是一身侧高大,五官极为俊美的男人。

“有消息了吗?”男人头疼的揉捏了下太阳穴,嗓音平淡的没有丝毫起伏。

身为唐禛助理的江南恭敬的站在一侧,他斟酌了片刻后,方才有些怯然道:“暂时……还没有。”

薄唇微微抿起。

那双犹如深潭般的眸子中顿时溢满了失望。

即便是早已知道答案是什么,可心底终究还是会期待,期待着将她找到,拥入自己的怀抱——

然后紧紧的抓住!让她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江南小心翼翼的瞟了自家上司一眼,在看到他彻底黑下去的面孔后,便不再说一句话。

当一见钟情节目组的制作人看到唐禛冷着一张脸踏入导播间的时候,立马就从座位上蹦跶了起来。

“唐,唐总,您,您怎么有空过来了?”

第2章  你敢答应一个试试

唐禛不过是淡淡的扫了那制作人一眼,也就是这一眼那制作人彻底的闭了嘴。

而此时的演播厅内。

这已经是上来的第三号男嘉宾了,他不管是举止还是谈吐,看起来都不错,夏安暖也就把灯留到了最后。

她想,如若这人能够接受糖糖的话,那么自己或许可以和这个人在一起。

“三号男嘉宾现在场上有十二盏灯是留着的,现在你有什么话想要问几位女嘉宾的吗?”

三号男嘉宾的视线直直的就落在了夏安暖的身上,继而有礼的含笑道,“我想问问五号女嘉宾……”

夏安暖一愣,五号女嘉宾不就是自己吗?

而也就在夏安暖愣神的同一时间,摄像机的镜头也是对准了她。

砰——

导播间内,唐禛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那深邃的见不到底的眸子中迸发出一片冰寒的星光来!

垂放在身侧的双手骤然握紧成拳,如若有人细心的话,定会发现他的拳头在微微颤动着。

他似乎在极力的压制着、忍耐着什么。

只不过,此时唐禛周身的低气压让他周围的人险些喘息不过来!

众人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这位大佬如此动怒。

江南也是惊恐不已的看着自家上司,可是当他注意到自家上司的视线正死死的盯着七号机位的视屏后,便将视线转移了过去——

也就在一瞬间,江南的瞳孔猛地收紧!心中一阵惊骇!

卧槽!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夏安暖!

没错的吧?那个站在台上,还在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的相亲女,就是老板让自己找了五年的女人夏安暖没错吧!

“请问,您介意单身妈妈吗?我实话和你说,我有一个女儿。”夏安暖的唇角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我很喜欢孩子的。”三号男嘉宾说的也很是直白,“不过在这之前,我可不可以冒昧的问下,糖糖的父亲现在……”

夏安暖笑的很淡,眸光都淡的让唐禛想要一把掐死她!

“不在了。”夏安暖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在糖糖还没出生前,就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好一个不在了!

唐禛霍然转身,眸光冰寒,离他最近的桌椅已经被他整个都踹倒在地!

周身的冰寒之气让众人的面色都不禁一白。

导播间的人顿时一句话都不敢说了,甚至不由自主的都退后了好几步。

唐总身边的空气真的是太冷了,如果要是再继续下去,他们一定会被冻死的。

直到唐禛冷着脸离开了导播间,众人方才长吁了一口气,只不过此时众人的腿脚都有些发软罢了。

但是,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夏小姐,我也明白的和您说吧,我对您很有好感,我能做——糖糖的父亲吗?”

三号男嘉宾问的很是小心翼翼,神色间还带着些许的期待的。

夏安暖一愣,也就在她刚想要回答的时候,一道震怒不已的嗓音乍然响起——

“夏!紫!晴!你要是敢答应一个试试!”

第3章  先生,我们认识吗?

骤然响起的嗓音让夏安暖蓦然一惊!

在她还未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她已经整个人都被拽了过去,继而一阵眩晕!

“你竟然敢来参加这种节目!”依旧是震怒不已的、甚至还带着一丝不易被察觉的惊喜的嗓音。

唐禛控制不住自己心底的怒意,即便是他在心底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要发怒,尽量的柔和下来,不要吓跑了自己找了整整五年的女人。

可是现在只要一想到她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他就遏制不住心底想要杀死她,然后再自杀的想法。

而唐禛不知道的是,当夏安暖看清眼前的人后,她的整颗大脑都空白了下来。

唐禛!

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夏安暖的脸上已经失去了所有血色,就连嘴唇都在不觉间颤抖。

唐禛的眸光一沉,捏着夏安暖肩膀的手兀然收紧!

“你现在就这么害怕我?夏安暖,你他妈现在就这么害怕我?!”

演播厅里的众人都被眼前的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震惊到了。

原本正想动怒的导演在看清台上的男人是谁后,立马就歇火了,心中所剩下的,只有后怕了。

台上的人,他认识。

唐禛,唐氏财团的总裁,百年传承唐氏一族的内定族长,手腕铁血狠辣,不近人情,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冷血。

但是偏偏,他们好死不死的,就是把人唐禛的女人,给折腾来玩儿什么相亲?!

卧槽!

这一次可真的是玩儿大了!

“夏安暖!回答我!”唐禛的视线紧紧的盯在夏安暖身上,就好似会在她身上看出一个洞来一般。

夏安暖却是在这样的场面上,闭上了眼睛。

她在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不能输。

在再次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她怎么能认输?

待夏安暖再次睁开眼眸时,方才眼底的震惊以及惊恐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淡然。

“先生,我们……认识吗?”

夏安暖的唇角上还勾着一丝浅淡的笑意,神情上甚至看不出丝毫破绽来。

“你再说一遍!”唐禛咬牙切齿,他不知用了多大力气才抑制住自己想要掐死她的冲动。

素白的双手微微收紧,唐禛的视线太灼热了,以至于让她避无可避!

她深吸了一口气,唇角上的笑意并未淡去,也就在她刚欲开口时,一道脆生生的童声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你放开我妈咪!”

夏糖糖从观众席上小跑到台上,动作有些笨拙,却也看的出来她此时的急切。

可是夏糖糖终究是太矮了,想要爬上台去,还真的是有点儿困难……

夏糖糖可是急坏了,她逮着台上已经呆了去的主持人,然后可怜兮兮的开始求人。

“叔叔,帮帮糖糖,糖糖上不去。”

主持人也是愣住了,但是莫名其妙的,他还这就是去拉了小丫头一把。

夏糖糖好不容易爬起来,她气呼呼的跑到了唐禛的面前,指着唐禛大声的喊着:

“你,你放开我妈咪!要不咱们来打一架,糖糖要是输了,我,我就把我所有的零花钱都给你!但是,糖糖要是赢了,你就放开糖糖的妈咪。”

夏安暖的瞳孔猛地收紧!

她方才果真是太慌乱了,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的糖糖也在现场了。

妈咪?!

唐禛那张冷俊的面孔倏然转冷。

是了,他怎么就忘记了,方才她有说过,自己有一个女儿。

“夏安暖,别想跟我玩儿花样!如果你不想让我立即带走你女儿的话,你现在就给我说实话!”

夏安暖却是眉头都没带皱一下。

“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我如此,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和先生您并不相识,如若您要是想要继续这么纠缠下去的话,我可就要打电话报警了!”

嘶——

现场众人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这女人不要命了吗?居然,居然敢如此和唐禛说话?她难道不知道唐禛的身家背景吗?

“好,好的很!”唐禛怒极反笑,“夏安暖,你总是知道,如何能轻易的激怒我!”

夏安暖想要从唐禛的桎梏中脱离出来,可是此时的她根本就不敢动。

以她对唐禛的了解,她知道,此时的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如若稍有不慎,那后果——不会是她想要看的的。

“我都和你说了,放开我妈咪!”

夏糖糖看不到唐禛的面色,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是想着把自己的妈咪从眼前那个高大男人的手上抢回来。

唐禛兀然回头,视线冰冷而又无情的刺落在夏糖糖身上。

夏糖糖的心顿时就是一凸,黑溜溜的双眸中浮现出些许泪花,她害怕眼前的这个男人。

夏安暖心底一慌,“唐禛!你不准伤害我孩子!”

刚欲有动作的唐禛却是兀然笑了起来。

“你不是说你不认识我吗?”

唐禛松开了手,也就在夏安暖心底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猛地捏住了她的下巴,继而倏然贴近于她!

失去血色的唇微微颤抖着,她打心底里的害怕眼前的这个男人。

“唐——”

“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你闭嘴吧。”否则的话,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夏糖糖眼底的泪花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她偏头,看了看唐禛,又看了看自己妈咪,心底有一个想法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冒了出来。

夏糖糖拉了拉唐禛的衣角,两眼放光,“你是不是想要做糖糖的爹爹?”

唐禛的眉头倏然一紧。

夏糖糖笑眯眯的看着唐禛,“你好,我叫夏糖糖,今年四岁啦,你抓着的人是糖糖的妈咪,现在就只有我们娘两儿相依为命,多的人暂时还没有出现,你要不要……做我家多出来的那一个?”

四岁?!

第4章  做我爹爹吧

深邃的瞳孔在一瞬间紧缩!

唐禛兀然松开夏安暖,转身,视线就那么直直的落在了夏糖糖身上。

“你——”唐禛张了张口,却是发现自己此时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夏糖糖却是好似知道他要问什么一样,继而笑眯眯的开口:“刚才糖糖就说啦,糖糖只有妈咪,糖糖从出生开始,就没有爹爹的。现在糖糖正式问你一遍哦,你……要不要做糖糖的爹爹啊?”

“夏糖糖!”夏安暖慌乱不已,语气中不觉间带着一丝厉色来。

夏安暖深知自己糖糖的性格,只是她怎么就忘记了自己女儿最喜欢的,就是即长的好好看,又很有钱的男人呢?

而糖糖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希望能有这样一个爹爹。

唐禛深吸了一口气,在努力压下心底的怒气后,方才重新将视线落在夏安暖身上。

“她是谁的孩子?”唐禛掉转过头,紧紧的盯住夏安暖,目光炙热。

才刚冷却一点的心,这会儿又变的火热起来了,原来她没有跟傅君墨一起生活!

那么是不是说,是不是说——她对自己还是有点感情的?

这是不是证明,他们还能——

唐禛没有退让,朝着夏安暖逼近了一步,“我问你,她是谁的孩子,回答我!”

心里恐慌到无以复加,夏安暖想后退,却被唐禛伸手抓住了手腕,禁锢在他身前。

一股淡淡的香味钻进了夏安暖的鼻子,一路蔓延到了心里,她的身子忍不住颤栗,是他惯用的CalvinKleinFree的香味。

她的灵魂和身体,都熟悉这个香味,她的鼻尖曾日夜潆绕这股香味。

唐禛一双炙热的黑眸死死地盯住夏安暖。

眼前的女人让他朝思暮想挂念了五年,苦苦找寻了五年。他没想到会是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再见面,更没有想到她的身边多出了一个孩子……

若这真是她与别人的孩子,那他们错失的过去,他该如何面对?

夏安暖抬眸迎上他的视线,目光变得疏离而坚决,小巧精致的红唇微微张了张,似正要回答。

此时,唐禛眼底却突然闪过一丝害怕……来不及多想,他倏地倾身而下。

吻,触不及防地落在了夏安暖的唇上。

“ 唔——你放开我!放开我!”夏安暖突然大力挣扎起来,“她不是你的女儿,不是!”

唐禛不想放开,却害怕她挣扎的时候伤到自己,只好松手,条件反射的低吼。

“如果要不是我的话,难不成还是傅君墨的?!”

夏安暖顿住身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却是在心里默念:对不起了君墨,先借你挡挡难。

她的沉默,无疑给了唐禛致命一击。

他不能置信的盯着夏安暖,俊美的脸上盈满了愤怒、隐忍和伤痛,薄唇抿成了一条苍白的线,瞳孔一阵阵的收缩。

她居然——!她竟然敢背叛自己!竟然真的和别的男人——

愤怒险些烧毁了他所有的理智!

唐禛恨不得上前掐死她。

夏安暖,你好样的!果然是好样的!

夏糖糖看的糊里糊涂的,眼前的这个看起来很是强大的男人似乎很是生气的样子。

但是她心里好似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不要害怕,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会伤害自己的妈咪。

不过现在夏糖糖可是着急的要死,她刚才已经听说了,这个看起来很好看的男人,是个什么唐氏财团的总裁。

夏糖糖虽然不知道唐氏财团是什么,但是她知道总裁是什么意思。

总裁,就是有很多很多很多的钱!

想到钱,夏糖糖的眼睛亮的,比任何一颗钻石都要耀眼。

第5章  谁的女儿

她不但继承了夏安暖的外貌,一并继承的还有夏安暖的财迷特性,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现在的唐禛,在夏糖糖的眼里无疑就是一个会移动的自动取款机。

在夏糖糖为数不多的愿望里,有一条,就是要给自己弄一个又帅又有钱的爹,然后每天数钱数到笑醒。

老天果然是优待她,送了这么一个人到她跟前给她实现愿望。

既然是老天爷有意实现她的愿望,她能拒绝吗?

当然不能!

而且那个帅叔叔看起来似乎也很喜欢妈咪的样子,如此一来……

成功的抹杀了心里对妈咪的那点愧疚,夏糖糖把一切都归到了老天爷身上,然后义无反顾的直接就抱住了唐禛的大腿!

“妈咪!我喜欢这个叔叔!”夏糖糖无疑是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抱住了一条大粗腿,“你选他吧,嗯?”

说着,还背着众人偷偷的给夏安暖使眼色。

一个自动取款机要免费的养她们母女,怎么可以拒绝呢!

唐禛的神色却是冷的快要凝冰了。

夏安暖的心底骤然一惊,她对如此的唐禛太过于熟悉了,熟悉到让自己心尖儿发颤!

她一把将夏糖糖从唐禛的身边拉了过来,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

“唐禛,你不准伤害她!”

夏糖糖可是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危险,她还从夏安暖的怀里探出了脑袋来,对唐禛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唐禛登时一愣。

不过唇角上的那抹弧度却是没消散。

“这是你的要求,还是你的条件?”唐禛的嗓音中没有丝毫的温度。

夏安暖一时有些不明白唐禛这话中的意思。

夏糖糖还真是想不明白自己的妈咪到底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帅叔叔,妈咪要是跟你在一起了的话,你会把你手上的小金库给妈咪吗?”夏糖糖急了,什么都不想,便直接问了自己最想要知道的问题。

唐禛的眉头微拧,“有何不可?”只要她肯和自己回去,只要她肯回到自己身边,他可以把自己的一切都给她!

只要她肯——

哪怕是自己的命,他也可以给她!

夏糖糖听到这,眼睛都开始放光了。

“那——那,你会不喜欢我吗?你会成为那些传说中的恶毒的后爹吗?”夏糖糖继续为自己争取利益。

“夏糖糖!”夏安暖这一次可是真的急了,“你现在给我闭嘴!”

而唐禛的声音也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

“不会。”

只要夏安暖肯和自己回去,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他已经失去了她五年,不想再失去下一个五年!

人都有犯错的时候,所以……这一次,他可以原谅她。

夏糖糖心里顿时就乐开了花。

“妈咪,妈咪你听到没有!就这个吧!多金有貌还不嫌弃我!最最重要的是,他长得还很好看啊!”

夏糖糖这是毫不掩饰自己对唐禛的喜爱和欢喜之情了。

夏安暖却是就好似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直接抱起夏糖糖就要走。

“抱歉,今天的这个节目我就不参加了,给众位带来麻烦了。”

夏安暖抱着夏糖糖,对着导演道歉后,也不管现场的人会有什么反应,转身就往后台走去。

只是夏安暖终究还是小看了唐禛了。

唐禛低声嗤笑,“夏安暖,你以为,在你出现在我眼前后,我还会任由你——逃走吗?”

夏安暖的脚步一顿,却是没有任何停留的,抱着震惊不已的夏糖糖逃也似的跑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