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你是我的彼岸花龙君阳暖暖小说阅读_你

发布时间:2018-11-07 12:01

今天小编带来一本男频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龙君阳暖暖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7格,小说名你是我的彼岸花,现在一起看看这本现情小说吧:“很好,给脸不要脸是吧,戏弄我?那你准备好怎么承受惹我的后果了吗?”本是性感低沉的嗓音,带点情欲未退的沙哑,哪怕发怒也格外醉人,勾着嘴角,脸上的表情却不见暴怒,带点冷怒,像地狱的撒旦。

你是我的彼岸花

推荐指数:8分

《你是我的彼岸花》在线阅读全文

你是我的彼岸花第三章惩罚 上

眯着眼质问她:“你是故意的?!”

暖暖被他扯的头皮生疼,其实也有点后悔刚才的冲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认错,于是倔强着脸也不吭声。

“很好,给脸不要脸是吧,戏弄我?那你准备好怎么承受惹我的后果了吗?”本是性感低沉的嗓音,带点情欲未退的沙哑,哪怕发怒也格外醉人,勾着嘴角,脸上的表情却不见暴怒,带点冷怒,像地狱的撒旦。

比起六年前张牙舞爪的少年,显然更不可琢磨。

正好找不到理由怎么开始,他一直都在努力,努力破除龙家强加于他的一切,尤其是这种在他眼里简直没有灵魂的人偶未婚妻,六年前,他还太小,傻乎乎的去硬碰硬,被老头子碾压性制服,六年后,他羽翼渐丰,但是仍不可与老头子对抗,所以他只能装着妥协,回家来接手事业,等待一个好时机,娶古莲回家,所以哪怕在进门看见暖暖的时候,很不喜欢,也没有再生是非,权当多个解决生理需求的人形娃娃。

太清楚龙家培养出来的主母,包括自己的母亲和奶奶什么德行,所以才打电话也没避讳的让她伺候,谁知道这女人竟然敢坏他事。真真是好啊。

看见她倔强的样子,体内的征服欲蠢蠢欲动。

“龙家的规矩想必你应该学过,自己跪好!”说完,松开了手,起身下床。

闻言,暖暖浑身一哆嗦,怎么可能没学过。。

确切的说是龙家闺房里专用家法,

据说是因为N年前,一代主母恃宠而骄,而当时龙家当家人确实非常喜欢她,舍不得将她遣送回基地重新调教。因为后来被家主打回基地重新学习的主母,下场会相当惨烈。于是折中,制定一系列家法,用于惩罚犯错的主母,执行人只能是家主本人。之后便添加进龙家主母必修课程。

十几年的洗脑和调教,已经让暖暖根深蒂固的知道的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刚才也只是一念之下的冲动。

所以很服从的按照的龙君阳的要求,脱掉了本就没多少遮挡作用的睡衣,摆出挨罚的姿势,跪趴在床边上,头贴着手,臀部搞搞翘起,两腿分开,私密处和菊穴展露。

细细碎碎的开关抽屉声音陆续传来,龙君阳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但是找不到的样子。过了一会龙君阳走回了卧室。

从长裤上抽下自己的皮带,对折,拉伸,重复,啪啪作响。

他看着跪在面前的女人,下体很干净,颜色也很漂亮,仅仅在阴部上方留有被修剪成心形的阴毛。

“既然你的嘴这么犯贱,那我就只惩罚嘴好了,放心,不会让你肿着嘴没法见人,我决定让下面的嘴来受。”贴着暖暖的耳边,用暧昧的声音说出残忍的话。

暖暖咬着唇,闭上眼,将头埋在床上,他贴着她耳边说话的时候,呼吸热热的扫着耳廓,暖暖感到自己敏感的身子已经有了反应,一阵热流,涌向下体。

龙君阳说完便站直了身子,一手罩向暖暖的私处。

“啧,果真是够骚啊,说要罚你都能湿!”

将手上的淫水抹在暖暖的臀上,然后扬起皮带抽了下去。

“唔”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暖暖叫出了声。

“只是打在屁股上就叫的这么惨,那打在小嘴上,你可怎么办啊。”边拿皮带刮蹭着阴唇,边同情的问,明显带着满满的恶意。

暖暖没吭声,她有点怕。这也不是她熟悉的调剂师,不是她熟悉的刑堂,身后的男人更是她陌生的。但是更不敢反抗,只能默默的承受着。

龙君阳似乎戏弄够了,再次举起皮带,这一次,真的对准了整个阴部,抽了下去。

“啊!”

娇嫩的部位受到这样的抽打,痛意直达心底,暖暖条件反射的并上了腿,眼泪在这么尖锐疼痛下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听见暖暖惨烈的叫声,和小人因为疼痛而卷缩的身子,心底却隐隐兴奋,这大概是龙家遗传的嗜虐血液作祟。而他抵触的就是这样的血液,感觉到自己情绪的波动,龙君阳瞬间把皮带扔了,怒冲冲的朝暖暖喊到:“起来!”

暖暖吓的一哆嗦,呜咽着重新跪好,不明白刚刚还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怎么又突然发怒。更不敢再去挑战他的脾气。

龙君阳嫌弃暖暖的动作慢吞吞的,伸手捞起她的细腰往自己的方向拉,一手扶着自己的昂扬,对好小穴,一挺而入。

两个人都是一颤。

暖暖的身子因为药物和调教的关系,本就格外敏感,哪怕是刚才被鞭打的疼痛也能让她蜜汁流淌,渴望被安抚。因皮带抽种的外阴一撞之下格外疼,小穴里却被填满的酸胀,两重感觉刺激下,自然就哆嗦了。

龙君阳是被紧缩湿滑的小穴刺激的,丰沛的汁水,热烫的甬道,简直是阳具专属温泉,所以舒服的一颤。

“果然够骚”

说完便开始挺腰律动,后入式,俗称狗交式,除了能带给性爱中的男女屈辱的刺激外,还是最适合深入的体位。

暖暖本来因为疼痛就哭的呜咽,这下被狠狠的操弄,很快就坚持不住,叫出声来。

“啊,痛。。啊。。啊。慢点,啊,啊”

被顶弄的支离破碎的声音,比平时妩媚多了。

“痛就对了,慢点能满足你这小骚货么,看看你叫的多浪,嗯,水真多,夹紧点!”

没几下,两人结合出就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淫水吐着白色的泡泡在两人结合处挂着。

暖暖紧紧的抓着床单,声音似痛苦又似极度欢愉。呜呜的哭叫着.

“啊,啊,啊,慢点,啊啊啊,受不了。。啊啊啊嗯。”

龙君阳呼吸越发急促,自然不会依她,越发往深处插去,阴囊打在暖暖的腿根为交合的泥泞声伴奏。时不时在暖暖屁股上拍两下,享受她反射般夹紧的快感。

暖暖已经无心思考,力气被抽空了,要不是龙君阳还一手抓着她的腰,早就彻底趴在床上了。闭着眼睛哼叫

“啊。。。啊嗯,啊,哦,嗯。。啊”

龙君阳很是享受深处的紧致,暖暖阴道不长,很容易够到子宫口,龟头撞上去会略微有点弹性,那种感觉酥爽,过电般的感觉从下体传上来,让龙君阳更加卖力的抽插。

“啊,不行了,啊嗯,要坏了。啊啊啊,”

暖暖绷紧了身子,子宫阵阵收缩,阴道不自觉的抽搐,大量温柔的液体浇在阳具上,刺激的龙君阳一哆嗦。精关差点失守,也没怜惜她高潮就停下来,反而又加快了速度。

高潮后的应激没缓就没这样顶弄,痛苦远远多于快感,皱着眉,哭吟

“啊,不要了,啊,啊嗯饶了我吧。嗯啊。”

“吃饱就跑,哪有那样的好事,受着!”龙君阳又照着娇臀打了一巴掌。声音里明显急促起来。

又是几十下,龙君阳低吼一声,重重的埋进暖暖体内。

“啊----”滚烫的液体喷洒进身体深处,烫的暖暖又一次高潮,全身紧绷,脚趾都蜷了起来。。

龙君阳待自己射精结束后,抽出自己的分身,本想叫暖暖给他舔干净,见她软软的趴在床上,整个人已经明显失神,就转身向浴室走去。

走之前还不忘羞辱暖暖“骚货,淫水真多,没见你这么骚的,都不需要前戏,就淫水不断!”

暖暖没听见,听见又如何,第一次这么感谢基地把自己的身子调教的这么敏感,否则,怎么承受男人的粗暴,从头到尾没有半点顾忌她舒服与否。

回过神后,还能感觉到又液体不断的从私处外流,有他的也有她的。

撑起酸软的身子,走向另外的浴室。

把自己清理干净,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人了,床单都被换过了。

管家等在卧室门口,见她出来:“家主,在客厅等着了,颜小姐若没事,便直接过去吧。”

暖暖点了点头,跟着往外走。不知道龙君阳去哪了,也不知道家主叫她做什么。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