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是姐夫懿伦郑晓月的小说在哪看_《为

发布时间:2018-11-07 12:01

槿末了微凉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为爱痴狂,该小说的主角是姐夫懿伦郑晓月,是一本现情小说,这本小说在本小说阅读网提供阅读了,姐夫懿伦郑晓月小说精彩片段:可是转过头却又看到了自己刚刚脱下来的丝袜,这是我刚来的第一天和姐姐一起买的,和刚才姐夫手中的可是同款啊,想到这里,我渐渐褪去余温的身体又开始燥热了起来。

为爱痴狂

推荐指数:8分

《为爱痴狂》在线阅读全文

为爱痴狂第2章:心头的躁动

我停下手上的动作,指头紧紧的抓住床单,随着没有忍住的一声“姐夫~”我最终瘫软在了床上,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望着天花板,我感觉到脑子一片混乱,我怎么会做出如此荒谬的事情,他毕竟是我姐夫啊!

哎,算了还是不去想了!我暗暗对自己说道。

可是转过头却又看到了自己刚刚脱下来的丝袜,这是我刚来的第一天和姐姐一起买的,和刚才姐夫手中的可是同款啊,想到这里,我渐渐褪去余温的身体又开始燥热了起来。

我感觉小脸又有些潮红,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淫荡呢?可是姐夫那雄伟的气息又让我欲罢不能。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突然传来“咔”的一声,房门响了,肯定是姐姐回来了,吓得我连忙找出睡衣装作在换衣服的样子。

匆匆忙忙收拾了一下,我这才平静下下来,心还在扑通扑通的直跳,还好姐姐回到家都是习惯的先去做饭,差点就被姐姐发现我赤着身子在床上...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姿态,平缓了心情这才悠哉悠哉的走出屋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和姐姐,姐夫打了个招呼。

接着我便去了浴室,准备洗澡,毕竟刚刚出了一身的汗。

刚脱了衣服就看见姐姐的丝袜被扔在了换洗篮里面,我盯着它看了足足有三十秒,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发的火热起来。

我忍不住的想要查探一番,蹲下身拿起了丝袜,只见上面还有着一些斑斑点点的东西,隐隐约约的我还能闻到一些味道,我本能的凑近一闻。

上面不光有姐姐的气味,还有着姐夫那弄弄的荷尔蒙的味道,我不禁打了个冷颤,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变态一样,可是这股味道,实在是让我欲罢不能。

打开淋浴,冷水从头顶浇灌下来,“唰唰”的击打着我的身体,可我始终不能平静下来,体内就像是有火塘一般,燥热难安,特别是一看到手中的丝袜,就无法不想起姐夫壮实的身子,和他威武的大东西。

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两只手捧起了姐夫用过的丝袜,就好像是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哦~呼~”我不停的喘着粗气,猛的一下我用丝袜捂住了我的脸,贪婪的吸食着姐夫在上面留下来的味道,是我亢奋到不能自拔的味道。

随着丝袜被水打湿开来,上面的星星点点的斑迹也扩散开来。

我的身子越发的燥热,像是吞了炭火一般,我的手也开始在我身前的傲人处起不安分的拨弄了起来。

我狠狠的揉着,想象着此时此刻是姐夫那双有力的大手在触摸着它们,用力的一捏那凸起,就好像是姐夫把它吃进口中一般,异样的快感一阵阵的从身前传来。

半小时后,我感到手摊脚软,整个人像是升天一般得到了充分的满足感,这才穿好衣服,对着镜子照了照。

“嗯,这样就看不出来了。”

我平静的走出浴室,这时姐姐早已经把饭菜做好,在等我吃饭。

不知为什么吃饭时,我感觉姐夫对我的眼神有些奇怪,可又说不出是哪里怪,看着姐夫俊逸的脸庞,突然我开始幻想起有姐夫在床上时的样子。

我低下头默默的吃着饭,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那可是我姐夫啊,可是...

可是一想到姐夫的壮实的身子,心中就会涌起一种莫名的悸动,我得想个法子才行。

到了晚上,姐姐洗完澡后准备回房跟我睡觉。

见姐姐进来,我立马挽住姐姐的手,带着点调戏姐姐的口吻到:“姐,你和姐夫都大半月没有同房了吧?你受得了吗?”

我这话刚问完,只见姐姐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姐姐白了我一眼,这才悠悠的说道:“你还好意思说!你在这里我可能丢下你不管和去你姐夫睡吗?”

“噢~”我故意拉长了声调坏笑着说:“这么说姐姐你是想喽!”

“去你个人小鬼大的东西,还不快点睡觉。”姐姐被我这一调戏,立马就感到不好意思了。

见姐姐躺了下来不再理我,我心中似乎有些不甘,只好又劝说道:“姐,你就这么狠心啊?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姐夫想想啊。他一个大男人,又是这种年纪,守着你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碰不到,要是把身体憋坏了怎么办啊?”

听完我这话,我明显的能听到姐姐的鼻息声,我知道她的心里开始动摇了。

“姐,你说要是姐夫真憋出病来,毁的岂不是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吗?”我见有戏,立马就把厉害关系分析给姐姐听。

这一次姐姐的皱起了眉头,终于开口道:“你个死小鬼,说的我像是真的虐到你姐夫一样。”

看到姐姐这个样子,我只要再加把火,今天晚上我想我就有机会看到姐夫床上的样子了,一下到这,我向姐姐伸出了手。

“啊!你干什么?快别闹!”说着姐姐立马拉住了我的手,想要制止我对她的进攻。

要是我现在停手了,那岂不是功亏一篑。

我不理会姐姐,一只手在她的上面摩擦起来,另一只手则是趁着她一个不留神,窜入了她的小裤裤里面,只觉得我的手碰到了一些黏糊糊的液体。

我知道姐姐有感觉了,身为女人,还是她妹妹的我更加的清楚她的敏感带在哪里,我来回拨弄起了她的凸起。

只见姐姐的眉头拧了起来,一副想要拒绝,可又想要继续的样子。

只听见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嗯~晓月,晓月别...快别闹了...”

她的呼吸也越来急促了,她身体开始变得酥软,拉住我的手也从制止我的动作变成了主动引导。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