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东方云海瑶光小说_诡宝迷冢(东方云海

发布时间:2018-11-07 11:32

小编力荐男频小说诡宝迷冢,这是花生小编从掌中云淘来的一本火爆小说,诡宝迷冢小说是作者七爷云海的一本连载中小说,小说介绍了东方云海瑶光的故事,东方云海瑶光小说精彩片段:随着我这一声“谁”问出口,那门外的敲门声停了下来,接着对方也压低了声音回答我道:“老海,开门,是我。”

诡宝迷冢

推荐指数:8分

《诡宝迷冢》在线阅读全文

诡宝迷冢第四章 死人声音

随着我这一声“谁”问出口,那门外的敲门声停了下来,接着对方也压低了声音回答我道:“老海,开门,是我。”

我拿着茶杯的手一松,茶杯掉在地毯上。这个声音哪怕是再过个十年八年我也绝对不可能认错,这是老薛的声音。我好不容易才松驰下来的神经,一下子又崩紧了。

就在我觉得万分紧张恐惧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吓得我打了一个冷颤。不过经这一吓,我反倒冷静了下来。

我当然不可能去开门,所以我选择了拿起茶几上的手机。

我原本以为这个电话是老薛打过来的,接起来之后才发现是牛犇。我松了一口气,“操 你丫的,没事打什么电话,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大概并没有想到我会突然骂人,牛犇在电话那头愣了好一会才惊奇地道:“哟嗬,你这斯文败类啥时候也学会骂人了?”

牛犇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小时候我让他背了两次黑锅,所以这小子从小就喊我斯文败类、衣冠禽兽等诸如此类的词。我深知牛犇的个性,他这人性子比较直,如果真的对谁有意见,只会叫上几个人教训对方一顿,根本就不会这么损人,也就跟我关系太好,时不时的就会互相损两句。

我现在当然没空跟牛犇贫嘴,眼睛死死地盯着大门,嘴里随口应道:“你丫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现在正忙着呢。”

我觉得门外那东西,应该不会就这么离开。

果然我话音刚落,我家的大门立刻剧烈地摇晃了起来。铁质的防盗门发出“哐哐”的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撞门。不仅如此,一汪血红色的液体还从我家的门缝里渗了进来。那情形,竟然跟当初我赶到老薛家门外时看到的一模一样。

“什么声音?”电话那头的牛犇似乎留意到了我这边的不对劲,连忙问。

我一边捏着电话,一边往书房跑。我记得当初我收过几件很有来头的东西,据说有驱鬼避邪的功效。

当然当初我将这几件摆件拿回家的时候,纯粹只是觉得那几个摆件雕工精美,大气滂沱,绝对没有想过有用得上它们的这一天。

不过我实在是高估了我自己,才刚刚跑了两步,我立刻发现我的腿是软的。我还没来得及做个心理建设什么的来说服自己不要害怕,已经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在失重的情况下我连忙往前跨了两步,跨到客厅与餐厅的博古架隔断的时候终于“啪”地一下摔在了地上。

这一跤摔得不轻,再加上我现在这个状态,我竟然半天没有爬起来。我下意识里看了一眼门口渗进来的那些血水。那些血水已经渗进来了将近一米多远,并且还在迅速的往我这个方向爬。灯,也在这个时候突然闪了几闪然后灭了。防盗门外的撞击声,也更加地响亮了。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这门恐怕撑不了多久了。

就在我想爬起来去书房取那几个摆件的时候,突然一个东西从博古架上面掉了下来,刚刚好就砸在我的肚子上。这一下砸得及重,疼得我差点没背过气去。

不过在这个东西掉下来的一瞬间,外面的撞击声一下子停了。

等我终于缓过气,我拿起那东西一看,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掉下来的是一块足有十来斤重的石头。

做我们这一行,难免经手一些有问题的东西,所以当初请人看风水的时候就特地在镇宅这方面做了一些布置。这掉下来的这块石头,就是当初的那个风水先生给我请的泰山石。我记得当初我听说这石头有镇宅的作用,还想弄块大的,幸好那个风水先生说我家的风水总体来说还算不错,没必要,否则现在我就不是被砸得差点背过气去,而是直接去见阎王了。

我抹了一把冷汗,正准备将那块石头放在地上,我们家的门却在这个时候发出“砰”地一声巨响——不但开了,而且还撞击在了玄关的墙壁上。一道人影猛地冲了进来。

我的心一颤,几乎是下意识里扬起了手,举起手中的泰山石就往那道影子砸了过去。

那影子非常的灵活,闪过了我的石头,同时冲着我怒吼道:“姓云的,你丫疯了?竟然拿石头砸我?”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借着从窗户透进来的光线看清进来的竟然不是我之前看到的那个女鬼,而是牛犇。

我心里一松,整个人立刻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我回头跟你解释,先扶我起来。”

“天这么黑了,你丫也不开灯。”牛犇没有立刻过来扶我,而是又退回到玄关处。

我浑身一颤,这哪是不开灯,这明明就是灯自己灭了好吗?

我正想跟牛犇说叫他别费力气,牛犇的手指已经按在了开关上,“啪”地一声,整个客厅又立刻亮了。我顿时一愣,半天回不过神,谁把我家的灯给关了?

我又转头朝着敞开的大门口望去,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猥琐男人正站我家门外,往里头张望着。泰山石就在他前方一米非常靠近门口的地方。地板上又亮又干燥,血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牛犇显然也看见了那人,立刻走了过去,掏出几张票子递给了那人。

“师傅,多谢了啊!”

那人接过钱,又跟牛犇客气了一番,这才走了。牛犇关上门,这才走过来扶我。

“你丫这是怎么回事?敲门你也不开,非得我请人来开锁。”

听了牛犇的这声抱怨,我这才回味过来刚才那人是开锁的锁匠。

我立刻转头,脸色凝重地问牛犇:“你怎么突然想到来我这儿?”

牛犇将我往沙发上一扔,奇怪地望着我。

“刚才你电话里一直发出奇怪的声音,还有粗重的呼息声,我问你怎么了你也不回答,所以我就只能过来看看了。哎,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这伤……怎么来的?在家里被人袭击了?”

我下意识里摸了摸直到现在还疼的肚子,视线无意间扫过被我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顿时我整个人忍不住愣了一下。

我之前想去书房取摆件的时候才只不过七点半,可是现在已经九点半了,时间竟然过去了两个小时。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