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你是我的彼岸花龙君阳暖暖小说阅读by

发布时间:2018-11-07 11:32

这本已完结小说你是我的彼岸花讲述了主人公龙君阳暖暖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7格的倾心巨作,你是我的彼岸花精选篇章:暖暖闻言紧张的攥紧和服宽大的衣袖,毕竟六年前这个男人给她的痛苦太过深刻,但是多年的调教还是让她顺从的开口回话:“我是颜心暖,您的未婚妻”

你是我的彼岸花

推荐指数:8分

《你是我的彼岸花》在线阅读全文

你是我的彼岸花第二章再相见

时光荏苒,六年后。

龙宅龙君阳的房间。

龙君阳一只手还维持着推门的动作,另一只手拉着行李箱,低头看着一身和服跪坐在门口的女人。

二十二岁的男人已然不会如十六岁那般尖锐和暴躁,皱了皱眉,问道:“你是谁?”

暖暖闻言紧张的攥紧和服宽大的衣袖,毕竟六年前这个男人给她的痛苦太过深刻,但是多年的调教还是让她顺从的开口回话:“我是颜心暖,您的未婚妻”

声音温温柔柔的,像她的名字,暖暖的。

龙君阳听见未婚妻三个字,脸上很清晰的闪过抵触,一时却也没再说话。依旧站在门口不进也不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暖暖没等到想象中的勃然大怒,有些诧异的抬起头,看向这个叫做未婚夫的男人,目测很高,大概一米八五的样子,白衬衣随意的开着领口,多了几分不羁,如同龙君阳这个人,脸部的线条很尖锐,很明显的侵略意味,却不影响本身得英俊,只是更突显阳刚。唇很薄,很寡情的样子。因为略微抬着头,暖暖跪坐着有些看不清他的眼睛。

龙君阳感受到暖暖的注视,又低下头看她,他想起来了,六年前那个女孩。他的未婚妻。

虽然只是跪坐着,也看的出身材很好,皮肤白嫩,脸也精致的很,其实按照龙家规矩,在他十八岁暖暖就应该随身伺候的。十八岁的龙君阳自然还是敌不过龙长安,于是出国留学躲开了,他知道暖暖除了龙家哪也去不了。因为没名没姓没户籍,在公开是龙君阳的未婚妻之前,一直会这样。所以龙君阳这一躲就事四年。显然老头子已经没有什么耐心,直接给她造了身份,公开了。不用查也知道颜心暖必定是某个豪门世家的什么千金。龙家的一向作风。想到这龙君阳不屑的撇撇嘴,倒是没如六年前再迁怒与暖暖,只是不冷不热的对着暖暖吩咐:“去放水,我洗个澡!”

说完就绕开暖暖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暖暖悄悄的松了口气,赶紧站起来去浴室放水。

龙君阳进浴室的时候,暖暖正好调好水温,看见他进来,就站起身准备出去。

“给我洗澡,应该有人教过你吧。”长腿跨进浴缸,头也不回的吩咐,虽然是问话确实肯定句。

暖暖点点头,又想起龙君阳并未看她,赶紧说:“是,少爷!”

龙君阳似乎很疲惫的样子,闭着眼躺在浴缸里,眉头微皱,暖暖略微紧张的为龙君阳擦身,只是因为惧怕而紧张,却不曾有多少羞涩。无论谁十多年所学所会都是为了一个男人服务,

日日夜夜的熏陶下来,怎么可能还羞涩,哪怕她只是第二次见他本人。先为他洗了头发,轻轻的按摩着头皮,他头发很硬很黑,发质很好,他似乎舒服了些,眉头没那么皱了。

轻柔的擦拭着他结实的肌理,大概在国外经常运动也常外出,身上也是微微的小麦色,腹肌条纹清晰,传说中的八块腹肌。再向下,是男性雄风所在,暖暖擦到这还是微微的红了脸,手下却没有停顿,小心翼翼的打了沐浴露去擦拭,六年前欺负过自己的凶器此时安分的栖息在黑色绒毛里,软软的一团,没什么侵略性,却在暖暖的轻揉下,一点点的充血抬头,暖暖扭头看了下龙君阳,依旧闭着眼,倒是眉毛不再皱着,没什么其他表情也没说要她停,她只好继续,绕过这越来越狰狞的巨大,去擦拭那两颗肉囊,以及腿间深处的股沟,男人呼吸明显重了,甚至在暖暖擦到会阴的时候呻吟了一声。但是也没其他表示,倒是暖暖自己,感觉到腿间明显湿润了,她的身体被调教的异常敏感,几乎是随时可以被男人上的状态。暖暖擦完的时候,看到龙君阳的巨物依旧矗立着,见他依旧闭着眼,就轻轻的道:“少爷,好了!”

龙君阳闻言睁开眼,漆黑的眸子里现在欲望翻滚:“到床上等我!”

暖暖点点头,退了出去。

龙君阳起身随意的擦拭了下后背就走了出去。

回到卧室的时候,看见暖暖立在床边,身上的和服刚在浴室里也被打湿了,所以换了下来。淡紫色的睡衣,半透明,只到大腿根部,内裤是配套的,勉强遮住腿间风景。

睡衣自然不是她自己准备的,所以哪套也没太大区别。大致都一个效果。

龙君阳靠在床上:“给我口交!”声音依旧很冷静,没有情欲也听不出喜怒。

暖暖也没有因为这个命令多说什么,默默的爬上床跪在他身边,用手扶起他的张扬,俯下头含住他的张扬。

龙君阳舒服的叹息了一声。他其实多少知道点所谓的龙家主母培训基地,不仅仅是有贵族礼仪课,各种商业课,艺术课,包括厨艺什么的,更重要的是性教育,在十六岁开苞前,会主要刺激她们身体提升敏感度,同时训练口交技巧,十六岁开苞后,训练的就多了,具体什么他不清楚也没多少兴趣去知道,只知道被调教好的主母人选在送到龙家继承人身边的时候,床上技巧连高级妓女都自叹弗如。

暖暖作为唯一一个候选主母,更是被重点培养,吃过的苦,更是不计其数。所以暖暖的口活自然是不差的,吸允,舔,都掌握的掐到好处,让他很舒服也不会有什么痛苦。

而不合时宜的铃声,打断了这媚色生香的和谐,龙君阳皱了皱眉,显然也不喜欢被打扰,只是在看见来电显示后又换成了愉悦的表情。按下了接听键

“喂”

“君阳,在休息?”

虽然没开免提,但是房间里太过安静,只有暖暖吞吐肉棒时轻微的啧啧声,所以电话里娇媚的女声还是从听筒里传出来。

“嗯,刚洗完澡,怎么,刚分开就想我了?”不同于跟暖暖说话时候的冷漠,温温柔柔的带着宠溺。

“是啊,这不是习惯了一直有你陪着嘛,分开了不适应,明明很困都睡不着!”声音慵懒娇媚。属于情人的娇慎。

男人显然很受用,低低的笑了开来,如同阳光下万里雪景,耀眼,夺目。

“乖,忍耐一阵子,我会尽快处理好家里的事,娶你回家!”

男人笑的时候胸腔轻微的震动,连带着充血到发紫的肉棒也略微动了动,恰巧暖暖收回舌,这一动龟头正好碰到牙齿上,不是很痛却格外刺激,于是龙君阳控制不住的,低吟出声。

“你怎么了?”电话那边听见这格外的一声呻吟,关心的问道。

“没事,胳膊磕到床脚了。莲,你要不来龙氏工作?我也想天天看见你。”说谎是男人自带的技能。声音那么温柔的哄着电话里的女孩,却眼神如刀射向暖暖。

哪怕十几年如一日,被洗脑熏陶的把眼前的男人作为生命里唯一和全部,但是泥人都有三分土性,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暖暖在听到男人溺爱的喊对方莲的时候就记起了六年前还是男孩的龙君阳说他有爱人叫古莲,那一天的所有一切细节,暖暖都终生难忘,而今天,作为未婚妻的自己,低贱的跪在男人身前口舌侍奉,他却温温柔柔的哄别的女人开心,光明正大的要别人替代她成为龙家主母也就罢了,他自己乱动碰到却怪她。换谁谁也委屈,

暖暖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产生了报复的念头,哪怕她知道事后,她可能会面临残酷的惩罚。

不再只是维持男人的舒服而小心翼翼,她手指摸向男人会阴处,洗澡的时候他最敏感那处,舌头舔着马眼,慢慢的含入阳具,然后狠狠的吸允。。

男人果然抑制不住的低吼出声。

“你到底怎么了,真没事?”电话那端声音中的关心显而易见。

“没事,有点不舒服,晚点打给你,先挂了。”沙哑着嗓子匆匆挂了电话。一把抓起暖暖的头发,将她扯起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