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刘文林梅小说_龙传帝少(刘文丨林梅)小

发布时间:2018-11-07 11:32

小编力荐男频小说龙传帝少,这是花生小编从掌中云淘来的一本火爆小说,龙传帝少小说是作者掷杯菜庄的一本连载中小说,小说介绍了刘文林梅的故事,刘文林梅小说精彩片段:当天夜里,刘文躺在被窝里,辗转难眠,终于睡去之后,好似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孟晓娟哭着投进了他的怀里,两人深情的相拥在了一起,那一刻,他小子竟然一反常态的行了……

龙传帝少

推荐指数:8分

《龙传帝少》在线阅读全文

龙传帝少第4章 就是想要证明一下

这一脚踢出,全身的力气就好像突然间被抽走了一样,刘文什么也不顾的拖着疲惫的身子躺回了床上。他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至于,孟晓娟,她很痛心,很失落,她清楚的知道刘文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但她骨子里却有一股轴劲,她只要认定要做的事情是不会变的。

于是她蹲下身,一只只的把鱼苗全捡了起来……!

当天夜里,刘文躺在被窝里,辗转难眠,终于睡去之后,好似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孟晓娟哭着投进了他的怀里,两人深情的相拥在了一起,那一刻,他小子竟然一反常态的行了……

刘文在第二天醒来,伸手朝下面一摸,竟然摸到了一滩他从没有见过的东西。

刘文一惊,赶紧爬了起来,掀起被子一看,那竟然是他身上流出来的,他竟然真的行了。再看看昨天被火头怪咬的右手,也彻底的愈合了,竟和左手一样的正常。

接着,刘文的目光就再也没有从那只右手上挪开过,这只手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就是它帮助自己重新找回男人的尊严?

原本只是一只跟随自己十几年血肉相连的右手,现在就好像重新被拥有一样。刘文躺在床上看,又蹦到地上看,甚至跑到了院子里对着清晰的阳光观看,横看竖看,终究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小子这般夸张的行径,如果再被村子里的看到,非得认为这废物被憋疯了不可!

但刘文依旧故我,经过在他反复上百次的研究之后,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异样。

这种异样的感觉不是很明显,就好像有一只小虫子在他右手里面不断的爬行。只是这一条小虫子,爬了爬又突然不动了。而且这只小虫子前后,好长时间才有一次反应。

如果不是刘文知道自己这只右手被火头怪给咬了,恐怕不会在乎自己身上这种奇异的体会,反而还会觉得自己产生了幻觉。

刘文寻摸着,会不会是火头怪咬了他之后,嘴里的寄生虫一类的东西进入了他的手掌?一想到有这种可能,刘文就觉得浑身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寒。

要知道火头鱼不仅性情凶猛狡猾,在它的身体里面还寄生着一种不知名的寄生虫。虽然这种寄生虫不是每条火头鱼都有,但是有了它的存在,却可以帮助火头怪消化食物,甚至温经养血。

这也是火头鱼为什么能够一直吃的不停的原因,并且男人吃了它的血肉可以壮阳的关键所在。

而咬伤刘文的那根本不是一条普通的火头鱼,分明是一只火头怪,堪称火头鱼里面的异类,至于他体内会衍生出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

既然搞不明白,就索性不想,大不了有时间去一趟村的卫生所问问,说不定能够找到什么原因呢?

刘文在院子里撒欢似得跑了一大早上,开始打心里嘲笑自己,莫非是抽风了?得找点事情干干,便起身去了鱼塘。

他一来到自己的鱼塘,就看到上百条育鱼苗在里面游的欢快,而之前来捣乱的火头怪似乎也不知踪影,好像提前进入了冬眠。

而随之一个娇弱的身影,哭着鼻子奔跑出去的画面也随之浮现在他的眼前。

那一瞬间,刘文说不出的痛心,狠狠一巴掌反抽在自己的脸上,心中默念一百遍的‘我不是人’,又念了几百遍的‘我不是男人’!

连一个女人的心意都不敢接受,还怎么敢说自己是男人?

接着又想到昨晚那场美妙的春梦,以及自己的神奇的右手,刘文的心里忽而又多了一种莫名的自信,老子是男人,以后在任何一个女人在老子面前都甭想再逃!

火头怪曾给了刘文噩梦般的痛苦,同样也让他重拾起了男人的自信,所以现在,他对什么事情都有了想要尝试的冲动。

现在这鱼塘里面的一百条鱼苗,正是他未来的希望所在。

“不行,这些鱼苗是娟儿的一片心意,可不能让他成了火头怪的点心,我必须要把它找到,得防备着才行。”刘文本来想要去拿鱼食,给这些青鱼苗子吃。但是一想到那一条祸害鱼塘的火头怪,他还是不能够放心,便将自己的裤子脱了跳进了鱼塘里面。

虽然这鱼塘的水不深,但也不算浅,正好可以让他在里面游动,又不耽误寻找火头怪。只是他在鱼塘里面找了半天,却愣是没有找到火头怪可能隐藏的地方,这就让他有些郁闷了。

那火头怪吃鱼苗事小,就怕娟儿知道了讨好不容易偷出来的鱼苗被吃了,不搭理他那就坏事了。

刘文原本还想要钻到水下,拨弄一下水里面的淤泥,看看能不能把火头怪逼出来。

正在这时,他听到了突然一阵略微焦急的脚步声,正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刘文一露头,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林梅。

今天的林梅虽然穿的比较朴素,但是那略微简陋的衣服还是遮不住她饱满的身材,由于走的着急,步子迈的够大,带动着上面那对一颤一颤的。

刘文整个都看呆了,只是不再像上次那样流鼻血了,下面终于有了反应。这可让刘文在原地激动半天,窝囊了十几年,一朝雄风起,恨不得敲锣打鼓的在小渔村里奔走相告。

只是这林梅的突然来访,让刘文十分的困惑。

“噢,是林梅咯,你怎么又来我家鱼塘了?有事?”刘文没有穿裤子,不知道对方的来意,只能够潜在水中和林梅说话。

听到刘文的话,林梅脸上也是一红,她自然知道刘文话中特意用个又字是什么意思。

赶紧岔开话题道,“刘文兄弟,你这破鱼塘有啥好捞的,连条鱼影子都没有,你还蹲在塘里弄个啥。出来,有事找你。”

“你咋知道我这鱼塘里没鱼,难道,嘿嘿,你懂得……”刘文心里明知道林梅是那偷鱼贼,但就是不点破,多半是怕坏了和气,以后就不好向这个女人下手了。

“俺懂得?俺啥也不懂。你到底出来不?不出来俺可走了。”林梅做贼心虚,不想在偷鱼一事上面和刘文多说,说话间,扭头就要走。

眼看林梅真的要走,刘文一着急,愣是一脚从鱼塘里跳了出来,直接跳到了林梅的面前,“林梅,你别走嘛,我这不是出来了嘛?

谁知,林梅二话不说,哇的一下叫出了声。

“你这女人,叫个啥子,不是有事要说吗?你倒是说啊!”

“你滚!”

“滚个球啊,有事说事,没事拉倒,磨叽死了!”

正在刘文莫名其妙的时候,却见林梅假装捂着自己的双眼,正不时的朝他的身上瞄着。

“我去,坏大了,特么的漏光了!”刘文发现之后,扑通一声又重新跳入塘水之中,那滑稽的样子,分明就像一个小丑一样。

“你这混蛋小子,大白天的不穿裤子,真是,哼……”原本被羞的不成样子的林梅,却被他小子逗的破涕为笑,但又不好意思再言语,跺着脚不知自己该干什么。

刘文看了一眼林梅的表情,似乎比他还要尴尬,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刘文了,索性大大咧咧的从鱼塘里走了出来。

就在林梅的面前,提起裤子,慢悠悠的穿了起来,“怎么说我这也是在自家鱼塘里洗澡,倒是有些人,没事跑这里参观,也不知道害臊。”

“刘文你不要耍流氓,我怎么没事了,我来找你分明是谈生意的……!”林梅自然知道刘文是在讥笑她,不管不顾的就解释了起来。

“生意有啥好谈的?不会是你喜欢我吧?”刘文已经把裤子穿起,勒着布条腰带继续笑着说。

“去你的,鬼才喜欢你这个天残!明说了,我今天找你就是要买你塘里那条火头鱼的,到底值多少钱,你开个价吧!”林梅两手掐腰,做足架势的说道。

“你说什么……”刘文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陡然认真了起来。

“我说……我要买鱼……你卖不卖?”林梅被刘文认真的表情,吓得一愣。

“不是,前面那句……!”刘文咄咄逼人,一步一步的冲着林梅就走了过去。

其实,林梅刚刚只是下意识的说出的一句话,村子里都知道刘文是个天残,就是不中用的男人,私下里谁都想要议论两句。

林梅后知后觉的才知道,原来这一次她竟然说秃噜嘴了,“我,我,什么也没说……”

“不,不!我记得你好像说我是个天残来着……!”刘文已然把林梅逼到了一个死角,但却并没有着急出手,眼中正射出异样的神光。

在没有任何退路之下,林梅挺起胸脯,怒瞪了刘文一眼,“刘文,你要干嘛?”

“没事,就是想要证明一下……!”刘文忽而发笑,露出了一口狰狞的白牙。

“你个混蛋,你到底要证明什么?”林梅伸出一对小手,冲着刘文的胸前就是一推,发现他那里正热烫的厉害。

刘文伸出双臂,一把将林梅控制住了,“证明我不是天残!”

由于刘文的动作很有侵略性,林梅清晰的感觉到了什么,一惊,“不可能,你不是天残嘛?你怎么可能……?”

正在林梅错愕不已的时候,原本已经就要得手的刘文,却又突然潇洒的站了起来,离开了她身体。

林梅暗呼了一口长气,楸准机会,逃也似的离开了刘家的鱼塘。

看着林梅远去的背影,刘文后悔之前没把她抱起来,扔向自家的炕头。

心道这种事情真的不能急,等赶明找一个情投意合的女人才行,嘴角却露出一丝邪邪的笑容,这个女人是谁,还用想吗?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